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南海风波十一

作品:《仙途正道

    七日时光对于宋子正来说是无比漫长,真是度日如年,小莲断断续续的叫了七天,整整七天,宋子正就在静室外面守了七天,到了最后一天,小莲的叫声已是时有时无,七天的折磨,已然耗去了她所有的力气,等到静室之门缓缓打开,小莲的叫喊也停止了下来,宋子正在门开的那一瞬间就冲了进去。

    回天丹果然有着脱胎换骨的力量,等到小莲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她已经拥有了一双修长秀美的腿,亭亭玉立,袅袅婷婷,整个人清丽如画,美丽脱俗,再也没有一点美人鱼的影子。

    宋子正和小莲的事情总算圆满解决了,清岩也在前几日知道了师傅的消息,据赤虬明王属下探知,说在临近小南极的一座岛屿上发现了广闲的踪迹,这和孙小乙的消息一样,清岩是大为欣喜,等到小莲身体完全恢复了,清岩就立刻离开了水晶宫,按着着赤虬明王提供给他的地图,向着南方赶去。

    水晶宫距离小南极也有两万余里,原本有孙小乙在,飞行速度就不算快,现在又多了宋子正,小莲二人,这速度就更提不起来了,而且越往南,南海之上的气温就会越低,风力也是越强,气候逐渐恶劣,使得飞行速度不得不慢了下来,两万里的路程,竟然走了十天。

    海面冰封,狂风肆虐,靠近小南极,南海就成了这副模样,寒冷,狂暴。没有片刻的平静。风卷冰雪。冰冷砭骨。

    忽然在虚空之中,一团赤色光影破空而来,光影之中,有着数个人影闪动,为首之人,黑衣飘扬,容貌俊逸,神情淡然。正是清岩。都说近乡情怯,眼看小南极在望,清岩也有了这份情绪,长春岛他的故乡,就在不远的前方。

    不过,清岩此刻的目标不是长春岛,是他的师傅,那座岛屿距离小南极很近,环境自然也是异常恶劣,清岩其实一直也困惑。如果师傅真的是在那里,那他为何要会在这里?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原因?

    漫天风雪。早已让大海失去了颜色,与其说这里是大海,还不如说是冰海,冰雪之海。

    到了这里,很容易令人失去方向感,举目看去,难见百丈之外的景物,清岩的金刚法眼好在有用,加上玄木所赠的指向珠,他们总算没有迷失,按照赤虬明王给清岩的地图,广闲所在的那座岛屿就在百里开外,对清岩来说,已是近在咫尺。

    到了这里,元阳真圈也派上了大用场,由于孙小乙,宋子正,小莲的修为不高,根本无法适应这种恶劣天气,清岩就让齐火催动元阳真圈,散发出的赤色光影将大家笼罩其中,将狂风暴雪拒之圈外。

    此刻,清岩停立在虚空,凝目望向远处,看了许久,众人有些奇怪,厉轻恬问道“怎么了,清岩?”

    清岩沉声道“按照赤虬明王所给的地图指引,应该是要到了,只是你看这地图上面,在前方并无什么山峰,而我却看到了一座冰山挡在了前方,这就有些奇怪了。”

    厉轻恬微微一惊道“难道我们走错了?”

    清岩摇头道“应该不会,我们一直按着地图前行,并且还有指向珠,不可能有错,除非是地图表错了。”说到这里,清岩忽然问到小莲“小莲,你可知在水晶宫绘制地图的是什么人?”

    小莲早已换去了那身宫装,身着一身青色衣衫,还佩着一柄仙剑,那是临行时赤虬明王送给她的礼物,由于她修为不够,还不能炼器纳于神,所以只能负于身后,这样也让她平添了几分英气,一路上,她没怎么说话,也许是不太熟悉,她一直是紧靠在宋子正身边,忽听清岩问到自己,她一时有些慌乱,看看宋子正才算稳住了心神,忙道“齐大人……”

    清岩见她这般紧张,不禁笑道“别这样称呼我,你也可以和子正一样,叫我师傅。”

    小莲闻言是惊喜交加,激动的道“师傅?这……不太好吧?”

    厉轻恬笑道“这有什么不好,他让你叫你就叫。”小莲也已知道了厉轻恬的身份,又看到了宋子正鼓励的目光,她鼓足勇气的道“师傅,我,不,弟子只知道水晶宫的地图一般都是由龟相爷绘制,他的年纪在水晶宫是最长的,知道的也多,也最了解这南海水域,而且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勘察南海各处,校对地图,前些日子龟相爷就出去过一次,就是去勘察海域了。”

    清岩闻言微微点头,眉头却是一皱,道“如此说来,这地图是不可能有错了,那这前方的冰山又是从何而来?偏偏就挡住了去路?”他自言自语时,眼睛又看看远方,五彩光华隐隐闪现,忽的,目光一盛,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咦道“不对!这不是冰山!”

    由于风雪的阻隔,于波等渡劫境高手也无法看清楚远方的情况,就是神视也只能有大概的了解,清岩所说的冰山,他们是感觉到了,随即又听清岩说那不是冰山,于波等人都是一愣,接着,清岩又道“过去看看。”神情已然凝重了不少。

    众人又向前飞行一阵,面前果然出现了一座高有百丈的冰山,真是由冰雪堆积而成的山峰,随后大家发现,这冰山不但大而且相当的绵长,横于冰海之上,左右看去竟然是难见尽头,它阻断去路,就像一个巨大屏障,冰雪屏障。

    屏障拦路,是有些意外,可大家奇怪的是,这明明就是一座冰山,可清岩为什么会说不是呢?不过,大家很快就发现了这座冰山的奇异之处,一般来说,天然形成的山峰必定是有棱有角,可眼前这座冰山,表面平滑。极是整齐。山峰也无起伏之势。一眼看去竟是一般高矮,有此发现,大家再看这座冰山就不是山了,而是一堵高大的墙,是由冰雪砌成的墙。

    小薇首先叫道“岛主,这是一堵冰墙,不是山!”

    厉轻恬动容道“难道这是不是天然形成,而是有人……”她的话没有说完。神情也变得极为凝重。

    清岩接口道“是人为的一堵冰墙,你看它连贯东西,横绝此处,正好阻断了通向小南极的道路,我已左右察看过,这道冰墙连绵不绝,竟然长达数百里。”

    大家一听都是大惊,数百里的冰墙,如果是人力所为,那是怎样的神通?又是谁拥有这样的力量?

    厉轻恬惊道“这怎么可能?”她是难以置信。

    清岩此刻的神情反而不再那么沉重。含笑道“很有这种可能,这里寒气极盛。如果有相当的修为,便能够借助寒气,铸起这道横亘东西的冰墙。”

    厉轻恬眼望冰墙,怔怔的道“那是多高的修为?”

    清岩淡淡的道“归仙境高手便有这样的力量,看起来,这南海极地并不平静呀!”此刻他又想起智心圣僧曾经说过的话“好事多磨”,又与眼前情形相对照,他忽然恍然,暗道“圣僧已有预料,才说了那样话,师傅啊,徒儿要见你一面怎么就这么难!”

    众人闻听这冰墙是归仙境高手的手笔,都是骇然失色,可也都奇怪,这道冰墙出现在这里有何意义?

    于波一直也在观察冰墙,看的十分仔细,忽然他有所发现,就道“岛主,你看这冰墙之上仿佛有图案?”

    听他如此说,清岩也看到了那些所谓的图案,很像是冰纹裂痕,但是形成的很有规律,在冰墙之上,每隔十数丈,就有一组一样的花纹图案,很像是上古蚯蚓文,龙盘蛇绕,屈屈弯弯,但清岩是识得蚯蚓文的,与蚯蚓文相比,这些图案是更为怪异,清岩根本辨认不出,见于波看得入神,就道“你认得这些图案吗?”

    于波忙道“属下觉得这些图案颇像是符咒图文,可仔细一看,又似是而非,属下才疏学浅,看不出来,请岛主降罪!”

    清岩笑道“这算什么罪,我觉得这些图案很像蚯蚓文,可也是似是而非,一个也不认得,真是古怪。”随后又问到孙小乙是否认得,孙小乙也是大摇其头,连说不识。

    清岩有些失望,而他目光扫过,看到小莲似乎对这些图案很是注意,嘴里还在喃喃低语什么,不觉一奇,就道“小莲,你认得这些图案?”

    小莲闻言娇躯微震,慌忙道“弟子……弟子……”

    清岩微笑道“不用紧张,你只管说就是了。”

    小莲稳住神,道“师傅,弟子看这些图案应该是我们水族之文。”

    清岩喜道“水族的文字,小莲你快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小莲也不再那么紧张,沉吟片刻道“这些文字其实是上古水族之文,与先下的文字颇有不同,弟子还要仔细对比一下才能清楚,请师傅稍等。”

    清岩笑道“不急,你慢慢想。”随后对宋子正道“子正,小莲可是个好姑娘,不但温婉善良,而且还是博学多才,你可是好福气呀!”

    宋子正也不想小莲竟有这般本事,大感惊喜,忙道“弟子知道,此生绝不负她!”

    小莲闻言更是欣喜,也是羞红了玉颜,她思索片刻后,终于有了答案,就道“师傅,这些图案一共是八个字,从左至右说起,就是“万古寒冰,生灵勿进!””

    说出这八个字,小莲神情不觉一变,其他的人也是脸色一变,同时默念了这八个字,“万古寒冰,生灵勿进。”之后,饶是他们都是心志坚定的高手,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觉得这八个字里,似乎隐藏了无边寒意,无穷煞气,再看这道冰墙,便感觉除了极盛的寒气之外,那冰墙内也蕴含了极为诡异的力量,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清岩嘴里反复念着那八个字,神情依旧那么淡然,眼里光华逐渐强盛,万古寒冰,生灵勿进,意思很明显,这道冰墙就是一道界限。是生灵不能逾越的界限。难怪连通了东西。阻断了道路,这是在警示世人诸灵,切勿越这雷池一步,只是这八字生人难识,见了就与没见一样,实在是没什么作用,真不知弄出这道冰墙的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显示神通后。又写上了这样生人都不识的字,还说生灵勿进,唉!这究竟是什么样的高人?

    于波来到清岩近前低声道“岛主,属下觉得此事甚为怪异,不如属下先去前方察看一番。等属下回来,再请岛主决断。”

    清岩见他神情凝重,笑道“怎么,你有些担忧?”

    于波正色道“属下可不能让岛主涉险。”

    清岩却道“你可知此地是何处?”

    于波一怔道“南海极地,与小南极相邻。”随即他也醒悟,就看清岩淡然一笑道“这就是了。此处距离长春岛已是不远,而我又是长春岛主。在长春岛附近出现这样一道冰墙,还上写这样的警示之语,你说我该如何处理?是置之不理,还是退避三舍?”

    于波已然清岩之意,神情顿显惊慌,忙躬身道“属下知罪,请岛主降罪!”

    清岩见他又是如此,不觉摇头道“降什么罪!你为我的安全着想,我怎能怪你。我觉得这道冰墙,只怕是冲着长春岛来的,不然怎会出现在这里,现在叫我遇到了,我怎么也要为我长春岛振振声威。”说着傲然一笑道“生灵勿进!我倒要看看,我这个生人进去了又能如何!齐火!”

    齐火应声道“岛主,齐火在此!”

    清岩一指冰墙,喝道“我命你在这冰墙之上打开一条通道,我要堂堂正正的进入小南极!”

    齐火大声答应一声,随即身形一闪,化为一道火光破空而去,到了那冰墙之上方,接着,就看虚空之中金红色光芒陡然大盛,犹如红日显现,普照天地,众人顿觉一股炙热气息从天而降,使得漫天风雪就在瞬间消散无踪,澈骨寒意也自化为了阵阵暖意。

    再看红日之中,齐火眼中火光闪动,右手之上已然多了一柄赤红仙刀,光芒四射,火焰冲天。

    炎炎刀祭出之后,齐火气势更盛,炙热气息也是盛之再盛,那道冰墙虽然坚硬如铁,也被这无比烈炎炙烤的有了融化的迹象。

    忽的,齐火一声清越长啸,随着啸声,炎炎刀化为一道数百丈的火焰直劈而下,刀势强悍,无与伦比,冰墙虽高却又不会移动,也就瞬间,刀芒烈炎过处,冰墙之上就出现了一道宽达百丈的口子,齐火一刀就打开了通道,在冰墙上豁开了一个大口子。

    一刀之后,众人眼前是豁然开朗,宋子正,小莲不知道齐火的手段,此刻一见都是一脸震惊,互看一眼,齐声道“齐火师叔!”其他的话已不用再说,都已写满在了脸上。

    齐鲤,小薇是习以为常,小薇还道“齐火的太阳神功看样子是又厉害了,小雨哥哥,我们可要努力了!”

    齐鲤点头道“是啊!齐火已是渡劫境中层,我看不出十年,他就要达到渡劫境顶峰了。”

    清岩也道“齐鲤说的不错,齐火的进步还真是神速。”说话之间,齐火已然回到了清岩身边,甚为得意的道“岛主,我干得怎么样?”

    清岩笑道“看你这般得意,自然是极好了!”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阴沉沉的吼声自远方传来,那声音高亢入云,震得四下空气都在颤动,就连冰封的海面也有了无数道裂纹,那声音似乎发自地底,又像是来自天边,不似人声,像是一种动物的嘶吼,愤怒的吼叫,震天动地。

    众人闻声色变,都觉得这吼叫是齐火那一刀引发的,而小莲更是惊呼道“这是警告,他在向我们警告!”

    清岩问道“他说什么?”

    小莲颤声道“先是一句放肆,后来就是……”

    清岩淡然接口道“是不是说,进入者死!”

    小莲奇道“师傅,您听懂了!?”

    清岩笑道“猜得,看样子我是没有猜错,既然如此,我们就进去吧!”随即就带领大家从齐火开辟的通道进入了冰墙之内的世界。

    冰墙之内,依然还是风雪狂舞,与外面并无两样,也没有出现什么异样情况,大家颇为紧张的情绪也就轻松了下来,小薇还娇喝道“虚张声势,岛主,那家伙就是在虚张声势,对不对?”

    清岩沉声道“现在说这话还为时尚早,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师傅。”说完又拿出地图看了看,继续道“向北走,应该就快到了。”

    可就在清岩说完之后,北方不远处竟是传来一阵长啸,声音极响,便如雷声,滚滚而来,震耳欲聋,而这怪啸也不似是一人所发,此起彼伏,细听之下,少说也有数十人,啸声也是极为怪异,细听之下,也不知是人还是动物在叫喊,闻听这动静之后,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小莲,而小莲被数双眼睛一看,顿时脸红犹如晚霞,微微垂首,低声道“对不住,这声音我听不出来!”

    众人先是诧异,随即也觉得好笑,清岩起先也在微笑,不过很快就神情一变,眼睛五彩光华一闪,心道“难道会是师傅……”想到这里,他心里大震,哪敢耽误,身形一闪,便已没了踪迹,众人只听到了他的声音“我先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