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 南海风波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仿佛没有听到小唯的话,已然握住了广闲冰寒澈骨的双手,小唯惊呼一声,可又是一声惊叫,因为她看到清岩并无中毒的现象,而广闲身上的薄冰又自消失。

    就在此刻,一声厉啸从远处响起,小唯闻声色变,四下一看,那些雪猿又向着他们狂奔而来,狂叫着,挥动着巨爪,天空上的蝉翼冰蛇也有了动作,巨翅展动,齐齐聚向清岩三人的上空,数不清有多少张嘴一起张开,吐出无数道寒芒,目标也就是清岩三人,它们在厉啸的催动下,发动了最强大,最凌厉的攻击。

    小唯是花容失色,惊叫道“齐公子!”同时催动她的青玉如意,青濛濛的一片霞光如同一片浓雾瞬间升起,便将她与清岩,广闲笼罩在内,蝉翼冰蛇的剧毒丹气也已杀到,那可是百余条蝉翼冰蛇汇聚在一起的丹气,威力强悍自不待言,毒气之盛更是无可想象,小唯的青玉如意虽是仙品法宝,威力也是不凡,护身之光也是坚不可摧,但那也要看攻击的力量有多强,这次的力量就是极强。

    “轰隆”一声巨响,百余条蝉翼冰蛇的丹气就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青色霞光之上,那股力量实在太大,虽然没有直接震开霞光,也把霞光里的小唯震得是花枝乱颤,青玉如意险些脱手,妖媚玉容上显出一抹淡淡嫣红,随后,樱唇微启,吐出了一口鲜血。

    小唯知道自己也只能接得住一击,霞光已被震散,她已是无力抵御了。体内气血翻滚。一时也无法平复。再看清岩就似失了魂,只是抓住那个道士的双手,呆立不动,也不知在搞些什么。

    见清岩如此不知死活,小唯惊怒交集,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接着叫道“你快出手呀!我们就要死了!”随即四下一看,雪猿们已是冲到了近前。蝉翼冰蛇大嘴一张,丹气又要吐出,而青玉如意的光华已是黯淡无光,要想再抵御攻击已是绝无可能。

    小唯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是如此死法,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两个人,想想她都觉得好笑,自己一个妖,竟然为了两个人送了命。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样究竟值不值得?

    小唯忽然这样想到,目光不觉又看向了清岩。这样一个男子和她相识不过片刻,方才还差点杀了自己,而奇怪的是,也不知什么原因,她对这个齐清岩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是她说不出来,无法形容的感觉,这个男子太奇怪了。

    此刻,四周的雪猿已然杀到,上空的蝉翼冰蛇也即将吐出丹气,也就在这个时候,小唯居然想到,这帮蠢货,就不怕伤到自己的小伙伴。

    也就在此刻,默然不动的清岩也有了举动,双手缓缓离开了广闲的身体,动作从容不迫,清亮的眼睛里还有几分喜色,他也感觉到了小唯的目光,微微向着着她点点头,说了句“多谢你了!”

    小唯见他忽然动了,还开口了,神情还是那么淡然,也是没来由的一喜,随即想到此刻的处境,立刻叫道“你快……”

    话到一半,小唯忽然发现四周陡然间变得异常安静,没有了风雪之声,雪猿的吼叫,蝉翼冰蛇的嘶吼,也忽然间没有了,静,小唯生长在此地,是从未有过这么安静的感受,接着,她就看到清岩右手扬起,同时她感觉到了一股微风忽然涌来,轻轻地抚过了她的身体,是那么轻柔,还带有淡淡的暖意。

    春风拂面,她顿时想到这四个字,只是在这南海极地,千万年来只有寒风酷意,哪有这样的春风暖气,春风虽轻,却有着匪夷所思的力量,小唯被风一抚,顿觉体内体外一阵舒畅,那感觉好不舒服,使得她都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春风透体而过之后,小唯才恍然清醒,还感觉身子软软的,慵懒极了,感觉甚为奇怪,不觉玉容一红,随即她才发现,这一刻,他们四周的雪猿,蝉翼冰蛇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竟然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而那股透过她身体的微风,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微风就在瞬间加剧,变为了狂飙飓风,轰然而起,气息也变得炙热无比,那是赤红色的风,小唯见状都有种错觉,分不清眼前的究竟是风,还是火,最后她确定了,这是风与火的结合。

    飓风挟带着烈炎,冲天而起,在他们四周形成了一个急速旋转,火焰吞吐的龙卷风,并且还在向外快速扩张,速度之快,令地下的雪猿,上方的蝉翼冰蛇根本无法躲避,何况它们早已被清岩散发的强大气息紧紧锁定,想躲也躲不了。

    火风旋转,瞬间就把雪猿,蝉翼冰蛇尽数卷入,就听见它们发出一阵阵惨叫,当然惨叫极为短促,小唯捂着小嘴,抬眼望着四周的火与风,就见雪猿,蝉翼冰蛇被那烈炎化为了灰烬,随着飓风上扬,瞬间就没了踪迹。

    火风旋转,强悍的风力,火焰,不但将雪猿,蝉翼冰蛇燃烧殆尽,还把整个山谷煅烧成了通红之色,雪山已然成了火山,小唯见状,都已惊呆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能具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这是什么样的神通?

    此时她眼中的清岩,黑衣飘扬,神情淡然,浑身上下光华闪动,犹如身披佛光霞彩,看上去便如神佛,小唯暗叫道“这就是神仙呀!神仙,神仙,我终于等到神仙了。”

    清岩没察觉到小唯烁烁发光的眼神,凝神催动真气,这是他首次将风火二诀结合使用,也首次体会到了风,火两种先天元力融合在一起的巨大威力,那威力已不是一个强字可以形容,实在是厉害,之至!

    清岩一催动风火两种元力,雪猿,蝉翼冰蛇就已飞灰湮灭,化为无形,如此威力,就连清岩自己也很惊讶,忽然他觉得眼前这番景象似曾相识,心里一动,随即恍然,暗道“原来黑炎就是融合风诀,火诀而成的,只是那火焰的颜色是黑的,不但至热还有绝强的腐蚀力,那应该是毒性了,能创出这门魔功的人也是个奇才。”

    他寻思之际,火风之力依然在展现威力,山谷四面那不高的雪山,竟已被烈炎飓风融化扫平,此刻,他们所处之地已然变成了一片平坦之地,而且炙热气息充斥在天地之间,巨大的火色龙卷风还在旋转,风声呼啸,惊天动地,同时还连天接地,足有数百丈之高,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根巨大无比的火红色柱子。

    小唯见清岩杀尽雪猿,蝉翼冰蛇之后,威势不但丝毫不减,而且还越来越强,那声势像是要把天烧个大窟窿,小唯是看得神驰目炫,如痴如醉,望着清岩,那眼神,神情除了仰慕就是倾慕,嘴里还在低低自语道“神仙,真是神仙。”

    这次她的话清岩听到了,见小唯很古怪的看着自己,清岩不觉一怔,不过也没多想,他的眼睛一直看着一个方向,西北方向,此刻他已将风火之力完全激发,火色龙卷风横扫周边,方圆已达十数里。

    忽然,清岩微微一笑,凝神一催,右手再度扬起,火色龙卷风直上之势,随之改变,在天空之上掉头转向,化为了一道长虹,经天而过,投向了西北方向,看那长度少说也有百里,真是经天纬地,势贯苍穹。

    长虹经天,火色笼罩了这片南海极地,瞬间就改变了这里横亘不变的颜色,热烈的气息,让寒气大减,只是小唯不明白,清岩为何要这么作。

    疑惑之际,答案便已出现,就听西北之处一声厉啸陡然而起,高亢至极,穿云裂石,随即,小唯顺着厉啸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在那火红色长虹的尽头,一道白茫茫的,亮晶晶的云气自地面升腾而起,形如云海,也如海浪,奔腾汹涌,虽然相隔极远,小唯也能感觉到一股澈骨寒意,寒气,还有凌厉杀气从西北方向传来,令她不觉打了一个冷战,脸色顿时苍白如雪。

    云海升起,正把火色长虹包围吞噬,并且顺着长虹来势,急速破空而来,只是雪色云海到了长虹一半之处就停顿了下来,不再前进,显然是遇到了极强的阻力。

    此刻就见天空之上,出现了一幕奇异景象,火色,雪色各占了半壁天空,势均力敌,互不相让,清岩神情淡然,嘴角还带有淡淡笑容,眼里五彩光华隐隐生辉,那是自信的神情。

    小唯本是担心极了,知道如果那雪色云海涌到了他们这里,后果只有一个,就是步那些雪猿,蝉翼冰蛇的后尘,不是化为灰烬,就是冻结成冰,可在看到清岩淡然的神情,她的心就放了下来。

    清岩果然没让小唯失望,上扬的右手忽然散发出了不甚明显的五彩光华,也就片刻,他的右手光华大盛,凝聚成了一束无比炫目的光练,清岩一催真气,那道炫目光束急电般射出,顺着火色长虹的轨迹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