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南海风波十八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哪能想到她是说脱就脱,毫不含糊糊,速度还是那么快,这无影之名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眼前一个活色生香的绝色女子,并且还只身穿亵衣,而且还甚为暴露,出于男人的本能反应,清岩心中一跳,眼睛看着小唯那完美的曲线,深不可测的沟壑,一时有些失神。

    小唯见他眼睛有些发直,反而把酥胸挺了挺,那高耸之处仿佛就要裂衣而出,嘴里还道“好看吗?”

    清岩的多心经也不是白炼的,瞬间也就恢复了清醒,不过脸上也微微一红,眼睛离开了那惊心动魄的地方,又听小唯的话,忙道“对不起,失礼了。”

    小唯笑道“没有关系,你喜欢可以随便看。”这话是清岩这一百多年来,听过的最大胆,最直接的话,实在是太强悍了,清岩难以抵挡,忙道“小唯姑娘,换衣服的时候你应该要回避一下,这样不太好,何况我还是个男人。”

    小唯媚目转了转,道“换衣服还要回避吗?我一直都是这样,你看这些衣服都是你们人类的,我就喜欢穿它们,很舒服,不过就是脏了。”说着她就开始脱那身亵衣,灵活的手指已然解开了一个衣结。

    清岩急忙转身,背对着小唯,慌忙道“小唯姑娘,你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小唯一边脱着衣服,一边道“你这人就是有意思,怕什么,我又不吃人,再说我也打不过你。”

    清岩听着后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继而还闻到了一股温香。这不用看也知道小唯真是脱了个精光。暗自苦笑,又听小唯说道“今日真是累了,出了这么多的汗,衣服都湿透了。我要去洗澡了,你去不去?”那语气实是娇慵无限,诱惑力十足。

    清岩闻言心又是不争气的一跳,忙道“不用了,姑娘快去吧。”

    小唯偏偏不走。还向着清岩靠近了几步,那一抹幽幽温香直接就把清岩包围了,清岩怎能让她靠近,身形一闪,就拉开了距离,道“小唯姑娘,男女有别,你这个样子很不好。”

    小唯虽是全身,可神情很自然,闻言就道“怎么了?你们难道没有不穿衣服的时候吗?难道洗澡也要穿衣吗?这可奇怪了!人就是古里古怪。你不洗就算了。我去了,这里你可以随便住。对了,温泉就在南面,你若想洗了,就过来吧。”说完就要离开,可没走几步,她忽然想起一事,脸上显出一丝笑容,道“喂,你就不想看看狐狸是怎么洗澡的吗?”那语气柔媚之极,实在是太具诱惑了。

    清岩此刻也是有了准备,苦笑道“非礼勿视,姑娘就别在说笑了。”

    小唯念了遍“非礼勿视”,有些不太理解,稍一寻思,道“这话很不错,可我还不太明白。”说着她媚目又转了转,娇声道“你可别后悔,你就不想看看狐狸尾巴,我的尾巴可是红色的哦!”

    清岩真是被她弄得是哭笑不得,无奈的道“那也不必了,姑娘的……尾巴还是自己欣赏吧。”

    小唯闻言又是一阵娇笑,道“不看就算了,你别后悔,我的尾巴可美了。”说完又是一阵轻笑,随后细腰款摆,袅袅婷婷的走了,只留下了那淡淡温香,还在四下萦绕。

    小唯总算走了,清岩也松了口气,暗道“都说狐狸精是迷死人不偿命,祸国殃民,魅惑众生,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小狐狸可真是难缠。”心里也很庆幸,好在这里没有别人,不然的话还真是不好解释,再看师傅依然紧闭双目,气色已是好了许多,气息均匀,身体已在逐渐恢复,不过嘴唇还是有些发黑,这是因为毒性没有完全除去。

    广闲被清岩安放在一座软榻之上,清岩觉得这里就很适合疗伤,也就没有去四下寻找,他也害怕,万一再遇到一丝不挂的小唯,那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清岩就在软榻四周布下了一道禁制,以大五行诀真气凝聚了一道光墙,五彩闪动的光墙,隔绝与外界的联系,一切布置妥当后,清岩就开始为广闲祛毒。

    二人面对面盘膝坐在软榻之上,清岩握着师傅的双手,缓缓将大五行真气灌入师傅体内,由于剧毒已经侵入了广闲的内腑,刚才在雪山,因为时间的缘故,清岩只能先将大部分毒性吸出,是暂时保全了广闲的性命,也是广闲修为已是渡劫境,以他的修为寻常毒物是根本伤害不了他,而蝉翼冰蛇的剧毒实在太毒了,试想,就连蝉翼冰蛇自己也无法化解毒性,旁人又怎能轻易解决。

    清岩也是暗暗佩服师傅,中毒之后,立刻就封闭了气血的运行,让毒性难以进一步发挥威力,这样以来,师傅也就失去了活动的能力,只能等外力的解救才能化去这身剧毒,想到此处,清岩不觉奇怪,师傅这样做,难道是知道了会有人来救他?

    大五行诀真气在广闲体内流转一周后,就回到了清岩体内,这样也把毒气带了回来,而清岩本身修为就高,加上曾经服食过朱仙果,诸毒入体瞬间便能化解,这也是清岩为何那么有信心能解救师傅的原因。

    祛毒的过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三天时间,广闲体内的毒气也才祛除了一小半,深入内腑的毒气紧紧盘踞在内,实在是很麻烦的,要想彻底清除真需要一些时间。

    在这三天,小唯也一直守在外边,隔着五彩光墙,她也只能看到清岩,广闲很模糊的影子,也因为如此,她就比较担心,第四天,清岩总算有了动静,从那光墙内走了出来。

    小唯一见,娇容顿时有了喜色。忙道“怎么样了?他好了吗?”

    见她关心师傅。清岩也是有些感动。就道“好了大半,体内的毒性还没有全部祛除,还需要几天的时间,小唯姑娘,多谢你了。”

    小唯奇道“谢我做什么?我也帮不了忙,就在这里看着。”

    清岩笑道“你能提供这么好的环境,就是帮我很大的忙了。我是真的很感激你,以后你若有需要。我必定倾尽全力帮你。”

    小唯闻言,双目顿时一亮,喜道“我知道,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什么知恩图报,对不对?”

    清岩点点头,小唯又道“你真的能帮我?”语气还是颇为怀疑。

    清岩含笑道“当然。”

    小唯寻思一下,却有些苦恼的道“可我现在没有什么事呀?这可怎么办?”

    清岩笑道“没有关系,等你想到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小唯却道“你这么大本事,来去无影,我找你可就麻烦了。不如这样好不好,我可以跟着你。等我想到了就可以直接让你帮忙了。”

    清岩闻言一怔,忙道“这恐怕有些不妥。”

    小唯奇道“有什么不妥,我会听话,不会给你添麻烦。我还会好好的服侍你,给你当……当丫鬟,对,就是丫鬟。”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服侍,丫鬟,这好像是小薇经常说的废话,小薇,小唯,她们不会是姐妹吧。

    清岩苦笑,再看小唯娇媚妖娆的脸上是甚为兴奋,还在继续道“我会给你洗衣服,做饭,帮你梳头,还能帮你暖床。”

    清岩听到暖床二字,顿时就是气血翻腾,不能自己,颤声道“小唯姑娘,你先一停,这些东西你是听谁说的?”

    小唯很得意的道“你别以为我是狐狸,就什么也不懂,我也是读书的,有些书上写得很明白,公子遇上小姐,两情相悦,结为夫妻,小姐就有丫鬟,就是负责做饭,洗衣服,还有暖床,对了,你知道什么是暖床吗?”

    清岩都在怀疑她看得究竟是些什么书,不会是些戏文小说吧,又听她连暖床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就胡说八道,信口胡诌,真是岂有此理。

    偏偏小唯是抓住暖床这个词不放了,一个劲的追问清岩,弄得清岩是焦头烂额,冷汗直流,最后只能道“这个我也不太明白,好了,小唯姑娘,我还要为我师傅祛毒,失陪了。”说完就急匆匆的回到了光墙之内,算是摆脱了小唯的纠缠。

    见清岩仓惶而去,瞬间就隐入了光墙内,小唯忽然一笑,那笑容不但娇媚无限,更是得意之极,伸出香舌微微一抿樱唇,轻轻自语道“一个暖床就把你吓成了这个样子,看起来你还没有成亲了,还怕人家的身子,说明你是个正经人,以后我就跟定你了,齐清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嘿嘿……”一阵轻笑,荡人心神,好不娇媚。

    清岩心慌意乱之下,可没有听到小唯的话,只觉得耳根,脸颊阵阵发烫,心跳都有些急促,暗道“狐狸精果然厉害,我算是体会到了当年王大哥的感受了,那个玉姬不就是个狐妖吗?红颜祸水,我还真是小瞧了狐狸精了!”

    不过他是修为高深,凝神静心,很快就平复了心境,再看师傅,他心境就愈发静了,默运神视,察看了师傅气血内腑,生机逐渐旺盛,大五行真气正在慢慢激发太清道力,清岩再次握住师傅的双手,真气缓缓催动,又在师傅体内运行了数个周天,忽然,清岩感觉到了师傅沉寂的元神有了一丝动静,顿时大喜,知道师傅意志正在恢复,忙低声叫道“师傅。”

    只是广闲还是没什么反应,清岩并不灰心,知道疗伤之事急不得,师傅元神有了动静,就是个好现象,继续默运大五行诀,将真气不断灌入师傅体内,真气流转于二人之间,很快清岩也进入空无忘我之境。

    清岩最近其实也很累,来到南海之后,知道了许多事情,令他心神不宁,受到了不小的创伤,还和长白魔尊者斗法,虽是胜了,也耗损了不少元气,随后又在南海平复了地火,那可是大耗真气,一时半会也很难完全恢复。

    接着又在此地遇到了雪猿,蝉翼冰蛇这些上古异兽。别看他看似很轻松的击杀了所有雪猿。蝉翼冰蛇。其实是全力以赴,尤其是最后的那场斗法,对方修为之高实是非同小可,催动的那片铺天盖地的云海,蕴含的力量绝对是渡劫境高手无法抵御的,清岩也是提聚了全部修为,才能一举成功,将对方打得魂飞魄散。

    可到了此刻。清岩也不能确定对方是人还是异类,以他的眼力神视也无法看清对手的真实全貌,那家伙始终隐藏在一团冰雾之内,显现出来的只是一个影子,斗法失败后,冰雾碎裂,那个影子也就四分无裂,化为了一阵轻雾,散在了虚空之中,什么也没留下。

    清岩有时都在怀疑。对方说不定就是一个影子,一团气。分散聚合,真正的诡异莫测。

    清岩也很清楚一事,对方修为虽然很高,也能控制雪猿,蝉翼冰蛇,但绝不是那股绝强势力的真正主人,充其量就是个马前卒,虽然他是个很强大的卒子,但卒子就是卒子,真正的将帅还在幕后,那才是他最大的敌人,最强劲的对手。

    直觉告诉清岩,这次来到南海,他将遇到自修真以来,最恐怖,最厉害,最危险的敌人,即便归仙境高手也要逊色许多的敌人,即便他还不知对手是谁,但他明白,那个敌人就离他不远,甚至很近很近,近在咫尺,是那种气息可闻的距离。

    清岩感应到了对方的气息,就在他心神空灵,完全忘我之际,而且这个感觉很奇怪,不是清岩的元神有所感应,竟是那团智光圣僧送与他的离天神火,是这团神火给了清岩这样的感觉。

    起初清岩有些惊讶,这团神火在他元神之内一直很安静,默默的燃烧,火焰虽小,却仿佛永远也不会熄灭,七彩光华似如彩虹,绚丽却不张扬,有种深沉内敛之美,让清岩的元神多了几分光彩,还有淡淡的暖意,令清岩觉得很舒服,同时也让他感觉清和自在了许多,至于离天神火其他的法力,清岩还没有领略到。

    然而,就在此刻,清岩终于体会到了离天神火的一些神通,一丝法力。

    元神之内,离天神火光焰忽然一盛,瞬间就照亮了整个元神,那光华并不热烈,可在元神之内的各种法宝似乎都受到了惊吓,竟然齐齐一震,各自收敛起了光华,自行避让到了元神的边缘,五为一体,至为强大的五灵剑也不例外,似乎怕离天神火灼伤它们。

    元神内的动静,清岩很清楚,离天神火一动他就已知晓,也看到了那些法宝的动静,不觉一奇,而随后出现的情形更为奇妙,随着离天神火的闪动,清岩感觉自己的元神竟然在逐渐变强,缓慢但绝对明显,元神强大也是修为在增强,清岩此刻已是超越了渡劫境顶峰的存在,修为要想再进一步势如登天,因为他再进一步便是归仙境,那必须要经过四九天劫的洗礼,这是必经之路,无人可以例外。

    然而此刻的变化,令清岩很惊讶,元神在强大,真气也趋于精纯浑厚,在体内轰然涌动,大五行真气融为一体,在清岩体内闪动着近乎无色的光华,透明清澈,犹如至清至纯的水流,蕴含了无限生机,滋养着清岩的身体,灵魂,元神,以及所有的东西,让他自内而外焕然一新,那感觉便如一次重生,脱胎换骨,妙不可言。

    元神强大,神视自然也愈发敏锐,不自觉的清岩就放出了神视,四下散开,急速而去,清岩自己也不知道神视达到了什么范围,总之是很远,很远,远的他都看到了厉轻恬等人,远的都深入了地下不知几许,也就在地底最深处,清岩感觉到了一丝诡异,阴沉,不可琢磨,但有绝对强大的气息,随即心中一动,没有片刻犹豫,清岩就认定了这丝气息的主人,就是那个隐藏极深的强大对手,原来他在地底。

    有此发现之后,离天神火的光焰也开始逐渐收敛,清岩强大的元神也由强转弱,很快就又恢复了原样,体内真气也是一样,不过清岩发现,自己的真气虽然没有变强,可精纯了许多,大五行真气已没有了明显的色泽区别,都是近乎透明的色彩,光华闪动,在体内流转,就如世间最纯净的水。

    清岩终于知道了离天神火的力量,智心圣僧说的不错,它真是具有无上法力,难怪圣僧可凭借它的力量压制地火,一下就是百年,这次还让体会了一次归仙境高手的力量,虽然只是短短的瞬间,可已让清岩欣喜不已。

    领教到了离天神火的威力,清岩对于渡过四九天劫是更具有了信心,明白假以时日,他如果能和离天神火完全融合,彻底掌控这团神火,他就能安然渡劫,达到归仙境,此刻他最感激的当然就是智心圣僧。

    离天神火恢复了原先的安静,柔和,清岩也从空灵忘我之境回到了现实,眼睛缓缓睁开,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正含笑看着他,是那么亲切,温和,见他醒了,那人微笑道“清岩,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