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南海风波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觉得有些恍惚,眨眨眼睛,才觉得眼前的这张脸是真实的,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皱眉道“你……你是师傅?”

    那人笑容依然,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忽的伸手在清岩额头上弹了个爆栗,“啪”那动静清脆响亮,他的手劲也大,直接就在清岩额头上留了个红印。

    清岩挨了一记爆栗,顿时就懵了,眼眶里瞬间就蓄满了眼泪,那难受劲就别提了。

    疼痛令人清醒,清岩摸着额头,苦笑道“师傅,好久不见。”能这样对待清岩的人,自然就是他的师傅广闲了。

    见师傅双眼冒光,神采飞扬,尤其是那鹰勾鼻子的弧度似乎又弯了许多,整个人精气神十足,清岩大喜道“师傅,你好了。”

    广闲笑嘻嘻的道“好了,不好怎能给你一个礼物!”

    清岩不解的道“礼物?什么礼物?”

    此话一出,广闲哈哈一笑,还有一个清脆悦耳的笑声在后面响起,清岩回头一看就见一个黑衣女子正在掩嘴轻笑,她肤白胜雪,眼波如水,风姿绰约,妖娆娇媚,正是小唯。

    小唯换了衣服,气质也有了些许变化,不过眉目间的气韵还是极为妖媚,见清岩看向自己,小唯还一本正经的道“齐公子好。”说完却又是一阵轻笑。

    清岩觉得莫名其妙,便道“小唯姑娘……你笑什么?”

    广闲笑道“傻小子,她在笑你,多少年没见面。你除了修为有长进外。别的还是老样子。傻乎乎的。”

    清岩见师傅守着小唯数落自己,不禁苦笑道“师傅,这就是你给徒儿的礼物?”

    广闲笑道“这不是,礼物你已经受到了,就是这个。”说着用手在清岩额头上比划了一下。

    清岩这才恍然大悟,摇头道“原来是这个礼物,师傅你就喜欢绕弯子。”

    广闲闻言脸色一沉,道“好小子。本事大了就把为师不当师傅了!”

    清岩忙道“徒儿不是这个意思,师傅你……”

    广闲忽然又笑道“好了,为师在和你说笑,你这小子,总算出现了,害得为师担心了一百多年,而且这一出现就救了师傅的老命,好小子,干得不错!”

    说到这事,清岩忙道“师傅你的毒性都祛除尽了?”随即就拉住广闲的双手。凝神察看起来。广闲任由着清岩检查了一番,清岩确定师傅彻底是好了。才放下了心,喜道“真是好了,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广闲闻言一怔道“你问我?你做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我醒来之时,体内毒性已然消失,随即见到你,真是大喜,见你入定已深,我就没有叫醒你,本以为你很快就能醒来,哪知道你这一入定居然就是七天,而且听小唯说,在我醒来之前,你就已经入定数天了。”

    小唯此时接口道“我算了算,一共是七加五,又加二,一共是十……十六天。”

    小唯的算数当然不怎么样,不过清岩也知道自己入定已有半月,时间过的这么快,他都有些惊讶。

    广闲见清岩一脸讶然,不觉奇道“傻小子,你不会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吧?我的毒难道不是你祛除的?”

    清岩微一寻思,就想明白了,心道“离天神火不但让自己感受到了那丝诡异的气息,还同时帮我祛除了师傅体内毒性,这神火还真是厉害。”嘴里道“当然是弟子了,只是不知为何我就入定了那么久。”

    广闲笑道“应该是你太累了,你小子,修为越来越强了,比为师都强多了,我听小唯说,你杀那些怪物就像切瓜剁菜一样,轻松自如,潇洒的不得了。”

    清岩闻言,不觉一看小唯,而这妖媚的狐狸精,还做了个鬼脸,娇笑道“我是实话实说,没有一点夸张。”

    清岩笑道“切瓜剁菜这还不够夸张,师傅,弟子可没那么厉害。”

    广闲却正色道“你怎么对付那些雪猿,冰蛇我不知道,但你在入定之时,浑身光华流转,七彩萦绕,散发的气息是为师生平仅见,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清岩你的修为……已经突破渡劫境了?”说到最后,广闲的语气,神情已是甚为激动。

    一旁的小唯也是一样的神情,不过除了激动还有一些别的情绪,很复杂,那双魅惑众生的眼睛凝视着清岩,也很期盼的等待清岩的回答。

    清岩知道师傅有些误会了,光华不假,气息也是真的,可那都是离天神火的威力,和他没什么关系,最起码此刻也没什么关系,而离天神火的事情一时也解释不清楚,就道“弟子的修为算是到了渡劫境顶峰,如果能顺利渡过四九天劫,便就是归仙境了。”

    广闲闻言,是满脸欣慰,喜道“好小子,你总能给人惊喜,短短百年你就有了这般成就,可谓是绝世奇才,有你这个徒弟我是知足了。”

    清岩忙道“弟子能有这样的成就,都是师傅的功劳。”

    广闲摇头道“这话就不对了,为师帮你的可不多,一切都是你的努力,清岩,说实在的,在我三个徒弟当中,你是最省心的一个,在崆峒山不过待了十数年,不像你的两个师兄,从小被我带大,付出的心血也是最多,可惜,清华至今没有音讯,让为师一直很牵挂。唉!”说到清华,广闲有些伤感,轻轻一叹。

    提到二师兄清华,清岩心里一动,忙道“师傅,我有二师兄的消息。”

    广闲惊喜的道“真的?他在哪里?”声音都有了些颤动。

    清岩先把一柄仙剑拿了出来,黄光闪动,剑身之上隐隐有条金龙盘绕,时隐时显,宛如活物。正是黄龙剑。广闲一见黄龙剑。饶是他一向沉稳冷静,也不觉神情大变,叫道“黄龙剑!真是黄龙剑!”说着接过黄龙剑,轻轻一振,剑光顿时大盛,发出一阵龙吟。

    许久之后,剑光收敛,广闲心情也已平静。缓缓的道“他在哪里?”

    清岩就把清华的那封信交给了师傅,广闲手拿那封信并没有马上拆开,沉默了一阵,才打开了信封,里面好几张信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清岩自然可以看到信上的内容,只是他没有那么做,只是静静的看着师傅,小唯很好奇。想知道信上的内容,忍不住瞅了几眼。可看到清岩肃然的神情后,小唯也就打消了好奇心,乖巧的站在不远处,默然而立,神情也变得相当严肃。

    数页信纸,广闲看了半天,期间神情也在不断变化,时而叹息,时而摇头,看完最后一个字后,广闲长长一叹,神情显得有些落寞苦涩。

    广闲沉默片刻之后,才道“原来他去了那里,难怪我们找不到,这孩子……唉!”又叹一声道“他还好吧?”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清岩微一沉吟才道“应该还可以吧。”

    广闲点点头道“他在信上说,那是他的选择,希望我不会怪他,还说他过得很好,让我不要担心。这样也好,能有他的消息我就很满足了。只是我们师徒恐怕是再也不能见面了!”

    清岩默然,清华身在璇玑地宫,是那里的守护者,真的是不能重返人间了,而他们师兄弟的那次见面,只怕便是最后一次了。

    又是一阵沉默,不过广闲就是广闲,很快就能恢复常态,收起那封信,又将黄龙剑一振,笑道“此剑是当年我送给他的,那时候这柄剑也不过是极品而已,可现在呢,竟然成了仙品,也是难得的法宝了,小唯,这柄剑给你了!”随即黄龙剑便自脱手飞向了小唯。

    清岩见师傅竟然黄龙剑送给了小唯,不觉大惊,而小唯喜滋滋的接住黄龙剑,也学着广闲的样子一振仙剑,发出了万道光芒,分外夺目,嘴里还道“多谢师傅赐剑!”

    广闲送出黄龙剑已让清岩大惊,随后又听小唯说句“多谢师傅赐剑”清岩顿时都惊呆了,叫道“你说什么?小唯你说什么赐剑!”

    小唯一边轻抚黄龙剑,一边随口答道“师傅赐剑呀!”

    师傅,清岩这次听明白了,一看师傅,还未开口,广闲就道“忘了给你说了,小唯已经拜我为师,是我的记名弟子。来小唯,见过你的三师兄清岩。”

    小唯连忙来到清岩身前,深施一礼,恭恭敬敬的道“小妹卓小唯见过三师兄,希望师兄以后多多照顾小妹。”

    师妹,卓小唯,清岩感觉脑子很混乱,都忘了还礼,愣了一会才道“你叫卓小唯?你不是没有……”

    小唯娇笑道“这是师傅赐给小妹的姓,师兄觉得好听吗?”

    清岩这才省起,太白矮仙曾经说过师傅俗家姓卓,不觉又看了师傅一眼,发现师傅笑的很得意,清岩却是暗叹一声,心道“师傅搞什么?无缘无故又收了个徒弟,而且还不是个……普通的徒弟。”

    广闲很明白清岩在想什么,干咳一声道“我和小唯也是有缘,共同经历过生死,她还冒死保护过我,所以为师就将她收为了记名弟子。”

    清岩皱眉道“记名弟子?这是什么意思?”

    小唯觉得奇怪,也道“对呀!师傅,记名弟子是什么意思?”

    广闲摸摸鼻子,这个动作清岩是很久没见了,也知道这是师傅要胡扯的标记,不觉暗自一笑,就听广闲道“记名弟子的意思就是,你是我的徒弟,但和我们崆峒派没什么关系,因为崆峒派是不收女弟子的。”

    小唯美目一睁,奇道“为什么?”

    广闲还很无奈的道“这是祖师定下的规矩,谁也改不了,不过,我相信你是不会在意的,对不对?”

    小唯媚目流转,似懂非懂的点头道“弟子不在意,只要师傅是你就行,三师兄是他就行,你们要我就行。”她这三个就行,听的清岩师傅不觉相对一笑,广闲笑的还很开心。清岩却是笑的很无奈。心道“师傅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做事不太靠谱啊!”

    凭空多了个师妹,清岩却是高兴不起来,小唯也是聪慧,见清岩神情不对,就道“师兄你似乎不太高兴呀!”

    清岩还能说什么,见到师傅连施眼色,忙道“没有呀。我很高兴,师妹切勿多想。”

    小唯闻言,嫣然笑道“那就好,师兄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说着娇躯缓缓转动,衣袂飘扬,带起淡淡香风,恍如天仙。

    小唯不愧是狐妖,虽只一转身,也显示出了她先天带有妖媚之力,清岩不能不承认。小唯真的很美,很媚。极致妖娆,魅力无穷,何况他还见识过小唯半裸的娇躯,想到那香艳一刻,清岩心里不由得一动,暗道“真是狐狸精,这个师兄不好当啊!”

    广闲倒是很欣赏这个女弟子,还拍手赞道“小唯真是漂亮!清岩你说呢?”

    清岩还能说什么,只能附和道“师傅说的对。”

    小唯闻言是喜笑颜开,道“本来我打算穿身白衣,可师傅说穿黑衣最好,说有种……”她想不起来,广闲就道“是冷艳之美,白衣不适合你,清岩你说呢?”说着眨眨眼,眼神很是古怪。

    清岩当然明白师傅的意思,白衣胜雪,貌如天仙,那是百里冰,师傅怕自己见到白衣就不自在,才让小唯换上了黑衣,师傅真是有心,当下是暗自感动,就道“师妹穿上黑衣是别有一番风采,令我是眼前一亮。”

    广闲闻言,暗道“傻小子也挺会说的,这些年果然是大有长进。”

    不说小唯在一旁欣喜,又得到了一柄仙剑,就自顾自高兴去了,清岩师徒久别重逢,当然也有许多话说,广闲就问起了清岩这些年的经历,对于师傅清岩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一五一十的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从入潮音古洞说起,广闲就开始惊讶,接着他的惊讶就越来越多,最后直接就麻木了,以他前崆峒派掌门的身份,又是渡劫境高手,在听到清岩这些离奇的故事后,都是万分震惊,甚至是目瞪口呆,试想伏羲秘境,璇玑地宫,元洲这些都是传说中的地方,本是虚无缥缈,神话之地,可清岩却都一一去过,并且还遇到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实在是充满了奇幻色彩,令人无法想象,而这些都是真实的。

    在听清岩讲述神奇经历之时,广闲是连声赞叹,拍拍清岩的肩膀,道“清岩,没想到你竟然遇到了这么多的事情,还能在水神玄武,北海仙翁手下逃得性命,为师对你都有些佩服了!”

    清岩却是心有余悸,沉声道“徒儿也是侥幸活命,若不是玄木前辈相救,百年前徒儿就已死了。”

    广闲却道“清岩,在我看来,即便没有玄木,你也能活着,你别忘了你是神农传人,同时还是伏羲八法的继承者,两大神功集于你一身,已是千古罕有,这便是所谓的天命所归,清岩,你的命硬的很,为师相信你肯定还有更大的作为。不过你可不能骄傲,满招损,谦受益,这话你要谨记。”

    清岩忙道“徒儿明白,绝不敢忘。”

    见他一脸惶恐,广闲笑道“记住就好,方才咱们说到哪了,你的故事太精彩了,快继续呀!”

    清岩笑道“快说完了,到了南海……”说到南海,他的笑容一敛,广闲也是一样,叹道“丹凤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元元真人只怕是凶多吉少,还好已经有了冰儿的消息,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清岩闻言奇道“师傅你怎么知道此事?”

    广闲笑道“我也不是在这里一直看着你,抽空我就回了趟玄冰洞,见到了轻恬他们,自然什么都知道了。”

    清岩恍然,就道“他们还好吧?”

    广闲道“都好,就是那个叫小薇的丫头要嚷着过来,那丫头,厉害,为师都有些招架不住。”说着摇摇头,显然小薇给他的印象很深。

    清岩闻言微惊,道“小薇难道对你……动手了?!”

    广闲哈哈笑道“这倒没有,她知道我是你的师傅,对我还算客气,就是犟的可以,野呀!”

    清岩自然清楚小薇的脾气,苦笑道“小薇性子最近有些转变,让弟子也很头痛,不过她是个心底善良好姑娘,师傅你别在意她的脾气。”

    广闲笑道“为师有那么小气吗,清岩,你真有一套,身边各个都是高手,那个于波更强,不愧为苍帝灵墟出来的高手。”

    清岩听他话中之意,似乎很了解苍帝灵墟,就道“师傅也知晓苍帝灵墟?”

    广闲沉声道“知道一些,清岩,苍帝灵墟之事你要慎重应对,苍帝灵墟不简单呀!”

    清岩少见师傅这样的神情,心中不觉一沉,恭声道“还请师傅为徒儿指点迷津。”

    广闲沉默片刻,道“苍帝灵墟为师知道的不多,有机会你可以问问孙小乙,他很清楚,到时候,一切只能由你决断,外人是帮不了你,为师也不行。”

    清岩得到这样的答案,心中更是沉重,广闲见他心事重重,又笑道“傻小子,别想太多,有道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时机到了,你会有明智的选择。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师徒相见,话就难免多些,还请诸位道友多多体谅。廿虹有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