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南海风波二十

作品:《仙途正道

    听到有好消息,清岩振作精神,道“什么好消息?”

    广闲看了一眼还在摆弄黄龙剑的小唯,道“为师为了要救水清,就想取得红尾冰狐内丹,哪知道世事难料,最后竟然成了这个结果,真是好笑。”

    提到水清,清岩也是颇有忧色,道“水门主的伤势必须要用这味药吗?”

    广闲苦笑道“我也是死马权当活马医罢了,清岩,我和水清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清岩道“太白师兄都说了。”

    广闲哼了声道“这家伙就是个大嘴巴,小时候就是,长大了也是死性不改!”说到这里,广闲老脸却是一红,叹道“我与水清可算是不是冤家不对头,为师也不怕你笑话,几百年了,我是忘不了他,而她呢,对我也是念念不忘,这就是情孽,到死才能摆脱,而我们一时又死不了,唉!如果……,”如果什么,他没有继续说,又道“当年我卸了掌门之职,而你也给了丹凤轩希望,水清心里不说其实也很高兴,要说世上谁最了解她,就是我了。那年你进入潮音古洞,我就下了决心,只要你取回绝情剑,我就向她求亲。”

    话到此处,广闲老脸又是一红,清岩是一惊,继而是一喜,道“师傅你还真是……徒儿佩服佩服!”心道“师傅就是师傅,做什么都这么有……魄力,实在值得我学习。”

    广闲笑骂道“小子,连师傅也敢取笑,小心我逐你出师门。”

    清岩当然不会在意他的恐吓。嘿嘿一笑。广闲继续道“我打算的不错。哪知道还是那句话世事难料,丹凤轩遭遇大祸,水清成了这副样子,你可知道,那时候我的心好像也要死了。”

    清岩是深有感触,点点头,广闲接着道“可为师不能就这么死了,为了水清我怎么也要竭尽全力。就是死也要没有遗憾的死去,很快我发现了玄冰洞,就有了希望,然后我又想到了一部药典,想到了红尾冰狐的内丹。”

    清岩听到这里,眉头一皱道“可现在怎么办?”

    广闲笑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好消息了,老天总算没有亏待我,水清有救了。”

    清岩喜道“难道师傅找到了别的灵药?”

    广闲道“这还是多亏了你,是你带来了好运气。”

    清岩奇道“我?”

    广闲道“就是你,还有你的属下于波。”

    清岩有些明白了。点头道“于波有可以治愈水门主的灵药,是啊。他连回天丹都有,我怎么没有想到!”

    广闲笑道“于波见了水清的情况,就对我说,苍帝灵墟有种回魂丹可以治好水清。”

    清岩忙道“那他身上有回魂丹吗?”

    广闲却道“没有。”

    清岩一怔随即道“没有!难道是在苍帝灵墟,我这就去叫他拿来。”

    广闲又道“苍帝灵墟也没有!这回魂丹已然没有了!”

    清岩闻言顿时大怒,叫道“没有了!没有了于波说这个干什么,真是岂有此理!”

    见他发怒,广闲并不惊讶,却把小唯吓了一跳,惊道“师兄你怎么了?”

    清岩怒气冲冲的道“没什么,就是生气!”

    广闲含笑道“清岩,你一发怒真是有几分帝王霸气,难怪于波对你是言听计从,誓死效忠。”

    清岩见师傅还如此淡然,不觉奇道“师傅你就不生气!?”

    广闲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回魂丹虽然没了,但炼制回魂丹的药方还在,只要能凑齐药材,回魂丹不就有了。”

    清岩闻言怒气稍平,道“原来如此,那药方在哪里?”

    广闲道“于波已经传信给了苍帝灵墟,药方很快就能送到,并且药方中的几味主药也能配齐,这次就看还差什么药了,如果好找,回魂丹就能炼成了。”

    清岩情绪也已完全平复,道“那就好了,我说师傅你这般淡定,原来是成竹在胸,害得我一阵担忧。”

    广闲微笑道“清岩,这次多谢你了!”

    清岩忙道“师傅是要折煞徒儿,你若再和我这么客气,徒儿只怕要吐血而亡了!”说完此话,师徒二人同时大笑,这就是他们师徒之间最真挚的感情,看似二人没大没小,实则是师徒情重,犹如父子。

    小唯见他们又是笑,又是叫,也很奇怪,她虽是异类,但也能体会到一些这师徒间的情感,不过她也有些奇怪,暗道“书上说,师傅要有威严,徒弟要很恭顺,可我这师傅和师兄说起来话来,怎么好像很随便,奇怪奇怪,难道书上说的不对吗?”

    小唯寻思人类这奇怪的情感时,清岩也把这些年的遭遇说的差不多了,直到说到在南海水晶宫遇到了智心圣僧,广闲顿时一惊,随后又听到圣僧竟已圆寂,广闲终于无法保持冷静,叫道“圣僧圆寂了!?清岩你说的是真的?”

    清岩沉重的点点头,涩声道“是真的,圣僧为了平复南海地火,损耗了所有精力,徒儿是亲眼见到圣僧圆寂的,圣僧的舍利子就在徒儿身上。”

    广闲神情顿显黯然,叹道“圣僧与我崆峒派关系甚深,这你也知道,没想到圣僧遇到的最后一个人会是你,他老人家有什么遗言?”

    清岩摇头道“没有,只是让我将他的舍利子带回大光明寺。”

    广闲道“这是应该的。”说着轻轻一叹,摇摇头,他还是无法接受圣僧圆寂的事实。

    清岩沉吟了一下,又道“徒儿还曾问过圣僧,天心教主的事情。”

    广闲微微一怔道“你怎会想起问圣僧这个?”

    清岩道“徒儿觉得圣僧似乎知道天心教主的身份?”

    广闲神情微微一变,正色道“那圣僧怎么说。”

    清岩摇头道“圣僧不愿说。”

    广闲道“如此说来,圣僧是知道天心教主的底细了。”

    清岩道“应该是。师傅你可知道须弥心印。伽蓝佛刀?”

    广闲闻言又是动容。道“这是峨眉山金顶禅寺的不世道法,但知道人是寥寥无几,你是如何知道的?”

    清岩奇道“峨眉山金顶禅寺?难道天心教主会和金顶禅寺有关系?”

    广闲皱眉道“清岩,你说什么?天心教主与金顶禅寺会有什么关系?”

    清岩苦笑道“师傅只怕不信,天心教主就会这两种佛门,并且造诣极高,当年雷震子就曾说过,说天心教主在佛门心法上的造诣只在圣僧之下。除去圣僧,他就是当世第一。”

    广闲不觉变色道“竟有此事,天心教主还修炼了须弥心印,伽蓝佛刀,这怎么可能?金顶禅寺虽有这两门,可据我所知,由于这两门深奥难学,金顶禅寺是无人能够修炼,现在的主持惠方大师精通佛法,但对于道法神通却没什么造诣。所以金顶禅寺也早已没落,并无杰出人才。”

    清岩微一沉吟道“会不会有人偷学了这两门道法?”

    广闲断然然摇头道“不可能。这两门心诀收藏于金顶禅寺的金浮屠之内,若想修炼也必须要在金浮屠内修炼,因为只有借助金浮屠的灵性和神奇力量,才有可能参透这两门心诀,否则你就是知道心诀也领会不到什么东西。”

    金浮屠就是金色宝塔,清岩也知道这金浮屠是峨眉金顶禅寺的镇寺之宝,相传是普贤菩萨留下的伏魔至宝,威力至大,一直供奉在金顶禅寺的大雄宝殿之内,所以外人根本不可能进入金浮屠修炼佛法神通,可智心圣僧一听到天心教主会心印佛刀,就想到了天心教主的身份,如此说来,圣僧就是凭心印佛刀确定了天心教主的身份。

    可这心印佛刀如此难学,金顶禅寺已是无人能会,那天心教主又是怎么学会的?

    清岩自然不会怀疑智心圣僧,就把智心圣僧说的那些话告诉了师傅,广闲闻言也是大惑不解,寻思许久,才道“看起来圣僧与天心教主关系很深,使得圣僧一直在维护他,可究竟是什么人会让圣僧这般做呢?”

    清岩也道“弟子也很奇怪,师傅你就没什么线索能发现天心教主的真面目?”

    广闲摇头道“本来心印佛刀是个线索,可这个线索根本不通,若要弄清楚,只能要找惠方大师了,而峨眉山距离此地何止数万里,只能等到以后了。”说到这里,广闲忽然神情一变,道“现在天心教实力强大绝非金顶禅寺可以抵御,我只怕就算我们去了峨眉山,也找不到任何线索了。”

    清岩也已明白,就道“师傅说的极是,天心教主心狠手辣,如果他要隐瞒身份,自然会清除任何线索,金顶禅寺恐怕难逃一劫。”

    广闲叹道“如今黑炎滔天,道消魔长,正道门派都已屈服在了天心教的威势之下,谁也不会贸然出头,丹凤轩便是一个例子,这就是天心教的立威之举,而天火宫也算是归顺了天心教,那个猿长老还真是隐藏的够深,连厉天远这么精明的人都没有察觉,我是没料到,长风也会……”说到顾长风,他是甚为悲伤,眼里不觉有了几分湿气。

    清岩也是一样,神情苦涩,道“师傅也别太伤心,说不定顾师叔并没有……遇难。”

    广闲叹道“但愿吧,你是他无形剑诀的唯一传人,如果长风……唉,你就要负责给无形剑诀找个传承者,不能让无形剑诀失传。”

    清岩沉声道“弟子明白。”随后又道“请师傅放心,弟子迟早要和天心教做一了结,为丹凤轩众弟子,为所有人报仇雪恨。”

    广闲叹道“中土大乱,必是血光横行,能解此祸,也只能用霹雳手段,清岩,师傅希望你少些杀孽,只把主凶惩处就好。”

    清岩恭声道“弟子谨记师傅之言。”

    他们师徒商讨事情,一说就是一天,小唯起先还能耐着性子在旁边听听。可听了半天她是什么都没明白。就觉得没意思了。黄龙剑也把玩够了,小唯修为已是最强,很轻松的就把黄龙剑收入到了元神之内,又等了许久,见清岩,广闲还在说,她终于忍不住了,娇喝一声道“师傅。师兄,你们聊够了没有,我可要急死了。”

    广闲闻言不觉笑道“聊完了,是师傅不好,忘了小唯,清岩,咱们这就回转玄冰洞,别让他们等急了。”

    清岩道“好,那小唯呢?”不等广闲说话,小唯就道“自然是一起了。师兄你别忘了答应过的事情,小妹以后可是要跟着你了。”说着妖娆一笑。那笑容还颇有意味,令人遐想无穷。

    清岩闻言一怔,随即想起自己却是答应过她,要帮她一个大忙,可再想到以后身边多了个狐狸精,感觉顿时有些不自在,忙一看师傅,希望师傅能说句话。

    广闲看到了清岩求救的眼神,就道“清岩,小唯既然是你师妹,以后你就要多多照顾她,为师也没什么时间来教导他,你这个师兄可要担起这个责任,好好教授小唯,不许藏私,听到了没有?!”说到最后,他的神情肃然,语气严厉,是摆出了师傅的威严,只是那双不大的眼睛里流转着狡猾狡猾的光彩。

    清岩闻言都恨不得要与师傅争辩几句,这究竟是谁收的徒弟,怎么到了最后,小唯就归自己教导了,清岩心里这个气啊,忽然耳边响起了师傅的声音“小子,你就费费心,师傅年纪大了,哪有时间教徒弟,小唯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让师傅难堪,这次算师傅求你了!”

    清岩真是被师傅的无赖手段整得没了脾气,无奈的看看师傅,又看看一脸期盼的小唯,事已至此,他还能再拒绝吗?只能道“弟子遵命,以后定然会细心教导小唯师妹,不负师傅所托。”语气是很无奈,神情是很苦闷,毫不掩饰的苦闷。

    广闲是装作没看见,小唯看见了就装作不明白,喜孜孜的道“多谢师傅,多谢师兄,这么多年了,小唯总算是有了人家,我真是太高兴了!”

    有了人家,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广闲闻言就很有意味的看着清岩,还道“清岩,听到了没有,小唯以后和你就是一家人了。”

    清岩忍不住瞪了师傅一眼,无奈的道“师傅你就……”容不得他说完,广闲又道“师傅知道你也很高兴,所以你该笑笑,表现出你的喜悦之情。”

    清岩怎能笑的出来,可在师傅的“淫威”之下,他只能勉强笑了笑,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见清岩这般听话,广闲是大为欣喜,当然对于清岩的心情他是忽略了,随后又对小唯道“我说徒儿,既然要离开这里,你就去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以后要回来只怕要很久了。”

    小唯忙道“我这就去,很快就好。”说完就急急忙忙的收拾行李去了。

    见小唯离开了,广闲笑嘻嘻的道“清岩,你别怪师傅,我也没办法,只能就麻烦你了。”

    清岩苦笑道“师傅,徒儿身边已经够乱了,可你非要给我安排了一个师妹,唉!”

    广闲笑道“你不是嫌弃她是狐妖吧?”

    清岩摇头道“自然不是,弟子对于异类修真一向没有偏见。”

    广闲笑道“这就对了,为师就知道你不会嫌弃她的身份,子正的事情你就处理的很好,为师很高兴,小莲虽是鱼妖,可是个好姑娘,值得子正这样做,而小唯也是个小姑娘,虽然性子有些狡诈,但很善良,只要教导得当,以后必有大成就,而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师傅确实是没有时间和精力了,为师只想全心全意治好水清,希望你能体谅师傅。”

    清岩忙道“师傅言重了,弟子自会用心教授小唯,就请师傅放心。”

    广闲笑道“这就好,你做事为师当然放心,哈哈……”

    小唯说很快就能收拾好,可清岩师徒等了半天才见小唯从石室内间出来,而且手里还提溜着好几个包袱,广闲见了不觉一愣,清岩苦笑道“小唯师妹,这就是你的行李?”

    小唯毫不费力的拿着这些大包袱,来到近前,笑容满面的道“是啊!还有些东西太大我就不带了。”说到这里,她还很惋惜的叹道“我有个很漂亮的梳妆台真是舍不得留在这里,可惜是太大了。”

    清岩暗自摇头,广闲却道“女孩子爱漂亮是天经地义,小唯你不用怕东西大,想带什么都搬出来,为师有办法。”

    清岩一听都懵了,他是没料到师傅竟是这般惯着小唯,而小唯听了是欢呼大叫,身形一闪就没了踪影,片刻之后,她再次出现,手里果然拿着一个硕大的梳妆台,放下梳妆台后,她又一闪无踪,随即陆陆续续就搬出了不少大家伙,占了好大一片地方,清岩一看她的这些“行李”,嘴巴都合不上了,那些东西真算是应有尽有,桌椅齐全,最夸张的是还有一张大大的绣床。

    小唯搬完了“行李”,一拍手道“好了,就这么多了。不算多吧?”

    广闲神情淡然,还道“不多不多,小唯没别的了?”

    小唯寻思了一下,道“没了,该拿的都拿了。可师傅,你能拿这么多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