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第六百七十一章 南海风波六

作品:《仙途正道

    火山究竟有多火?

    清岩此次是有了最深的感受,受智心圣僧的邀请他到了那座并不大的火山之前,他没有翻山而入,而是身形忽然化为了一团火影,一闪而没,就穿过了火山,进入其中。欢迎来到阅读

    火山之内,温度之高实非常人可以想象,高温,极致高温,那是足可熔化所有事物的热力,简直已非人力可以抵御,任何修真高手对于火都有种先天的恐惧,即便是渡劫境高手,也是yiyàng,或许可以做到不畏烈火,但那也要看时间长短和火力的大蠾。瑀uguo稍有不慎,也会被烈炎吞噬,化为灰烬,因为渡劫境高手也是人,yiyàng也会死。

    四九天劫就是天火之劫,那就是所有渡劫境高手的噩梦,清岩曾经见识过天火的威力,进入火眼,接近火眼,他知道火眼散发出的热力,比之天火还是颇有不如,但在火眼之下,那蕴含的热力超乎他的想象,只怕和天火差不了多少了。

    清岩没有抵御这至强热力,因为他已是一团火,试问,火又怎能熔化火呢?

    身化火影,清岩在火焰中穿行,火山之中是空的,面积也只有十数丈方圆,并不大,外围是赤红sè的火焰,熊熊燃烧,往里一些,火焰颜sè逐渐变淡,到了中心,便成了淡淡的青sè光炎,而就在火焰中心,光影最淡之处,一个并不高大的人影盘膝坐在那里。

    清岩见到那个人影,只有一种感觉,静。安静。异常的安静。人影在光影里时隐时显,令他看不真切,那是因为火焰热力太高的缘故,使得人影变得有些不太真实,而透过火焰,清岩见到了一双眼睛,安静祥和,比淡然。又是蕴含穷智慧的眼睛,没有强悍的气势,只有宁静淡泊的气息,与这双眼睛一对视,你的心境,心情,jg神就会从比紧张变得轻松,自然。

    清岩也是,他有些紧张的情绪顿时松弛了下来,缓缓来到近前。深深一礼,恭声道“晚辈齐清岩拜见智心圣僧。”一礼之后。清岩觉得这样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就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这是他从来没有对外人行过的大礼。

    叩首之后,火焰之内的智心圣僧淡淡道“齐道长,这个大礼老衲生受了,起来吧。让老衲好好看看行云的弟子。”

    清岩闻言而起,听圣僧说到太师叔燕行云,他也不惊讶,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被那双与世争的眼睛仔细打量着。

    当然清岩的眼睛也没有闲着,他也透过火焰看向圣僧,他也想看看这位传奇的已是到了神话的大德高僧,究竟是何模样。

    淡淡火焰之内,是一个身着月白sè僧衣的和尚,盘膝而坐,微微含笑,长眉朗目,容貌清奇,除却那双眼睛之外,最令清岩惊奇的是智心圣僧脸上,身体上,闪动着那层奇异的光华,那是由内而外透出的透明之sè,甚是奇异,不似人间之sè,清岩见此光华,心中一动,却又说不出来自己为何如此,嘴里不觉惊咦出声。

    智心圣僧也已打量完了清岩,听到清岩的惊咦之声,他含笑道“你惊讶什么?老衲是否令你有些失望?”

    清岩觉得圣僧是和蔼可亲,忙道“不是,不是,能见到圣僧,是晚辈最大的福缘和荣幸。”

    智心圣僧闻言,微笑道“能在此地相遇,我们也属有缘,老衲也没料到,你解救南海浩劫的人会是行云的传人,清岩,想必你是广闲的弟子了。”

    清岩答道“正是。”

    智心圣僧又道“你身怀紫心剑,老衲才能断定你和行云的关系,而你居然修炼的是大五行诀也令老和尚我吃惊非小,广成丹穴隐藏于崆峒山这么久了,终于遇到有缘之人,你的福缘可算是深厚了。”

    清岩恭声道“晚辈就是运气好点罢了。”

    智心圣僧笑道“你倒是谦虚,神农传人岂是轻易能当的,老衲当ri默算,有人能救南海之劫,却没算到会是神农传人,也是,若非大五行诀,也平复不了这地火。”

    说到地火,清岩不觉向地下一看,脸sè微变,智心圣僧见状,颇为惊讶的道“金刚法眼!你会的东西可真不少。好。”

    清岩脸上一红,道“圣僧过奖了,晚辈看那地火似乎要喷发了。”

    智心圣僧淡淡笑道“需着急,有你在此,地火已不足为惧,乘这段时间,我们聊聊可好?”

    清岩心中诧异,但也没有多言,便道“晚辈遵命。”

    说要聊聊,清岩却是不知该从何聊起,智心圣僧倒是有话,道“你来南海应该是有事而来吧?”

    清岩忙道“晚辈这次是来寻找师傅的。”

    智心圣僧颇为惊讶的道“广闲在南海吗?他出了何事?”

    清岩就把丹凤轩遭遇灭门之祸,以及师傅的遭遇说了一遍,智心圣僧听完之后,轻轻一叹道“丹凤轩竟然遭此劫难,实是令人惋惜,元元道长是一代人杰,唉,可惜了!”

    清岩知道圣僧有未卜先知的神通,便道“前辈,您能否告知晚辈,家师他是否安好?”

    智心圣僧含笑道“你担心师傅老衲理解,本来人之福祸,自有命数,老衲不该多言,不过你我有缘,也罢,老衲就为你破例一次,唉!”说到最后,圣僧忽然一叹,淡然安静的神情微微有了一丝变化,也不知他在感叹什么,听那叹息之声,似乎带有些许奈。

    清岩闻言大喜,高兴之余,就没有注意到圣僧神情的微妙变化,只道“多谢圣僧成全,晚辈感激不尽。”

    智心圣僧微微摇头,并没说话,双目忽然微闭。一直放在腿上的双手。也合十放在胸前。神情肃穆庄严,又见圣僧嘴唇微动,念念有词,那声音细微至极,清岩好奇之下,是凝神细听,随即脸sè一变,原来圣僧念颂的正是多心经。此经他已是熟记在心,此刻又听圣僧念颂,他也不觉默念了一遍。

    许久之后,智心圣僧缓缓睁开眼睛,见清岩一脸虔诚,周身还有淡淡金光流转,以圣僧之修为,也微感惊讶,问道“你从何修炼的多心经?”

    清岩忙道“这是我大哥赵忌传授于晚辈的。”

    智心圣僧点头道“原来是他,难怪。这多心经向来不外传,也只有赵忌是个例外。”

    清岩奇道“圣僧也知道我大哥?”赵忌成名之时。圣僧早已隐遁于世外,在清岩想来,圣僧和赵忌应该是没什么交集。

    智心圣僧含笑道“赵忌与我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他还是皇子,当年他有向道之心,我见他禀赋不凡,便指点他去昆仑山碰碰运气,不过后来他并没有在大光明寺修道,而是自成一派,创出了赤阳真气,此子果然不同寻常。”

    清岩没想到大哥和圣僧还有这样一段往事,暗道“大哥怎么说起过?”

    智心圣僧看出了清岩的心思,道“赵忌与我见面时,并不知我的身份,所以他不知道我是谁,他能获得多心经,就说明他是有缘之人,而他又传授给了你,也就说明你也是有缘人,多心经深藏大奥秘,大光明寺历代虽有高手也没有参透此经,老衲也是近些年才略有所悟,我看你竟然已是深通此经,想必是知道它的来历了。”

    清岩道“晚辈也是最近才知道,多心经竟是伏羲八诀中的地诀。”

    智心圣僧叹道“地诀,就是地诀,也就在方才,我才发现,你不但修炼大五行诀,还修炼了伏羲八诀,这两大天道之诀,竟然集于你一身,清岩,你好大的福缘!”

    清岩恭声道“晚辈也是机缘巧合,才修炼了这两门神功,还请圣僧指点一二。”

    智心圣僧凝视着清岩,眼里光影闪闪,沉默片刻,才道“清岩,老衲生平阅人数,却是看不透你,你可知这是为何?”

    清岩闻言是大为惶恐,忙道“晚辈不知,还请圣僧明言。”

    智心圣僧沉声道“那是因为你修炼天道之诀的缘故,你可知道,人若修炼了天道之诀,许多事情都会随之改变,变得令人法揣测,即便我会宿命神通,也法看出你的未来,真神之境,果然高深莫测,令人神往,却又不可逾越。”

    清岩听得是一阵心惊,颤声道“圣僧不要吓我,晚辈……”

    智心圣僧微笑道“你又何须惶恐,这是你的命运,是躲不了的,也是你的责任,就该坦然接受,勇敢面对,清岩,你的担子可重了!”

    清岩不解话中之意,问道“晚辈恳请圣僧指点迷津。”

    智心圣僧缓缓摇头道“佛曰,不可说!何况,老衲也说不来。你忘了,你是真神之选,老衲是看不透的。”

    清岩不觉一怔,智心圣僧又道“广闲的消息你还想知道吗?”

    清岩忙道“当然。”

    智心圣僧道“广闲安好,并什么损伤,你若继续南行,便能与他相会。”

    清岩大喜,忙道“多谢圣僧,多谢圣僧!”

    智心圣僧和声道“需言谢,都说好事多磨,你也要耐心一些,不可太过着急。”

    清岩兴奋之下,没有听出圣僧话中之意,只是连连点头,智心圣僧见他如此,也没有再说什么。

    清岩欣喜一阵后,忽的想到一事,他想到了那年在cháo音古洞,在和那个黑影一战之后,雷震子曾经说过,说黑影深通佛门,造诣极高,当世也只有智心圣僧一人在他之上,当时,清岩问过雷震子黑影的来历,而雷震子也说了句“不可说”,此刻,智心圣僧就在眼前,清岩觉得或许圣僧能知道那个黑影的来历。

    心中一动,清岩就道“前辈,晚辈还有一事想要请教。”说完之后,清岩发觉智心圣僧身上透出的那层奇异光华似乎有深了几分,使得身在火焰中的圣僧,看起来有些怪异。仿佛是个透明的影子。

    智心圣僧神情还是那么淡然平和。闻言微笑道“要问什么。时间有限,你可要些。”

    清岩也察觉地火涌动是越来越频繁,力量也越来越大,神情一变,道“不如先平复地火,随后晚辈再向您请教?”

    智心圣僧却道“那倒不必,你要问什么?”

    清岩心中疑惑,可也不好多说。就道“圣僧可知黑炎又出现了?”

    智心圣僧闻言,神情不动,淡然道“世事便是如此,黑白轮回,该出现的总会出现,黑炎再现不足为奇。以你此时的修为,就算傅潜重生也不是你的对手。”

    清岩又道“前辈只怕不知,此番黑炎出现实是有些诡异。”

    智心圣僧依然淡然,道“有何诡异之处?”

    清岩道“晚辈与此人曾经斗法一次,发现他不但修炼黑炎。还jg通佛门,并且造诣极高。”

    智心圣僧微微动容道“同时兼修佛魔道法。这倒是有些诡异了,看起来此人要比当年的傅潜厉害不少啊!清岩,你要小心了。”显然他已把这个黑影安排给了清岩。

    清岩自然知道圣僧的意思,不觉苦笑道“您太抬举我了,黑炎已是厉害,而此人还有血河图这样的魔器,实在是个极难对付的棘手人物。”

    智心圣僧闻听血河图,不觉再次动容,道“血河图,据说此件魔器早已落入九幽冥界,怎会再返人间……”说到这里,圣僧眼里光芒忽然一盛,问到清岩“你说那人修炼了佛门,那你可知他修炼道法的名称?”

    清岩闻言一怔,道“当ri曾有人对晚辈说起过,只是时ri已久,晚辈记不清楚了,待晚辈回想一下。”随即,沉思起来,回想起雷震子说过的那些话,一百多年了,清岩实在是需要好好回忆一下,片刻之后,清岩才道“晚辈记得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应该是什么心印佛刀,对,是心印佛刀。”

    智心圣僧闻听这四字,神情竟是陡然大变,一直清和平静的眼里光彩大盛,不过,也是一盛,那阵刚才瞬间收敛,圣僧神情又恢复了平和,只是语气有些激动“是须弥心印,伽蓝佛刀吧。”

    圣僧一说,清岩也是恍然想起,连连点头道“对,是须弥心印,伽蓝佛刀,圣僧可知这佛门的来历。”

    智心圣僧仿佛有些恍惚,这种神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实是罕见,又听他嘴里喃喃的道“知道,老衲怎会不知,须弥心印,伽蓝佛刀,难怪血河图能被人从冥界取回,他定是依仗伽蓝佛珠的法力,从容来去y阳两界,黑炎,他居然还修炼了黑炎,阿弥陀佛,你居然如此执迷,委实令老衲失望,可叹,老衲还对你给予厚望,真是可笑,可怜啊!阿弥陀佛,佛祖,弟子真是错了!错了!错了!”他连说三声错了,神情,语气满是自责和悔恨还有比的痛心。

    清岩听了,是一脸惊讶,知道智心圣僧不但认识黑影,而且关系还是极为不一般,显然是很了解黑影,清岩还听出了圣僧对黑影的所作所为,有的不止是痛恨,多的而是失望,和惋惜,这就像是长辈对于后辈的那种感情,深厚而又很难割舍的感情,就连圣僧这样的看破一切,修为jg深的高僧也法割舍的感情,清岩惊讶之后,就是好奇,黑影究竟是谁?和圣僧是何关系?

    清岩是满肚子疑问,本想问圣僧,可看到圣僧的神情,他嘴最终没有张开。

    智心圣僧却是知道清岩的心思,忽然道“清岩,老衲有事相求。”

    清岩慌忙道“前辈折煞我了,您有事尽管吩咐,晚辈定当尽力完成。”

    智心圣僧脸上,身体透出的奇异光华愈发清楚了,清岩见状,忽然很是不安,隐约有种不详之感,就听智心圣僧道“你说的那人老衲已知道他是何人,不过,老衲不会告诉你他的来历。”

    清岩并不意外,当年的雷震子也是这样的态度,他只是qiguài,究竟是什么人会让这么多人来维护此人,尽管此人是做恶多端,恶不作。

    智心圣僧又道“老衲知你心中疑惑甚深,不解老衲为何要如此,此人既然修炼黑炎,又有血河图,便是一身魔xg,行事不择手段,为达目的定是所不用其极,心狠手辣,可谓是杀孽深重,难以饶恕。可老衲要求的你的就是,希望在ri后,你能饶那人一次,给他一条生路。”

    清岩苦笑道“前辈太看重晚辈了,那人现在是天心教主,不但修为强大,手下高手众多,晚辈要想与他对抗,恐怕还是力有未逮,何况我与他有着深仇大恨,就算我能饶他,他未必会放过我。”

    智心圣僧听后,微微点头道“你的意思老衲清楚,中土之乱是大势所趋,各大门派安乐太久了,就是没有天心教,也会有大乱产生,这是一种天道规律,万古不变。”

    清岩点头称是,圣僧继续道“而老衲可以告诉你天心教只是小患,真正的大祸一直还未显现。”

    清岩惊道“前辈之意是……”圣僧截口道“ri后自知,多言益,或许这就是你的责任吧。那人自恃过高,野心也大,老衲却觉得他只是一个棋子罢了,被人利用还不自知,到时候,他会自食其果,唉,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