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 南海风波九

作品:《仙途正道

    师祖,清岩先是一怔,随即醒悟,如此说来,宋子正的师祖就是自己的师傅,居然是师傅做主,替自己收下了这么一个徒弟,师傅,你做事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这徒弟还有代收的吗?

    清岩一时语,对宋子正的话也信了大半,而厉轻恬在听宋子正说完之后,仿佛想起了什么,就对清岩低声道“我也想起来了,记得有一次师傅说过,给你收了个很不错的徒弟,当时我就觉得有意思,这徒弟还有代收的?还以为师傅在说笑呢?也就没太在意,原来这事是真的”“。”

    清岩闻言苦笑,这真是自己的师傅的风格,随后,又听孙小乙道“我也记起来了,这位宋子正以前似乎是华山派的弟子,也不知因何缘故,就成了清岩你的徒弟。”

    清岩也正奇怪此事,就问道“宋……公子,你不是华山派弟子吗?怎会又成了我……崆峒派弟子?”

    宋子正连忙道“师傅,您叫我子正就好,当年弟子是华山派门下,可因为我在入华山派之前,家父曾和华山派有过约定,如果在二十年内,我学所成,就可以退出华山派,不再是华山派弟子,所以在二十年后,弟子就……就自行离开了。”

    说到宋子正的父亲,清岩的印象反而深很多,那是当时兰州府的知府大人,与清岩也有不错的交情,只是这百多年光阴已过,想必这位宋知府早已不在人世,而他的儿子却站在自己面前。历经沧桑。变得成熟了许多。俨然已有高手风范,宋子正已非当年那个任性妄为,骄傲嚣张的公子哥了,并且还成了自己的“徒弟”。

    看着宋子正热切的眼神,清岩忽然有些感动,他能看出宋子正这些年是经历了许多事情,让这个昔日的公子哥有了这么大的变化,时间这块磨石。逐渐打磨出了他的锋芒,让他露出了丝丝锐气,让他变得强大,让他有了信心,信念以及坚持不懈,锲而不舍的精神。

    感受到了宋子正隐隐而动的气息,清岩忽然道“你的太清道力是谁传授?”

    宋子正答道“是师祖所授。”

    清岩点点头,又道“你是在何处遇到他老人家的?”

    宋子正微一沉吟,道“那是一百年前了,弟子离开华山派之后。就前往崆峒山求道,结果没到崆峒山。我就遇到了……遇到了师祖,当时弟子并不知道他老人家的身份,师祖还和弟子开了几个玩笑,最后也知道了弟子要去崆峒山找您,师祖就表明了身份,还说师傅您不在崆峒山,已然去了南海,弟子大为失望,师祖见弟子心志还算坚定,就替你做主,收我为您的徒弟了,并且还传授了弟子太清道力心诀。”

    清岩听后,是暗暗摇头,心道,师傅还真是喜欢多管闲事,唉!暗叹一声,又道“我记得你的须弥功已是颇有火候,那离开华山派后,这门道法……”

    宋子正恭声道“弟子离开华山派,自然是把修炼过的东西都交了回去,这些琐事师傅需忧心。”

    清岩见他说话之时神情自若,甚为自然,便赞许的点点头,小薇不明白“交回去”是什么意思,就低声问到齐鲤“小鱼哥哥,他说话我怎么不明白。”

    齐鲤解释道“就是把以前修炼的真气散去。”

    小薇惊道“啊!这么严重。”

    齐鲤肃容道“这是各个门派都有的规矩,其实是很正常的。”

    小薇算是清楚了,此刻又听清岩问到宋子正“既是如此,那你又怎会到了这里?”

    宋子正道“师祖说师傅在南海有要事办理,弟子就想去南海寻找您,也就去了南海,可师祖只说是南海,具体位置弟子却是不知,结果到了南海,弟子就……说来惭愧,弟子四处打听也没有您的消息,就只能一边修炼道法,一边寻找您,就这样过了十数年,弟子始终没有您的音讯,有天,弟子听说南海之上有修真人物出现,弟子觉得您说不定也是在海上,就这样,弟子就驾船出海,到了海上。”

    小薇奇道“你怎么是驾船出海,你可以御气飞行呀!”

    宋子正虽不知小薇和清岩的关系,但他也很有礼的答道“弟子那时候修为低微,御气飞行不能太远,所以就想了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哪知道,这大海之上,风高浪急,弟子又不太熟悉水性天象,刚刚入海就遇到了一场风暴,就被海浪打翻了船,落入了海里。”

    众人虽然知道他是化险为夷,并未遇险,可听他说到这里都不免为他担心,赤虬明王此时接口道“那是八十年前了,那日我的巡海队伍,在海里发现了宋公子,就将宋公子带回了水晶宫,经过治疗,总算救回了宋公子一命。”

    清岩拱手一礼道“多谢明王对我……徒儿的救命之恩。”

    赤虬明王连忙道“齐岛主你这话也太见外了,其实这事你该谢谢圣僧才是,本来大海之上遇难之人很多,我们南海水族一向是不管不问,而圣僧到来之后,就让我要多做善事,救人积福,这样我才命令属下尽量多救助些遇难之人,这样才救了宋公子一命。”

    竟是如此,清岩心道“圣僧的慈悲心肠真是救了许多人呀。”

    赤虬明王继续道,救起宋子正后,他见宋子正俊秀不凡,又是修真之人,对宋子正也是颇为礼遇,就让其留在了水晶宫,宋子正逃过一劫后,也知道自己的修为实在是差的太远,如果再去寻找师傅,只怕是师傅没有找到,自己就要魂归地府了。

    就这样,宋子正在水晶宫常住了下来,静心修炼道法,而这一住就是数十年。宋子正也是禀赋不凡。用心努力。勤奋异常,百年时光,竟把太清道力修炼到了两仪境九层,眼看就要达到混元境,这样的速度已是少见,清岩当然也看出了宋子正的修为深浅,也是有些惊讶,没想到宋子正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取得这样的成就,实在是个难得的人才,有徒如此,他这个师傅也是甚为自傲呀。

    宋子正求师求道的真心真意,是感动了清岩,加上已有师傅做主,清岩也就不再犹豫,正式将宋子正收入门下,成为了自己的二弟子。

    宋子正多年心愿终于实现,自是万分激动。随即就对着清岩施了拜师大礼。

    看着眼前的宋子正,清岩心情颇为复杂。受礼之后道“你先起来,我……为师有话要对你说。”

    宋子正起身,躬身而立,神态是比恭敬,身为人师,清岩就要有师傅的样子,神情颇为严肃,沉声道“为师有位弟子,名叫丁辉,他入门在先,就是你的大师兄,你要记住了。”

    宋子正恭声道“弟子谨记,只是大师兄是哪位?”他不觉抬眼看了一旁的齐鲤,齐火,他觉得这两个倒是很像是大师兄。

    清岩见他眼望齐鲤,齐火,就道“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丁辉并不在这里,他……”说到丁辉,清岩不免有些忧虑,也不知丁辉一家是否安好,稍一停顿,他继续道“以后你们师兄弟自会见面,今日你我师徒相遇,也是机缘,为师非常高兴,看你太清道力已有极深造诣,不知有没有合适的法宝?”

    宋子正闻言,道“弟子来到了水晶宫后,明王赠送了一柄仙剑给弟子。”

    清岩对赤虬明王道“真是多谢明王了,我这弟子叫你费心了。”

    赤虬明王闻言却是老脸一红,他送的那柄仙剑也就是件上品法宝,在他水晶宫内实在是最平常的东西,此刻他是暗自后悔,要是知道宋子正和清岩是这样的关系,他送的法宝最起码也要是极品法宝,唉,后悔已是用,他还要厚着脸皮说了句“不用谢,这都是应该的。”

    清岩谢过赤虬明王之后,稍一寻思,随即手中闪起一道亮丽光华,现出一柄长有三尺,青光炫目的仙剑,清岩先将仙剑递给宋子正,才道“这柄仙剑你先收好,等日后再有机会,为师再给你找柄好的。”

    宋子正接过仙剑,是一脸喜色,他也是颇有见识,双手一触到这柄仙剑,就感觉到了仙剑里蕴含的穷灵气,知道这柄仙剑比他现有的仙剑品级高出何止一筹,只怕已是仙品之选了。

    赤虬明王一见此剑,也是一惊,知道清岩出手不凡,送与弟子的法宝竟是仙品,不觉赞道“齐岛主这柄仙剑灵气内敛,锋芒不显,实是世间难得之物呀!”

    清岩笑道“让明王见笑了,此剑是我意间得来的,还算不错,比起水晶宫诸宝,是逊色多了。”

    赤虬明王连连摇头道“齐岛主太看得起我这水晶宫了,我这里东西虽然不少,可能与这柄仙剑相媲美的却是没有几个。请问此剑名字是?”

    这柄仙剑是当年雷震子送给清岩的五件法宝之一,本是极品法宝,这些年经过清岩大五行诀的淬炼,品级上一层楼,成为了仙品,名字清岩也不知晓,听赤虬明王问起,清岩沉吟片刻,道“就叫寒洲吧!”

    赤虬明王赞道“一剑光寒十四洲!好名字!宋公子,令师是对你给予厚望呀!”

    宋子正手持寒洲剑,又要跪倒拜谢,这次清岩拦住了他,道“需多礼,你只要能用心修炼,有所成就,为师就很欣慰,这些俗礼日后是能免则免,为师不习惯这些。”

    宋子正忙道“弟子遵命。”

    齐鲤也很欣赏宋子正的勇气胆量,说道“恭喜岛主遇到了宋公子。师徒相见,可喜可贺!”

    清岩笑道“忘了介绍你们了。子正,这是齐鲤,那是,齐火,和小薇,这都是我的家人。”

    宋子正急忙恭声道“弟子宋子正见过三位前辈。”

    齐鲤忙道“你太客气,还是叫我们名字吧。”

    清岩也道“子正,都是一家人,还是随意一些好。”

    厉轻恬笑道“清岩。这就不好了。宋公子既然是你的弟子。这称呼可不能儿戏,你还是安排一下的好。”

    清岩一想也是,可这也是问题,寻思一阵,清岩才道“这样吧,齐鲤三个是我的兄弟姐妹,子正,以后你就称呼他们为师叔。别再乱了套。”

    宋子正点头答应,又齐鲤师叔,齐火师叔,小薇师叔叫了一遍,齐鲤三人是有些不太适应,不过清岩既然说了话,他们也就含笑答应了一声,最兴奋的自然就是小薇,师叔这个称呼对她来说是太奇了。

    随后清岩又介绍了孙小乙,厉轻恬。孙小乙自然也就成了师叔辈的人物,而轻恬是清岩的未婚妻。宋子正就称呼了一声师娘,直接就把厉轻恬羞红了脸,可她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最后就是于波,清岩还真不好介绍他,倒是于波很爽的道“岛主,属下就需介绍了,宋公子,在下于波。”

    宋子正一怔道“于……前辈。”

    于波忙道“不敢,宋公子客气,我是岛主的属下,你就称我于波就行。”

    宋子正一看清岩,见师傅点点头,就道“于波……你好。”

    于波笑道“宋公子好,以后还要请公子照顾在下了。”

    宋子正连说不敢,接着齐鲤,齐火又围了过来,和宋子正交谈起来,因为清岩的缘故,几人相处的tèbié容易,很就打成了一片。

    在水晶宫遇到宋子正也是一件喜事,赤虬明王也是极为高兴,吩咐小莲准备宴席,又要庆贺一番,清岩奈,只能由着他了。

    酒宴当中,赤虬明王是最为高兴,连连敬酒,清岩也是海量,虽然饭菜不合心意,这酒水却是极好的,就和赤虬明王对饮起来,两人喝得兴起,那美酒是一坛一坛的灌进了嘴里,直到赤虬明王大醉,钻进了桌子下面,这宴席才算结束。

    其他人也是喝了不少,小薇那张俏脸已是布满红晕,美眸里满是醉意,拉着厉轻恬是说这说那,句句不离一个人,就是清岩,厉轻恬也是喝得微醺,说起清岩也是言如江水,滔滔不绝。

    两位绝色,借着酒力是大谈清岩的事情,厉轻恬说的是清岩早年往事,小薇说的则是清岩近些年的事迹,说到高兴之处,二人是齐声大笑,而说到伤心之处,又是抱头痛哭,这一阵哭,一阵笑,弄得旁人是大感惊讶,都不知她们为什么如此模样。

    别看清岩喝了不少酒,其实最清醒就是他,见厉轻恬,小薇又哭又笑是一阵摇头,随即他又发现一事,就是自己的二弟子宋子正和那美人鱼小莲似乎有些微妙的关系,因为他在意中听到了小莲和宋子正的对话。

    那是在酒宴要结束之际,小莲忽然端起一杯酒,鱼尾款摆到了宋子正的面前,举杯道“宋公子,恭喜你终于找到了师傅,奴婢敬你一杯酒。”

    宋子正虽有几分酒意,但脑子还是颇为清醒,见小莲如此说,他皱眉道“小莲,你怎么对我又称奴婢了,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朋友。”

    小莲娇美的脸上显出几分苦涩,缓缓的道“宋公子,你是齐大人的弟子,日后成就可限量,奴婢可不敢做你的朋友,只希望,只希望日后你还能记得在水晶宫,还有一个叫做小莲的可怜鱼儿。”她语气平淡,神情却是楚楚可怜,眼神是复杂。

    宋子正也知道师傅既然来了,他和小莲便是分别在即,这数十年他和小莲也是朝夕相处,受到了小莲最为周全的照顾,小莲的温柔,体贴,细心深深地感动了他,有一种别样情怀缠住了他们,虽然他是人,她是条美人鱼。

    感情这东西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出现之时也如九天雷劫一样,毫征兆,同样也令人难以抵御,宋子正,小莲躲避不及,就被一缕情丝缠在了一起,从此剪不断,理还乱,此刻又是离愁,真是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呀。

    宋子正也知道他与小莲是没有结果的,小莲也很明白,所以两人虽然彼此有情,也都在尽力克制,别让自己越陷越深,宋子正也以修炼道法来祛除这份情感,而他似乎也做到了。

    小莲很清楚她与宋子正不可能有结果,别看她看似柔弱,内心却很坚强,也把自己的感情控制的很好,平日很少显露,只有在夜里人之际,她才默默感伤,暗自流泪,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人呢?她知道一条美人鱼就是再美,再漂亮,也是一条鱼而已,是不可能和人结合的,这就是她与他之间,法逾越的差距。

    小莲知道自己想要脱去本壳,化身为人,最起码要有千年以上的苦修,如此漫长的时间,她等不起,宋子正也一样,再说即便她能化身为人,依然还是鱼是异类,和人类还是法结合。

    每次想到这里,小莲便是心如刀割,难受至极,有时,她看见自己的漂亮尾巴,都有种法抑制的痛恨,恨不得把尾巴分为两半,变成两条修长匀称的腿,哪怕忍受比的痛苦她也愿意,可她是根本就做不到。未完待续。阅读。)

    s:兄弟们,订阅,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