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南海风波三

作品:《仙途正道

    竟然真是智心圣僧,那个曾经和天机真人同上九天之界,瓦解圣心教的智心圣僧,传说这位圣僧在消除圣心教之乱后,就游历天下,不知所踪,而那已是千余年前的事情了,自那以后,智心圣僧就已没了音讯,就连大光明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时日已久,大家都觉得圣僧只怕已然圆寂,因为经历天柱山一战后,天机真人身受重伤,在传授弟子衣钵之后,便自羽化。

    智心圣僧修为与天机真人相当,重伤圆寂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清岩却知道,智心圣僧并未圆寂,而是一直在世间游走,行善积德,广布善缘,当年的燕行云就曾受过智心圣僧的莫大恩惠,修炼了智心圣僧传授的佛门心诀般若神光,是燕行云的恩人和师傅之一。

    因为燕行云的原因,清岩对于智心圣僧也是极为仰慕,尊敬,对于这位高僧的高风亮节,慈悲心肠也是万分敬佩,也曾想过,如果能和圣僧见上一面,实是人生一大幸事,而今日,在南海,清岩竟然真是遇到了圣僧智心,虽然还未真正见面,可就凭方才那番话和对方显露出来的佛门修为,清岩已然断定这位自称智心的大师就是圣僧,那激动之情可想而知。

    赤虬明王见事情有了转机,就道“几位既然已然答应了的圣僧,就请随本王一同回转水晶宫,我们也好商量一下大事。”

    清岩也没立刻答应,却道“圣僧也在水晶宫吗?”

    赤虬明王一怔,随即智光圣僧又道“多承施主关心。老衲此刻并不在水晶宫。不过。诸位要想与老衲相见,明王自会带诸位前来,老衲静候诸位大驾。”

    清岩忙道“圣僧之言折煞晚辈了,一会晚辈等人便去拜见前辈。”

    智光圣僧随即不在说话,赤虬明王忙道“那几位就请随本王回水晶宫吧!请!本王头前带路。”

    水晶宫自然是在海里,赤虬明王其实是个异类修真,他本身是条赤色虬龙,先天灵性极强。在南海海底修炼有成后,便在南海称王,统领南海各类水族,倒也是威风八面,名震一方。

    不过赤虬明王也知道自己修为能在南海一方水域称王,却不能在四海纵横,有此自知之明,赤虬明王的日子过得也很自在逍遥,只是一直以来都有一个隐患困扰着他,让他有时想起也是觉得无比头痛。甚为心烦。

    而最近这个祸患在南海是蠢蠢欲动,他的头也就开始痛了。为了解除此祸患,他可是在所不惜,受到智光圣僧的指点,他就在等候高人出现,结果就等到了清岩的到来,清岩也就是他赤虬明王的希望。

    赤虬明王号称南海之王,其实指的不是海上之王,而是海中之王,在海里,海底,他就是万千水族的最高领袖,至高王者,此次南海祸患已显爆发的迹象,他怎能不惊,不怕,忧虑,着急,世人有趋吉避兄之说,而作为南海水族又能去哪里避凶,因为四海水族都有自己的领域,绝不可允许大规模的迁徙出现,所以赤虬明王是不能离开南海,另寻他地作为他的领地,他只能面对,正因为如此,他才对清岩等人的出现抱有最大的希望,这也是他对智光圣僧的完全信任,他深信“北方七星”能为他解除这场南海浩劫。

    水晶宫是赤虬明王的水下宫殿,名副其实,这座完全是由水晶建筑而成,透明晶莹,在那海水之中,水晶的光彩更为动人,清岩从未想过水下还有这般雄伟高大的宫殿,随赤虬明王来到海里,见到水晶宫后,就是一脸震撼和难以置信,其他的人也是一样,于波,齐鲤比较沉稳,只是神情有了变化。

    小薇就直接大叫起来,兴奋极了,拉着厉轻恬就道“姐姐,你看,海底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房子,真是太美了!”随后她又叫道“喂!大红脸,这房子是你盖的吗?”大红脸自然就是赤虬明王。

    被人如此称呼,赤虬明王竟然不生气,反而笑道“难得仙子觉得好看,本王真是太高兴了,这水晶宫正是本王所建,仙子要是觉得喜欢,可以在这里常住,本王是万分欢迎。”自从受到圣僧指点后,赤虬明王的色心是早已收敛,他可不敢惹事,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实是得不偿失。

    小薇看看清岩,又看看厉轻恬,才道“算了吧,我还有事要办,你这里还是留着自己住吧。”

    赤虬明王暗暗失望,脸上却没有流露出来,道“水晶宫随时欢迎诸位,还是先请诸位进宫,请!”

    他在海里当然是行动自如,那海水与他一直保持着尺许的距离,而让他奇怪的是清岩等人随他入海,竟也是从容自然,海水居然也沾不到他们身上半点,若说清岩等人施展了避水之术,倒也不足为怪,可赤虬明王是什么眼力,他看不出这七位高人有谁在施展避水法术,既然不是法术的作用,那就是有避水法宝了。

    别看赤虬明王在前带路,可他一直在观察清岩等人的动静,最终他发现了清岩手腕上的灵犀环,青光闪闪,避水无形,灵气逼人,难道这是灵犀环?

    赤虬明王心中一动,寻思之中,动作却是毫不停顿,很快就到了水晶宫的宫门之前,早有一群奇形怪状的海中灵怪列队相迎,见到赤虬明王带领贵宾到来,这些海精水怪就齐声叫道“恭迎诸位高人驾临水晶宫。”说着就齐刷刷的躬身一礼,声势浩大,足显赤虬明王的一片诚意。

    赤虬明王最好礼数,讲究排场,见属下这般举动,那是相当满意和得意,点点头,对清岩道“诸位……对了,还未请教诸位的大名。”

    清岩就一一向赤虬明王做了介绍,赤虬明王对于小薇。厉轻恬是格外关注。居然还赞道“两位仙子的芳名果然是……”话到一半。他又想起自己又要失礼了,就急忙改口道“诸位请,本王已在宫内备好了酒宴,为诸位接风洗尘。”

    清岩笑道“明王太客气,我等都是修道之人,这些虚礼能免则免,酒宴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想尽快拜见智心圣僧。”

    赤虬明王闻言有些为难的道“这个,诸位要见圣僧。本王还要做些准备,就请诸位稍等片刻,等本王安排一下可好?”

    他们说话之间,已然进入了水晶宫,这宫内之景更是奇妙,一棵棵巨大的珊瑚树是随处可见,他们的脚下之路竟是珍珠铺设,奇异的是在水晶宫内却无半滴海水,气息也很清新,这让清岩等人是大感惊讶。

    赤虬明王见他们如此神情。不觉十分得意,解释道“诸位脚下之地是由南海珍珠铺成。而且在这里每隔十丈方圆就有一颗避水珠镶嵌在地面之上,诸位请看那就是避水珠。”说着一指不远处的一颗闪动着淡青色光华的明珠。而四下一看,这样的珠子竟是遍布各处,数不胜数。

    于波不觉赞道“都说南海水晶宫收藏了无数奇珍异宝,冠盖天下,今日一见果然不虚,这样的避水珠在世间已是罕见之宝,可在水晶宫竟是如此普通,明王收藏之丰委实令人惊叹。”

    赤虬明王最喜被人夸奖奉承,闻言顿时大喜,也不客气,笑道“好说,好说,哈哈……”大笑之后,他又道“区区避水珠也不算什么,齐道友身怀灵犀环,才是真正的真人不露相,我这所有的避水珠加在一起,也抵不上灵犀环的珍贵。齐道友,恕本王多言,这灵犀环道友是从何而来?”

    清岩微笑道“这是朋友所赠。”

    孙小乙当年送给清岩这对灵犀环时,根本就不知道这对玉环的来处,此刻他才明白这对玉环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灵犀环,是又惊又喜,看看清岩手腕上的灵犀环,他忍不住想道“自己真是不长眼,竟然连灵犀环也没认出来,真是丢人现呀!”

    赤虬明王见清岩淡淡说了一句,也就不再追问灵犀环的来历,又道“诸位先请稍坐片刻,本王去去就回。”说完又对身旁的一个身穿红色宫装的美人鱼道“好好照顾贵宾,不可怠慢。”

    那美人鱼上身和常人无异,容貌极美,下身却是鱼尾,款款摆动,动作甚是优美,闻言忙恭声道“奴婢遵命。”声音竟也是异常动听。

    清岩等人也是首次见到美人鱼,都也是极为好奇,赤虬明王吩咐完之后,就匆匆而去,那宫装美人鱼向着清岩等人深施一礼道“奴婢小莲见过诸位大人。”

    清岩笑道“大人之称我等不敢当,小莲姑娘无需多礼。”

    小薇对小莲是最感兴趣,走到近前,围着小莲转了转,对小莲的鱼尾是最为注意,她这样看法让小莲很不适应,洁白如玉的娇容之上已然有了丝丝红晕,显得甚为羞涩,清岩见了,便道“小薇不可无礼。”又对小莲道“姑娘别太在意,她只是……有些”清岩觉得这话还真不好说,小莲倒是善解人意,忙道“奴婢没有事,诸位大人请随奴婢来,宴厅就在前面。”说着,那鱼尾款摆,缓缓向前走去。

    小薇见她那么大的尾巴居然还能在珍珠地上走路,真是惊讶极了,就低声问到清岩“岛主,她究竟是人还是鱼?”

    清岩含笑道“她是美人鱼,是人也是鱼。”

    小莲在前面听到了清岩的话,也不回头,低低的道“大人说笑了,奴婢不过就是一只鱼儿,怎能是人呢。”语气平淡,隐隐却透出些苦涩。

    小薇没注意小莲的话里之意,就道“你是小莲,我是小薇,对了你姓什么,我姓齐。”

    小莲脚步不停,低声道“奴婢没有姓,这名字也是陛下赏赐的。”

    她们说话之间,就已到了宴厅,一张大大的水晶餐桌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中间,旁边也有数位与小莲一样打扮的美人鱼静静地立在那里,见到清岩等人过来,就急忙迎了上来。柔声道“奴婢见过诸位大人。请大人们上座。”说着一人一个就把清岩七个带到了座位之上。

    小莲显然是这些美人鱼侍者的首领。见清岩等人落座之后,就吩咐上菜,其他美人鱼就应声领命,而她就立于清岩身后,低声道“大人还有什么要求吗?”

    清岩不习惯被人这样的服侍,含笑道“小莲姑娘,我没什么要求,就不用麻烦你了。”

    听他说的客气。小莲却是甚为惶恐,忙道“大人是觉得小莲做得不好吗?”

    清岩见她神情楚楚可怜,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不觉一奇,厉轻恬低声对他道“想必是赤虬明王的家法严厉,所以她才会如此。”

    清岩醒悟,便道“小莲姑娘,你不必害怕,我们虽是客人,却也没这么多讲究和要求。你也放心,明王是不会责罚你的。”

    小莲见清岩不但仪表非凡。说话还温和有礼,也知道他们都是大有本领的人物,不然明王也不会如此礼遇,可偏偏他们还都这么和气,这是小莲从未遇到过的,不觉对清岩是大有好感,就道“那奴婢就谢过大人了,希望大人能在陛下面前替小莲和我的姐妹们美言几句。”这几句话她是大着胆子说的,此刻酒菜已然上齐,那些美人鱼也听到了小莲和清岩的对话,数双美眸齐齐看向清岩,眼神满是期待。

    小薇见这些美人鱼这么可怜,不觉怒道“你们别害怕,不就是那个大红脸嘛!有什么可怕的!他要是敢欺负你们,我就拔了他的那对角!”小薇说的豪气干云,气贯长虹,小莲等人闻言却是大惊失色,各个都是神情大变,在这南海水晶宫,她们几时见过有人敢如此说话,竟然对赤虬明王这般无礼,这在她们看来,简直就是一件绝不可能,也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小莲等人是花容失色,小薇还继续道“你们有什么委屈,只管说出来,我为你们做主,我若是不行,还有我们岛主,我实话告诉你,我们岛主那可是天下间最厉害也是最好的人,没有什么事能难住他,也没有什么人能为难他,那个明王,我们岛主可不怕!对不对,岛主?”

    清岩听小薇在为自己大肆吹嘘,是连连摇头,厉轻恬轻笑道“清岩,在小薇眼里你只怕就是神了,无所不能呀。”

    清岩苦笑道“你也跟着胡闹了。这丫头,总是爱惹事。”又听小薇最后问到自己,便道“小薇,你又忘了我的话了,总爱胡言乱语,叫人听了笑话。”

    小薇吐吐舌头,道“谁敢笑话!”话虽这么说了,她随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清岩见小莲几个是被小薇的话吓得不轻,就道“小莲姑娘,她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不过我相信明王也不会怪罪你们,我会对他说明的。”

    小莲几个这才安心,但还是惊魂未定,小薇的话实在是太惊人了。

    见酒菜已然上齐,小莲就道“诸位大人请用膳吧,这都是南海独有的特产,味道都是极好的。”

    清岩眼睛一扫餐桌上的东西,见那些美食都也是形状奇特,甚为怪异,看上去就没什么胃口,别说吃了,再说他不食烟火已久,吃不吃东西无所谓,不过见小莲盛意拳拳,也不好直言拒绝,而孙小乙一见桌上食物,双眼顿时生辉,叫道“这都是我以前听过而没见过的好东西呀!清岩,你看,这就是南海珊瑚虫,这应该是千年海龙草……”

    清岩一听这虫虫草草的名字,仅有的那丝想敷衍一下的心思都没了,见孙小乙显然是很有吃的,就道“既是难得之物,小乙哥你就尽管享用,也别辜负了小莲姑娘的一番心意。”

    孙小乙其实早就甩开了腮帮子大吃起来,吃的是津津有味,尤其是吃那珊瑚虫的时候,那寸许长,红艳艳的小虫是直往嘴里塞,吃的可谓是香甜。

    清岩见状却是有些恶心,厉轻恬是秀眉微皱,孙小乙边吃边说“你们也吃呀,来尝尝,这可都是些好东西,不吃就可惜了。”

    清岩很勉强的笑道“不可惜,小乙哥你尽量吃,我们看着就好!”

    孙小乙也就不在客气,也许是这一两天飞行的太累了,他的胃口是格外的好,他一个人几乎就把餐桌上的食物吃了个七七八八,小莲几个美人鱼也没见过这么能吃的人,都很惊呀,等到孙小乙酒足饭饱之后,赤虬明王也出现了。

    赤虬明王见餐桌之上是狼籍一片,是颇为欢喜,问到清岩“齐道友,这酒菜是否合乎诸位的口味?”

    清岩笑道“很好,多谢明王的款待,小莲几位姑娘对我们的照顾很周到。”

    小莲几人闻言是暗自心喜,赤虬明王也很高兴,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清岩随后又道“不知明王安排好了没有,我等几时才可以拜见圣僧?”

    赤虬明王并没有立刻回答,先摆手让小莲等人退下,才道“齐道友,你可知本王因何事要找诸位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