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南海风波四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淡然道“齐某不知,以明王之力居然还要找人帮忙,想必此事甚为重要了。”赤虬明王叹道“岂止是重要,不是本王危言耸听,此事关乎我南海水族的生死,如果解决不好,别说我这水晶宫,就是大半个南海……唉!”

    清岩动容道“竟是如此严重,只是不知明王所说的大祸究竟是什么?”

    说到这个,赤虬明王赤红的脸色竟然显出几分惧色,犹豫一下,他才道“是地火。”

    清岩奇道“地火?海底还有地火?”

    赤虬明王苦笑道“世人都以为地火喷发都在陆地,殊不知,这海底也有地火,一旦喷发后果之严重是难以想象。”

    清岩点点头道“如此说来,是有地火要在南海海底喷发了?那火眼是在何处?”

    赤虬明王苦笑道“就在水晶宫百里之外,那处火眼连通地下火脉,如果爆发,火势上涌,威力之强足可让万里海域瞬间沸腾,试想,我水族以海为家,这海水要是煮沸了,我们怎能存活。”

    小薇不知其中利害,奇道“你怕什么?你可以不在海里待呀?”

    赤虬明王苦笑道“仙子说笑了,这南海之内各种水族何止亿万,修炼道法的却是廖廖无几,你看我这水晶宫内的这些属下,也只有几个才能离开海水而能存活,其余是根本离不开海水的,我身为他们的领袖,岂能独自逃生,弃他们不顾。”

    小薇明白了。就道“这大海就是你们的家。你们当然不能不要家。要好好保护它了。”

    赤虬明王沉声道“仙子说对了,我们南海水族的家就是这片大海,是万万不能让它受到了什么损伤。”

    清岩见他眼神坚定,神情肃然,此刻看起来真是具有担当之力的一脉领袖,也不觉心生敬佩,便道“明王豪气勇气令我赞叹,齐某还有一事不明。要请教明王。”

    赤虬明王道“齐道友请讲。”

    清岩稍一沉吟后,双目微微下垂,望向脚下,静静地看了片刻,才抬起头,神情也有了一丝变化,有些凝重,缓缓道“齐某想问的是,这地火躁动似乎已不是一二日了,汹涌澎湃不亚于南海之海浪。看这情形,理应早该喷发。为何还迟迟不动,莫非明王用什么法术神通压制住了地火?”

    清岩静默之时,赤虬明王的神情也有了极大的变化,他是很惊讶,他知道清岩不是在思考,而是在施展某种神通,来探知地下火脉的动静,这可不是小手法,绝对是大动作,要知道地下火脉深在地底百里之处,即便神视再强的修真高手也不能探知到那么深邃的地方,最起码他不行,而这位齐清岩却做到了,所以他才震惊,随即也是欣喜,能有这样的修为就有能解救南海的本事,圣僧果然没有说错。

    对于清岩的问题,赤虬明王急忙答道“我哪有这样的大神通,这都是圣僧的功劳,为了压制地火喷发,圣僧已在那火眼待了近百年了。”

    清岩动容道“圣僧竟然压制了地火喷发近达百年……”可随即他又道“不对,我方才察知,火眼附近是有道禁制,但那似乎不是佛门所设,……”说到这里,他又向下面看了片刻,眼睛忽然一亮,道“那应该是长春岛太阳神功,明王我说的可对?!”

    赤虬明王此刻对清岩已是万分敬佩,赞道“齐道友果然是厉害,那道禁制正是长春岛长春散人前辈所设。”

    赤虬明王说到长春散人,清岩身后的齐鲤,齐火,小薇,厉轻恬都是轻轻咦了一声,清岩暗道“原来是爷爷的手笔,看那禁制设置时间只怕是很久远了。”又问道“请问明王,长春散人前辈是几时设下的这道禁制?”

    赤虬明王见齐鲤等人一听长春散人之名就有些异样,心中就更为奇怪,暗道“难道他们和长春岛有关系?”嘴里却道“这道禁制是长春散人前辈在千年前设置下的,当时还没有水晶宫,我的修为也很普通,但也有幸见到了长春散人,他老人家知道此处有个火眼,一旦喷发便是惊天危机,便设下了这道禁制,他老人家也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地火迟早还会喷发。”顿了顿后,他继续道“当年我就恳求长春散人能否彻底消除此灾,保南海永世安康。而他老人家却道,他的修为有限,只能暂时压制封住地火,却没有解决根本的办法。”说到这里他忽然面现忧色,以长春散人的无上修为都不能解决这个祸患,那这个齐清岩又有什么办法能做得到呢?

    清岩听完之后,沉默一会儿,才道“既是如此,长春散人前辈也应该留下了什么话给你吧?”

    赤虬明王点头道“当然,他曾说等到这道禁制快失效之时,他还会再来,说不定就有了能根除这个灾祸的好办法,可……”

    清岩截口道“可到了禁制失效之时,长春散人却没有出现,对不对?”

    赤虬明王叹道“正是,我也很惊讶,他老人家是不会失信的,可偏偏……唉!”

    清岩神情不动,他自然知道原因,又道“你就没有去长春岛问一下?”

    赤虬明王闻言是一脸苦笑,道“长春岛说是在小南极,可位置是极其缥缈,我是去过数次,可根本就找不到,最终只能作罢。”

    清岩点头道“长春散人前辈没有出现,智心圣僧却是到了,明王总算是安心了。”

    提起智心圣僧,赤虬明王是满怀感激,道“多亏了圣僧帮忙,不然百年前南海就已成了一锅热汤了,而且还是海鲜汤。”

    听到说的形象也很好笑,小薇忍不住笑出了声,厉轻恬也是抿嘴一笑。清岩也是莞尔。道“明王倒是幽默的很呀。”

    赤虬明王也笑道“苦中作乐罢了。圣僧虽是及时挽救了南海,可他也说过,以他之力也只能是暂缓地火喷发,还要找人相助。”

    清岩正色道“以长春散人,圣僧之力都对地火颇为无奈,我等只怕帮不了多大的忙,只能尽力而为了!”

    赤虬明王对清岩竟是有着十足信心,正容道“只要齐道友肯出手。定能救我南海水族脱离火海,齐道友大恩大德,我们也将铭刻在心,永世不忘。”说着就要对清岩施以大礼。

    清岩伸手将其拦住,说道“感谢之词明王还是事成之后再说吧,齐某现在可以去拜见圣僧了吧。”

    赤虬明王忙道“当然可以,只是……”他忽然一顿,玛瑙的眸子看看清岩,却又不再继续说下去,似乎有什么为难之处。

    清岩道“只是什么。明王只管直说。”

    赤虬明王才道“只是,圣僧有言。只能齐道友一人前去便可,至于其他六位,就无需随行了。”

    清岩闻言脸上并无意外之色,只是点点头,小薇却是不愿意了,道“为什么不要我们跟着,万一岛主有事要人帮忙怎么办?万一,你这个红脸不安好心怎么办?万一,你……”她一连三个万一,真把赤虬明王的脸说的越来越红,堂堂南海之王竟然被一个女子这样直言不讳的质问,这可是赤虬明王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形,一时也是无言以对,只能红着脸忍住气,看着清岩,等待清岩为他解围。

    清岩轻喝道“小薇,你的话是越来越多了,真是该管管你了!”

    小薇闻言立时住嘴,却又很委屈的一看清岩,美眸里泪光闪闪,意思就是,我为你担心还有错了!

    厉轻恬轻轻一拉小薇的衣袖,低声在小薇耳边说了几句话,应该是在安慰她,清岩又对赤虬明王道“我这妹子被我惯坏了,有失礼数,还望明王不要见怪。”

    赤虬明王忙道“不要紧,齐仙子直言爽快,我也十分喜欢。”

    小薇闻言,忍不住又道“谁稀罕你喜欢,看你那张大红脸吧!真不害臊!”

    赤虬明王干笑几声,神情难免有些尴尬,清岩又道“既是圣僧有命,齐某自当遵命,我就一人前去便可。”说着又暗中对于波,齐鲤施了个眼色,这二人心领神会,微微点头,随后他又对厉轻恬道“我去去便回,你不用担心,就在这里安心等着。”说着轻轻一握厉轻恬的玉手,而就在握手的那一瞬间,他已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灵犀环套在了厉轻恬的手腕上。

    厉轻恬自然知道清岩做了什么,微微一愣,耳边又听到清岩的声音“戴着它有备无患。”

    厉轻恬清楚灵犀环的作用,不觉大急,不过看到清岩淡定从容的笑容,她紧张的心就安定了下来,就没有再说什么。

    安排好了一切后,清岩就对赤虬明王道“劳烦明王引路,我们这就去见圣僧。”

    赤虬明王心里其实也是十分焦急,只是故作镇静罢了,这几日地火涌动愈发频繁,眼看就要喷涌而出,他如何不急,他是恨不得清岩立刻就走,闻言就道“好,齐道友请走这边。”随即就带着清岩离开了宴厅,快步向着水晶宫南面疾行,也就片刻,二人就出了水晶宫。

    厉轻恬目送清岩离去后,不觉轻轻一叹,小薇见她神情不愉,就道“这大红脸真可恶,姐姐不如咱们跟着他们去好不好?”

    小薇此话,让轻恬是大为心动,眼里光华一闪,就欲答应,可想到清岩临走时的话,知道清岩并没有让她们跟随的意思,便道“不好,清岩可是让我们在此等候,如果我们跟去了,说不定会坏了大事。”

    齐鲤也道“夫人说的对,小薇你莫要胡闹!”

    小薇不乐意的道“我才不是胡闹,我是在为岛主担心,万一……唔!”

    齐鲤直接就捂住了她的嘴,道“你哪有这么多的万一,你就少说两句吧!”

    小薇一下子就挣脱了齐鲤的手掌,叫道“小鱼哥哥,我又没有说错,那个大红脸我看就不像好人!万一他要是对岛主不利。那可怎么办?”

    齐鲤却道“岛主的修为会怕这个明王吗?再说了。我看赤虬明王也不像在说谎。你看这附近温度偏高,显然就是地火的缘故,又有圣僧在此,岛主不会有事的。”

    厉轻恬也道“齐鲤说的不错,我们就安心等待清岩回来吧。”

    小薇见轻恬说话了,也就不再多说,只是在嘴里嘀咕了几句,众人也没发现。厉轻恬眼里其实也有着浓重的忧色,也听不到她心里早已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清岩,这次你可要快快回来,我,不想在等你那么久了。”

    清岩随赤虬明王出了水晶宫,一到了水晶宫外,清岩立时就感觉到了四周八方涌来的无穷水力,没了灵犀环,大海之力立时显现,清岩顿时觉得气息不畅。不过他是早有准备,不论是大五行诀里的水灵真气。还是伏羲八诀的水诀,都是借用水力的无上道法,身在大海,两种心诀便随心而动,也就瞬间功夫,清岩便与这大海融为了一体,自身真气和大海之力合二为一,巨大压力便自化解。

    清岩行在水中,便如游鱼一般,行动自如,轻松至极,跟在赤虬明王身后,急速而行,匆忙之中,他也不忘欣赏海里景色,看那各式各样的鱼类在身边游走穿行,这海里风景奇妙多彩,与世间景色是截然不同,也是各有特色,看在眼里,清岩是惊叹不已,不觉赞道“海底风光真是美不胜收呀!”

    赤虬明王闻言,道“齐道友过奖了,以前这里的景色要比现在美上数倍。只是随着海水温度升高,许多海花水草已然枯萎了。”

    清岩也感觉到了四周温度在逐渐升高,再往南行,他就见不到任何鱼类,只有发烫的海水,和海底微微的震动之声。

    海底不但在震动,暗潮涌动之力也是强劲异常,赤虬明王的速度也不觉缓了下来,在海中行动远没有空中飞行那么快速,清岩,赤虬明王疾行许久也不过走了几十里,而且越向南,清岩就觉得暗潮阻力就越强,凝目望去,就见暗沉的大海中,在远处隐隐有点红色光影闪动,以他的目力也看不真切,只是觉得一股热浪是扑面而来,仿佛海水已被煮沸,变得滚烫了。

    又走了一阵,赤虬明王的速度是更为缓慢,清岩已与他并肩而行,见他神情凝重,行动之时已是颇为吃力,便道“明王感觉可好?”

    赤虬明王沉声道“方才我来时也没有这般吃力,这水温是越发高了,使得海水四下涌动,阻力大了许多,不过我还能支撑的住,齐道友,快到了,你看那红影就是。”

    清岩早已看到了红影,便道“我见到了,明王,事不宜迟,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来,我助你一臂之力。”说着就见他浑身散出一圈淡淡光影,犹如水光,将他与赤虬明王罩在一起,赤虬明王顿时感觉身子轻松许多,这令他是大感惊骇,换在别的地方,他还不至于这样,可这是在海里,他用尽全力还行动的这般费力,而这个齐清岩竟然还能帮助自己加快速度,而且这速度还是那么的快。

    快,真是很快,清岩和赤虬明王分水而行,势如破竹,很快就到了红影近前,而到了红影附近,海里的阻力反而没有先前那么大了,只是气息更为炙热,给人的感觉就是,这里不是海底,分明就是一座火山。

    其实眼前就有一座火山,红色如火的山丘,不高不大,也就数十丈方圆,七八丈高,那是砂石堆积起来的山丘,因为地火的炙烤,这些砂石已是通红一片,所以山丘才是红色,好一座火焰山!

    火山,海水,一方红红火火,一方暗沉深邃,似乎是两不相干,泾渭分明,这种奇景实是罕见,从海水出来,靠近了火山,抬头看去,就见一道烈炎似的红光冲天而起,不见尽头,只怕已是过了海面,而海水遇到烈炎已是化为了阵阵热气,也随着红光冲天上扬,这要是从海面上看去,这海就真像是煮沸了,开锅了,成了一锅真正的海鲜汤。

    赤虬明王见此情形,已是神情大变,惊道“这地火是要喷发了,齐道友,你看这该如何是好?”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惊道“糟了,圣僧还在火眼之上。”

    他刚刚说完,就听那火山之内,有人说道“老衲还在此处,明王无需担忧,齐道长可是来了?”语气依然平淡,毫无慌乱之意,更能叫人心境为之一静。

    清岩恭声道“晚辈来了,圣僧还是直呼晚辈名字的好,道长之称万万不敢当。”心里更是奇怪“圣僧怎知我是道士?难道就是因为这身道袍?可修真之人穿道袍着实属寻常,就凭这个……”

    他寻思之际,火山之内的智心圣僧又道“齐道长无需多想,你是老衲故人之后,这点老衲还能看得出来。”

    清岩顿时大惊,暗道“难道这就是佛门六大神通中的他心通,圣僧果然高明。”

    赤虬明王听到智心圣僧的话后,心也放了下来,忙道“圣僧安好吗?我看这地火……”

    智心圣僧淡然道“既然齐道长到了,明王便可安心,地火之患不日可除,老衲有个不情之请还请明王应允。”

    赤虬明王恭声道“圣僧但请吩咐,我定当从命。”

    智心圣僧道“老衲和齐道长算是故交相逢,实有许多话要说,明王能否让我们独处一阵。”

    赤虬明王和清岩闻言都是大奇,尤其是赤虬明王,暗道“这都什么时刻了,地火就要喷发,南海危在旦夕,圣僧居然还要和故交叙旧,圣僧您也太会挑时间了。”但圣僧既已开口,赤虬明王也不能拒绝,就道“那晚辈就不打扰了,圣僧就和齐……道长好好叙旧,只是这地火……”

    智心圣僧和声道“多谢明王成全,就请明王回转水晶宫静等佳音。”

    赤虬明王没料到圣僧直接就打发他回转水晶宫了,顿时一愣,随后才道“晚辈遵命。”接着又对清岩道“一切就拜托道长了。”说着深深一礼,之后就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

    赤虬明王走后,智心圣僧又道“齐道长,老衲行动不便,就请道长进来一叙吧。”

    清岩忙道“这是自然,本就该晚辈拜见才是。”随即,就向那座火光闪闪,烈炎翻腾的山丘飘然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