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三章 南海风波八

作品:《仙途正道

    一听圣僧有话对他要讲,赤虬明王忙问道“什么话?请齐岛主赐告。”

    清岩沉声道“圣僧希望明王能在南海多做善事,广布恩泽,这才不负他一番苦心。”

    赤虬明王闻言顿时正色道“圣僧之言,我定当谨记,绝不会辜负圣僧的期望,只可惜,我是无法亲自聆听圣僧的教诲了!唉!”说完一叹,语气充满了遗憾。

    清岩也是暗自一叹,他这番假传圣旨,也是别有深意,赤虬明王好大喜功,行事张扬,日后定会惹出乱子,若是能记住这番话,说不定就能有所改变。

    随即赤虬明王就询问起了清岩和圣僧平复地火的情形,清岩也就简单的说了几句,把大半功劳都放在了圣僧的身上,大家听他说的轻描淡写,浑不在意,都是大感敬佩,赤虬明王更是深知地火的厉害,明白清岩不是那种居功自傲的人,他就对清岩更为钦佩了,当下赞道“齐岛主真是虚怀若谷,不愧为长春岛主,我实在惭愧之至。”

    清岩笑道“原来明王已然知道了齐某的来历,当日我也不是有意隐瞒,还请明王见谅。”

    赤虬明王急忙摇头道“齐道长这是哪里话,这次你对南海的大恩,实在……”见他又要说感谢之词,清岩便截口道“明王也别太客气,你若再说这些客套言语,我也要与圣僧一样,飘然离去了。”

    听清岩如此说道,赤虬明王也就不在多说,就道“好。大恩不言谢。我就不再啰嗦了。齐岛主,还有诸位,就请回转水晶宫,我们可要好好庆贺一下!”

    圣僧圆寂清岩哪有欣喜庆贺之心,不过守着赤虬明王他也不好拒绝,就道“如此也好,齐某还有事情向明王请教。”

    赤虬明王闻言,便道“齐岛主有何事要问我?”

    清岩微笑道“稍后再说。此事不急。”说完之后,他心念一动,就想把七煞屠龙棍收回,哪知道,一直很听话的七煞屠龙棍居然没有动静,只是在原地微微一动。

    “咦!”清岩大奇,身形一闪就到了七煞屠龙棍近前,众人见状也都走了过来,小薇还道“岛主,怎么了?”

    清岩笑道“这棍子不听我的话了。似乎想要留在这里。”

    小薇是大感惊讶,围着七煞屠龙棍一转。叫道“还有这种事情,法宝居然都不听指挥了!岛主,你再试试,要是它再不听话,我就给它好看!”

    清岩见她气势汹汹,不觉笑道“这事有些奇怪,我看是有什么缘故吧?”

    一旁的赤虬明王似乎是有话要说,不过他见到小薇和清岩在交谈,就没有开口,清岩见赤虬明王欲言又止,就道“明王有话请讲。”

    小薇对赤虬明王真是没什么好印象,美眸一瞪这位南海之王,凶巴巴的道“是不是你在使坏,哼!”

    赤虬明王这几天是吃够了小薇的苦头,一见那双恶狠狠的美眸向他看来,就忍不住身子一抖,慌忙道“仙子莫要误会!莫要误会!”

    清岩见堂堂赤虬明王这般畏惧小薇,是大为奇怪,看看小薇,才对赤虬明王道“明王,她的话你千万不要介意,还是说说这七煞棍是怎么回事吧。”

    赤虬明王是龙之后裔,屠龙两字实在是犯了他的忌讳,所以清岩就只说了七煞棍。

    赤虬明王怎会不知清岩的意思,也是暗暗感激,觉得长春岛主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就是身边的人各个难缠,尤其是这个小薇,当然此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说到七煞屠龙棍,赤虬明王神情一正,道“齐岛主有所不知,这七煞棍和南海是大有关联。”

    小薇一听,冷笑道“你们看,我就知道是他搞得鬼,岛主,就是他使得坏。”

    赤虬明王苦笑道“仙子容我把话说话吧!”他都用恳求的口气说话了。

    清岩忍住笑,轻喝道“小薇,你的毛病又犯了。”

    小薇闻言就噘嘴不再说话,清岩接着道“明王,请继续。”

    赤虬明王道“这七煞棍是七煞魔君的成名法宝,当年七煞魔君就是在南海之底寻到了一块奇铁,炼制成了这根七煞棍,据我所知,那块奇铁隐藏之处似乎就在这里,与火眼相距不远。”

    清岩闻言顿时恍然,道“原来它是到家了,所以才不愿离去。”

    七煞屠龙棍也是通灵仙品,一听此言,棍身便是一振,算是认同了清岩的话。

    清岩微笑道“既是如此,我也就不勉强你了,随你心意吧。”

    小薇却不赞同,道“岛主,这可不行,你把它留在这里,岂不是便宜了一些心怀不轨的人。”说话之时,她的眼睛是一直看着赤虬明王,这意思很明显了,心怀不轨的人就是赤虬明王了。

    赤虬明王是一脸苦笑,急忙道“齐岛主,我可绝无此心,七煞棍如果留在南海,我定然会好好看护,但绝不会动用此宝。”

    清岩见他张慌失措,道“明王何出此言,齐某怎会怀疑明王,小薇的话你切勿放在心上。”随即瞪了小薇一眼,不过也没有出言责备。

    七煞屠龙棍知道清岩同意了,是极为高兴,棍身连振,是颤抖不已,清岩见状笑道“行了,别太激动,你就在此地好好……修炼吧,有时间我们会再来看你。”

    七煞屠龙棍也不知懂不懂清岩的意思,就是连连颤抖,小薇觉得好玩,笑道“岛主,它也能修炼吗?”

    厉轻恬含笑道“世间有灵性之物,只要有机缘都能修炼,七煞棍自然也可以了。”

    清岩点头道“轻恬说的对,七煞棍灵性极强,这样的仙品法宝已不能把它看做成一种物件了。此地是它故居。就让它留在这里吧。日后若有机缘,它会遇到有缘人的。好了,我们回去吧!”说完后,他又四顾一看,想到了智心圣僧与他相处的那短短一刻,不觉暗自感伤,心道“也不知圣僧到了西天没有,他一生做了无数善事。佛祖见了他,想必会封他做个罗汉,菩萨吧!”

    大家见到清岩安然回来,都很欣喜,都没察觉到他眼里那抹哀伤,苦涩,只有厉轻恬看了出来,暗自惊讶,缓缓靠近清岩,握住清岩的手掌。他们彼此相知,清岩明白厉轻恬看出了他心里的不快。就轻轻一捏那只玉手,告诉她自己没什么,让她放心,二人心有灵犀,一切已在不言中。

    七煞屠龙棍留在南海,清岩倒是没什么遗憾,就是小薇是耿耿于怀,她就是不放心赤虬明王,这让赤虬明王是大感苦闷,但也只能把气憋在心里,那个难受就不用提了。

    随后,大家回转水晶宫,到了水晶宫外,就见宫外站满了一大片水怪海精,见到清岩等人,他们是齐声叫喊“南海水族拜见恩公!”接着就齐刷刷跪倒在地,神情好不恭敬。

    清岩见状不觉皱眉,赤虬明王是了解了清岩的性情,知道这种场面不合清岩的心意,急忙解释道“齐岛主,这都是我们的由衷谢意,希望齐岛主不要见怪。”

    清岩摇头道“明王,快快让他们起来,大家的谢意齐某心领了,至于这些俗礼就免了吧。”

    赤虬明王也随即挥手让属下起来,引领清岩等人进入了水晶宫,还是去了宴厅,自然还有小莲几个美人鱼在那里等候。

    南海水晶宫就是藏宝极丰,那日小薇几个毁了一张水晶餐桌,而现在又有一张一模一样的餐桌摆在了宴厅中央,大家落座之后,小莲几个奉上香茗,赤虬明王又要吩咐准备酒菜,清岩是连忙拦住了,他一想到那些什么虫草,就有些反胃,实在是不想再看那些珍肴美味了。

    清岩来此是有正事,就直接转入了正题,说道“明王,齐某有事要想你打听一下。”

    赤虬明王道“齐岛主,有事请说,我定当倾力相助。”

    清岩道“我想打听一个人,他应该就在南海。”说着就把师傅广闲的相貌说了一遍。

    赤虬明王知道此人对清岩极其重要,也没有耽搁,立刻就吩咐属下在南海搜寻,随后对清岩道“齐岛主,请放心,只要此人身在南海,三天之内,必有消息。就请齐岛主等待几日吧。冒昧问一下,此人是齐岛主的什么人?”

    清岩道“不瞒明王,此人正是家师。”

    赤虬明王闻言大为动容,道“竟是齐岛主的师傅。”随即他又奇道“齐岛主不是长春岛主吗?这师傅又是……”

    清岩便道“我虽是长春岛主,但也是崆峒派弟子,是上代崆峒派掌门广闲道长的关门弟子。”

    赤虬明王这才明了,而清岩说到崆峒派时,一旁站立的小莲似乎有些吃惊,居然低低惊呼了一声,清岩当然听到了,就道“小莲姑娘,你似乎知道我崆峒派?”

    赤虬明王也很诧异,平时这小莲是很懂礼数,甚为稳重,今日怎会这般失态,就道“小莲,怎么回事?”

    小莲怯生生的道“陛下恕罪,奴婢就是听到了崆峒派,所以才……才……”

    小薇最看不惯赤虬明王作威作福,盛气凌人的样子,就道“小莲你别怕,大红脸你说话就不能和气些!”

    小薇就是赤虬明王的克星,他哪敢招惹,即便这里是水晶宫,忙道“仙子说的对,是我语气重了。”随后又和声对小莲道“你一直身在水晶宫,何时听过崆峒派大名?”

    小薇还为小莲壮胆,鼓励道“小莲你说就行了,他不敢欺负你。”

    小莲很感激的道“多谢小薇仙子,不过陛下对我一直很好,没有欺负过我。”

    赤虬明王见小莲这般懂事,是暗自高兴,又听小莲道“陛下想必是忘了,那位宋公子不就是崆峒派弟子吗。”

    赤虬明王听后是一愣,随即恍然道“对呀!那位宋公子自称是崆峒派弟子,我怎么把他忘了!小莲多亏你的提醒。”

    小莲几时见过这般客气的赤虬明王,立时有些慌张。忙道“陛下。您……”她一时激动。无法继续说下去了。

    清岩闻言有些激动,道“崆峒派弟子,明王,你何时遇到了这位崆峒派弟子?”

    赤虬明王却道“这位宋公子一直都在水晶宫,此刻就在,齐岛主,我这就把他请来。”

    清岩惊喜道“竟然在贵宫,那真是要见上一见了。”说话之时。小莲已是悄然离开了宴厅,自然是去请那位崆峒派弟子宋公子去了。

    说到那位宋公子,赤虬明王也回想起了一些事情,忽然神情一变,问到清岩“齐岛主,你既是崆峒派高弟,又是一身道装,想必已是出家之人了?”

    清岩点头道“正是,本派掌门一脉弟子都是出家人,明王为何问到这些?”

    赤虬明王神情有些古怪。沉吟片刻,道“那岛主的道号是?”

    清岩心中奇怪。嘴里道“齐某俗家名字叫做晓石,出家之后,师门赐我道号就是清岩,这有什么问题吗?”

    赤虬明王神情已是极为难看,看看清岩,默然片刻才道“那请问贵派还有人叫做清岩道长吗?”

    清岩闻言一愣,其他人除了小薇,齐火不通世务之外,也是一愣,都觉得赤虬明王这话问得就是狗屁不通,这一个门派按辈赐号,那是极有讲究和规矩的,怎能同门出现二人共有一个名号,那岂不是乱套了。

    不过清岩知道赤虬明王话出有因,也只是惊讶,并无怒意,沉声道“清岩此号就只我一人所用。”说到这里,他眼里光芒一闪,继续道“难道这位宋公子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赤虬明王苦笑道“这个,还真是有些奇怪,这位宋公子他说……他的师傅就是崆峒派的清岩道长。”

    清岩真是惊讶了,和厉轻恬互看一下后,笑道“我的徒弟,可我怎会不知道。”

    厉轻恬微微摇头,小薇奇道“岛主,你的徒弟不是丁辉吗?怎么改名字了?”

    清岩摇头道“不是丁辉,那人就要到了,一会就会清楚。”

    也就片刻,小莲就领着一个身着青色衣衫的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一入宴厅,那个青衣男子的眼睛就落在了清岩身上,再就没有离开过,眼神充满热切,狂喜,以及难以置信,见到清岩,青衣男子想冲过来,可在这一刻,他似乎失去了行动的力量,他感觉浑身无力,虚脱至极,那是极度兴奋,极度欣喜造成的后果,嘴巴微微张开,想说却又说不出一个字,而那双眼睛里,竟然流出了两行热泪。

    清岩一见青衣男子是有些眼熟,看样子年纪要比清岩大些,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容貌俊秀,却是一脸沧桑,但那双眼睛是年轻的,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清岩更是熟悉,正是太清道力,此人是崆峒派弟子已是无疑,只是清岩并不认得这个“徒弟”。

    “师徒”二人对视了许久,青衣男子已是泪流满面,浑身颤抖,他显露出来的感情实在是情真意切,令人见之感动,大家一直很怀疑这位清岩高徒的出现,大都怀有戒备,警惕之心,可见到青衣男子如此激动,表露出来的情感又是如此真切,又使得大家觉得此人莫非真是清岩的徒弟。

    沉默了许久之后,清岩首先开口“请问你是……”

    他刚刚说话,青衣男子就大叫道“师傅,师傅!”连叫两声,那声音蕴含的真情实感,实在是没有半分虚假。

    清岩苦笑一下,只能问道“你是?”

    青衣男子终于动了动身子,靠近了清岩几步,又道“师傅,我是子正啊!宋子正!”

    宋子正,这个名字也有些耳熟,应该是听说过,一时又想不起来,清岩微微皱眉,又听青衣男子宋子正道“师傅,你记不得了我了吗?我是宋子正,兰州宋子正。”

    兰州,兰州,这个名字,一下子就把清岩的记忆拉回到了一百多年前,很久了,那个城市,是清岩遇到过的第一座大城市,在那个古老的城市里,他第一次见到了师叔顾长风,第一次见到了王天郎大哥,还有丁灵秀,胡婷婷,丁辉一家人,还有……对了还有眼前这位宋子正。

    那时的宋子正,年轻气盛,傲气十足,最重要的是,宋子正应该是华山派落影剑罗明的弟子,和崆峒派似乎没什么关系,可方才这几声师傅真是把他叫懵了,师傅,徒弟,宋子正,清岩不觉摇摇头,脸上有些茫然。

    好半天,清岩才回过神来,干咳一声道“宋……公子,原来是你,你怎么到了南海?”

    清岩说的客气,宋子正却是双腿一屈就跪倒在了清岩面前,恭声道“师傅,弟子是来寻找您的。”

    也不知为何,清岩本来可以阻挡宋子正的下跪之势,结果他居然没有任何动作,就让宋子正跪在了身前,又听宋子正说的话,不禁大奇,道“你来找我?还有,你为何称我为……师傅?这又从何说起?”

    宋子正答道“师傅您可能不知,早在百年前我就拜入了崆峒派,成了您的弟子,这是师祖替您做主的。”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廿虹,订阅就是鼓励,动力!!!谢谢!!!

    s: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廿虹,订阅就是鼓励,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