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南海风波十

作品:《仙途正道

    不过小莲觉得自己很幸福,能时常见到宋子正就是很开心,快乐的事情,二人相见,即便不说一句话,只有眼神的交流也是幸福甜蜜的,可这样的幸福也要结束了,宋子正找到了他的师傅,他就要离开水晶宫,离她而去,恐怕是永远不能回来了!

    手里的酒杯微微颤动着,清澈秀美的眼睛里泪光隐隐,小莲深情的望着宋子正,又道“宋公子,奴婢的这杯酒你可不能不喝。”

    宋子正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酒水入喉,直入肺腑,竟是无比苦涩,饮罢苦酒之后,宋子正凝视着小莲,道“小莲,我……就要走了,你要珍重自己,我会来看你的。”

    小莲美眸一亮,道“真的吗?你不会忘了我?”

    宋子正正色道“你,我是不会忘记的,如果你能等我,我会……会想办法带你离开水晶宫,和你一同遨游天下。”

    小莲闻言神情很激动,眼里的光彩却是黯淡了下去,低声道“你忘了,我是离不开大海的,宋公子,我只希望你别忘了我,这样我就很满足了,至于离开这里,和你在一起,我是不敢想的。”

    宋子正见她神情凄楚可怜,心头大震,恨不得立刻就把她拥入怀中,只是双手一动,他就立刻醒悟,此刻他是不能这么做的,就道“小莲,我师傅神通广大,他肯定会有办法,等我求他,师傅……会有办法的。”

    小莲听到宋子正说起师傅,芳心也是一动,清岩的神通她也知道。平复地火都不在话下。说不定真有扭转乾坤的手段。和宋子正对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望向了清岩。

    小莲,宋子正交谈之时,声音很低,在他们想来是不会引起旁人注意的,哪知道,二人看向清岩,却发现清岩也正含笑望着他们。那笑容可谓是意味深长,最起码他们有这种感觉,二人心头大震,直觉的认为,清岩已然知道了他们的秘密。

    小莲的脸瞬间苍白,那双清亮的眼睛里已是充满了惊惧,宋子正脸色也是煞白,也很恐惧,他们就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无助。异常可怜的对视一下,仿佛一场大难就要来临。

    但片刻之后。清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他们微微点头,笑容还是相当的和善,这令小莲,宋子正心里一松,随后,清岩就不再看他们,而是和于波交谈起来,似乎方才只是无意看到了他们,并没有发现他们的秘密。

    小莲,宋子正真是胆战心惊,不敢再说什么,可又舍不得这宝贵的时间,二人心有灵犀,就装作有什么事似的先后离开了宴厅,到了水晶宫的一处僻静之地。

    左右无人,小莲也就不再那么拘谨,拍拍酥胸,心有余悸的道“吓死我了,你说齐大人听到了我们的话没有?”

    宋子正摇摇头道“不知道,看不出来。”

    小莲稍一沉吟,忧心忡忡道“我看是听到了,齐大人那么厉害,肯定是听到了。这可怎么办!?”

    宋子正倒是不再那么紧张,轻轻拉住小莲的手,安慰道“别害怕,我师傅是个好人,不会为难我们的。”

    被宋子正握住手,小莲的脸顿时红了,微一挣扎,当然没有用,反而宋子正握得更紧了,小莲羞怯也很喜悦,柔声道“别叫人看见,万一……”

    宋子正截口道“就这么几天了,我不怕万一,只怕和你分离。”

    小莲痴痴的看着他,柔声道“我也是,你要保重,我会在水晶宫为你祈福,希望你能有所成就,齐大人是个好师傅,你要珍惜这个机会,知道吗?”

    宋子正使劲点头,道“我知道,我会求师傅帮我,总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这里,并且我们还会永远在一起。”

    小莲微笑道“能有你这句话我就很幸福,很知足了,有些事不能强求,像我这样的……鱼儿,生来就是在海里,在水中,而你,志向高远,又岂能为我所困,子正,去做你的大事,不要顾虑我,真的,这是我的心里话。”

    小莲的话让宋子正心里一痛,那是揪心的痛,看着这个美丽善良的姑娘,他还能再说什么,只能伸出双臂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万分不舍的,万分怜惜的抱着她,而他也感觉到了,小莲轻轻颤动的娇躯,还有急促的心跳,温香的身子时冷时热,她也紧紧抱着他,嘴里低声呢喃,不知说些什么,这已不在重要,此刻谁也不能将他们分离。

    水晶宫偏僻的一角,一对情侣正在倾诉心扉,表露真情,而在宴厅内,清岩却是暗自一声叹息,他是在感叹,自己这个刚收入门下的徒弟,竟然也是个情种,还钟情于一个美人鱼。

    宋子正,小莲的对话,怎能瞒过他的耳朵,就算他们离开了宴厅,距离宴厅的已是很远,清岩一样也能很清楚听到他们说的每一个字,甚至不用神视都能看到他们的神情,感受到了他们彼此间的深情爱意,清岩不觉又是一叹,随即淡然一笑,对面前的于波道“你怎么看?”

    于波是在场众人里唯一一个没有饮酒的人,身为苍帝的属下,他有自己的责任,保护苍帝就是他的职责,他要无时无刻保持警惕,只要稍有异动,他就会轰然发动,以最好的状态来保护苍帝,即便有时苍帝并不需要。

    因为他要保持清醒冷静,所以就不能饮酒,当然也就对宴厅内的动静是了若指掌,也听到了宋子正,小莲的绵绵情话。

    听到清岩问到自己,于波不觉一怔,随后才道“宋公子是个性情中人。”

    清岩轻叹道“是啊!情之一物,最是伤人,无情则不会受折磨,可谁能不为情所困。我也没料到他会喜欢小莲。这也是令我比较头痛的一个事情。”

    而接着于波的话让清岩有些意外。“宋公子钟爱小莲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这次轮到清岩一愣,道“你的话是何意?”

    于波道“苍……岛主有所不知,我灵墟弟子孤悬海外,自开创以来,八部弟子之中不乏异类修真,也有人类异类通婚的例子,而且为数不少。”

    清岩有些吃惊的道“是吗?只是……”犹豫一下,他才道“这样就没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于波明白清岩说的是什么。就道“属下清楚您顾虑的是什么,那是个大问题,毕竟是先天上有根本的区别,不过我灵墟炼制出了一种灵丹,名为“回天”,有着脱胎换骨的灵效,尤其对异类修真作用更大,可以让他们脱去本壳,变成真正的人身。”

    清岩喜道“竟有如此灵丹,是真能化为人身吗?”

    于波道“属下不敢乱言。回天丹确有如此灵效,任何异类服用之后。七日之内,便可化为人身,永世不变,和人再无一丝区别。”

    清岩欣喜万分,道“于波你可是给了我一个好消息,既然有了回天丹,就能成全他们了,以后你一定要给我找一颗回天丹,我先替子正谢谢你了。”

    于波慌忙道“您言重了,您是灵墟之主,回天丹虽然珍贵也是您的东西,您自可随取随用,此刻属下身上就有一颗回天丹。”

    清岩惊喜道“你现在就带着一颗回天丹?”

    于波道“这次出来,属下带了不少灵墟自制的灵丹,以备不时之需,正好就有一颗回天丹。”

    清岩笑道“你真是有心,不错,想得周全。”

    于波恭声道“这都是属下该做的。”

    清岩忽然叹道“灵墟一再展现出来的东西,委实令我惊讶,也让我本来很坚定的心有了些许动摇。我在犹豫,灵墟这样强大的实力,我是该弃之不用,还是该完全掌控,于波,你说我该如何选择?”

    于波正色道“一切全凭您的心意,属下岂敢妄言。”

    清岩微微摇头,不再说话,目光一扫宴厅,除了早就钻入桌下的赤虬明王外,其余的人也都醉的差不多了,厉轻恬脸颊通红,还在和小薇说话,只是她说什么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了,不过,感觉到了清岩的眼光,厉轻恬便对着清岩嫣然一笑。

    清岩也报以微笑,又对于波道“你把回天丹给我,明天我就和赤虬明王商量一下此事,希望能顺利解决。”

    于波拿出回天丹递给清岩,同时道“赤虬明王应该不会作梗,岛主对他们可是有着大恩,如果他真要不识好歹,属下会让他知道后果的。”话语之中的强势霸道是显露无遗,眼里更是寒芒闪闪。

    清岩笑道“不会如此严重,这也是一件喜事,明王会成全的。”

    此话刚刚说完,本在桌子底下的赤虬明王忽然伸出了那个硕大的头颅,那张本就赤红的脸愈发红了,红的便如某种动物的臀部一样,玛瑙一样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嘴里含含糊糊的道“齐岛主,我会成全……成全的,来,咱们再来一杯,这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来个不醉……不归……”这话说完,他又钻入了桌底,片刻之后,就听桌底传来阵阵鼾声,他竟是睡着了。

    见状,清岩和于波相对一笑,于波还赞道“岛主真是海量,居然没有一丝醉意。”

    清岩笑道“说也奇怪,自从修道之后,我这酒量也是大涨,我也觉得是莫名其妙。”

    于波恭声道“岛主神灵天受,自然是无所不能。”

    看他说的一本正经,清岩不觉笑道“酒量也属于神通法力吗,你这马屁拍得真是不太靠谱了。”说完二人相对而笑,彼此间的隔阂似乎消减了不少。

    第二天,赤虬明王酒醒之后,清岩就对他说起了宋子正,小莲之事,赤虬明王其实对这二人的事早有耳闻,以前也是故作不知,他风流好色,后宫妃子无数,知道宋子正和小莲相好,他也只是付之一笑,并无追究之意,他更明白。这两个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可此事由清岩提出之后。赤虬明王不得不摆明态度。他当然不会反对,只是提醒清岩,小莲是美人鱼,人与鱼相差悬殊,即便结合也是悲剧。

    清岩对赤虬明王也没隐瞒,说回天丹可以解决这一难题,赤虬明王闻听回天丹,红脸立时变色。居然惊道“回天丹!齐岛主你有回天丹?!”

    清岩对他的反应很惊讶,道“明王也知道回天丹?”

    赤虬明王脸色一变再变,看清岩的眼神也是极为古怪,许久之后,才道“齐岛主,难道你和苍帝灵墟有什么关系?”这话他说的很小心,很慎重,声音也很低,生怕让别人听见似的,而这里是他的书房。只有他与清岩二人而已。

    清岩见他忽然变得这般谨慎,甚至是惊恐。暗自一奇,心道“看起来他是知道苍帝灵墟。”寻思一下,才道“明王所说的苍帝灵墟是什么地方,齐某可是从未听闻。”

    赤虬明王一时失态,很快也就恢复了冷静,又听清岩说不知道苍帝灵墟,他一下子就松弛了下来,道“不知道就好,那个地方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回天丹就是苍帝灵墟的神丹。齐岛主,你是如何得到回天丹的?”

    清岩知他言不由衷,但也没有追问,答道“这是我祖父给我的,也就一颗而已。”

    赤虬明王又问道“岛主的祖父是?”

    清岩含笑道“长春散人。”

    赤虬明王恍然大悟,一拍那长着一对角的额头,叫道“我真是糊涂,该死该死,忘了询问岛主和长春老前辈的关系,哎呀,惭愧,惭愧!”随后他又道“既是长春老前辈所留,这回天丹自然是不会假了,那所有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小莲是有福气,遇到了宋公子,真是高攀了!”

    清岩却道“二人情投意合,彼此相爱,谈不上谁高攀谁,既然明王不反对,小莲就要随子正离开水晶宫了。”

    赤虬明王爽快答道“那是自然,小莲是我水晶宫的人,这要离去,我也要给她好好准备一些嫁妆,风风光光的送她离开。”

    清岩觉得这样也好,就道“那就劳烦明王了,还有一事请明王安排一下。”赤虬明王道“齐岛主请说。”

    清岩道“我需要一间静室,我想今日就让小莲服下回天丹,好让她早日获得人身,明王以为如何?”

    赤虬明王是满口答应,立刻吩咐属下,准备一切,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水晶宫,宋子正,小莲听到之后,当时就懵了,欢喜的傻了,二人都以为是在做梦,许久之后,才清醒过来,听到大家的祝贺,他们才完全相信了,那激动,欢喜之情已是无法形容。

    见到清岩,二人话也无法说出口,就是跪倒磕头,若不是清岩拦住了,他们真是要把地面磕碎了。

    厉轻恬,小薇最为激动,女人都是如此,情感丰富,遇到这种事情,当事人也没有怎样,她们就已经泪光闪闪,喜极而泣。

    场面真是有些热闹,清岩都有些无奈,等了好久,大家的情绪才逐渐平复了下来,清岩这才对小莲道“小莲,这颗回天丹,可以帮你脱去本壳,获得人身。不过服食此丹后,你会经受无比痛苦的七日,那疼痛常人是无法忍受的,你能行吗?”

    小莲看着清岩掌心那颗琥珀色的丹药,娇美的脸上只有欣喜,并无惧怕,以非常坚定的语气答道“齐大人,奴婢不怕痛!”

    清岩微笑道“那就好,小薇,你和小莲去那间静室,服下回天丹后,你要帮助小莲运气,催动回天丹药力,之后,就守在旁边,尽量帮她减轻痛苦,明白了吗?”

    小薇知道任务艰巨,正色道“我知道,请岛主放心。”随后又对宋子正道“你也放心,我会照顾好小莲的。”

    宋子正忙道“多谢小薇师叔,劳烦您了。”

    随后,小薇和小莲就进入了那间静室,大门禁闭之后,也就半个时辰,静室里就传出了低低呻吟之声,又过了一阵,那呻吟就变成了叫喊,痛苦的叫喊,撕心裂肺的叫喊,虽然隔着那扇厚厚的大门,那凄惨无比的叫声也清晰的传入了大家的耳朵,令人顿时心生不忍,大为动容,宋子正神情紧张,脸色惨白,双手紧握,死死的看着那扇大门,嘴里低声道“小莲,你要坚持住,坚持住……”如果可以,他愿意为小莲分担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其实此刻的他一点也不好受,一样也是痛彻心扉。

    厉轻恬闻听小莲阵阵惨呼,也是难受异常,又见宋子正紧张痛心的模样,就对清岩道“你怎么不让他去陪伴小莲,或许二人都会好受一些。”

    清岩看了宋子正一下,低声道“小莲脱去本壳之时,浑身上下鳞片剥落,血肉尽显,你想,一条鱼尾硬生生的分成两半,必定是惨不忍睹,那情形最好别让子正看到,这样对他,对小莲都好。”

    厉轻恬立时就明白了,点头道“还是你想得周到,那小薇就难挨了。”

    清岩却道“这倒不妨事,小薇心思单纯,该记得的她忘不了,不该记得的,她淡忘的会很快。”

    厉轻恬见他神情淡然,镇静从容,显然是早就有了打算,笑道“原来你把什么都想到了,这么多年,你的变化真是太大了。”

    清岩微笑道“再怎么变,我还是齐清岩,对不对?”

    厉轻恬把娇躯轻轻依偎在他的身上,柔声道“是呀!再怎么变,你还是齐清岩,这个永远不会变。”

    s:美人鱼的故事,在我这里不是悲剧u!!!!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廿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