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南海风波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说起此事太白矮仙不觉又是一叹,愁容满面的道“广闲说,他曾经看过一本古籍药典,说在这南海极地的冰川之上,生活着一种异兽,名叫红尾冰狐,这冰狐的内丹就有起死回生的灵效,只是这红尾冰狐数量极少,生性又是极为狡猾,擅于隐藏,行动速度更是极快,它还有个别名,叫做无影飞狐,平常能见上一次它的影子都很困难,就算你师傅是渡劫境高手也很难抓到它,前些年,广闲有次是差点成功,可那东西速度实在太快,一闪就没了踪迹,而那次之后,冰狐知道了厉害,就不再出现,也不知藏到了何处。”

    清岩忙道“那该怎么办?”

    太白矮仙苦笑道“怎么办,只能等,等到它再次出现,广闲是豁出去了,他说红尾冰狐躲了这么久,这几年也该有动静了,就时常守在那里,要来个守株待兔。”

    清岩默默念了遍“红尾冰狐”,又问道“红尾冰狐的窝在什么地方?”

    太白矮仙道“就在离这三百里的冰川里,广闲这次出去是看看他布置的暗记有没有触动的痕迹,如果有,就说明冰狐露头了,他就要静心守候等待这家伙的再次出现。”

    清岩闻言点点头,忽然想起那些雪猿,就道“太白师兄,这些雪猿是怎么回事?”

    说起雪猿,太白矮仙一脸苦笑道的“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住了也有几十年了,一直都很平静,这地方就是一座死地。鸟兽绝迹。万物不生。可就在今天,我在洞内听到一阵奇异的啸声,觉得奇怪,出来一看,就遇到了几只雪猿,好家伙!这些东西见到我就扑了过来,根本不给我一点机会,也是我大意了。一不留神就挨了一爪子,好家伙!直接就打得我吐了血,我又发现,雪猿的数量是越来越多,我可不敢硬拼,就退回洞内,幸好还有广闲所布的禁制,不然可就糟糕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回到洞内,我就调息疗伤。醒过来之后,就察觉到了外面的雪猿居然没了。又感应到了好多高手的气息,知道是有人出手相助,却不成想是你来了,真是一大惊喜呀!”

    他说完自己的情况,就询问起了清岩的情形,首先他关心的是绝情剑是否找到了,一听绝情剑已被清岩带回,太白矮仙大喜过望,一拍清岩的肩膀,叫道“好小子,我就知道你能行!你快说说你是怎么找到的。”

    清岩就把进入潮音古洞的过程简单的说了说,当然也是有删有减,既是这样也让太白矮仙听得是惊心动魄,听到清岩竟然遇到过天心教主,太白矮仙更是惊呆了。

    太白矮仙知道清岩在百多年时间里,肯定是遇到了很多事情,就不住追问,清岩也只能耐着性子给他挑三捡四的说了几件,二人交谈了一阵,还是不见广闲回来,清岩不觉有些担心,便道“太白师兄,我有些不放心,今日这些雪猿出现的这么突然,很是蹊跷,我看是有人在操控雪猿,不行,我要去找找师傅,万一师傅也遇到雪猿或者别的东西就糟糕了。”

    太白矮仙也觉得清岩的担心不无道理,就道“那好,我陪你去。”

    清岩道“这倒不必,你留在这里就好。只需告诉我位置就行。”

    太白矮仙知道清岩修为已是极高,便不再多言,就把那片冰川的位置告诉了他。

    众人见清岩要去寻找师傅,都想随行,小薇是最为积极,清岩却道“我一人去就行,你们在此守候等我回来,记住,不要随意出洞,如果有什么东西再来攻击,只需守住洞口,不让它们进来便可,切勿随意杀戮,小薇,我的话你记住了吧!”

    小薇清楚清岩的话就是针对她的,很委屈的点点头,低声答应道“我记住了!”她是真的记住了,知道如果再犯错误,岛主给她的不止是冷漠的脸色,而是她不敢想象的后果。

    清岩见小薇眼里泪光闪动,神情可怜,心里不觉一软,却也没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道“那就好!”说完,身形就已倏忽不见,就在石室里凭空消失了。

    太白矮仙眼睁睁的见清岩在他面前消失,而他竟是察觉不到清岩是怎样离开的,就那么没了,这让他惊讶的是嘴巴大张,愣了半天才道“这……这小子是怎么修炼的,简直比他师傅还要厉害!”

    孙小乙显然和他很熟络,二人是一般高下,就是胖瘦差异悬殊,见太白矮仙傻了眼,孙小乙笑嘻嘻的道“太白兄,你看这才几年不见,清岩的修为是突飞猛进,可你好像没什么长进,你这矮仙是名不副实了!”

    太白矮仙没好气的道“你少说风凉话,看看你,整天不是打洞就是挖坑,还有脸说我,我问你,你不是自吹你们天遁门收藏了很多灵丹妙药吗,有没有能救我妹妹的?!”

    孙小乙闻言,顿时没了精神,苦着脸道“这个……这个……”

    太白矮仙见他哼哼叽叽说不出来话,就道“没有就直说,哼哼什么,你几时改属猪了!”

    被太白矮仙挖苦了,孙小乙也是无话可说,厉轻恬见他们斗嘴,就道“你们也真是,见了面就吵,太白师兄,你就别为难小乙哥了,他其实也不好受。”

    太白矮仙与厉轻恬也已十分熟悉,说话也很随便,道“我就是看不惯他自吹自擂的德行,多少年不见,就没有点变化。轻恬,你是怎么和清岩碰上了?”

    厉轻恬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说,太白矮仙听到是孙小乙打听到了百里冰的消息,倒是有些赞许的道“这还差不多。”随即又问到天火宫的情况,他一直在这里,自然不知中土之事。随口一问。却又说到了厉轻恬的伤心事。随后也知道了天火宫的变故,一听又是天心教作恶,他是张口大骂,也许是这几十年他憋了一肚子气,今日见到了清岩等人,他就是有了发泄的机会,真是一吐为快,大骂特骂天心教。

    就在太白矮仙骂得兴起时。一直默不作声,似有所思的小莲忽然大叫了一声,“啊!”她的声音很大,自然就打断了太白矮仙的叫骂,使得太白矮仙很不满意,一瞅小莲道“你这小姑娘,看似弱不禁风,嗓门倒是不小,我骂天心教难道你有什么意见。”

    小莲叫喊之后,才知道不妥。慌忙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弟子不是有意的。”

    太白矮仙还不知小莲是何人,就道“你是谁呀?”

    宋子正也很惊讶小莲的举动,忙道“弟子是……”

    没等他解释,孙小乙就道“太白兄,他们都是清岩的徒弟,你说话可要小心些。”太白矮仙闻言一怔,厉轻恬也道“太白师兄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宋子正,是清岩的徒儿,这是小莲,是子正的未婚妻,子正,小莲,这位是水太白前辈,你们就叫……”

    一听是清岩的徒弟,太白矮仙当然不会再说什么,笑道“原来是清岩的徒弟,不错,小伙子很有精神,小姑娘也很漂亮嘛!哈哈哈……方才是误会,你们别往心里去,你们可以叫我水师伯。”

    孙小乙冷笑道“你的脸变得好快呀!”

    太白矮仙瞪了他一眼,也没空和他斗嘴,就道“我说小莲,刚才你大叫一声,是何缘故?”

    孙小乙故意气他道“还不是嫌你烦,啰啰嗦嗦的骂个没完没了。”

    太白矮仙闻言顿时大眼一翻,就要发作,厉轻恬摇摇头,连忙道“你们先别吵,小莲定是有什么话要讲,小莲究竟出了什么事?”说也奇怪,孙小乙,太白矮仙都很听她的话,闻言都闭了嘴,只是眼神还在继续做着斗争,摆出一副谁也不服谁的架势。

    小莲红着脸,羞怯怯的道“弟子刚才想到一事,就忍不住叫了出来,惊扰大家了,真是对不住。”

    厉轻恬含笑道“没关系,你想到了什么?”

    小莲正色道“弟子方才才发现,原来我把那八个字翻译错了,不是万古寒冰,生灵勿进。”

    厉轻恬一怔道“都错了吗?”

    小莲摇头道“只错了一个字,应该是万古寒国,生灵勿进才对。”

    万古寒国,生灵勿进,这差了一个字,意思也有了一些变化,于波在听到万古寒国时,脸色就是一变,沉声道“小莲姑娘,你确定那是个国字?”

    小莲忙道“这次不会错了,肯定是个国字!”

    于波神情有些沉重,缓缓点点头,又把那八个字念了一遍,尤其念到寒国二字,他是格外用力,孙小乙起初并不在意,还在和太白矮仙对眼斗气,可等他听清楚那八个字后,瘦削的小脸上也顿时有了变化,嘴里也嘀咕道“万古寒国,万古寒国,寒国……”片刻之后,他与于波对视一下,同时叫道“难道那个传说竟是真的!”二人神情几乎一样,惶恐,不安,惊惧。

    太白矮仙大骂天心教时,清岩早到了百里之外,按太白矮仙所说,红尾冰狐出没的那片冰川在北方三百里,距离不算太远,只是清岩刚刚出了山洞,天气就有了变化,风力忽然加大,卷起的冰雪打在他的护体神光之上,竟能让他隐隐作痛,风力之强劲令人骇然,清岩是暗自庆幸没有带旁人,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风力虽强对于清岩来说并无什么威胁,因为他精通风诀,最擅利用,借用风势风力,默运风诀,瞬间他就化为了一股风影,随着罡风向北急飞而去。

    三百里片刻即到,前方果然出现了一大片冰川,而到了这里,由于地势平坦,风力更疾更强,那冰川被罡风吹的是没有一点雪,只有平滑光亮的冰层,闪闪发光,很是夺目。

    冰川虽是广阔,但清岩双目扫过便已了然,却没有发现广闲的身影,身影随风而动,在百里方圆的冰川上一阵盘旋。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别说人影。就是鬼影也没有半个。

    清岩暗自心急,凝神再察,神视连扫数遍,依然没有发现师傅,再看周围,除了冰川就是风雪,根本没有人的踪迹,极目望去。东北方隐约显现出了山峰的轮廓,连绵起伏,距离最少也有数百里,清岩不禁想道“难道师傅去了雪山之中?”

    寻思之时,他还一直望着那若隐若现的山脉,忽然,他看到群山之中仿佛亮起了一道青光,一闪而逝,也就是他眼力超凡才能看见,换了别人就连山脉也看不到。更别说什么青光了。

    清岩真的很感激大哥王天郎,若不是王天郎的大力成全。他怎能学会金刚法眼,有着一眼看去,洞察一切的本事。

    既然看到了那道青光,那就是线索和希望,清岩就不会放弃,身形如风而动,向着青光亮起的方位急速而去。

    清岩身化罡风片刻就到了雪山附近,而在这期间,那道青光却再没有显现,这让清岩更为忧虑,也是关心则乱,急切之下,他竟然忘了放出神视察看一下,只是凝目四望,忽然,在他的正前方,出现一团暗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向他飞来,也就片刻,暗影就到了近前,那显现的形象,令清岩不觉一惊。

    那暗影并非人类,体型巨大,长有十数丈,硕大的头颅看着就让人心生寒意,那是个三角形的蛇头,大如笆斗,两只巨目明如日月,,闪动着妖异的光芒,大嘴张开,数尺长的蛇信不断吞吐,它是条蛇,而且还是条会飞的蛇。

    长长的蛇身,长满了五彩斑斓的鳞片,光华闪动,颇为绚丽,最奇的是,在蛇身的中部,还长着一双翅膀,薄如蝉翼,而又异常巨大的翅膀,正在急速振动,发出“嗡嗡”之声,这就是这条蛇为何会飞的原因。

    伴随着“嗡嗡”之声,飞蛇已然到了清岩眼前,它自然看到了清岩,巨眼中诡异光华一闪,巨大的身形忽然一顿,轻盈而又极其自然的停在了空中,它拦住了清岩的去路。

    清岩一见此蛇,立刻就认出了它的来历,这是蝉翼冰蛇,与雪猿一样,也是上古异种,同样也是生长在极寒地带的异兽,这蝉翼冰蛇远比雪猿厉害,不光是它会飞,并且速度极快,瞬间百里,最令人头痛的是,蝉翼冰蛇不仅身怀剧毒,同时还能喷发含有剧毒的丹气,若是被它的丹气击中,剧毒就能在倾刻间把人或动物化为血水,实是厉害非常,难以抵御。

    清岩见到蝉翼冰蛇,委实是很惊讶,按萧鼎所言,这种上古异兽早在萧鼎那个年代就已是罕见之物,雪猿也是,可现在雪猿一下就出现了百余只,蝉翼冰蛇也紧跟着出现,清岩不觉想到,难道自己的运气竟是这么好,这些明明都已绝种的东西,都让自己在今天遇到了。

    也是清岩艺高人胆大,遇到蝉翼冰蛇,还有空胡思乱想,而蝉翼冰蛇也是很好奇的看着清岩,那双巨目在清岩身上一阵乱转,蛇信吞吐,发出“嘶嘶”之声,闻听这种声音,清岩微微不觉皱眉,他一向讨厌蛇和这种诡异难听的声音,尤其是在和玄武一战之后,清岩是愈发讨厌了。

    蝉翼冰蛇出现,清岩就知道自己的预料没有错,平静许久的南海极地是有了大变故,一股强大并且绝对诡异的力量正在崛起,雪猿,蝉翼冰蛇就是受到了这股力量的控制,万古寒冰,生灵勿进也非恐吓虚言,寻常人物是无法与这股力量对抗的,当然他是个例外。

    他不但要对抗,还要给这股力量点颜色看看,因为他是齐清岩,长春岛主,小南极真正的主人!

    清岩忽然觉得方才自己对待小薇未免有些严厉了,那些雪猿受人控制,真是不死绝不罢休,若不尽数杀了还能怎样,小薇其实没有做错什么。

    想到小薇可怜的模样,清岩微感谦疚,再由雪猿到蝉翼冰蛇,看它拦路的架势,显然也有着和雪猿同样的精神,自己只怕也要学学小薇的无情手段了。

    暗暗叹息一声,他又见雪山之中,青光一现而隐,心中顿时一急,随即眼中寒芒一闪,右手之上陡然间亮起淡淡五彩光华,也不废话,右手一扬,五彩光华如电射出,不偏不倚正中蝉翼冰蛇的脑袋。

    “砰”一声脆响,就算蝉翼冰蛇是上古异种,脑袋坚硬无比,可也经受不住清岩大五行真气所化的光剑,就见那颗大脑袋立时碎裂,巨大的身躯一阵扭曲,似在极力挣扎,可已于事无补,大五行真气顺着蛇身长驱直入,瞬间就将那巨大的身躯碎裂成了无数段,尸体散落在了虚空之中,蝉翼冰蛇就这么完了,死的还真是痛快。

    清岩一击杀了蝉翼冰蛇,没有片刻停留,又向雪山飞去,瞬间就到了雪山之中,找到了那道青光亮起之处,随即又看到了令他动容的一副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