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长春岛二

作品:《仙途正道

    那人身形高大,面容冷峻,不过此刻眼神,神情已是万分激动,看到了清岩,他高大伟岸的身形陡然一震,眼里光芒大盛,而他的头发竟然是赤红之色。

    清岩见到此人也是至为激动,身体之上红光隐隐闪动,头发竟然也在倾刻间成了红色,如火一样的红色,眼里也是一样的火红色,清岩体内带着火麒麟的精血,一旦情绪激动,失控,浑身气血就会燃烧,沸腾,头发也会转为赤色。

    众人当中也只有厉轻恬,广闲知道其中缘故,见此情形也不惊讶,其余人都是一惊,小薇最为关心,惊道“岛主怎么了?”说着就要上前。

    厉轻恬连忙拉住了她,低声道“别急,他激动时就是这个样子,那人就是他的叔叔,你们不用担心。”

    小薇闻言心才稍稍一放,不过还是面有忧色的望着清岩,一头赤发的清岩是她从未见过的,不免有些新奇和忧虑,厉轻恬见她如此关心清岩,不觉暗自叹息一声,随即不经意的一看小唯,又发现小唯的神情眼神也是隐含忧色,显然也是和小薇一个心思,厉轻恬见状,又是一声暗叹,心道“清岩身边的人都这么在乎他,也不知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唉!”

    来人自然就是齐海,清岩也已来到了齐海面前,叔侄二人相对而立,一样的黑衣,一样的赤发,神情在此刻也甚为相像,齐火修为已是渡劫境顶峰,容颜不老。看起来是相当年轻。与清岩在一起。就像一对兄弟,此刻谁也不会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小薇还忍不住想道“姐姐说这人是岛主的叔叔,可看起来倒像是兄弟。”

    清岩,齐海相对而立,默然许久,彼此眼里都闪动着最炙热的光芒,一样的欣喜。激动,齐海还多了一些惊喜,意外,他是没有想到清岩会在此时、此刻、此地出现。

    好久不见了,他眼里的清岩已然变得成熟了,稳重了,现在的清岩和他的父亲真是很相像,不但是容貌身形,最重要的是那份气度风采。

    齐海一生最敬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师傅也是义父的长春散人。一个就是大哥也是师兄的齐玄易,这两个人对他不但有着养育之恩。授艺之德,还有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让他一个孤儿在这二人身上得到了亲人一样的感情,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在清岩出生的那一刻起,齐海就已暗下决心,他要全心全意照顾清岩,让清岩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长,绝不能辜负大哥所托,但是,清岩的命运却非他可以预料,只过了十二年平静生活后,清岩还是踏上了丰富多彩,但也是荆棘遍布的修真仙途,一切自然也就脱离齐海的掌控。

    齐海清楚修真之路的凶险,只是他也清楚身为长春岛嫡系传人的清岩就该走上这条路,并且还要有大成就,不然清岩也无法去寻找自己的父母,这是清岩生来就有的责任。

    令齐海欣慰的是,清岩没有让他失望,不但修炼速度极快,人品也是极好,是个很优秀的孩子,而且运气也是出奇的好,竟然都学到了大五行诀,这让他对清岩的前途充满了信心,觉得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直到清岩进入了潮音古洞,齐海才多了几份忧虑。

    潮音古洞的神秘超出了齐海的预料,混天法阵的发动更是让他大吃一惊,他,元元真人当初想合力突破混天法阵,进入潮音古洞,可是他们失败了,那时候,他,元元真人,广闲等人都对清岩有着无尽的担忧,齐海还有无尽的懊恼,觉得如果自己和清岩一同进入潮音古洞,说不定事情就不会成为这样,而后悔已是无用,他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

    与所有关心清岩的人一样,即便齐海是渡劫境高手,也只能等待,还是很久的等待。

    而让齐海没有想到的是,清岩与他再次见面,地点竟是天风海,长春岛的外围,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个极大的惊喜。

    乍听到清岩的声音,齐海都以为听错了,随后见到清岩,齐海依旧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以他的修为会有这样的感觉,这就是说明他有多么激动,兴奋。

    叔侄二人就这么默默对视了许久,众人也不会去打扰他们,最后还是清岩首先开口,却是甚为平静的道“海叔,我来了!”而他的头发也已恢复了常态。

    齐海心情似乎已然平复,眼里光芒逐渐收敛,含笑看着清岩,道“石头欢迎回家!”简简单单的六个字饱含了他对清岩最真,最深的亲情。

    清岩眼泛泪光,回家,他终于回到了自己在梦里不知来了多少次的家。

    齐海了解他的情绪,轻轻拍拍清岩的肩膀,随即又和广闲,太白矮仙等一一打了招呼,在见到于波,于海,齐鲤,齐火,小薇几人时,齐海明显有些惊讶,如此多的渡劫境高手齐聚于此,他要是不惊讶才怪。

    接着出现的情况就更让齐海惊讶了,这几位渡劫境高手对他竟是异常恭敬,对着他就是深施一礼,称呼虽然各异,但绝对尊敬,于氏兄弟是“齐前辈”,齐鲤三人叫得更是亲切“海叔海叔”的叫了一大串,一下子就把齐海弄懵了。

    齐海觉得奇怪,广闲就把这些人和清岩的关系大概说了下,齐海听完惊讶就成了惊喜,暗道“石头一去百年,回来后居然带回了这么多的高手,这孩子,还真是有一套。”

    人多了就是事多,很多人和齐海都是初次见面,又因为清岩的原因,齐鲤,齐火,小薇对齐海是倍感亲切,小薇还道“海叔,我们都是长春岛弟子,早听岛主说过你。今日能见到您我们是太高兴了!海叔。长春岛是不是就在哪里?”说着指指方才那个影子出现的地方。

    齐海见小薇娇美可爱。也是甚为喜爱,笑道“不错,长春岛就在那里,方才就是他施展了太阳神功吧?”他说的就是齐火。

    齐火忙道“是我,海叔。”

    齐海赞道“不错嘛,太阳神功都到了这种地步,刚才还吓了我一跳!”

    清岩也恢复常态,笑道“海叔。那道禁制可真厉害,是你设置的吗?”

    齐海摇头道“不是我,是你爷爷。”说话中,他右手一扬,一道淡淡红光随势而出,光影闪动之间,就到了百里之外,“砰”一声闷响之后,海面之上忽然亮起一团绚丽红光,起初那团红光极盛。片刻后,就转为暗淡。随着光芒收敛,众人就看到了在那团红影之内,显现出了一座岛屿,这次很清晰,眼力好的都看到了岛上郁郁葱葱的碧色,青翠亮丽,甚为醒目。

    长春岛终于显露出了它的真实面目,它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翠绿,清亮,虽然相隔甚远,众人还是感觉到了从岛上飘散而来的一股清新气息,充满活力,蕴含生机。

    这就是长春岛,众人一见之后,都有些恍惚,齐海显现出长春岛的真实形象之后,微笑道“多少年了,长春岛是首次显露真容,石头,你要看清楚,这就是你的家!”

    清岩忽然明白了齐海如此做的目的,是在让自己更全面,更清楚的认识长春岛,认识自己的家,随即感动道“我知道了海叔!”

    齐海微微一笑,道“大家随我上岛吧!石头,你和我一起在前面,我告诉你岛上的一些情况。”清岩答应一声,随即和齐海头前带路,一行人化为一道光影,向着长春岛而去。

    到了长春岛,大家才真正领略到了长春岛的神奇之处,一入那道布在长春岛外围的红色光影后,大家都觉四周气息又变得温和了许多,比之小南极真是有着天壤之别,再看长春岛上,举目望去皆是碧绿之色,不着边际,长春岛很大,少说也有数百里方圆,而能把如此大的一座岛隐藏的这么被隐秘,委实令人骇异。

    长春岛果然不愧有长春之名,岛上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巨树成林,苍翠茂盛,鲜花遍地,气息清新,闻之心旷神怡,这样的景色出现在小南极,不可不算是一种奇迹。

    齐海引领大家飘然飞过一大片树林草地后,前方才出现了一排建筑,那都是树木搭成的房屋,一排也有数十间,在木屋之后,便是一座百多丈高下的峰峦,一样的绿色,在那山顶之上,还有一道瀑布笔直而下,流水清澈晶莹,便如一道玉色长龙挂在山壁之上,水流落下,在山脚下汇聚成了一汪清潭,波光粼粼,上面竟然还有几只水鸟在戏水玩耍。

    见到如此景色,大家不觉一阵赞叹,清岩也是一样,这与他梦里的家稍有不同,这般绿意盎然,生机蓬勃是他没想到的,见清岩有些惊讶,齐海笑道“那是清月峰,下面是映月潭,清月峰上面是天月湖,这就是长春岛的三月之景。”

    清岩喃喃的道“三月之景,这名字真好听。”

    齐海道“这是你母亲起得名字,在那以前,它们可没有这么好听的名字。”

    清岩一怔,道“是我娘起得名字!”

    齐海点点头,道“下去吧,这些木屋就是我们的住所,我还有一些人给你介绍。”

    清岩奇道“还有别人在这里?”

    齐海笑道“那是自然,这么大的岛总不能就我们几个人吧。”

    此刻,清岩也看到了木屋之外已经有人在等候,仰首看着他们,随即就和齐海飘然下落。

    木屋之外共有七人,见到齐海一下子领来了这么多的人,他们都是面露讶色,而他们眼睛一扫众人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落到了清岩身上,眼神也变得无比炙热,明显很激动。

    这七人是五男二女,也都身穿黑衣,赤发飘扬,长身而立,隐隐流露出来的气息也是极为强大,清岩只一看便知道,这七人之中,有三人已然是渡劫境高手。另外五人也都是最强高手。

    清岩等人一落地。那七人就快步走上前。径直到了清岩眼前,眼中光华闪闪,神情都很激动,不过都没有率先开口,只是看着清岩。

    齐海对清岩道“他们都是你父亲的弟子,也就是你的师兄师姐。”

    清岩闻言不觉一怔,道“我父亲的徒弟?”

    齐海笑道“很惊讶吧!他们都是师兄出游时救回来的人,也是因为禀赋很好。就成了师兄的弟子。”随即又对那七人道“这就是你们师傅的儿子,齐晓石,小名叫石头,你们不是盼望很久了吗,现在他回来了,过来见见吧。”

    既然是师兄师姐,清岩忙施礼道“小弟见过各位师兄师姐,只是不知该如何称呼大家。”

    七人之中有一人就道“小师弟客气,我是你大师兄,叫齐一。”清岩见齐一身形魁梧。方面大耳,极具豪迈气度。不禁暗道“这位大师兄还真是够气派,我爹眼光还真不错。”忙道“见过大师兄。”

    接着一个身形高瘦,面容清奇的男子道“小师弟,我是你二师兄,叫齐二。”

    齐一,齐二,这名字也真是特别,清岩见过二师兄之后,心里却道“不会三师兄就是齐三吧?”清岩没有猜错,齐三是老三,但不是师兄,是师姐,齐三竟然是个容貌俊美的高挑女子,而修为和齐一,齐二一样,都是渡劫境。

    随后,齐四,齐五,齐六,齐七一一和清岩见了面,齐七自然也是年纪最小的,是位身形娇小的美丽女子,由于修为已是最强,齐七虽已数百岁,容颜依然极为年轻,性情也很直率天真,见到清岩恭敬的向自己行礼,齐七娇笑道“小师弟免礼,以前我是最小的,现在你来了,我可高兴了!”

    清岩听她如此说不觉一怔,齐三就解释道“以前小七总觉得自己排行最小,没有师弟师妹,心里很不平衡,现在小师弟来了,她自然最高兴了。”

    清岩这才恍然,齐一也笑道“这下小七也就不用老抱怨,自己是最小了。”

    齐七也是天真未泯,皱着鼻子道“最小可是很吃亏的,整天被你们欺负,我是受够了。现在小师弟来了,我当然……”话到一半,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不觉一皱道“不对呀,小师弟是小师弟,可也是长春岛主,我这个师姐……”

    齐三嫣然一笑,截口道“你个傻丫头,别说你这个小师姐,就是我们也要听岛主的,小七你是白高兴了。”此话说完,他们几个是齐声大笑,齐七被他们取笑是又气又恼,使劲的跺脚,那模样还真是娇憨可爱。

    齐海对清岩道“他们一向如此,玩笑惯了。”随即又对齐一道“你这个大师兄别光顾着笑,这些都是石头的朋友兄弟,还有这位是石头的师傅,广闲道长,还不见礼!”

    齐一等人一听广闲是清岩的师傅,立刻收住笑容,急忙齐齐向广闲施礼,恭声叫道“前辈。”

    广闲随性惯了,笑道“几位免礼,都是自己人无需这么客气。”

    齐一等人见广闲这般和气,也很高兴,随即又和其他人分别认识了一下,齐一等人当然也对于波等几位渡劫境高手大感兴趣,又听这些高手竟然都是清岩的属下,不觉暗自心惊,几乎都在想“小师弟从什么地方找到了这么多的高手,真是太厉害了!海叔没有说错,小师弟真是不凡之人,难怪海叔对他给予厚望,可也不知道小师弟究竟有多强,他的太阳神功到了什么境界?”

    七人好奇,却也没有明说,齐海还在向清岩解释道“他们本来都有自己的姓名,可为了报答师兄的恩德,便自己改了名字,也是为了好记,就取了这么个名字,一二三四五六七。”

    清岩微笑道“原来如此,我说呢。海叔,我这七位师兄师姐的修为都很高啊!”齐海道“齐一,齐二,齐三都已是渡劫境,其他四个也就差一步了,如果……”说到如果他忽然一顿,眼里闪过一丝忧虑,正欲再说,齐七忽然插嘴道“小师弟,你很奇怪呀?!”

    清岩奇道“七师姐此话何意?小弟哪里奇怪了?”

    齐海知道齐七是这七人里最古灵精怪的,做事说话一向也没什么大小,也是被几位师兄惯坏了,此刻听她这么一说,生怕她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就道“小七,你又要闹什么?”

    齐七笑道“海叔,你别怕,我就是奇怪小师弟的修为,我怎么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他没有修炼太阳神功吗?”

    提起这个,齐海也忽然想到了一事,自和清岩见面后,他光顾着高兴,并没有在意清岩的修为,此刻听齐七这么一说,他才留意到了清岩的特别之处,凝目一看清岩,就见清岩浑身上下竟无半丝气息流转于外,神情淡然,宛如常人,齐海一看后,微微一惊,很自然的他就以真气试探,太阳神功暗暗涌出,无声无息的迫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