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长春岛六

作品:《仙途正道

    今天是财神节,廿虹祝大家节日快乐,快快发财,也请多多订阅呀!

    清岩实在纳闷,自己怎么就招惹这团神火,难道就是因为自己连续催动了它二次,从而亵渎了它的威严,结果它就受到了刺激,就要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报复一下自己这个不知好歹的毛头小子。

    他心思电转,一下子想了这么多,而离天神火没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继续鼓动清岩强大的真气,来折腾清岩自己,清岩都觉得大五行诀在离天神火的淫威之下都失去了作用,一点也不给自己争气,这算什么天道之诀!

    暗自骂着,清岩当然不会放弃,大五行诀无力抵御离天神火,他还有伏羲八诀,默运八诀,却也是毫无作用,其实大五行诀,伏羲八诀在清岩体内已是难分彼此,算是水乳交融,而就在此刻,清岩才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了解,熟悉伏羲八诀,因为在离天神火的强大威力之下,以前似乎已是融合的五行,八诀真气,就在瞬间分离,继而八诀真气变得支离破碎,完全没了章法,八种真气碎裂成片,分散如丝,再无连接贯通之势,真气成了这样,清岩的心也就碎了  。

    然而,离天神火给他的“惊喜”还不止这些,随着伏羲八诀的散乱碎裂,在清岩体内根深蒂固的大五行真气竟然也步了伏羲八诀的后尘,金木水火土五种先天真气就此完蛋,清岩甚至都听到了真气碎裂,碾压成末的声音。这次碎得更彻底。大五行真气。伏羲八诀的八种真气,就此成碴,成了点点滴滴,散乱无章,不能汇集,清岩是完全失去了对自身真气的控制,他的心当然也破碎成碴,颗颗粒粒。还在滴着点点鲜血。

    此刻的清岩觉得异常无力,自他修炼有成后,他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打击,当年被玄武一击险些毙命,随后还功力全失,犹如活死人,在万木元根一住百年,那时候他是觉得无助,无力,但他还没有这样绝望过。

    此刻他却是极度绝望。因为他知道,在离天神火的力量下。他实在是太渺小了,比之蝼蚁也不过分,可清岩就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离天神火!!

    “他妈的!”清岩暗自叫骂着,想到智心圣僧如果知道了这种情况,不知会作何感想,唉!

    就在清岩陷入绝望之时,其他人却以为清岩的修炼已是紧要关头,在静室之外,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静室之内发出的强大气息。

    起先这股气息的波动还很轻微,大家也都不在意,可随后气息波动幅度越来越大,那吞吐之力至为强悍,气息吞吐竟然波及到了整个长春岛,每个人都被这股气息的强大震撼到了,就是修为最高的齐海,于波,于海也不例外。

    随着气息一吐一吸,大家都忍不住运功抵御,好在这股气息虽强,却没有杀伤之力,便如阵阵强风,搞得长春岛是树叶凋零,绿草乱飞,好端端的一个世外桃源变成了一团糟。

    长春岛上风云变色,齐海等人也是骇然失色,他们都没想到清岩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齐海也很担心,还曾察看了一下静室内的清岩,就见清岩神情淡然,似乎无事,齐海也就没有多想,他哪知道清岩已被离天神火折腾了个半死。

    等到长春岛安静下来,那已是七日之后,看着一片狼籍的长春岛,齐海等人是一脸苦笑,最伤心的就是齐七,看到自己辛苦栽种的鲜花都成了碎片,她的眼睛都红了,手里捧着一些残花,齐七难过的道“我的花都完了,海叔,你快看看呀!我的花都成什么样子了。”

    齐海还有功夫理会她的花,但也敷衍了几句“小七,花没了可以再养,等以后我让石头赔你。”

    齐七闻言还欲再说,齐三知道齐海此刻的心思,就把齐七拉到了一旁,低声劝慰了一下,这才让齐七好受了不少。

    齐海,广闲,于波,于海等都在观察清岩的动静,他们神视强大,自然能看的qgchu,发现清岩在吞吐罡气之后,身体之上忽然光华大盛,那是七彩光芒,十分绚丽,静室虽然不小,也被这绚丽占据的满满当当。

    如此绚丽多彩的光华忽然出现,令大家都很惊讶,于海首先道“大哥,岛主这是在修炼修炼什么道法,怎会发出这般漂亮的光彩?”

    于波也是大奇,虽然他知道清岩同时修炼了大五行诀,伏羲八诀,可这样的光华似乎和这两门神功没什么关系,便摇头道“我也不太qgchu,或许是岛主在催动什么法宝也不一定!”

    于海点点头,就没再说什么,齐海,广闲qgchu为何如此,知道是离天神火的光芒透体而出,二人互看一下,都已有数,也就没有说什么。

    最心急的就是厉轻恬,小薇,二人见状都是十分忧心,厉轻恬还好些,见到齐海,广闲甚为镇静,就也按耐住了焦急之心,小薇没想那么多,就问到厉轻恬“姐姐,岛主会不会有事,我们跟随他这么久了,可都没见过他会发这样的光,这太奇怪了!”

    齐鲤也道“小薇说的对,夫人,岛主可从来没有这样过!”

    厉轻恬闻言芳心又焦虑起来,连忙来到齐海身边,忧心忡忡的问道“海叔,清岩这是怎么了?”

    齐海见她一脸忧色,便安慰道“别担心,石头是在修炼一种道法,应该是到了关键时刻,我们现在只能静静等待,莫要打扰他。”

    厉轻恬见齐海似乎心中有数,也知道如果清岩真的有事,齐海绝不会这般淡定,心也就放了下来,点点头,随即又和齐鲤等人说了说。让他们也安心了不少。然而就在此刻。一声高亢尖锐至极的厉啸从远处蓦然传来,这个声音,厉轻恬,齐鲤,于波等人都十分熟悉,闻声色变,小薇还道“这帮家伙又出现了!”

    她的话音刚落,小唯也道“还真是阴魂不散呀!”她们一前一后各说了一句话。说完之后,二姝美眸一对,同时娇哼一声,随即别过脸,真真是谁也不愿见谁。

    广闲听到厉啸,脸色微变,道“又来了,齐兄,你可这帮家伙是何来路?”

    齐海,齐一等人听到厉啸之声。却不惊讶,只是各自微微皱眉。眼里闪过几分忧色,听广闲问起,齐海沉声道“他们算是长春岛的宿敌,道长无需忧心,只要身在长春岛他们还奈何不了我们。”随后又对齐一道“老大,你与老二,老三出去看看,小心点,不要和他们太过纠缠。”

    齐一答应一声,就带领齐二,齐三向着岛外而去,片刻之后,就听齐一在外边发出一声大喝,接着就见三道赤色光华冲天而起,光华闪闪,就如三道赤色长虹划空而过,由于光芒太盛,天地顿时被映照的赤红一片。

    随着三道赤虹亮起,那声厉啸也越发响亮,而齐一的大喝也是越发高亢,极具穿透力,似乎就像一柄锋锐长剑正与那声厉啸临阵交锋。

    于海闻声便知情形,低声道“齐一还真不含糊,这一嗓子叫得不比我差,大哥,长春岛名不虚传呀!”

    于波闻言立刻轻喝道“休要胡言,长春岛和我们算是一家,都是自己人,你还比较什么!”

    于海闻言还有些不服气,还想反驳两句,只是一见大哥脸沉似水,眼神凌厉,他肚子里的话就倒不出来了。

    齐一的长啸和那厉啸僵持了许久,那三道赤色长虹也是声势不减,四下激荡,战况显然十分jiliè,如此过了能有一个多时辰,齐海忽然扬声道“齐一,差不多了,你们回来吧!”随即,就见虚空中三道人影一闪而现,齐一三人竟是这么快就回来了。

    接着,齐海一闪而逝,也不知去了何处,瞬间后,众人就觉得头顶上空红芒大盛,仰首看去,那轮红日发出的光芒竟是亮了数倍,光芒散开,倾刻间就遍布了天地之间,随着红芒散出,远处的厉啸即刻停止,片刻之后,红芒收敛,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也就在红芒敛起那一刻,齐海也已现身,神情有些凝重,若有所思,齐一等人也是一样的表情,沉默了一阵,广闲才问道“齐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雪猿,蝉翼冰蛇是从何而来?而且数目众多,fǎngfo杀不完似的!”

    齐海叹道“此事说来话长,本来石头一到就该告诉他,可我怕他修为分心就忍住没说,对了,你们和他们有过接触?”

    广闲苦笑道“岂止是接触,我的老命险些就交待到了它们手里!”

    齐海动容道“竟有此事!”

    广闲道“我们也是见面光顾着高兴,把此事忘了。”随即他就把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说给了齐海等人。

    齐海听后,冷冷一笑,脸上尽是肃杀之气,眼里闪动这火一样的光芒,寒声道“万古寒国,生灵勿进!他们好大的口气!”

    齐一也道“这帮畜生,居然敢凝冰为界,海叔,看起来他们这次是要倾尽全力,破釜沉舟了!”

    齐海神情冷峻,沉声道“这样最好,我就怕它们乘机离开小南极,去外面兴风作浪,看样子他们还是不死心,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听他们如此交谈,广闲,于波等人都有些糊涂,甚为茫然,于海性子急,忍不住问道“齐前辈,他们究竟是什么?是人还是些怪物?”

    齐海见大家心存疑惑,就展颜笑道“诸位遇到的那些雪猿,蝉翼冰蛇其实都是受人驱使的小喽啰!而发出厉啸的家伙,地位还能高些,但也是受人摆弄的傀儡罢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于海叫道“我可和那家伙交过手,很厉害呀!我听岛主说过,那家伙实力很恐怖,要比渡劫境高手高出一线,很难缠!”

    齐海点头道“石头说的不错,那家伙名为“冰魂浮灵”,是这小南极以及南极大陆的万载寒气所化。深具灵性。更能借助这万古寒气伤人攻敌。威力极强,寻常高手根本无力抵抗!”

    冰魂浮灵,众人听到这四个字都是大皱眉头,小薇还道“海叔,他们原来不是人!”

    齐海笑道“自然不是人了,不是说了吗是寒气所化的灵物!”

    于海也很好奇,问道“这家伙有多少个?不会也和雪猿一样,多不胜数吧?”

    说到这个。齐海轻轻一叹道“你算是说对了,冰魂浮灵是杀不完,斩不绝的!”

    大家是大吃一惊,冰魂浮灵的厉害他们都领教了,如此强悍的对手竟然是没完没了的会出现,饶是于波,于海胆大包天,也要脸色大变,广闲知道齐海不会危言耸听,也是神情一变。沉声道“齐兄,这些东西不会凭空出现。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还有操控他们的又是谁?”

    齐海稍做思量道“道长可曾听说过寒国?”

    广闲点头道“有所耳闻,难道这些东西真和寒国有关联?”

    齐海叹道“道长说对了,他们的出现就是为了寒国的复兴!”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寒国距离当今实在是太过遥远了,就连孙小乙也不知道寒国的具体情形,旁人就更不qgchu了,听到齐海说到寒国复兴,大家怎能不发愣,齐海见状,又道“诸位对于寒国不甚了解,自然不知缘由,我想再问一下,诸位可曾听过混沌兽?”

    混沌兽知道的人也不多,不过于波,孙小乙,广闲也都知道,于波沉声道“这个我倒知道,传说此兽有吞噬天地万物的力量,神器太极囊就是由此兽之皮所制。”

    齐海道“不错,而混沌兽就曾横行在寒国,不过此兽最终还是死在了一人手中,那人就是上古大神盘古。”

    众人闻听盘古之名都是微微一惊,不过也不意外,试想混沌兽那么厉害,也只有大神级的人物才能将它斩杀。

    接着齐海又道“而混沌兽也与冰魂浮灵一样,也是受人驱使的棋子而已。”

    齐海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此话说出之后,众人又是大惊失色,就连一向冷静的于波也惊呼了一声,齐海叹道“我也不是耸人听闻,盘古大神开天辟地的传说诸位想必都曾听过,其实传说难免有些夸大,盘古大神是曾开辟了一个新天地,那就是斩杀了混沌兽,让天地间有了四季之分,不再极寒冰冷,让寒国消失。”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都想道“所谓盘古开天辟地便是如此,能让这个世间有了四季,那也是绝世神通,大神就是大神啊!”

    说到这里,齐海也是讲到了重点,只听他继续道“而能驱使混沌兽的,就是创造了寒国的……怎么说呢,算是创始人吧,它有个名字就是万古寒螭!”

    又出现了一个新名字,对于很多人这个名字也很陌生,孙小乙竟然也不知道,而于波闻听万古寒螭之名,身形竟是微微一颤,他身旁的于海感觉到了大哥的颤抖,不觉惊道“大哥,你抖什么?你知道这个什么万古寒螭?”

    于波似乎在平稳心境,没有回答,广闲显然也知道万古寒螭,神情也是大变,沉声道“竟是万古寒螭,我还以为那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齐海,齐一等人似乎习惯了,万古寒螭四个字也就是个名称,不过在说到这个名字后,他们眼里都是光芒一闪,气息隐隐而动,似乎这四个字触动了他们,激发了他们的斗志。

    齐海又道“万古寒螭不但存在,而且它就在我们的脚下,在深深地地底,而它的心就在我们的头顶,正在发光,发热,让我们感到了无尽的温暖。”

    这次大家惊了,不过大家也被惊得麻木了,闻听齐海那番话,众人先是齐齐垂首看看脚下,当然他们看不到万古寒螭,随后众人仰首望天,一轮红日顿时映入眼中,愣了片刻,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道“难道九天元阳石就是万古寒螭的心?!!”众人和声,声音自然很大,与大家的神情很相配的就是他们的语气,真是万分惊讶,十足诧异。

    齐海也望着九天元阳石,悠悠的道“不错,它就是万古寒螭的心,大家没有想到吧?”

    也就在大家被齐海一连串的话震得一愣一愣的时候,清岩的处境却是有了一些变化,他的真气被离天神火蹂躏成碴后,离天神火居然还给了清岩一丝喘息的机会,那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稍微松弛了一下,这让清岩感觉离天神火竟然还有一丝人性未泯,可此刻再有人性也是虚的,真气散乱碎裂,除了元神尚存外,他是什么也没有了。

    离天神火还在不断闪动,七彩光焰透出了清岩的身体,清岩整个人似乎已被光焰燃烧,也许是离天神火火焰太强,此刻的清岩竟然感觉不到痛楚,过了一段时间后,身体应该是被光焰烧透了,清岩反而觉得浑身暖洋洋的,竟然有些舒服的要昏昏欲睡的感觉,很快困意袭来,清岩也是无法抵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