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长春岛九

作品:《仙途正道

    听清岩问到自己,齐一含笑摇头,齐三摆摆手,也表示不会,不过他们的表情都很有意思,眼里闪动着和齐海一样的光彩,清岩大奇,眼睛又是一扫这些师兄师姐,发现其中一人神情与众不同,正噘着嘴,颇为恼火的盯着自己,那眼神是相当的凌厉

    清岩一见,顿时一愣,犹豫半天,才道“难道……七师姐才是炼丹大师?”

    齐海含笑点头,齐七傲然道“正是本师姐!小师弟,你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能力?”

    清岩还真是很怀疑,可也不能直言说出来,就道“小弟怎敢怀疑师姐,只是……”

    一听只是二字,齐七娇俏的小脸顿时一沉,娇喝道“只是什么!我会炼丹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

    此话一说,在场众人都是一笑,清岩没想到齐七说话是这般直接,不觉脸皮一红,齐七却是毫不在意,还是很恼火的望着清岩,一副气呼呼的模样  。

    而小薇却不知开裆裤是什么,就低声问到厉轻恬“姐姐,什么是开裆裤?”

    厉轻恬忍住笑,道“就是小孩穿的裤子。”

    小薇奇道“不就是裤子嘛,有什么好笑的?”

    这次众人都忍不住了,齐声大笑起来,这一笑就把小薇笑愣了,清岩的脸又红了几分,而这时候,小唯又添乱了,叫道“我想起来了,开裆裤就是露屁股的裤子!对不对?”

    清岩闻言真是无地自容,他是彻底领教到了小薇,小唯的厉害。自己这个长春岛主这次算是彻底没了颜面。好在大家也顾及到了清岩的面子。很快就收住了笑声。

    齐海也没料到齐七会这么说,忙道“小七,休要胡言,你若惹恼了石头,这次他就不带你出去历练了!”

    齐七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变得和颜悦色,继而就是笑容满面。道“小师弟,你别介意我方才的话,是我不好,你不是要炼丹吗,交给我了,我保证给你炼出最好的丹药。”

    齐海也道“石头,小七最强的本事就是炼丹,她深通炼丹之道,是师傅丹道的衣钵传人,你可不能小觑她呀!”

    清岩道“我爷爷也会炼丹?”

    齐七插嘴道“师祖什么不会。炼丹制符,奇门遁甲。那是样样精通,我会炼丹,三师姐会制符,四师兄对于阵法可是深有研究,你若不信,我们现在就给你演示一下。”

    清岩忙道“不用了,小弟怎能不信。”心道“原来爷爷竟是这般厉害,我这个孙子可是有些差劲了,除了道法之外,什么可都不会。”

    清岩寻思之际,齐七忽然伸手到了他的眼前,道“拿来吧!”

    清岩一怔道“师姐要什么?”

    齐七秀眉一扬道“你傻了,自然是药方了,不然怎么炼丹!”

    清岩顿时恍然,忙从怀里取出回魂丹的药方递给了齐七。

    接过玉简,齐七凝神一看,此刻的她fǎngfo忽然变了个人,一脸正色,极具气派,很有炼丹大师的风范。

    观看玉简片刻之后,齐七才道“此丹炼制之时对于环境器具要求极高,嗯!不错!”

    见她这般严肃,清岩小心问道“七师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齐七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有什么问题?我觉得这次炼丹很有挑战性,小师弟,你把药材都凑全了?”

    清岩忙道“都全了,一会我就拿给师姐,除了药材,你还需要什么?”

    齐七美眸一转,看看清岩,笑道“你不说我差点就忘了,我确实需要一样东西。”

    清岩忙不迭的道“师姐要什么,小弟马上去找。”

    齐七笑咪咪的道“我要的就是你。”

    清岩一怔,以为她在说笑,就道“小弟有什么用?”

    齐七笑容忽然一敛,一本正经的道“你可是有大用,你既然能炼制出还魂砂,说明你的纯阳真火已到了极高的火候,正好,我炼丹也需要纯阳真火,你最合适了,所以我就很需要你,明白了吗?”

    原来如此,清岩放心了,面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师姐,他居然都有些忐忑不安,他也知道为了炼成回魂丹,以后这段时间是要完全受这位师姐的摆布了,哎呀,这段时间只怕要有苦头吃了。

    齐七的炼丹室是在清月峰的后山,齐七也是急脾气,既然答应了要为清岩炼制回魂丹,她是一刻也不能耽误,当下就让清岩准备好各种药材,随她去丹房炼丹。

    清岩有些无奈,本打算要和厉轻恬相处一阵子,哪知道齐七根本不给他机会,一看清岩准备好了,齐七就拉着清岩直奔后山,就这么急匆匆炼丹去了。

    清岩从出关和大家交谈,总共不过一个时辰,别说厉轻恬,就是小薇,小唯几个也觉得时间太短了,望着清岩,齐七飘然而去的身影,小薇甚是不满的道“岛主怎么说走就走,我还有很多话还没说呢!这个小师姐,也太着急了!”

    小唯此刻与她成了一个阵营,也道“就是,着什么急!跑得这么快!”

    厉轻恬见这二人居然有了共同语言,不禁一笑,眼望着早已远去的熟悉身影,她也是颇为怅然,暗暗叹息一声,道“清岩,要想和你多待一会,还真是个奢侈的愿望啊!”

    齐三在与厉轻恬相处了这段时间后,早已把厉轻恬当成了妹妹,作为女人,她自然了解厉轻恬的心思,见厉轻恬在那里呆呆出神,她便安慰道“小七就是这个样子,一听要炼丹,是什么也不顾了,轻恬你就再等等吧,应该用不了多久!”

    厉轻恬玉容微微一红道“小妹知道轻重缓急,炼丹是大事,只希望他们能炼丹顺利。”

    齐三对齐七的炼丹之术是极有信心。微笑道“这你放心。以小七的本领炼丹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们说话之时。清岩已然到了齐七的炼丹室,这座丹房开辟在清月峰后山的峭壁之上,四面凌空,甚是险峻,丹房前只有一个数丈方圆的平台,供以落足。

    清岩到了平台,感觉便像是回到了崆峒山清风崖,凌风而立。飘飘欲仙,不禁一阵出神。

    齐七也已将丹房的石门推开,见到清岩站在那里发呆,不觉奇道“想什么呢?快进去吧!”

    清岩回过神来,举目四下一望,就见清月峰后面是一片广阔的森林,巨木参天,绿意盎然,许多飞鸟盘旋于森林上空,不时发出清脆的鸣叫。真是一派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气象。

    清岩见此景象不觉赞道“后山景色竟是如此之美。师姐,那是什么地方?”说着他又发现了在森林深处,有座高峰巍然耸立,独具一格,气势威严。

    齐七指着那座高峰道“那是凌云峰,是师祖,师傅闭关之地,等有机会我领你去看看,现在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快进去吧!”

    被齐七一催促,清岩已无心欣赏景色,虽对凌云峰充满好奇,他也只能很无奈的和齐七进入了丹房。

    一进丹房,清岩便是微微一惊,里面的空间竟是十分宽敞,少说也有千丈方圆,而一进丹房,清岩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香,而且感觉四周的气温也高了许多。

    再看丹室之内,在中央之地,赫然摆放着一座高有丈许的炼丹炉,此刻这座炼丹炉还在燃烧,散发着淡青色的火焰,显然这座炼丹炉还在工作。

    清岩见状不禁奇道“小师姐,你是在炼丹吗?”

    齐七早已向着炼丹炉走去,闻言便道“废话,不炼丹炼什么?难道炼铁吗?”

    清岩也是习惯了她的脾气,并不在意,又道“你炼的是什么丹药?”

    齐七似乎也觉得自己话语过分了,语气就变得柔和了许多,道“是元阳丹。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清岩摇头道“小弟是首次听说。”

    齐七忽然恼道“长春岛的元阳丹可是大名鼎鼎,你身为长春岛主居然都不知道,真是岂有此理!”

    清岩无缘无故挨顿训,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苦笑道“师姐责骂的对,小弟这个长春岛主确实不称职。”

    齐七已到了丹炉近前,听到清岩如此说道,她这才想到了清岩的身份,便有些不安,心道“我老是忘了他的身份,毕竟是师傅的儿子,现在的岛主,我怎么这般说他,不过他的脾气倒是很好,和师傅真像,一个老好人。”想起师傅齐玄易,齐七不觉又是一阵思念,竟是有了片刻失神。

    稍一恍惚后,齐七就又和声道“小师弟,你莫见怪,我就是这个脾气,不会说话,这元阳丹是以九天元阳石为主药,副以其他药材炼制而成的,有着补气固元的神效,我听说当年轻恬曾患有九阴绝脉,还曾寻找过九天元阳石?”

    清岩没想到她连此事也知道,就道“不错,轻恬也是得到元阳真圈之助才治好这个先天痼疾。”

    齐七闻言点点头,也是奇怪,自从到了丹室她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不再笑语盈盈,变成了不苟言笑,真是一派肃然,叫清岩见了都觉得这个齐七还是那个齐七吗?

    就听齐七淡淡的道“我已为轻恬诊脉,她的身体算是康复了,不过……”

    清岩闻言一惊道“不过什么,难道轻恬还没有完全好?”

    齐七神情淡然,冷眼一看他,继续道“算是吧,元阳真圈蕴含的元阳之气其实并不纯厚,对于九阴绝脉这种先天病症,很难彻底根治,不过你也别太忧虑,我已让轻恬服食了一颗元阳丹,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药力已然起了作用,轻恬的身体这才是真正大好了!”

    清岩长舒口气,由衷感谢道“多谢七师姐,小弟……”

    齐七截口道“都是自家人,客气话无需多说,再说轻恬早就谢过我了。”

    清岩道“原来七师姐还精通医术,小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齐七淡淡的道“这有什么稀奇。不会医术。不通药理。我怎么炼丹!这都是师祖,师傅教的。”说话之时,她的双目一直不离眼前的炼丹炉,忽然她的眼中精芒一闪,喜悦之色表露无遗,接着又道“你四下看看吧,这炉元阳丹就要出炉了!”

    清岩忙道“要小弟帮忙吗?”

    齐七摇头道“不必,我应付得了!”随后就不再说话。目不转睛的盯着丹炉,神情极是严肃。

    清岩自是不敢打扰她,见那炼丹炉发出的火焰已近炽白,显然是到了紧要关头,而齐七双手虚按丹炉,掌心之中淡红色光华急速流转,明显是在以自身真气催动炉火,又过片刻,清岩就听见炼丹炉内传出一阵轻微细响,宛如清水在柔砂上流过。如此动静持续了足有半个时辰,随着流水之声消失。丹炉内又发出几声“叮叮”脆响,便如玉石击打之声,甚为悦耳。

    清岩越听越奇,不觉凝目望去,他的眼力本就厉害,这次又经过离天神火的淬炼,他的金刚法眼终于大成,目力之强实已到了洞察一切的地步,炼丹炉虽然厚重也难挡他的双目,炉内情形,便是清晰可见。

    就见在那丹炉之内,还有一座三尺高矮的铜鼎,已被炉火烧成半透明状,而在铜鼎之内,清岩看到了一堆闪动着耀目光华的珠子,那些珠子大小相同,赤红如火,那叮叮之声,便是这些珠子相互撞击后发出的,又过一阵,那些珠子逐渐安静了下来,光芒也逐渐黯淡,最后就成了一颗颗大如龙眼核的红色丹药,清岩看到此处,便已明了,这炉元阳丹是大功告成了。

    再看齐七,已是收回双手,却没有马上开炉取丹,静静立在丹炉之前,双目微闭,看样子方才她是耗损了不少真气,正在养神蓄气。

    清岩身形闪动,轻飘犹如虚影,也不会惊动齐七,就在丹室一阵浏览,在丹炉后方,是数排药柜,上面放置了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上面标注了名称,那些名字稀奇古怪,好在清岩熟读神魔异志,还能认识一些,当然也是为数不多,清岩知道这都是用来炼制丹药的原材料,匆匆一数,竟有上千种之多,不禁暗暗咋舌。

    随后又见到在丹室的最东角,还有几个药柜,到了近前,就见上面也摆放了不少东西,与先前的不同,药柜上面都是大小一致的玉葫芦,红玉所制,高有五寸,细腰大肚,小巧玲珑,惹人喜爱,上面也有标注,名称不一,不是什么丹,就是什么丸,看起来都是齐七炼制的成品丹药了。

    清岩见这些红玉葫芦可爱,就多看了几眼,忽然发现有个葫芦上面的名字有些奇怪,心里一动,就拿在了手中,又仔细看了看,这葫芦上写的是还魂丹三字,这和回魂丹就是一字之差,所以才引起了清岩的注意。

    清岩端详手上红玉葫芦时,齐七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怎么了,对我炼的丹药你很有兴趣?”

    清岩一扬手中的葫芦道“师姐,这还魂丹和回魂丹有什么分别?”

    齐七正在打开丹炉,一边把里面的丹药装进一个红玉葫芦中,一边漫不经心的道“当然不一样了,我这还魂丹治的是失魂忘情之症,可没有起死回生,还魂返阳的力量。与回魂丹是各有药效,不能相提并论。”

    清岩已然明了,又道“师姐,什么是失魂忘情之症?”

    齐七已是把元阳丹装入了红玉葫芦之中,随口答道“就是失忆症,你是想学医还是只对还魂丹有兴趣,如果你喜欢此药就送给你了。”

    清岩其实就对还魂丹三字感兴趣,听到此药原来是治疗失忆症的,和回魂丹有着天差地别,就道“原来如此,是小弟误会了。”又听齐七把此药送给了自己,清岩本是觉得他要此药也没什么用处,可不知为何,他还是把还魂丹收在了怀里,并没有放回原处。

    见齐七已把元阳丹收好,炼丹炉已空了出来,清岩就道“师姐,咱们这就开始炼丹吗?”说着他身形一闪,就到了齐七身前。

    齐七却道“急什么,丹炉还没有凉透!”

    清岩看那炼丹炉虽是熄了炉火,但依然炙热,不觉皱眉道“这要等多久?不如……”

    齐七也是冰雪聪明,闻言便知清岩的心思,娇喝道“别打歪主意,炼丹炉一定要自然冷却才能再次炼丹,你的想法行不通!”

    清岩被她一吆喝,脸上一红,道“我是心急。还请师姐见谅。”

    齐七摆手道“我知道你心急,可炼丹之事必须要小心谨慎,任何细节都不能疏忽,否则即使勉强炼成丹药,效力必然减弱。”

    她摆出师姐的派头,清岩自然要聆听教诲,连连点头,连声称是,齐七对他的态度很满意,又见他俊朗的面孔满是恭敬之色,顿时心花怒放,暗道“小师弟不错,这般听话,我可要好好过过当师姐的瘾。”

    她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依然冷淡平静,又问道“小师弟,你对炼丹了解吗?”

    清岩忙道“说来惭愧,小弟是一窍不通,根本不懂。”

    齐七心里一喜,又道“那你想不想了解一下?”

    清岩喜道“当然,如果师姐能指点一二,小弟是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