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章 长春岛十

作品:《仙途正道

    见到清岩虚心求教,齐七自然是要摆足师姐的架子,清咳一声,就要伸手摸摸自己的下巴,那是长春散人的习惯动作,因为长春散人蓄有五缕长须,时常会捋捋胡须,齐七是见惯了师祖这个动作,下意识的也想学一下,只是她没有胡子,这手到了地方,她就知道自己错了,急忙顺势摸摸她那尖尖的,如玉般的下巴,又清咳一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心道“糟糕了,可别让他看出来。”

    清岩倒没注意齐七的异样,只是觉得小师姐老是清咳有些问题,难道是嗓子疼?

    见清岩神情依然恭敬,似乎没发现自己的失态,齐七就放心了,又正色道“师弟,炼丹绝非小道,其中可是包含了许多大道理,和修炼道法也是息息相关,道家修道就有内丹,外丹之说,所谓内丹就是道法真气金丹大道,而外丹就是各种各样的丹药,也就是丹鼎之道,这个你可曾听闻?”

    清岩怎么说也是道家弟子,对于丹鼎之道,内丹外丹也是略知一二,就道“这个小弟知道一些,不过并不明了,还请师姐指教  。”

    齐七听清岩什么也不太懂,又是一喜,再清咳一下,道“金丹之道我就不多说了,你已是渡劫境顶峰高手,金丹早已大成,我说了也是白说,我就给你讲讲如此炼制外丹,这炼丹之道,讲究很多,器具,环境等等的要求都是极为严格,你看这座炼丹炉和里面的丹鼎,都是赤铜母融合紫金砂所制。属于丹炉里的仙品。可不是寻常之物。”

    清岩早已看出了丹炉的不凡。就道“小弟明白了。”

    齐七见他不卑不亢,又很虚心,当然很满意,接着就把炼丹需要注意的各种事项,向清岩详详细细的讲述了一番,她是初为人师,兴致很高,说起来是又兴奋又激动。并且讲解的还很详尽,她似乎要把自己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教给清岩,这一说起来就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竟是一口气讲了好几个时辰,也幸亏清岩记性好,没有左耳进右耳出,差不多都记住了。

    说到最后,齐七居然又拿出一本炼丹典籍,说道“这上面记载了我说的所有东西。你有什么不明白,可以随时问我。”说着就递给了清岩。

    接过那本书。清岩暗自苦笑道“早知有这本书,我何必记得这么辛苦,师姐你可真是我的师姐呀!”心里叫苦,嘴里却道“多谢师姐,小弟一定会仔细钻研,不负师姐这指教之恩。”

    齐七过足了师姐瘾,自我感觉相当的好,玉容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只要你肯努力,一定会有所成就,炼丹炉也已冰凉,我们就开始炼制回魂丹吧。”

    终于要炼回魂丹了,清岩喜道“师姐,怎么炼,小弟听凭你的吩咐。”

    齐七闻言笑容忽的一敛,冷冷的道“你会什么?能做什么?”

    清岩本是兴致很高,心头很热,却被齐七这两句话瞬间浇灭了那团火,微微一怔,才道“小弟……小弟什么也不会。”

    齐七沉着脸,道“什么不会,就在旁边看着,好好学学,人若好高鹜远,便是难成大器!”

    挨了一顿训,清岩也就老实了,暗暗苦笑一声,只能道“小弟知错!”

    齐七训斥完清岩后,又道“把那些药材都拿出来,还有去把炼丹炉清洁一下,别让有灰尘,还有丹鼎也一样!”

    清岩还能说什么,急忙把身上的药材拿了出来,堆了一堆,随即就去清洁炼丹炉,丹鼎,而齐七吩咐清岩之后,就把精力全部放在了那堆药材之上,翻翻看看,神情认真,眼神专注,再就没有说一句话。

    清岩清洁炼丹炉也很认真,擦拭了无数遍,炼丹炉其实很干净,经过清岩的擦拭后,简直就是一尘不染,只是见齐七一直不说话,清岩也就没停顿,是擦了又擦,使得整个炼丹炉和丹鼎顿时焕然一新,光彩照人。

    清岩感觉自己擦得够干净,够无尘了,可齐七就是不说好,再看齐七,却是拿着那瓶赤火金莲莲实在出神,也不知她在观察还是思考什么,秋水般的双眸凝视着玉瓶,许久没有动作,清岩都怀疑她是不是元神出壳,神游天外了!

    又等了一阵,清岩又擦了一遍炼丹炉,齐七还是在怔怔出神,清岩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下,齐七闻声而动,却是娇喝道“咳嗽什么!我又不是睡着了,我正在想事情呢!”

    清岩尴尬的一笑,道“师姐,你看这炼丹炉擦得还可以吗?”

    齐七随意看了一眼,淡淡的道“不错,有进步!”

    清岩暗自苦笑,得到这种夸赞实在是不值得高兴,便道“那我们……不,师姐你这就要炼丹吗?”

    齐七冷冷的看着清岩,道“急什么,没看见我在研究药性吗?”顿了顿,她又道“这赤火金莲莲实是你拿来的?”

    清岩忙道“是小弟带来的,这莲实有什么问题吗?”

    齐七摇摇头,她是满头红发,与如玉似的脸颊一相映照,使得她多了几分奇异的美感,清岩见了不觉暗道“七师姐其实也是挺美的。”

    就见齐七已从玉瓶里倾倒出几粒莲实,那莲实大如红豆,色泽如玉,闪动着金红色的光华,看起来不像是莲实,倒像是珍珠玛瑙,更散出了淡淡清香。

    清岩其实也是首次见到赤火金莲莲实,而齐七将莲实凑在鼻下闻了闻,又看了看,眼里光华闪动,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清岩见状有些不安的道“师姐,这莲实……?”

    见清岩神情惶恐,齐七淡然道“这莲实很好,没什么问题。我想请教你一事。”

    清岩闻言都有些受宠若惊。忙道“师姐。你请说。”

    齐七道“这赤火金莲可是世间异种。你是怎么找到的?”

    清岩微一沉吟道“这莲实是位前辈所赠。”

    齐七一怔道“这么说你是没见过赤火金莲了?”

    清岩也不想瞒她,就道“见是见过……”

    齐七一听眼睛顿时大亮,忙道“你快说说它是什么样子?”

    见她这般急切,清岩不禁一笑,就把赤火金莲的具体形象给她描述了一番,齐七听完,不觉叹道“元阳火海,赤火金莲。它们果然存在,如果我能亲眼见到就好了。”眼神里已是无限向往。

    清岩笑道“有机会师姐可以随我去那个地方,应该能见到它们。”

    齐七闻言大喜,叫道“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

    清岩见她此刻又有了那种活泼,烂漫的表情举动,暗道“也不知那个模样才是真正的她,这个师姐还真是变化多端呀!”嘴里却道“小弟怎敢欺骗师姐。”

    齐七喜道“谅你也不敢,咱们就说好了,来!”说着她伸出玉手,轻轻一摇。

    清岩不解其意。颇为茫然的道“做什么?”

    齐七皱眉娇嗔道“击掌呀!这叫击掌立誓,一言为定。你怎么连这个也不懂!快,过来击掌!”

    清岩这才醒悟,也觉得好笑,但也不能违背齐七的意愿,就过去和齐七击掌三下,来了个一言为定。

    齐七研究完药性后,总算要开始炼丹了,清岩帮不上什么忙,就在旁边傻乎乎的看着,见齐七把药材依次放入丹鼎之内,而清岩发现,齐七并不是把所有的药材都放了进去,最后还有两种没有进炉,正是还魂砂,赤火金莲莲实。

    清岩心中奇怪,可见到齐七神情肃然,他就没有敢询问,倒是齐七解释了一下,说这两种主药不能放入过早,要等到合适的时机,至于什么是合适时机,齐七没有说明,只让清岩仔细看着,要少说话,多用眼。

    清岩不能不听话,就见药材放入丹炉后,齐七玉手一扬,红光一闪,丹炉中便有火焰闪动,这就算是正式开始炼丹了。

    丹炉燃烧起来,清岩也不由得紧张起来,齐七却是十分轻松,等到炉火已把里面的丹鼎完全包围后,她就道“刚开始需要将这些药材完全融合,火势不能太大,这样就是正好。”

    清岩点头道“那需要多久?”

    齐七道“七天,我以本身真气催动炉火,这样的速度算是快的,最主要的是掌握好火候。你就在一旁看着,以你的悟性,只要用心,很快就能掌握对于火势的控制。”

    清岩知道齐七教他可是全心全意,自然不会懈怠,用心学习,丝毫不敢大意。

    七日时光匆匆而过,清岩,齐七二人是寸步不离炼丹炉,齐七一直在催动炉火,观察药材在炉火变化,到了第七天,她又将还魂砂,赤火金莲莲实放入了丹鼎内,随后又将炉火加大,火焰逐渐转为青色。

    如此又过了七天,炉火已由青色转为淡清,炉内的丹鼎已然成了半透明状,清岩凝神注目丹鼎,发现里面的药材已然成了红色的液体,而在如此高热的火势下,红色液体并未沸腾,竟是十分安静,就在丹鼎内缓缓流动,没有一点声息发出。

    齐七神态也不再那么轻松,话也明显少了,清岩知道这已是到了炼丹的紧要时刻。

    又过七天,丹鼎内的液体还在默默流动,齐七神情不但凝重,而且还多了几分焦虑,清岩见状,不觉微微一惊,却也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静静等待,如此又是七天,齐七明显有些急躁,显得焦虑不安,也许是炼丹太耗jgshén,她看起来有些憔悴,一连几天,她是一言不发,就默然立在炼丹炉旁边,凝视着炉火,丹炉,眼神不住变化,看不出是喜是忧。

    到了三十天,齐七终于失去了耐心,也开口说话了,喃喃的道“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凝丹?”秀眉紧皱,十分困惑,还有忧虑。

    清岩虽是担忧,神情却是不变,闻言便问道“师姐。有什么不对吗?”

    齐七焦虑的道“也不知为什么。药液迟迟不凝固。按道理该凝丹了!”

    清岩凝目望着炼丹炉,见丹鼎内的液体依然在静静流动,没有一点凝固的意思,就道“我看丹鼎内的药液还在流动,没什么变化。”

    齐七闻言一怔道“你能看到药液?”

    清岩道“是啊!”齐七这才省起,自己这位师弟还是个修为绝高的高手,忙道“那你看看药液是什么颜色。”

    清岩道“红色,与火一样的红色。”

    齐七忙道“红色中有没有透出青光?”

    清岩凝神一看。摇头道“没有,小弟看不到青光。”

    齐七神情顿显失望和惊讶,道“怎会这样?不可能啊?”

    清岩又道“师姐,出了什么问题?”

    齐七沉吟了一阵,又自言自语道“难道是火势不够?”忽然,她一看清岩,猛然叫道“哎呀!我差点忘了,真是糊涂!小师弟,你快用纯阳真火,就是你炼制还魂砂的五彩流光之火。快来催动炉火,让药液透出青光。一定要透出青光!快,快点呀!”

    清岩被她催促的都有些慌神,急忙运起离天神火,七彩光焰自掌心透出,缓缓透入丹炉之中,离天神火何等强大,七彩光焰一入丹炉,丹炉内光芒陡然大盛,更是发出“轰隆”一声闷响。

    清岩一惊,齐七喝道“继续,不用管这声音。”

    清岩点点头,凝神催动离天神火,双眼片刻不离丹鼎,就见那红色药液竟然停止了流动,过了一阵,果然有道青光隐隐从药液中透出。

    见此情形清岩忙道“师姐,药液透出青光了!”

    齐七闻言一怔,道“这么快,你确定?!”

    清岩见她不信,便道“真是有青光,不过不太明显。”

    齐七微一寻思后道“让青光再强些,让我从外面看得到。”

    清岩点点头,离天神火继续催动,也就半个时辰,药液似乎已然凝固,青光亦是大盛,齐七自然也见到了,她是没料到会是这般快速,都有些不太相信,一愣道“你这是什么真火,竟有这样的威力?”

    清岩微微一笑,没有解释,只道“师姐,下一步该怎么做?”

    齐七忙道“你继续催动真火,如果不出意外,很快药液就要凝结成丹,大功告成了!”

    她这话刚刚说完,清岩脸色却是微微一变,随即仰首向上一看,眼里七彩光芒隐隐流转,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齐七见状,不觉奇道“你看什么呢?咦!”她也感觉到了一丝怪异,就在她的上方,应该是清月峰之上,忽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隐隐而动,向着他们这个方向迫来。

    齐七大吃一惊,心里一动,想起一事,惊呼道“糟了,莫非咱们引来了丹劫!?”

    清岩也听过丹劫之名,修真之人要想成就大道,必须要过雷劫,天劫等各种劫难,而炼丹也是一样,尤其是回魂丹这样的灵丹神药,真是具有逆天之力,所以就有丹劫随之而来,意图阻止丹药的顺利制成。

    齐七不是不知丹劫,可在长春岛,上有九天元阳石笼罩,下有渡劫境高手坐镇,劫云根本无法汇聚,丹劫也就不能来袭,所以齐七就没把丹劫放在心上,可这次不知为何,丹劫竟然来了,而且势头还是十分凶猛,这也说明了回魂丹真是具有天妒神嫉的灵效。

    丹劫忽然出现,齐七一时惊慌失措,清岩却是十分平静,淡然道“师姐先请稍安,待小弟出去看看,应该没什么大碍。”

    齐七眼见回魂丹就要成功,此刻正是最关键时刻,要是清岩离开了,没了他的真火,岂不是前功尽弃,叫道“不行,你出去了谁来炼丹!海叔会想办法的!你老老实实给我待在这里,哪也不许去!”

    清岩见她气急败坏的叫喊着,就微笑道“师姐放心,小弟自有打算。我去了,这里还有他在。”说话之时,他的身上忽然闪出一道光影,齐七凝神一看,就见那道光影瞬间便化为了一个身形,黑衣飘扬,俊眉朗目,正是清岩,而在这个身形旁边,赫然还有一个清岩,一样的打扮,一样的模样。

    齐七见状是又惊又喜,叫道“身外之身!”

    其中一个清岩笑道“这正是小弟的化身,有他在此,炼丹不会有问题,师姐,我去看看这个丹劫,看它究竟有多厉害!”话音未落,他人已倏忽不见。

    一个清岩走了,还有一个立在丹炉旁边,齐七看着这个清岩,见他正在那里催动真火,由于这个清岩与那个清岩简直一模一样,她越看越好奇,就忍不住问道“喂,你会说话吗?”

    那个清岩笑道“师姐,小弟自然会说话。”

    齐七大奇道“身外之身也会说话?”

    清岩笑道“当然会了,这是我元神所化的身体,其实和我真身没什么两样,我还是我!”

    齐七微微一怔道“我还是我!师弟你的修为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清岩笑道“还说的过去,师姐,上面的丹劫很强,不过还难不倒小弟,你无需担忧。”

    齐七看着炼丹炉,观察着火焰的变化,神情也恢复了淡然,道“见你这么厉害,我还担心什么,再过一阵,这炉回魂丹就行了,上面的情况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