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东海行一

作品:《仙途正道

    “已经解决了!”回答她问题的不是眼前这个清岩,而是刚刚回来的一个清岩,齐七根本没有任何察觉,清岩便已回来了。

    齐七也是领教了清岩的手段,对于凭空出现的身影也不惊讶,只道“好快呀!”

    两个清岩齐齐微微一笑,接着光影一闪,两个身形就合二为一,又成了一个人,随即就听得炼丹炉内发出一阵悦耳脆响的击玉之声,回魂丹也在此刻炼制成功  。

    清岩收起离天神火,他已然看到了丹鼎内的回魂丹,颜色颇为奇异,竟是青红相间,光华闪闪,甚为耀目,一颗颗竟有龙眼般大小,数目不多,也就有九颗,齐七开炉取丹,见到颜色奇异的回魂丹,她是欢呼大叫,显得十分兴奋,而她的手里又多了一个红玉葫芦。

    将回魂丹小心翼翼的装入葫芦后,齐七fǎngfo是松了一口气,神情顿时轻松了许多,随后将葫芦递向清岩,道“总算不负所托,拿着吧!”

    清岩却没有接过葫芦,道“这是师姐的心血,小弟岂能独享,我只需一颗便已足够。”

    齐七奇道“你傻了!这回魂丹一颗就是一条命,你给我,你可别后悔!”

    清岩笑道“小弟说话算话,只要能救醒水门主,其余的回魂丹都是师姐的了。”

    齐七也笑道“你还真有意思,行,我们先别说这个,救人要紧,如果回魂丹不管用,这药谁拿也是废物。走。去试试回魂丹吧!”她真是急脾气。说走就走,什么也不顾了,拉着清岩就出了丹室,回到了长春岛前山。

    丹劫一现,立刻就惊动了所有人,众人纷纷出来,就见一大片黑沉沉的劫云压在清月峰之上,云层中雷火闪动。电芒时隐时显,齐海望着劫云,若有所思,他旁边是齐一等人,见到劫云,他们几个也是神情凝重,看那黑云还在逐渐下落,与清月峰相距也就只有百丈,从他们所处wèizhi看来,黑云似乎已和清月峰触碰到了一起。情形已是颇为紧迫。

    齐一等人见状便要有所行动,齐海却道“先等等。不必着急!”

    广闲,厉轻恬,太白矮仙,孙小乙,小薇,于波,齐鲤等人也已出来,见到黑云压顶,都是一脸骇然,小唯更是惊道“是劫云!”

    于波皱眉道“好像是丹劫,看起来回魂丹就要功成出炉了!”他神情淡然,语气平静,对于劫云的出现是只是意外,并不惊慌。

    小薇奇道“什么是丹劫?岛主会不会有事?”

    于波道“岛主不会出事,区区一个丹劫还难不住他,你看,那不是岛主吗!”

    果然,就在他说话之时,一个黑色身影已是出现在黑云和清月峰之间,众人看得qgchu,那人正是清岩。

    就见清岩在虚空中站立了片刻,似乎是在观察劫云,随后一道七彩光华从他忽然身上射出,这道光华绚丽绝伦,一出现就改变了天空的颜色,就连那黑色的劫云也不例外,紧接着,七彩光华直直透入劫云之中,也就瞬间,那厚重的,似乎是坚不可摧的黑色劫云竟是四分五裂,云层中的雷火电芒还没发出,就被七彩光华打成了支离破碎,随着黑云轰然散去,这次丹劫就这么被清岩化解了。

    所有人都知道清岩很强,但谁也没想到,清岩如此轻易的就把一次声势浩大,威力极强的丹劫分解消散,仅仅就用了一点点时间。

    清岩化解了丹劫,就挥手向着大家打了声招呼,随即凭空消失,此刻的天空又安静了下来,而下面的人却是炸开了锅,一向很沉稳的齐一首先道“海叔,小师弟施展的是什么道法?”

    于海更是对于波叫道“大哥,岛主怎么越来越厉害了,那道光是什么光?!”

    齐海知道清岩施展的是离天神火,但没有说出来,于波是不知道便是摇摇头,齐一惊叹道“师弟的神通竟是这般厉害,一场丹劫随手而散,如此神通只怕不在师父之下了!”

    小薇得意的道“那是自然,我家岛主最厉害了!是不是姐姐!‘

    厉轻恬笑道“你就喜欢为清岩大吹大擂,幸好这里都是自己人,不然就叫人笑话了!”

    小薇不以为然的道“本来就是嘛!岛主就是最厉害的!”

    接着就有人接口道“怎么厉害了?说来听听!”

    小薇正欲说说,忽然发现这个声音很熟悉,随即见到一人已是到了眼前,顿时大喜道“岛主,你回来了!!”

    清岩一回来就听到小薇的话,便接了一句,而齐七闻言却是有些不屑,哼了一声,清岩当然听到了,但也是故作不知,又对小薇道“你最近听话吗?”

    小薇没想到清岩见面就问这个,不觉一怔,厉轻恬笑道“小薇一直很听话,我可以作证。”接着又问道“回魂丹炼好了?”这是大家最关心的事情,尤其是广闲,都有些紧张,注视着清岩,等待他的回答。

    清岩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看看齐七,才道“师姐,你来说吧。”

    齐七见清岩如此尊重自己,不觉有些得意和喜悦,清咳一声道“幸不辱命,回魂丹已然炼好了。”说着就拿出了那个红玉葫芦。

    广闲闻言大喜,众人也是欣喜异常,齐七把回魂丹递给清岩,而清岩却道“还有一事要劳烦师姐。”

    齐七一愣道“药都炼好了,还有我什么事?”

    清岩正色道“师姐医术精湛,我想请你帮忙为水门主服药疗伤,不知师姐……”

    齐七很干脆的道“行了,我明白了,这事我最拿手,走吧,咱们这就去。”

    清岩已是了解了她的脾气。也知道师傅等的就是这一天。就和齐七。师傅一同来到了那间静室。

    水清依然是那副老样子,静静地躺在软榻上,神情安宁,齐七先为水清诊了诊脉,又察看了一下水清全身气血,随后才道“水门主身体机能一直维持的很好,就是元神损伤的很厉害,所以她才会沉睡不醒。也只有回魂丹能让她彻底恢复。不过……”

    一听不过,清岩师徒都是一惊,清岩忙道“师姐,难道回魂丹……”

    齐七被清岩打断话,就是一皱眉,不乐意的道“我的话还没说话,你急什么!”

    清岩怎敢和她较劲,忙道“师姐请讲,小弟再不会多言了!”

    齐七见广闲神情紧张,就不在理会清岩。接着道“我是说,水门主服食回魂丹后。并不能很快的康复,她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吸收药力,最起码要用一年,她才能恢复神智,清醒过来。”

    清岩师徒一听此话,高悬起来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接着齐七就把一颗回魂丹送入了水清口中,回魂丹入口即化,很快就流入了腹中,片刻之后,药力便显现出来了,就见水清脸上,身体之上发出若隐若现的淡淡红光青芒,齐七见此情形,就道“可以了,回魂丹蕴含的阴阳二气正在散发,等到这光华退去,她的伤就好了一半。”

    清岩,广闲是连忙感谢,齐七客气了几句,又对广闲道“前辈,这段时间你要时常守护在近前,最好以本身真气催动回魂丹的药力,三天一次,每次半个时辰,这样有助于药力的运行。”

    广闲神情已是甚为激动,道“我记住了,多谢小七姑娘。”

    齐七忙道“前辈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你按我的话去做,一年,甚至更短的时间,水门主就能痊愈。”

    广闲真是很激动,连声答应着,清岩又和师傅交谈了几句,随后就和齐七出了静室。

    静室之外,大家也都在等待消息,齐七就把水清的情况说了说,众人听后也是甚为欣喜,太白矮仙当然是最为激动,对齐七是连声感谢。

    清岩这次来到小南极,不但找到了师傅,来到了长春岛,更重要的是水清康复有望,这就是最大的喜事。

    随后几天,清岩总算有了时间好好游览了一下长春岛,当然还有厉轻恬的相伴,美中不足的是,除了厉轻恬,还有小薇,小唯这两个一点也不懂事的丫头跟在旁边,并且还是形影不离,这让清岩,厉轻恬觉得有些无奈,还有几分好笑。

    半月后,清岩对长春岛已是有了全面的了解,凌云峰也去过了,并且还在那里待了一整天,小薇,小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一个空荡荡的石室里坐了那么久,只有厉轻恬qgchu,清岩是在感受收祖父,父亲遗留下来的气息,他们三代人终于在长春岛,凌云峰有了一次会面,团聚,虽然只是一种jgshén上团圆,但对于清岩来说,已然足够了。

    此次小南极之行,算是圆满,而清岩还有许多事情要办,自然也不能在长春岛久待,他要去东海,一是寻找百里冰,二是去崆峒岛找大方祖师,这两件事情也是重中之重,都不能耽误,所以就要为东海之行做好准备。

    这天,清岩和齐海在大厅内商量一阵后,决定把宋子正,小莲留在长春岛,让他们专心修炼,毕竟他们修为不高,带着也是一种累赘。

    而广闲,太白矮仙自然也要留在长春岛,等水清醒来,还有就是孙小乙,本来清岩是想把孙小乙也留在长春岛,他知道东海之行绝不轻松,定有凶险,清岩不希望孙小乙为他的事冒险,可孙小乙不同意,一定要跟着,说什么,没了他清岩只怕连迷仙岛在哪都找不到。

    清岩无奈,只能答应让孙小乙跟着,其实他最头疼的不是孙小乙,而是他的那个宝贝师姐齐七,一听清岩要去东海,齐七是兴奋异常,天天吵着要去,说是要跟着清岩历练一下,齐海的意思就是让清岩带着齐七,说齐七能帮上大忙。

    清岩心道,小师姐要是不添乱就阿弥陀佛了,这就是最大的帮忙,当然清岩只能答应带着齐七。

    一切商量妥当后。清岩等人在第二天就离开了长春岛。一行人向着东海而去。

    小南极距离东海自然很远。清岩等人绕了一个大圈子,飞行了数天才到了东海与南海交界处,到了东海,气候环境也好了许多,看到蓝天碧浪,大家的心情轻松了不少,既然到了东海,清岩就向孙小乙询问起崆峒岛的wèizhi。他想按距离的远近,来决定是先去迷仙岛,还是崆峒岛。

    孙小乙对于崆峒岛了解不多,只知道在东海的西南方,具体wèizhi并不qgchu,而迷仙岛却是极易寻找,就在东海中部,只要方向对了,很快便能达到。

    这也正合清岩心意,就决定飞往迷仙岛。而这时候,于波忽然对清岩道“岛主。属下有事禀告。”

    清岩见他神情甚为严肃,便道“什么事情?”

    于波犹豫一下,才道“属下知道岛主心急夫人安危,本不该多言,可……可……”可是什么,他竟是难以继续说出来。

    见他吞吞吐吐,神情惶恐,清岩不觉皱眉道“有话直说便是,你想说什么?”

    于波犹豫了片刻,fǎngfo是鼓足了勇气,才恭声道“岛主,属下想说的是,苍帝灵墟就在附近,属下想……想请您去趟……苍帝灵墟。”

    于海也道“是啊,岛主,这都到家门了,您也该去看看了。”

    清岩是有些意外,一愣道“苍帝灵墟也在东海?”

    于波恭声道“正是,就在这东南海域的交界处,离此地也就千里。”顿了顿后,他又道“属下恳请岛主去次苍帝灵墟!”说着就和于海跪在了清岩面前。

    清岩急忙扶起二人,道“你们这又何必,我又没说不去,既然到了这里,我们就去看看苍帝灵墟,应该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于波,于海顿时大喜,齐声道“不会耽误太多时间,您过去看看就行。”

    清岩有此决定,也是为了苍帝灵墟对他这几次的帮助,百里冰的消息,小莲的回天丹,水清的回魂丹等等,不为别的就是冲这些,他也要去次苍帝灵墟,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个当年能和三大神山一较高下的神秘所在究竟是何模样。

    清岩既然有了决定,谁也不会阻拦,于波,于海兴冲冲的头前带路,就向着苍帝灵墟而去。

    千里之距,在清岩这些高手眼里实在不算什么,很快也就到了。

    在清岩等人想来,苍帝灵墟应该是很神秘,很虚无缥缈,就像是长春岛,隐藏在天风海,不为世人所见,便如一个世外桃源。

    只是当他们见到苍帝灵墟时,都是一脸惊讶,万分的诧异,眼前是座很大很大的岛屿,不知方圆几何,立于海面之上,显得十分醒目,显眼至极。

    如此大的一座岛,其实就是一块海上陆地,而最让清岩等人惊奇的不是它的大,而是它的形象,岛屿四周没有云气围绕,没有任何遮掩之物,显得一点也不神秘,也许是岛屿太大了,所以就没有那些掩人耳目的禁制,真是坦坦荡荡,无所顾忌。

    既然没有任何遮挡,岛上景物便是一目了然,当然是对于清岩这些高手而言,他们能很qgchu的看到岛上的事物,这才是他们最最诧异,惊奇的。

    他们所见到的,不是想象中鸟儿枝头叫,花儿脚下生的世外景象,而是一座城镇,有着街道,房舍,田地的城市,那些街道和世间的道路没什么两样,宽大整洁,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人来人往,这座城市居然还相当的热闹。

    清岩等人到了苍帝灵墟上空,一见到这副景象,顿时呆住了,愣了一阵,清岩才道“这就是苍帝灵墟?”

    于波,于海就是归乡的游子,回到了家自然很高兴,听清岩问到,于波忙道“这就是苍帝灵墟,岛主,我们下去吧。”

    清岩还是很怀疑,又道“苍帝灵墟就是这个样子?”其他人也是这样的心思,尤其是孙小乙,他深知苍帝灵墟,一直对这个神秘所在充满了幻想,还有畏惧,先前听说要去苍帝灵墟,他是好一阵激动,心潮澎湃,不能自己,而真正看到了苍帝灵墟,孙小乙直接就傻眼了。

    于波,于海见清岩等人都是满脸疑惑,怀疑,于波连忙向清岩解释道“苍帝有所不知,灵墟之上并非都是修真之人,大部分都是常人,他们世代生活在这里,逐渐就把苍帝灵墟经营成了这个样子,就像是世间的一个城镇。”

    清岩奇道“你不是说八部弟子不过数百人吗?”

    于波忙道“请苍帝恕罪,那是属下没说qgchu,八部弟子是只有数百人,可苍帝灵墟自创立以来,历经了这么多年,许多弟子也都结婚生子,繁衍生息,一代代传了下来,人口也就越来越多,结果就把苍帝灵墟变成了这个样子,本来一些苍帝灵墟的老人也不习惯,可时日久了,也就慢慢接受了,苍帝,你不会见怪吧?”

    清岩都听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苍帝灵墟竟然是这副样子,望着下面这座充满生气的城市,他已是一脸苦笑,他忽然觉得自己要是成了苍帝,这个担子也太重了,他只怕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