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东海行五

作品:《仙途正道

    龙虎双卫闻言,脸色又红了许多,都狠狠的瞪了于海一眼,吓得于海躲在了清岩身后。

    清岩见了,自然明白于海说的不错,暗自一笑,也就不再提铠甲之事,道“二位气宇轩昂,英姿飒爽,实在是罕见的英雄人物,我是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龙虎双卫被清岩一番赞扬,顿时喜形于色,齐声笑道“苍帝说的真好,属下多谢您了。”他们看起来是习惯了一起说话,配合默契,字字不差,语气也是一模一样。

    清岩和他们面对面,真是受不了他们的大嗓门,微微一皱眉,于波等人是习惯了,只要龙虎双卫一说话,他们就会用真气护住耳朵,免得被这二人震聋了。

    等到龙虎双卫闭嘴,于波沉声道“二位前辈,该办正事了,苍帝身有要事,不能耽误太多时间。”

    龙虎双卫闻言神情一正,嗓门也低沉了很多,“对,对,办正事要紧,不能耽误苍帝的事情,苍帝您这边请。”说着二人齐齐侧开身子,给清岩让出了一条路。

    就在龙虎双卫侧身一瞬间,他们身后光影闪动,就在离清岩不远之处,赫然出现了一道墙壁,金色的墙壁。

    这道墙壁横亘在圣堂正中,正把圣堂分成了两半,墙壁出现的突兀,令清岩微微一怔,看那金光闪闪的墙壁之上,并无任何花纹装饰,只在中央之处雕刻着一个朱红色大字,那是一个好大好大的“天”字。

    这个天字。真是好大。上达屋顶。下达地面,红的鲜艳,红的刺目,便如血色。

    字大,写字之人笔力更是浑厚,一笔一划,直透墙壁数寸,眼望此字。就觉得一股霸气,狂气,傲气扑面而来,威势直迫眉睫,令人无法正视此字,不得不收敛气息,敬而远之。

    清岩凝视这个天字,默然许久,似有所悟,龙虎双卫。于波等人神情已是无比恭敬,面对此字。他们仿佛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他们仰慕,敬畏,甘心臣服的人。

    清岩已然知道,除了首任苍帝,无人可以写出这样一个天字,也只有苍帝,才能让龙虎双卫,于波等人流露出这样的神情,而清岩也在这一刻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沉默一阵后,他忽然道“龙虎双卫,我有事要请教?”

    龙虎双卫闻言,忙道“苍帝请问,属下知无不言。”

    清岩又看了那个天字,眼里光芒闪动,随后缓缓道“首任苍帝,他是否姓明?!”

    此话一出,龙虎双卫,于波等人齐齐变色,显然是十分吃惊,片刻后,龙虎双卫才惊声问道“您……您怎会知道?”

    清岩得到了答案,不禁轻叹一声,道“我早该想到他的来历,若不是明家弟子,谁能创出释天诀。”

    众人闻言相顾骇然,他们没料到,清岩居然能知道首任苍帝的来历,而且听起来似乎还很熟悉,可这个秘密在苍帝灵墟,也只有他们几人知晓,清岩又是如何得知,随后大家忍不住想道“难道苍帝转世,还能回忆起前世之事,可这又不太像呀!”

    他们在胡乱寻思,清岩缓步来到那道墙壁之前,立于那个天字的正前方,而他手里不知在何时已多了一物,那是柄剑,不是凝金剑,是一柄沧桑古朴,厚钝无锋,但又蕴含无穷力量的青铜仙剑,是那柄代表着苍帝权威,权利的天剑。

    清岩祭出天剑,神情显得十分凝重,就听天剑发出一阵清鸣,剑身更是一阵颤动,清岩松开手,天剑自行飞起,缓缓上升,没了清岩的掌控,天剑似乎十分兴奋,清越的剑鸣越来越响

    而随着天剑祭出,那个大大的天字,竟也有了变化,字上红芒隐隐流转,还有沉沉的鸣叫从墙壁之内传出,那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到了最后,那动静宛如滚滚雷声。

    圣堂之内,声音大作,还有天剑的光芒和天字的红芒也愈发强盛,天剑在虚空中来回摆动,像是在寻找什么,终于它找到了,剑身之上光芒大盛,强光一闪之后,天剑便已消失不见。

    又听墙壁发出一阵轰然巨响,随后,大家就见在那天字的中间,忽然显出了一道笔直的裂痕,并在缓缓变大,最终将墙壁,大字整整齐齐的分开了,显露在众人眼前的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清岩首先看到的是一道光,强而不烈的红色光华,不偏不倚正好照射在他的身上,感觉像是温暖的阳光,很舒服,很快这道光就消失了,随后清岩看到了一个人,就在那墙壁裂开后的空间里,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望着远方,眼神很奇怪,悠远,忧悒,眉宇间更有一股深深的傲悍之气。

    他,一个人,衣白如雪,端坐座椅之上,身旁还有一张白色玉案,上面放着几件东西,这些不值得清岩注意,他所有的精神都在那个人身上。

    仔细再看那人,神态愈发逼人,那是王者般的傲气,令人不敢迫视,眉宇间的郁色越来越浓烈了,眼神冷漠,似乎蕴含了无限寂寞,令人一看便有种寂天寞地的感觉。

    消失的天剑,此刻就在白衣人的双膝之上,静静地躺着,光华不在,鸣叫不在,只是很安静,很安静的躺着,仿佛是那归乡的游子,回到了家的怀抱。

    清岩已然知道白衣人是谁了,再看龙虎双卫,于波等人,早已拜倒在地,身形都在颤抖,龙虎双卫也不例外,他二人也最激动,嘴里还在低低说着什么,细听之下,也只有二字,那就是“苍帝!”

    他自然就是苍帝,若不是苍帝,谁能有这等王者之气,傲悍之气。还有那无法言语的寂寞之意。自古帝王皆寂寞。他虽然不是世俗帝王,可绝对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不可亵渎的威严,比之寻常帝王不知强胜多少,所以他也就会更寂寞,更忧郁。

    可就是这般强悍,不可一世,曾经纵横四海的一代王者。也逃不过轮回之苦,也是像常人一样死了,不一样的是,他还留下了这样一具栩栩如生的遗骸,但还是死了。

    “唉”沉默许久后,清岩发出长长一声叹息,来到了白衣人面前,相隔这么近,只见白衣人双目湛然有神,容色红润。宛若活人,而且全身散发着一股隐隐的金红。见此情形,清岩不禁犹疑了一下,仔细观察之下,确认白衣人已死,只是他生前修为太高,死后不但身形不灭,似乎还存有部分真气没有散去,使得他身体还能发出极强的气息,无比的气势。

    恭恭敬敬的,清岩在地上向着白衣人叩了三个响头,恭声道“明前辈,晚辈齐清岩,咱们有缘,能在此地相见,这是我的荣幸,也是莫大的福气,晚辈本不敢奢望苍帝之位,只是机缘巧合,令晚辈来到了圣堂,见到了您,晚辈虽然不才,但也有勇气,信心,希望接掌苍帝灵墟,若前辈在天有灵,就请成全晚辈……”说着说着,他便毕恭毕敬的伸出双手,高举过头。

    也就在此刻,一直静躺在白衣人双膝上的天剑,又发出一声长鸣,随即天剑缓缓飘起,就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托起,慢慢地来到了清岩上方,落在了清岩双手之上,如此情形,似乎就是白衣人将天剑交给了清岩,这像是一场交接仪式,他把苍帝灵墟交托给了他。

    清岩接过天剑,再次三叩首,沉声道“晚辈多谢前辈授剑,就请前辈放心,晚辈不会辜负前辈所托,定然竭尽全力振兴苍帝灵墟,望前辈在天助我一臂之力。”说完此话,他又是三叩首。

    龙虎双卫,于波等人见状,已是激动不已,无比兴奋,齐声喝道“恭贺苍帝继任,苍帝万岁!苍帝降临,四海归心!苍帝降临,四海归心……”

    清岩神情肃穆,缓缓收起天剑,仰首一看白衣人,发现他的脸上,竟然多了淡淡笑意,那是种欣慰的神情,他似乎听到了清岩的话。

    清岩悚然一惊,凝神再看白衣人,分明已是毫无生机,绝不是活人,可又能变化神情,难道是自己看花了眼?

    清岩心惊,神情却是不变,此刻龙虎双卫,于波等人也到了他的身旁,清岩缓缓起身,随后又对着白衣人躬身一礼,龙虎双卫,于波等人也同时对着白衣人深施一礼。随后龙虎双卫对清岩道“您既然从明帝手中接过来天剑,便是苍帝灵墟的第二任苍帝,请您受我等的参拜。”说着,他们几人就在清岩面前轰然跪倒,口中再呼苍帝万岁,接连叩首,大礼参拜。

    在如此环境之下,清岩只能任他们这样跪拜,大礼之后,清岩才道“诸位免礼,起来说话吧。”等到他们起身之后,清岩又道“我生平不喜这样的大礼,以后我们之间也无需如此多礼,希望诸位可以办到。”

    龙虎双卫,于波等人闻言不觉相顾一看,于波,于海最熟悉清岩的性情,便对龙虎双卫,还有其他部首微微点点头,然后大家齐声道“属下敬遵苍帝之命。”

    清岩笑道“这样就好。”随后又看看白衣人,道“不知明帝是否还有别的遗愿,是需要我做的?”

    龙虎双卫忙道“苍帝不说,我们险些都忘了,这里还有明帝留给您的几件物品,就在那玉案之上。”

    清岩闻言,眼睛也看向了白衣人身边的那个玉案,就见上面摆放了三件东西:一套衣服,一个玉匣,还有一方金印。

    衣服并非白色,而是淡淡的蓝色,那是天的颜色,也像是大海之色,质地奇特,非绸非缎,闪动着阵阵光彩,虽是放置在玉案之上,可这套衣衫却给人一种随风欲飞,飘飘而起之势,这套衣服仿佛具有着无比灵气,很强的活力。

    清岩来到玉案之前,身形刚刚站稳,那套衣衫竟是呼啦一声,向着他扑了过来,清岩微微一惊,但也没有躲闪。就听龙虎双卫齐声道“苍帝。这套伏羲天衣是为您准备的。就请苍帝更衣吧。”

    清岩一怔,道“更衣?在这里?”

    龙虎双卫点点头,接着苏寒竟然恭声道“就让属下帮苍帝更衣吧。”她说话之时,神情平静,显然觉得自己所说没什么不妥,其他人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清岩却没有这个准备,不觉一惊,忙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只是当着这么多人换衣服,清岩真是不习惯,好在于波知道清岩面嫩,就示意大家回避一下,诸人齐齐转过身形,背对着清岩。

    即使这样清岩还是觉得不舒服,就以极快的速度换上了衣服,这套天衣真是名副其实,穿在身上是极为舒服,大小也是十分合适。样子好看,穿着舒适还在其次。最奇异的是,这套天衣上身之后,竟然散发出了一股近乎于灵气的气息,透入身体,很快就和清岩体内真气相合,也就片刻,清岩便感觉自身真气就和这身衣服相互融合,亲密无间。

    这让清岩大感惊讶,如此神奇的衣衫他是闻所未闻,孙小乙送给他的那身道袍已是件异宝,可与这套衣服一比,就有了相当大的差距,这天衣真是够神奇!

    清岩换好衣服后,于波等人也回转身形,见到身着天衣的清岩,于海首先叫道“这衣服穿在苍帝身上,真是太好看了,不,是苍帝太好看了,真像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了!”

    于波也道“这套天衣在苍帝身上,就更能凸显苍帝的绝世风采,卓然仙气。”

    龙虎双卫叫道“当年明帝也是这副打扮,不过苍帝您放心,这套衣服是新的。”

    清岩还没有他们想得周到,又听到这些属下的赞美之词,不觉笑道“什么神仙下凡,绝世风采,你们太夸张了,不过是套衣服罢了。”

    苏寒闻言,玉容一正道“苍帝有所不知,这套伏羲天衣据说就是上古大神伏羲遗留下来的衣服,总共便有两套,蕴含很多神奇力量,您穿着久了,就会逐渐体会天衣的妙处。”

    清岩动容道“伏羲大神留下的衣服!难怪会是这般神奇。”随即他又想到首任苍帝的身份,便已恍然,暗道“也只有他才能得到伏羲大神的遗物,看起来我的猜测没有错。”

    说实在的,清岩一身天衣,衣袂无风飘扬,闪动着淡蓝色光华,犹如霞光罩体,真像是天上仙人下凡,也难怪于波等人会那么说。

    清岩也是感觉不错,只是不太习惯伏羲天衣散发的明亮光华,而这心思刚起,那些光华竟然收敛无影,这衣服竟是如此通灵,清岩一阵惊喜,暗道“好个天衣,不愧是神之遗物啊!”

    穿上天衣后,清岩就把玉案上的那个玉匣拿在了手中,这个玉匣大有尺许,四四方方,入手沉重,匣身通体雪白,但看玉质便是无价之宝,匣面之上篆刻着三个金字,释天诀!

    清岩轻抚玉匣,沉吟许久后才打开了玉匣,玉匣内放置着五册书籍,其中四册书籍,封面厚薄一模一样,只有封面上的名字有所差异,这样的书籍清岩不陌生,他怀里就有一册,那是山诀秘本,而玉匣内的这四册,赫然就是天诀,地诀,雷诀,泽诀,伏羲八诀中的四诀聚集于此,这要是传到世间,便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无穷杀戮。

    然而伏羲四诀在此出现,清岩是一点也不意外,轻叹一声,他只拿出了那第五本书籍,封面上写释天诀三字。

    翻开释天诀,开篇所写却不是什么道法心诀,而是一段自述,字体疏狂,有一种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笔意,傲视苍穹的傲意,上面这样写着“余明孤月,为天门第十二代掌门明天涯之子,余不幸遭逢大乱,不得已流落于江湖,历经种种磨难,其中艰辛为余自知,后来法有大成,创立苍帝灵墟……”。

    明孤月的自述洋洋洒洒万余字,详细记载了他的生平往事,清岩读罢之后,不禁感慨万千,唏嘘不已,明孤月傲睨万物的风貌犹存,但尸骨已寒,再看端坐在那里的白衣人,便生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始终围绕在清岩的心里,久久不散挥之不去。

    明孤月的自述不但记载了他的生平,还记载了他与生平最大敌人的恩怨纠葛,而看到这些记载,清岩心里便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终于知道了为何苍帝灵墟要和三大神山为敌,这其中竟然有此缘故,真是骇人听闻,令他无比震惊,甚至都不敢相信。

    可清岩也明白,明孤月没必要说假话,从自述中,清岩也体会到了明孤月对于那个大敌的仇恨愤慨,还有深深的无奈,最后明孤月留给他这个继任苍帝的不是命令,是一种选择,一切抉择由清岩自己决定,当然了,这个抉择对于清岩,也是一个难题!

    在看到明孤月的自述和遗言后,清岩大感惆怅,默然许久,神情一阵变化,由此可见他的心情是多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