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东海行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孙小乙习惯性的四下一看,才道“今天我在岛上转了半天,愣是没有看到一只鸟,而岛上的动物更是少的可怜,地上爬的我就找到了蚂蚁。”

    清岩很惊奇的道“小乙哥,你和蚂蚁都可以沟通,真是厉害。”

    孙小乙苦笑道“和蚂蚁我怎么可能有话说?!”

    清岩奇道“你不是精通鸟兽之语,很善于和它们交流吗?”

    孙小乙摇头道“不是所有的动物我都熟,我找的对象要有最起码的灵性,要有一定的思想。这样才可以……进行交流。”

    清岩恍然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动物都可以呢。既然这里只有蚂蚁,小乙哥你是没有找到朋友了。”

    孙小乙嘿嘿一笑,得意的道“那可不一定,地上没有,地下就难说了,我就来了个深入地下,终于让我找到了几个懂事的家伙,这一打听,我就是大吃一惊。”

    清岩好奇的是他找到了什么朋友,就问了一下,孙小乙却是没有明说,似乎是难以启齿,清岩又想,既然是地下,自然是不见天日的动物了,形象只怕也好不了哪去,孙小乙自然就不愿说了。

    据孙小乙的地下朋友所言,这迷仙岛除去方家子弟代代相传之外,很久以来一直也有外人加入,而这些外来之人都是那些误入迷仙岛的修真高手,这些人进入迷仙岛后,几乎无一例外都成了方家的仆人,不论修为高低,一律都是。

    清岩听到这里。皱眉道“这些高手就这么听话?”

    孙小乙叫道“这就是诡异之处了。这些高手就是这么听话。不但供人驱使,还都自甘为奴,连姓名都改了,就像墨杖双仙。”

    清岩神情也凝重了不少,道“你已确定他们就是墨杖双仙了。”

    孙小乙叹道“我的朋友说,方楼,方玲来到这里很久了,本名是一个姓王。一个姓崔,可叹这夫妻二人纵横天下,横行一时,结果居然成了别人的奴仆,连名字都没有留住。”

    清岩沉声道“这其中定有什么缘故,你的朋友清楚不清楚?”

    孙小乙摇头道“它们不知道,我猜想这些外来高手之所以成了这个样子,只怕是受了暗算,就像是天魔眼,摄人魂魄。夺人心神。”

    清岩微微变色,寻思一下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据我所知,受制于天魔眼的人,神智并不是十分清醒,而我看方楼二人,目正神清,似乎不想是受制于人。”

    孙小乙也道“是看着不像,难道还有比天魔眼更厉害摄魂之法!?”

    清岩道“很难说,说不定真有比天魔眼还要厉害的迷心之术。迷仙岛,这迷仙二字还真是名副其实呀!小乙哥,你还打听到了什么?”

    孙小乙忙道“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我的朋友告诉我,就在玉泉岛不远的玉镜岛上,凝聚了极强的煞气,厉害异常,使得它们在这里都受到了影响,它们都要考虑搬家了。”

    清岩稍一沉吟道“极强的煞气,应该是件很厉害的法宝了。”

    孙小乙道“我也这么认为,清岩,我觉得……我觉得……”话到这里,他忽然吞吞吐吐起来,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清岩知道他的胆子小,也明白他的意思,道“你是觉得我们是羊入虎口,或者是深入虎穴了!”

    孙小乙点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清岩神情是很凝重,但眼里是毫无惧色,沉声道“小乙哥,你要相信我,我既然能带你们进来,也会平安离去,就算这里是龙潭虎穴,也困不住我,你别忘了,我可是苍帝,如果迷仙岛真有什么诡计,我会让他们后悔遇到了我!小乙哥,你就放心吧!”

    要说孙小乙这辈子最服气的人是谁,那就非清岩莫属,当年的清岩,就是这么极具信心的打败了白骨郎君,此刻的清岩,比那时候强大了不知多少,豪气,勇气,而是更为强盛,能给人足够的信心,孙小乙就是因为清岩才有了巨大的改变,听清岩如此一说,他胆气顿壮,脸色也恢复了正常,道“清岩,我相信你!”

    清岩微笑道“那就好,小乙哥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参加喜宴,还要贺礼,一定要养足精神。”

    孙小乙答应一声,随即离开,就见他身形向下一滑,便没了踪迹。

    孙小乙走后,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而清岩心里却是很不平静,迷仙岛的不正常令他有些心烦意乱,也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实在不想多生事端,只想快点找到百里冰,可老天爷就是喜欢和他这个苍帝开玩笑,接二连三的折腾他,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他不得安生,头疼不已,清岩忍不住暗骂一声“他妈的!老天爷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就这样,清岩在迷仙岛渡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一晚上他就是在想事情,想东,想西,想东西,结果是什么也没想明白,脑子里结成了好大的一团乱麻。

    天一亮,方楼就来叩门,送来了洗漱之物还有早点,自从知道了他的身份,清岩见到他就不禁多看了他几眼,以他的法眼也看不出方楼究竟哪里出了问题,而对于清岩的关注,方楼表现的很淡定,脸上一直挂着谦和甚至是谦卑的笑容,从这张脸上,清岩很难把他和叱咤风云四个字联系起来,方楼此事就是个行事周到,办事麻利的仆人。

    在方楼的殷勤服侍下,清岩洗漱完毕,却没有用早点,没过多久,厉轻恬,于海等人也都陆续过来。

    看清岩等人到齐了,方楼恭声对清岩道“齐岛主,二岛主早就吩咐了小人,今天就请诸位去玉镜岛参加大岛主的婚礼。请问齐岛主。您是现在就去还是稍后再去?”

    清岩微笑道“早去早好。我也想早点见识一下玉镜岛的风光,就请阁下带路吧。”

    方楼连说不敢,随后便引领着清岩等人向着玉镜岛而去。

    玉镜岛和玉泉岛相距只有数十里,隔着大海,清岩本以为方楼会领着大家御气飞行,哪知道竟会是坐了一艘大船,缓慢而又平稳的向着玉镜岛驶去。

    别看清岩是长春岛主,是统领苍帝灵墟的苍帝。可他长这么大了却是没有乘船的经历,自从他来到这四海之上,就是飞来飞去,乘船真是首次。

    坐在大船上,清岩感觉新奇,其他人其实也是一样,大都没有乘船的经验,方楼还解释了乘船的原因,因为玉镜岛是迷仙岛的枢纽重地,岛上四周都布有厉害的禁制。所以来客只能从水路上玉镜岛。

    大船行驶了近一个时辰,才算到了地方。大船靠岸,方楼领着众人从一条通道上了岛,一入玉镜岛,映入大家眼里的就是一片红色,大红之色,喜庆之色。

    小薇一见这种大红色,不由得就叫道“哇!怎么这么红。”

    在他们前面原本是片树林,应该是绿意盎然,可现在已被大红色覆盖,所有的树木的树干竟然都被红色的绸缎裹住了,使得绿树成了红树。大片树林被红绸变了模样,令众人都是一惊,随即大家也都醒悟,清岩不觉叹道“方岛主真是用心良苦,如此一来真是平添了不少喜气。”

    红色的树干,绿色的树冠,如此景象实属奇异,清岩几人知道这是为给方歌中婚礼增添几分喜庆气氛,才给树林披红挂彩。

    而小薇,小唯,就是齐七,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眼望一片红色,小薇既感新奇又很好奇,拉着厉轻恬问道“姐姐,这红色是什么意思?”

    小唯也紧跟着这么问到,厉轻恬就解释道“在世间,红色代表喜庆,结婚成亲的时候,都要以红色来装饰一些东西例如家具,门窗,还有……”小薇接口道“还有树林对不对?”

    厉轻恬一笑道“对,就像这样,还有新郎新娘都要穿红衣服。”

    小唯忙道“这个我知道,新郎官,新娘子,拜天地,进洞房,然后就……”厉轻恬看她还要详细描述洞房的细节,玉容不觉微红,打断了话,“小唯说的对,大概就是这个情形,所以这里就成了红色。”

    小薇听得是十分兴奋,左右看看,忽然想到一事,叫道“姐姐,我俩都穿着红衣服,这么说我们就是新娘子了。”

    厉轻恬一怔,不觉一看清岩,而这个家伙还在微笑,脸上又是一红,道“小薇,这可不能乱说,今天是别人成亲,新娘子穿的要比所有人都要好看。”

    小薇不乐意了,嚼嘴道“我可不信,谁能比姐姐好看,姐姐你也做新娘子吧,嗯,岛主就是新郎官,这样你们也就可以拜……拜……,对了,那叫拜什么?”她问到小唯。

    小唯得意的道“是拜天地,还有进洞房,这进洞房就是……”她是很想为大家解释何为洞房花烛夜,夫妻共枕时。

    只是厉轻恬没有让小唯继续,又道“今日是方岛主大喜之日,我们是来贺礼的,小薇你可不能捣乱。”

    小薇不太明白,道“为什么?他们成亲,你们也成亲,这多好!”

    小唯竟然也跟着道“对,这叫亲上加亲,师兄,你就成亲吧。”齐七也觉得此事定然好玩,道“是呀,师弟,你也成亲,这就热闹了!”

    这三个胡搅蛮缠,一阵胡说,弄得清岩,厉轻恬是一脸苦笑,一旁的方楼一直默默的听着,神情并无变化,还是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孙小乙一直在观察方楼,他是越看越古怪,暗想“大名鼎鼎的墨杖双仙居然成了这种样子,这要是传到中土谁会相信。”

    几人在树林中耽误了一段时间,等到他们讨论完了,方楼才道“齐岛主,婚礼就在玉镜岛的成元大殿,您是此刻就过去还是先在四处游玩一下?”

    清岩道“我们还是先去成元大殿,拜见一下方大岛主。”

    小薇还道“还要见见新娘子。”

    方楼恭声道“大岛主应该就在大殿,至于夫人只怕要等到行礼之时才能见到。”

    小薇闻言大感失望。道“那要等待几时?”

    方楼道“成亲的吉时就在午时。还有两个时辰。齐岛主既然要去成元大殿。在下这就领路。”

    方楼领着清岩等人穿过树林,过了树林,大家眼前便是一亮,出现在前方的是一面大大的镜子,光影闪闪,光芒都有些刺目,众人先是微微一惊,随后发现这面大镜子。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湖泊,方圆少说也有十数里,而且形状浑圆,由于湖水清澈,波光粼粼,使得整个湖面就像是一面大大的镜子。

    方楼介绍道“这是玉镜湖,齐岛主,成元大殿就在对面。”这次没有大船摆渡,方楼带着清岩几人是御气而飞,越湖而过。也就片刻,就到了湖对岸。

    成元大殿建造的甚是雄伟。大殿高有五丈,大殿的正门就有三四丈宽,此刻是四门大开,大殿门外立柱之上也缠绕着红绸,并且还挂着十数个巨大的红色灯笼,就见很多与方楼一样打扮的人,进进出出大殿,显得有些十分忙碌。而到了此刻,清岩见到就是一身青衣的仆人,不觉奇怪,暗道“方家在迷仙岛如此之久,怎么人口似乎不多啊!”

    寻思之际,方楼恭声道“齐岛主,小人就送您到这里,小人在玉泉岛还有事要做,就不能在服侍诸位了。”说完他就顺着来路返回,很快就走远了。

    方楼走的同时,清岩感觉到了从殿内传来几道强大的神视,在他以及其他人身上一扫而过,于海,齐鲤,齐火,小薇四个顿时有所反应,眼里精芒一闪,这是高手的正常举动,随之四人神视也自放出,透入大殿。

    清岩却是毫无动静,微微一笑,倒是很赞许的对着于海等人点点头,也就在此刻,方歌华已然从成元大殿走出,自是出来迎接,笑道“齐岛主来了,失礼失礼。”

    清岩也笑道“二岛主客气了,今日能参加大岛主婚礼实乃我等的荣幸。于海,献上贺礼。”

    于海手里也不知何时多了个红色托盘,上有一物,被块红绸覆盖,而即便如此,还有阵阵光华从里面透出。

    于海将手里托盘递给送上,方歌华见状,便道“齐岛主实在太客气了。”他虽未看到是何礼物,但也知道这礼物定然十分珍贵。

    清岩笑道“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方歌华让一位仆人接过托盘,而就在此刻,无巧不巧,一阵清风忽起,正把那块托盘上的红绸掀了起来,一时间托盘之上光华大盛,五彩缤纷,灿烂夺目,方歌华虽知这是宝物,可也没料到会有这般炫目光彩,凝目看去,就见托盘之上摆放着一座高有尺许,通体闪动着七彩光华的琉璃宝塔。

    方歌华一见此塔,便知不是凡物,微微动容道“齐岛主,您的礼物太贵重了。”

    清岩笑道“这次我来得匆忙,只能以这七宝琉璃塔作为贺礼了,此物颇有灵气,有驱邪镇神之效,还请二岛主笑纳。”

    方歌华听他说的轻描淡写,不觉想道“如此宝物岂属寻常,他出手倒是大方。”方歌华也不是矫情之人,就道“那就多谢齐岛主了。”

    清岩出手大方,心疼却是于海,此次出来,他大哥于波就从苍帝宝库内挑选了几件宝物让他带上,说是以被不时之需,这些宝物都是稀有罕见的东西,而于海尤其喜欢这座七宝琉璃塔,可这座宝塔在他身上还没有几天,就被清岩送人,这让于海是又心疼又郁闷,但又不能说什么,只能闷在心里,还要亲手把东西送出去。

    接着方歌华又道“齐岛主,快请进,我给你引见几位贵宾认识。”

    清岩随着方歌华进入成元大殿,里面甚为宽敞,灯火通明,但地方虽大,人数却是不多,除了一些仆人,就只有十数人而已。

    大殿之内,反而没有外面那么红的艳丽,只是在大殿上面挂着几个红色灯笼,清岩一入大殿,有些人就看了过来,目光最强的就是常云。

    清岩神情淡然,缓步而行,先是对常云,江海点点头,随即就把目光落向了别处,见到了几张陌生的面孔。

    方歌华在旁边为清岩介绍着,那几人都是与方家交好的修真高手,修为也都不弱,但没有一个是渡劫境高手,清岩神情倒也谦和,含笑行礼,一一见过,显然出了长春岛主应有的风度。

    方歌华给清岩介绍几位宾客之后,便有意带着清岩到了一处僻静之处,远离了人群,清岩是有些奇怪,但没有多问,还让于海,厉轻恬几个不要跟来。

    随后方歌华竟以传音之术对清岩道“齐岛主,今日家父也来了。”

    清岩闻言一怔,随即也以同样的方法道“令尊方前辈不是在……神山吗?”语气当然很惊奇。

    方歌华对于父亲的到来也很欣喜,道“家父知道了家兄大婚的消息,就向神山告假外出,来参加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