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东海行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方远听他话中似有成全照顾之意,不觉一喜,要知道金山身为神山使者,修为已是地仙,在神山内也是颇有地位权势,实非他这个人仙所能相比,方远也是看中这点,才有意依附于金山,他也希望金山能对自己的两个儿子给点帮助。

    此刻听到了金山的话,方远自然欣喜,忙道“若金兄能够指点犬子一二,实在是他们的福气。”

    金山淡淡的道“好说了。等到婚礼之后,我会找时间和他们聊一聊。”

    方远喜道“那就多谢金兄了。”

    金山木然的脸上也显出了淡淡笑意,道“方兄客气了,也是两位世侄可堪造就,使我有些心动了。”

    方远欣喜,乘机道“金兄若是觉得满意,为何不将他们收在门下?”

    金山眼里光华一闪,似乎有些心动,微一沉吟他道“如果方兄舍得,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方远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拜在金山门下,就道“我有什么不舍得,只要金兄愿意,我是求之不得。”

    金山没有立刻做出答复,只道“此事还是稍后再议,我们商量好了,他们若不答应,岂不是白费功夫,再说了,你我此次前来是为了参加婚礼,这才是正事。”

    方远,金山谈论之时,屏风之外的大殿已是甚为热闹,眼看吉时已近,方歌中是难免有些激动,今日对他来说实在是个好日子,能娶得一位绝色娇妻,可谓是夙愿得偿。而且父亲竟然也来了。同时随行的还有位神山使者。最主要的是,他听父亲的意思,是想让金山先生收他们为徒,这让方氏兄弟也大为心动,知道如果能被金山先生这样的高人收在门下,那得到的好处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此刻的方歌中就是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一边与宾客谈笑,一边默默算着时间,方歌华见大哥如此模样,不觉凑上前去,低声调侃道“大哥,别着急,时辰快到了,大嫂一会就出来。”

    方歌中脸色微红,道“别胡说,那边都准备好了吧?别出什么乱子。我怎么觉得有些心慌意乱。”

    方歌华笑道“放心吧,绝不会有问题。你是太激动了,只要时辰一到,大嫂就会出来。”心道“别看大哥平时那么稳重,到了这时候却也冷静不了了,大嫂的魅力可真不小呀!”

    方氏兄弟在那里谈论婚礼事宜,清岩也正在和厉轻恬等人说话,厉轻恬等人当然好奇屏风之内究竟有什么,清岩却也不能告诉他们,只说里面有几位不愿露面的高人,听到长春岛主来了,就要会会面,也就这么简单。

    大家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正午时分,吉时已到,婚礼开始!

    与世俗的婚礼不同,在这里没有热闹的锣鼓之声,虽然都是修真之人,可大家对新娘子还是充满了期待,方歌华算是主婚人,在他的清朗的声音中,一身大红喜衣,红布盖头的新娘子从大殿后面缓缓走了出来,新娘子由两名青衣女仆轻轻搀扶着,袅袅婷婷,来到了大家的眼前。

    方歌中早已来到了新娘子近前,他很激动,看着红布盖头的新娘子,显然有些手足无措,早没了往昔迷仙岛主的沉稳,众位宾客见他如此模样,都是暗暗好笑。

    就听方歌华朗声道“诸位嘉宾,今日是方歌中和吴若兰的大喜之日,在此我先替他们谢谢诸位的赏光。”说着微微一礼。

    小薇等的就是要看新娘子,而新娘子出来后,她却大为失望,望着红布遮面的新娘子,她奇道“怎么挡着了?什么也看不到。”

    厉轻恬笑道“新娘子就是这个样子,那叫红盖头,只能由新郎官掀开。”

    小薇眼睛一亮道“一会就掀吗?”

    厉轻恬摇头道“不是,红盖头可不能当众掀开。”

    小薇皱眉道“哪有什么意思。”小唯,齐七也是一样的心思,大感无趣,忽然小薇眼睛又是一亮,对清岩道“岛主,你不是会金刚法眼嘛,快看看新娘子长的怎么样,有姐姐漂亮吗?”

    从新娘子现身后,清岩神情就有了几分异样,看着那个红衣倩影,他似乎有些恍惚,一脸茫然,对于小薇的话是充耳不闻,厉轻恬察觉到了清岩的异样,便道“清岩,你怎么了?”

    清岩被她一问,才回过神来,眼神带着迷惑和惊奇,一直还在在盯着新娘子,小薇见了,就笑嘻嘻的道“原来岛主早就看了,你快说说,新娘子漂亮吗。”

    清岩一怔道“你说什么?谁漂亮?”

    见他有些神不守舍,厉轻恬忙道“清岩,你怎么了?”

    清岩摇摇头,皱眉道“不知为何,我感觉很不舒服,轻恬,你看那个新娘子,觉不觉得眼熟?”

    厉轻恬凝神一看,随即玉容微变道“看身形好像……好像和百里姐姐有些相似。”

    清岩沉声道“我也是这个感觉,对了,方才说新娘子叫什么?”

    齐七忙道“吴若兰!”

    清岩点点头,神情并没有轻松多少,喃喃的道“吴诺兰,吴若兰……”

    厉轻恬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新娘子的身上,她与百里冰相处了很久,对百里冰当然很熟悉,细看之下,她是越看越觉得这个身形很眼熟,很像是百里冰。

    看他们二人这么注意新娘子,小薇又道“岛主,你不是有金刚法眼吗?看看不就行了。”

    她方才的话清岩没听到,这次是听明白了,当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清岩顿时清醒,眼里光华陡然一盛,金刚法眼立时透过了那层厚厚的红布,看到了盖头里面的那张面孔,继而。清岩挺拔的身形猛然一震。眼睛里流露出来惊喜之色。也许是太过兴奋,他浑身竟是一阵颤栗,双手早已紧握,隐隐发出阵阵脆响。

    厉轻恬最熟悉清岩,见此情形也是惊喜交集,低声道“清岩,你看清楚了!”

    清岩心绪激动,只是重重点头。并没有说话,而就在此刻,方歌华高声喝道“两位新人拜天……”地字还没有出口,方歌华的声音忽然就断了,就像是被人忽然卡住了脖子,硬生生的顿住了。

    接着在场众人是一片哗然,甚至还有人惊呼一声,就看在原本应该是新郎官,新娘子所立之处,赫然多了一个人。并且还站立在了这对新人中间,很突兀。也很霸道的分开了两个人。

    那人一身淡蓝衣衫,气宇轩昂,俊逸超群,自然就是清岩,就是他横在了这对新人中间。

    清岩的这一举动,实在是惊世骇俗,令人难以置信,大家见此就是两个字:震惊!

    都惊了,就连常云这样冷静的人也忍不住站起身形,低低惊叫了一声,而当那双黑钻般的眸子光华一转,在清岩和新娘子身上一扫后,随即他若有所悟,嘴角显现出了一丝笑容,身形又缓缓坐下,那副神情,颇有几分坐山观虎斗,高台看好戏的意思。

    江海可没有大师兄那样镇静,他是傻眼了,很失态的揉揉眼睛,苦笑道“难道我看花了眼。”很快他知道自己眼没花,所以他就更震惊,又看到立在新人当中的清岩,神情居然还很坦然,江海不觉自言自语道“色胆包天呀!齐岛主真是色胆包天,难不成您这是要抢亲,还是想来个捷足先登,自己来当这个新郎官?!”

    区别于旁人的震惊,小薇,小唯,齐七,见到清岩竟然冲了出去,先是一惊,接着就是大喜,不错,她们大喜,小薇还欢呼道“姐姐,岛主都上去了,你也快点呀!”

    小唯也道“是呀,你也去,正好一对。”

    齐七很正经的道“轻恬,没想到清岩如此性急,这是要抢着拜天地呀!”

    厉轻恬听她们什么都不懂,就在胡说八道,是又好气又好笑,一时也无话可说,紧张的看着清岩,她的兴奋与激动不在清岩之下。

    而于海,齐鲤见此情形,顿时提高警惕,全神戒备,他们当然知道清岩这样做的后果,在人家迷仙岛,又在人家大喜之日,你身为贵宾,却在关键时刻来了这么一出,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只怕也解释不了,这个仇怨真是结大,结死了。

    屏风之内,方远,金山虽然隔着屏风,但对大殿里发生的事情是万分清楚,见到清岩忽然有此举动,以他二人的修为也是齐齐动容,颇有骇然之色,金山那张木讷漠然的脸上金芒猛然一闪,冷哼道“这小子,好大的胆!”

    方远一惊之后,忽然笑道“这位长春岛主给中儿的贺礼还真是出人意料。”言语中竟然还带点欣赏之意。

    在众人骇然,哗然之后,整个成元大殿便是寂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清岩的身上,或寻思,或猜想,他的下一步是什么?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沉寂片刻后,清岩忽然动了,他的右手缓缓伸出,那只手还在轻轻地颤抖着,此刻,所有人的眼睛都由凝聚到了这只手上,就见那只手缓慢而又轻柔的捏住了红盖头的一角,接着缓缓抬起,那意思已无需多言,显而易见。

    江海见了,不觉又道“齐岛主还真把自己当成新郎官了,这红盖头也敢掀,这……真是色胆包天,我是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此刻,谁也不会在意他在说什么,有些人还甚至盼望,那只手能快点,好让大家看看新娘子是什么样,江海如此想,小薇,小唯,齐七也是这么想的。

    方歌华,方歌中真是被清岩的狂妄举动震住了,一时发懵,就这么看着清岩一点点的掀起了红盖头,屏风内的方远,见到两个儿子居然还在发愣,不觉暗叹一声,随后轻轻一声咳嗽。

    这声咳嗽传入方氏兄弟耳中,便是一声惊雷,顿时惊醒了他们,方歌华首先喝道“齐岛主。你这是干什么!”

    方歌中更是双目冒火。容貌都有些扭曲。变得颇为狰狞,怒吼道“你给我住手!”

    清岩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大喝怒吼,手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红盖头已是掀开了小半,里面的人儿也露出了一点真容,如玉般的灵秀下颌出现了清岩,以及众人眼前。

    见清岩还不住手,早已是怒气冲冲。万分羞恼的方歌中如何再能忍住,他就在清岩身后,只见他眼中神光大盛,一身红衣无风自动,浑身瞬间便被淡淡紫芒笼罩,再次怒吼一声,方歌中右手推出,手掌边缘紫芒最盛,紫芒随势而动透掌而出,光芒凝聚犹如刀锋。毫无声息的射向清岩,他已是怒极。出手便是全力以赴,欲置清岩于死地。

    这也怪不得方歌中,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是这样的反应,不顾一切,无法控制自己。

    方歌中出手,于海,齐鲤,齐火便要阻止,可就在三人欲动未动之际,一股不可抗拒,无法抵御的无形力道忽然出现,牢牢的,死死的控制住了他们三人,几乎在同时,于海三人竟然齐齐受制于人。

    三人忽然受到袭击,骇然失色,急忙运气抵御,试图挣脱这股力量的束缚,可这股力量实在是强大的难以想象,那股无形力量透入他们的体内,在瞬间封闭他们的真气,就这么轻易的把三位渡劫境高手完全制住了,丝毫没有给他们反抗的机会,于此同时,于海三人还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乖乖别动,好好看戏!小家伙不会有事。”那声音甚为清脆,宛如童音,语气倒没什么敌意。

    于海三人听出那个声音似乎没有恶意,不由得一怔,而令他们最奇怪的是,明明自己已被人所制,他们却看不到对方的身形,也感觉不到,就连他们身旁的厉轻恬,小薇等人居然也不知道他们的遭遇,小薇还在叫喊“岛主小心。”她只是喊,忘了自己其实该阻拦一下才对。

    清岩自然不会有事,方歌中的紫金神罡刚刚一动,他的离天神诀就已运行,无声无息中,真气暗涌,就在清岩身前丈许方圆布下了一道无形气墙,正把方歌中的紫金神罡挡在了外面。

    “砰”一声轻响,方歌中一击不中,身形竟是微微一振,而他的这一击根本没有半点效果,清岩依然继续他的动作,红盖头已是掀起了一半,里面的玉人显露出了,肌肤胜雪,殷红动人的香唇,还有一半笔直小巧的琼鼻,虽然她的容貌还没有完全显露,可仅凭这些已是美得惊心动魄,美得无以复加,江海看得是异常仔细,见此美色,虽是一半,他也是赞叹不已“绝色,真是绝色,难怪齐岛主会是如此冲动,如此绝色,谁能不动心,换了我也要……”

    常云嘴角挂着淡淡冷笑,眼里光华流转,也紧盯着那张显露了一半的玉容娇颜,若有所思,似有所悟,神情也愈发冷淡,那丝冷笑已是包含了许多东西。

    眼看着红盖头就要被完全掀起,方氏兄弟齐声大喝,这对于他们实在是莫大的侮辱,这种耻辱怎能忍受!

    大喝声中,兄弟二人同时出手,两道紫芒前后夹击射向清岩,这是两位渡劫境顶峰高手的合力一击,力量之大,足可摧毁一切,当真是无坚不摧,锐不可挡!

    清岩还在继续掀起红盖头,方氏兄弟的攻击他似乎根本不在乎,紫芒如电,映照着清岩,可如此凌厉强悍的攻击并没有冲破那道无形气墙,依然被拦在了外面,又是一声轻响,这次周围的人感觉到了一股气流凭空而起,轰然涌来,修为较弱的顿时立足不稳,被气流迫得连连后退,那些桌椅也是倒地翻滚,大殿之内立时乱作一团。

    厉轻恬等人却是没有感觉到任何气流的波动,厉轻恬自然以为是于海等人的维护,而于海,齐鲤,齐火却是最为清楚,他们根本什么也没做,化解这股大力的另有其人,就是那个隐形的人。

    常云,江海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稳稳而坐,观看着清岩,方氏兄弟演的这场好戏。

    再看清岩,受到两大高手的合力一击后,俊拔不群的身形只是微微一震,如此大的力量,竟然就只是让他手微微一顿,继而,他又继续掀起红盖头。

    方氏兄弟骇然失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清岩就这么硬接了他们的凌厉一击,看清岩那淡然不惊的神情,他们知道此人恐怕没有受伤。

    清岩的强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金山,方远见了神情微变,不觉互看一眼,但二人都没有说话,仿佛是被这个情景惊住了。

    江海也是一样,方才他是惊讶清岩的举动,此刻他是惊讶清岩的修为,虽然他早就领教过了,可还是忍不住喃喃自语道“齐岛主愈发厉害呀!厉害呀厉害……”

    厉轻恬等人是比较了解清岩的,见此情形并没有多少惊讶,小薇还道“岛主怎么不还手?!真是急死人了。小鱼哥哥,还有于大个子,咱们是不是该……”说到这里,小薇这才察觉到了这三位的不对劲,小薇也是渡劫境高手,见有异状,顿时有了反应,可不等她有大动作,一股无形之力凭空而来,就把她弄得没了半点力气。

    题外话,昨天老婆的二姨查出得了癌症,已是中晚期,我是很难相信,老太太为人很好,积德行善,吃斋念佛,怎么就得了这种病,这就是所谓的世事难料吧!在此我祝愿老人家能渡过此劫,早日康复。也希望大家能有体会,做到珍惜眼前人,尤其是身边的老人,他们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