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东海行十八

作品:《仙途正道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廿虹有礼了!!还请大家多多订阅,看正版也是正道,哈哈!

    江海见此情形,不禁又是一阵赞叹“齐岛主还真是要人不要命啊!这种气概jg神值得学习呀!”说着他又偷眼看了看大师兄常云,就见常云神情冷漠,嘴角挂着冷笑,眼神犀利依旧,对于清岩的动静很关注,看到这里,江海不觉奇道“大师兄看起来有些怪呀!他不是很讨厌齐岛主吗?怎么这时候看起来倒是很关心他。”

    江海在胡乱寻思,厉轻恬等人早已是忧心如焚,见到清岩挨了致命的一剑,他们是骇然失sè,可他们是身不由己,无法动弹,只能是干着急,而那个隐身之人还安慰他们道“小家伙怎么搞得!挨了一剑反而兴高采烈了,唉,红颜祸水,美sè害人啊!小家伙真是糊涂!喂,你们放心,他死不了,别说一剑就是十剑他也死不了。”

    他的话,厉轻恬等人当然希望是真的,不过看到清岩生龙活虎的样子,似乎真是没有大碍,也就放心了,只是见到清岩心口上的那柄剑他们还是有些心慌。

    清岩挨了一记耳光,反而把吴若兰抓的更紧了,嘴里一直叫着“冰儿,冰儿”,希望能把吴若兰唤醒,变成真正的百里冰。

    但这只是清岩一厢情愿的想法,吴若兰没有丝毫转变,极力挣扎着,娇喝怒斥着,美眸中隐隐都有泪光闪动,受此侮辱。她是羞愤至极。

    方氏兄弟见到清岩受伤后。还纠缠着吴若兰不放。愈发恼怒,明知清岩修为太高,他们还是忍不住又出手了!

    本来清岩都忘了方氏兄弟,只顾着去唤醒吴若兰,而当方氏兄弟气息发动,清岩顿时省起一事,神情陡然一变,眼里神光大盛。蕴含无限杀机,冷冷的看向了方氏兄弟,随即大殿内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澈骨寒意,仿佛寒冬降临,大殿之内顿时一片死寂。

    方歌华,方歌中更是打了个冷战,脸sè瞬间苍白,将发yu发的紫金剑罡,竟是被清岩极寒无比的眼神硬生生的压了下去,气势更是大减。兄弟二人心有灵犀,知道清岩杀机已起。二人身形一闪,并肩而立,他们毕竟是渡劫境高手,气势一时受挫,很快就恢复如常,两兄弟合力,气势继而暴涨,紫金神罡已是提至顶峰,锐气大盛,锋芒毕露,直指清岩!

    清岩冷眼看着方氏兄弟,浑身散发着无比寒意,如此杀气也震摄住了一直在不断挣扎的吴若兰,而随后更奇异的事情就在吴若兰眼前发生,她忽然看到,自己方才插在清岩身上的那柄短剑,竟然发出了淡淡光华,那是很淡的红光,似乎是从伤口向外发出的,红光虽淡却带着一股炙热的气息,随着红芒流转,也就片刻功夫,那柄锐利无比的短剑就在红芒闪动之间化为了一团轻烟,转瞬之后,轻烟消散无踪,一柄剑就这么没了,消失了。

    吴若兰见此情形,不禁掩口惊呼,骇然失sè,也是有些语无伦次的叫道“你……你……我……你怎么……你究竟是什么人?”

    清岩望着方氏兄弟是一脸杀机,凝目看向吴若兰时却是满脸柔情,微笑道“我是齐清岩,你是百里冰,你好好想想,肯定会记得起来。”

    吴若兰见清岩笑容俊朗,犹如阳光,没来由的玉容一红,随即她想到清岩所作所为,又寒声道“你个混蛋,我怎么会认识你,你快放手,不然……不然我还要抽你!”她说了半天最后的威胁手段居然就是这个。

    清岩听了不觉好笑,柔声道“我可不怕,愿意你就抽吧!”

    吴若兰见他又笑了,忍不住脸上又是一红,螓首不觉一垂,默然无语。

    二人如此模样,简直就是在打情骂俏,当众谈情说爱,众人见了顿时面面相觑,江海已是对清岩佩服的五体投地,见状是赞叹不已,他已是无话可说,心道“要论这谈情说爱的手段,齐岛主已是登峰造极了,厉害呀厉害,这短短片刻就把一个美女……啧啧啧!”

    不说江海,就说厉轻恬,见清岩当着这么多人说出这样肉麻的话,她脸上也是一红,暗啐一下,道“这家伙真是厚脸皮,什么话都敢说。”

    接着她耳边又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小家伙好本事呀!对付女孩子真是有一套!”

    小薇,小唯,齐七还是首次看到这样的清岩,都觉得那话很有味道,听在耳朵里是格外的舒服,想着想着她们脸上也是一红,继而她们耳边也响起了那个声音“唉!丫头们chun心动了!”听到此话,三女脸上顿时大红,相互一看,也都见到了彼此脸上的红晕,也都看到了彼此的心思,都是羞涩难当很不自在。

    清岩,吴若兰的对话听在方氏兄弟耳中,那就是羞辱,不折不扣的羞辱,尤其是方歌中,那可是自己的新娘子,此刻却和别的男子……这个样子,戴绿帽子的感觉就是万箭穿心,痛彻心扉,也更让他对清岩恨之入骨。

    此刻的方歌中已是失去了理智,他深爱吴若兰,多少年了他终于要娶吴若兰为妻,这几ri他一直都处在喜悦和兴奋之中,可凭空杀出来的齐清岩,让他的婚礼成了这副模样,眼看的爱人就要离去,他怎能甘心,怒火中烧的他绝不能容许清岩这样做,他要杀了清岩,抢回爱人!

    方歌中眼中冒火,气势越发强盛,浑身紫芒流转,而他的手中也不知在何时多了柄仙剑,锋芒显露,直指清岩,剑气激扬,已把清岩牢牢锁定。

    方歌华见大哥祭出仙剑,他随即也祭出仙剑,二人剑气相互激荡。剑势更为强势凌厉。方歌中恶狠狠的看着清岩。怒吼道“你放开她!这个卑鄙无耻之徒!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清岩面对他们,眼中杀机闪动,寒声道“你们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如果不解释清楚,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方歌华闻言,怒极而笑,喝道“齐清岩,你做出这等事情还居然振振有词,真是无耻之尤。快快放开我的大嫂!”

    清岩已然确定吴若兰就是百里冰,闻言更是大怒,斥道“她是吴若兰吗?好,我就告诉你,她是谁!她叫做百里冰,是我的未婚妻!”

    清岩此话一出,不但方氏兄弟一怔,就是屏风后的方远,金山也是一愣,这两位归仙境高手。神山中人,到了此刻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xg。方远微微皱眉道“百里冰,未婚妻。”

    金山冷冷的道“好戏上演了,方兄,你此刻还能坐的住吗?”

    而其他人听到清岩的话后,都有种恍然惊醒的感觉,暗道“原来竟是这种情况,这就难怪他有这样的举动了。”

    江海听了也是大悟般的叫道“竟是这种情况,齐岛主的夫人还真不少呀!各个都是美若天仙,齐岛主艳福齐天呀!”江海是羡慕的要死,那双sè眼不觉又看向了厉轻恬等人,越看他是越羡慕清岩。

    方氏兄弟听清岩说到吴若兰就是百里冰后,神情不禁一变,眼神也多了一丝慌乱,清岩何等眼力,自然看得异常清楚,心里顿时有数,眼里杀机更盛,继续道“二位是否想到了什么?我现在想知道的是,百里冰为何变成了吴若兰?!”

    方氏兄弟闻言,神情再变,竟是有些心虚的模样,吴若兰在听到清岩的话后也是一怔,秀眉微皱,眼神变得颇为茫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清岩察觉到了她的变化,急忙道“冰儿,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吴若兰寻思片刻,才道“你的话很qiguài,可我就是吴若兰,不是百里冰。”

    清岩大为失望,方氏兄弟却是大喜,方歌中喝道“你听到没有,她是我的妻子吴若兰,不是什么百里冰!”

    清岩看他眼神闪烁,分明心中有鬼,又想到迷仙岛的那些仆人,还有墨杖双仙的遭遇,不觉一声冷笑,寒声道“好!方歌中,你说她是吴若兰,那我问你,她修炼的是何种道法?”

    方歌中闻言一怔,吴若兰也是一怔,犹豫一下便问到清岩“你难道知道?”

    清岩含笑道“你自己知道吗?”

    吴若兰玉容微红,道“我……我记不清楚了。”

    清岩笑道“那我告诉你……”

    不等清岩说完,方歌中叫道“若兰,你别听他胡言乱语!他不是好人!”

    清岩冷笑道“我是胡言乱语,那你说,她修炼的是何种道法?”

    方歌中张嘴yu言,却又说不出什么,方歌华忙道“大嫂修炼的是太y真气!”

    清岩喝道“方歌华起先我还觉得你是个人物,哪知道却是个信口雌黄的小人,什么太y真气,我来告诉你,她,百里冰是南海丹凤轩弟子,修炼是广寒y功。”

    听清岩说到南海丹凤轩时,吴若兰的神情微微一动,又听到广寒y功,她眼里光华一闪,这些名称对她而言,似曾相识,脑海里隐隐约约有了一星半点的印象,只是她继续再想时,那些印象痕迹却又很快消失了,接着她便是一阵头疼,这种疼痛伴随她已经很久了,一疼起来简直就是要命。

    “啊”她忍不住叫喊一声,反手就抓住了清岩的胳膊,指甲毫不客气的就陷入了清岩的肌肤之内。

    清岩见她一脸痛楚,脸sè苍白,秀眉紧皱,玉齿紧咬,显然是痛苦难当,大惊道“冰儿你怎么了?”

    吴若兰也顾不得别的,就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值得依靠,呻吟道“头疼……疼死我了。”区区几个字仿佛都用尽了她全身力气,接着娇躯一软竟是跌入了清岩的怀里。

    玉体入怀,清岩感觉到的不是温香柔软,而是冰寒一片,吴若兰的身体就像是块寒冰,清岩大惊,就见怀中玉人,已是双目紧闭,本是殷红的嘴唇已是毫无血sè。浑身已被冷汗浸透。还在不停的颤抖。双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身体,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忍受剧烈的痛苦。

    清岩惊慌之下,一时也是没了主意,只是抱着吴若兰,连声叫喊着,片刻之后,清岩才有所醒悟,冲着方氏兄弟厉声喝道“她怎么如此?”

    方歌中见新婚妻子躺在别人怀中。怒气顿时上涌,根本难以抑制,又听清岩喝问自己,他便大骂道“恶徒!放开她!”随即掌中仙剑锋芒一吐,他竟在这个时候向清岩出手了。

    方歌中出剑,方歌华也是紧随其后,两道剑气几乎不分前后shè向了清岩,而这次他们实在是犯了大错,此刻的清岩已是怒不可遏,火气最盛之时。早把方氏兄弟当成了迫害百里冰的罪魁祸首,见二人不问吴若兰死活。居然向自己出剑,清岩积蓄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爆发了!

    眼看剑气狂涌而来,清岩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将怀里的吴若兰抱得更紧了一些,神情变得异常冷酷,眼里闪动着常人无法看见的七彩光华,而他的身体也散发出了同样的光芒,接着他冷冷的喝道“速退!”

    齐鲤,小薇追随清岩已久,知道清岩的意思,是让他们速速退去,可此刻他们受制于人,根本无法行动,闻声只能是干着急,而那个隐形之人也听懂了清岩的话,居然安抚厉轻恬七人道“莫要惊慌,有我在没问题!”

    常云,江海也已感觉到了,知道清岩将要爆发出来的力量是难以估计,几乎同时,他们二人身形一闪,就已退出百丈,而其他人等也不是傻子,听到清岩的喝声,见到常云的举动,也都慌忙后退,好在他们也都算是高手,片刻之间便逃出了老远,有的直接就到了大殿之外。

    于此同时,方氏兄弟的剑气已至清岩身前丈许,紫灿灿的剑气锋芒已将清岩彻底包围,如此凌厉强悍的力量,足以将座大山瓦解粉碎,只是清岩并不是大山,他是苍帝,苍天之帝!

    天不可毁,更不辱,方氏兄弟的剑气看似包围了清岩,实则是被一股力量阻拦了下来,锐利锋芒无法穿透那层淡淡光芒。

    接着方氏兄弟就感觉自己所发的剑气竟被那层光芒快速吞噬,催动剑气的真气,也在急速被一股力量吸纳,很快他们手中仙剑发出剧烈的震动,终于两柄仙剑脱手而出,向着清岩急速飞去

    仙剑离手,方氏兄弟相顾骇然,就见两柄仙剑在离清岩丈许之处时猛然停顿,继而就听到了两声脆响,在这甚为寂静的大殿内,如此动静实在是很清亮,很悠扬,而在这个声音之后,那两柄方氏兄弟修炼了数百年的仙剑,猛然间光华大作,继而脆声再响,仙剑便成了无数碎片,散落一地。

    仙剑碎了,方氏兄弟的心也像是碎了,当真是心如刀绞,可随后他们就知道还有更恐怖的事情在等着他们,那股奇异而又无比强大的力量,又将他们二人向着清岩那个方向吸去,偏偏这股力量他们无法抵御,身形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缓缓靠向清岩,二人骇然失sè,知道要是不挣脱这股力量,他们的下场只怕会和自己的仙剑yiyàng,来个粉身碎骨。

    方氏兄弟逐渐靠近清岩,危险已是近在咫尺,屏风内的方远也已失去了镇静,神情焦虑,忧形于sè,父子连心,即便他是归仙境高手,也不能完全割舍这种血脉亲情。

    金山远比方远冷静,漠然观看着外面的情形,他冷冷的道“这似乎已经不是太阳神功了!”

    方远焦躁的道“不管是什么,我总不能眼看着他们死在我的面前。”

    金山冷冷的注视着他,沉声道“别忘了规矩,你我都不能随意出手。”

    方远当然知道规矩,可亲身儿子就要死在眼前,他怎能置之不理,犹豫再三后,他沉声道“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事后随你处置吧。”说完他就要出手。

    金山却道“方兄,你稍安勿燥,齐清岩若要真杀令郎,早就杀了,何必拖延这么久,你且等等,我看他定有意图。”

    方远闻言一怔,也就此刻,果如金山所料,清岩开口了。

    就听清岩冷冷的问道“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告诉我吴若兰的真实身份,她为何在此?怎会成了吴若兰?”

    方氏兄弟越靠近清岩,就觉得离死神越近,那种感觉委实很恐怖,本来他们还指望父亲会出手相救,可直到此刻,屏风之内依然毫无动静,这样他们的心就一沉到底,彻底绝望。

    现在听到清岩询问吴若兰的身世,方氏兄弟在生死关头也顾不了那么许多,方歌华就道“她一直就是这个样子,记不得自己是谁,吴若兰是我们给她起得名字。”

    清岩闻言一愣,道“怎会如此?”

    方歌中恨声道“你自称是她的丈夫,怎会不清楚她的情况!”这句话说中了清岩的痛处,令他心里一疼,也是稍一失神,方氏兄弟立时察觉到了清岩气息的变化,乘此机会,二人拼尽全力,身形电闪,终于摆脱了清岩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