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东海行二十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gǎnjiào到了一只手在轻拍ziji的肩膀,显然是苦道人在鼓励ziji,而相隔这么近,ziji还是察觉不到苦道人的气息,心道“这位前辈的隐身术实在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只怕我崆峒派的无形剑遁也到不了这样的境界。”心里赞叹,嘴里笑道“多谢前辈的看重,晚辈疑惑的是,既是方家的绝招,那方歌华怕shi?”

    苦道人道“不怕不行,他又不是老大,控制不住它!”

    清岩似乎gbái了,就道“莫非那件厉害的法宝,只能方歌中一人掌控?”

    苦道人嘿嘿笑道“算是吧,一会你就见识到了!”

    小薇听他说话不痛快,就道“你这人……”刚说了三个字,她就发现清岩眼神不对就急忙住嘴了 ”“小说章节 。

    苦道人对小薇的无礼并不介意,反而还道“小齐,小丫头想说shi就让她说是了,我大人有大量,是不会怪罪的。”

    似乎所有的前辈高手对小薇都很宽容,这让清岩很无奈,只能道“前辈,小薇野惯了,还是少说话为妙。”

    他们交谈之时,玉镜湖又有了变化,沸腾不止的湖面逐渐安静了下来,很快偌大的湖面忽然显现出了淡淡紫光,隐隐约约还有一阵奇异的声音从湖里传出。

    苦道人道“小齐,厉害的可要出来了,你要准备好了。”

    清岩神情淡然,微笑道“晚辈定会小心应对,请前辈放心。”

    湖面紫芒一显,方歌华脸sè更为苍白。身形一闪。又躲出百丈。一旁的江海见了,便对常云道“大师兄,你看方歌华怎么吓成了这个样子?”

    常云冷冷的道“他怕自有怕的道理,老四,你可记得师傅曾经说过关于迷仙岛的一个故事?”

    江海一怔道“shi故事,小弟怎么没shi印象?”

    常云冷笑道“你要是少些sè心就能记住!”

    江海脸上一红,道“小弟知错了。还请大师兄明示。”

    常云凝目望着已是紫光逐渐强盛的玉镜湖,缓缓道“一会ziji看吧!它就要出来了!要想安全。学学方歌华,再躲远些!”

    江海少见常云这样郑重的语气,也意识到了严重xg,正要闪身退后,猛然间,就听玉镜湖里传出一声高亢激昂的奇异长啸,那啸声是裂湖而出,直贯苍天,随着这阵啸声,湖面闪动的紫光忽然收敛。急速凝聚在了湖zhong yāng,而那里也是啸声发源之地。

    湖面已是显出一个巨大的漩涡。湖水急旋,浪花四溅,紫光凝为一束极其炫目的光柱直shè云霄,而那啸声也是越发响亮,高亢,震惊百里,使得风云变sè,万物皆惊。

    啸声乍起,清岩闻声就是微微动容,眉锋一皱,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很像是当年化蛇成龙后发出的长啸,莫非这湖里也是……。

    如此大的动静,也惊醒了昏睡的吴若兰,她睁眼一看,发现躺在厉轻恬的怀里,急忙道“你……你是谁?快放开我!”说着就要挣扎着离开。

    厉轻恬忙道“百里姐姐,我是轻恬,你的妹妹厉轻恬!”

    吴若兰闻言一愣道“我的妹妹?”

    厉轻恬见她一脸茫然,根本就不认识ziji,不觉一看清岩,而吴若兰也随即看到了清岩,想起了方才发生的事情,顿时惊怒交集,喊道“你们是一起的,都是坏人!”

    清岩苦笑,正yu说话,却见吴若兰忽然双目一闭,身子一软,竟然又睡着了,随即又听苦道人道“她喝了忘情水,早已忘记一切,你们说shi都éiyou用,还是让她安静安静吧!”

    苦道人这话说完不久,那高亢的啸声便自停顿,紫sè光柱也自收敛,但湖面上的漩涡越来越大,最后是波及了整个湖面,而就在漩涡的中心,一个巨大的物体正在缓缓浮出水面,继而又有一阵低沉有力的鸣叫从湖面传出,片刻之后,那个巨大物体显露出了真实形状,赫然是个足有七八丈大小的龙首,紫光闪闪的巨大龙头!

    紫sè龙头,显然也是活物,低沉的龙吟就是从它那张大嘴里发出,龙眼犹如一对大大的明珠,光芒最盛,便如紫sè的火焰,吞吐闪耀,威慑四方,散发出了无可比拟的强悍气息。

    就见那双巨目四下一顾,便让众人遍体生寒,修为弱的几个人,经受不住那摄人的目光和强悍的气息,竟然惊呼一声,身形直坠而下,落入了玉镜湖中,而那几个人落水之后,就再无任何声息,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紫sè龙头缓缓上升,逐渐露出了小半个身形,龙身也是粗壮无比,龙鳞也是紫sè,而这紫sè之上还隐隐流转着淡淡金芒,整个龙身就像是一种奇异的金属所铸,冷酷巨大,坚不可摧,龙身扭转,曲折升起,隐隐都有雷声伴随,巨大的龙爪,开合之间,fǎngfo蕴含了无穷的力量。

    等到整个龙身显露在外,所有人脸上的神情只有惊骇,眼前之物,可谓是庞然大物,龙头,龙身,龙尾相连起来足有百余丈,而它身形完全显露之后,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为强大,紫sè光芒如同火焰闪动,映照着玉镜湖是完全成了紫sè。

    同时众人还gǎnjiào到了,巨龙散发出来的气息不但强还极为热烈,炎热的气息又把玉镜湖炙烤的热气腾腾,雾气升腾,将巨龙笼罩,却又遮挡不住它散发的光华,就见紫sè巨龙在云雾里若隐若现,真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之态。

    清岩一见巨龙现身,神情也凝重了许多,同时他也看到了在那龙首之上,赫然坐着一人,正是方歌中,而方歌中也正恶狠狠地看着清岩,原本俊朗的面容已是狰狞无比,双眼凶光毕露。那样子是恨不得要把清岩生吞活剥。碎尸万段。

    清岩微微皱眉。孙小乙忽然惊道“这……难道就是紫金炎龙!”

    苦道人道“你倒是好见识,这正是紫金炎龙!小齐,看到了吧!这就是方家的镇岛之宝,无双利器!”

    清岩对于紫金炎龙也是了解,zhidào此龙乃是上古异兽,龙之异种,凶狠霸道,异常强悍。据说此龙具有天上火龙的血脉,先天属火,所吐紫光蕴含天火,威力之强,匪夷所思,几乎无物可挡,传说此龙早已绝种,天敌就是金翅大鹏鸟,而此刻看来,传说并不靠谱。紫金炎龙还有存世,一条就在眼前。正威风凛凛,龙视眈眈的看着ziji。

    紫金炎龙显然是受方歌中的控制,此龙现身之后,那双紫火闪闪的硕大巨目就死死的盯住了清岩,它已把清岩当成了最大的敌人。

    这般强悍的敌人谁不害怕!

    那些围观的人早就躲到了千丈之外,甚至更远,谁都zhidào随后的一场大战定然很jg彩,但他们更qgchu,有jg彩就有大危险,搞不好紫金炎龙一个神龙摆尾,就能席卷一大片,误伤了ziji也是很有kěnéng的,所以安全起见,还是躲远点好些。

    苦道人也带着厉轻恬等人到了远处,虽然大家都很不情愿,想为清岩分担一些,可苦道人却道,人多有个屁用,这条龙最喜欢人多,人越多就越亢奋,力量就越大,他如此一说,大家还能说shi,虽然觉得这话恐怕很有水分,但也不敢直言相问,万一惹恼了苦道人,他一生气还指不定做出shi事情呢。

    江海见到紫金炎龙,惊得就是一声大叫,“啊!这……这是紫金炎龙,原来师傅说的是真的!”

    常云冷笑道“废话,师傅几时说过假话!”

    江海自然也zhidào紫金炎龙的厉害,不觉颤声道“我还以为那就是个故事罢了,哪zhidào竟是真的!大师兄,你是早就zhidào了!”

    常云默然不语,锐利的双眼遥遥望着紫金炎龙,眼里银芒隐隐闪动,面对这样的强大存在,也能激发起他的斗志战意,若不是有所顾忌,他很kěnéng会率先出手,挑战紫金炎龙,因为这样的对手实在很难遇到。

    方歌中驭龙而出,隐身在暗处的方远便发出一声叹息,金山对紫金炎龙也是颇有兴趣,一边上下打量,一边道“方兄,令郎好大的威势呀!”语气多少带了点嘲讽。

    方远沉默片刻才道“自我方家在迷仙岛安居后,还从来éiyou唤醒过龙神,最多就是接龙神气息修炼紫金神罡,中儿平时还算冷静,怎么关键时刻就失去了理智,为了一个女子竟然……唉!”他显然对方歌中很失望。

    金山淡淡的道“冲冠一怒为红颜,令郎算是做到了淋漓尽致!方兄,我若是你,还是想办法阻止令郎的好,我gǎnjiào,即便有紫金炎龙相助,令郎取胜的机会也不会太大。”

    方远闻言神情一变,道“金兄如此看好齐清岩!”

    金山目光又在清岩身上一转流转,沉声道“若我老眼不花,此子修炼的道法已不是太阳神功,看他的气息,气势隐然已是具有了归仙境高手的气韵,最主要的是他眼中,身体发出的那种光华,神秘不可测,蕴含的力量真是难以估量。”

    方远动容道“那是何等道法,竟有如此威力?”

    金山冷漠的脸上不觉有了几分凝重,眼里还流露出了一丝惧意,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已表露了他的情绪,他竟然是在害怕。

    方远éiyou察觉到金山的异样,还在等待金山的回答,而金山稍一沉吟后道“我还说不准,此事非同小可,希望我猜错了,否则……”顿一顿,他话锋一转道“方兄,你能阻止令郎吗?”

    方远苦笑道“不能,驭龙神珠已和中儿元神相融,龙神只听从他的指挥,旁人无法zuoyou,我也不行。”

    金山闻言不觉叹道“既是如此,我们也只能静观其变,看事态如何发展了。令郎这次……”话未说完,意思却已明了,金山并不看好方歌中会胜。

    方远是半信半疑,深知紫金炎龙厉害的他,当然希望儿子会胜。虽然方歌中今ri的表现实在令他很失望。可bijg方歌中还代表了迷仙岛方家。

    方歌中驾驭紫金炎龙。在空中傲然盘旋,此刻他的所显露的气势也是异常惊人,比之方才是强大了许多,隐隐然都有了归仙境高手的威势,气息涌动,便如狂cháo,激荡四方,声势之强。无与伦比。

    方歌华看到大哥驾驭紫金炎龙,气势凌天,眼神里有着几分羡慕,几分嫉妒,还有几分恨意,不错他羡慕大哥,嫉妒大哥,甚至恨这个比他只大几岁的亲生哥哥,就是因为方歌中是长子,就能继承大岛主之位。从而便能驾驭龙神,方歌华暗自很不服气。他修为不在大哥之下,凭shi大哥就是大岛主,能得到驭龙神珠,而且所有的好事都要大哥独占,就连娶妻也是,方歌华其实最恨的就是此事,明明是他先遇到的吴若兰,可方歌中却要娶她为妻,这对他来说不公平。

    清岩忽然出现,打乱了婚礼,方歌华心里隐隐都有种快意,当然为了迷仙岛的声誉,方歌华还是要视清岩为敌,此刻,方歌中驭龙而出,方歌华对龙神极具信心,可他也是首次见到龙神,不觉心生畏惧,便遥遥远望,不敢近前。

    方歌中此时很得意,首次唤醒龙神,并且驭龙在天,体内真气已和紫金炎龙的气息融合无间,借助紫金炎龙的神奇气息,他的修为瞬间暴涨,气势大盛,此刻的方歌中自觉天地已在手中,yijg掌控了最最强大的力量,他可以蔑视一切,摧毁一切,当然他首先要摧毁的就是齐清岩,这个一手毁了他幸福的人。

    若不是这个男子,他已和心爱之人洞房花烛,想到这里,方歌中恨意大盛,他的双眼早已盯死了清岩,生怕清岩逃走,不给他报仇雪恨的机会。

    “齐清岩,你可敢与我一战!”方歌中立于紫金炎龙之上,傲气十足的对着清岩喝道。

    他说话之时,紫金炎龙也发出了阵阵吼叫,气息涌动,风起云涌,当真有着神龙吞吐云雾,行风布雨之威。

    清岩神情淡然,身形缓缓而动,竟是来到了紫金炎龙近前,两者相距不足百丈,紫金炎龙见他这般大胆,都有些惊讶,龙目转动,似乎在打量眼前这个男子,接着又是一声龙吟,方歌中fǎngfo真能听懂紫金炎龙的话,闻声便对紫金炎龙一阵低语,随即紫金炎龙巨目里光芒一盛,那两道紫sè光焰竟是轰然shè出,闪电般的直取清岩,它居然就这么不打招呼的动手了。

    清岩已有准备,微微一笑,双手齐动,两道隐含七彩的淡淡光华随势而出,正与紫金炎龙的光焰相遇,“砰”一声巨响当空炸起,清岩身形轻轻一动,手上光华依然明亮,声势不减,而紫金炎龙的光焰也无变化,巨大的身形微微一阵扭曲,嘴里又发出一声低吟,它fǎngfo有些惊讶,对于清岩能接下它的一击而感到诧异。

    方歌中见状,神情微变,又对着紫金炎龙一阵低语,而他手里忽然显出一颗紫sè光珠,接着紫sè光珠光芒大作,等到紫sè光芒收敛,方歌中竟已不见踪影,凭空消失了。

    远处众人见此异状,不觉哗然,清岩神情不变,他看到方歌中竟是在瞬间化为一道光影,进入到了紫金炎龙的龙首之内。

    清岩gbái,方歌中竟是与紫金炎龙合为了yiti,这种方法是上古的驭兽之术,当世已然失传,此刻人龙相合,人可以随意借用紫金炎龙之力,换句话说,方歌中已然具有了紫金炎龙的强横实力。

    “哈哈哈……”一阵震天狂笑忽然从紫金炎龙口中发出,那声音众人很熟悉,正是方歌中的声音,大笑之后,方歌中又道“齐清岩,你还不受死!”

    接着,紫金炎龙身形一动,向上飞腾数百丈,随即大嘴一张,一道紫灿灿的火焰猛然shè出,说是一道,其实就是一片,自上而下,朝着清岩疯狂扑来,紫sè火焰扑天盖地,带着无比炙热的气息,已把清岩完全包围。

    眼前这番景象,清岩并不陌生,昔ri遇到四九天劫,也就是这种情况,不过天劫之火是赤红,而紫金炎龙吐出的是紫火,但威力不在天火之下,厉害无比,熔铁化金,轻而易举。

    紫火急速而来,就听清岩发出一声清亮长啸,身形不退反进,竟是径直迎向紫sè火焰,身体之上光芒流转,晶莹闪亮,看上去就如一柄锋芒毕露的剑,以洞穿苍穹之势,直刺紫火,气势之强,锐气之盛,真是无法形容,难以比喻。

    见到清岩身化长剑毫不犹豫的冲向漫天紫火,所有人都是为之变sè,厉轻恬等人最为担心,齐齐惊呼一声,苦道人却道“乱叫shi!小齐死不了,这小家伙真是胆大,好,很好!”

    常云漠然看着发生的一切,听到江海在ángbiān大呼小叫,他寒声道“你能安静yidiǎn吗!亏你还是无风岛的四岛主,yidiǎn定力也éiyou!”

    江海挨了骂,果真安静了下来,可眼里惊骇之sè不减,反而还越发强烈,因为此刻,清岩已与紫火短兵相接,全面jiēc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