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东海行二十二

作品:《仙途正道

    从外貌来看,紫金炎龙并éiyou明显的伤痕,身体似乎éiyou受到很大的创伤,但看它在空中痛苦无比的挣扎翻腾,那样子实在是苦不堪言,难以忍受,它真的伤得很重。

    那颗赤sè内丹也已收回,漫天红光顿时消散,紫金炎龙也恢复了原有的颜sè,它那巨大的身体在空中折腾起来,真是相当骇人,不过所有人都已看出,紫金炎龙受伤不轻,已无再战之力。

    见此情形,厉轻恬等人自然是大喜过望,江海是骇然失sè,常云却是冷冷一哼,眼里jg芒大作,而方远则是大惊失sè,惊呼道“这……这是……金兄这究竟是shi道法?”

    金山也是面显惊容,但éiyou回答方远,只是望着那个刚刚打败了紫金炎龙的淡蓝sè身影,似乎想再看qgchu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是谁 ”“小说章节 。

    紫金炎龙惨呼挣扎时,清岩并没乘势追击,反而收起离天神火,身形一闪,拉开了与紫金炎龙的距离,忽然,就见一个红sè身影从紫金炎龙身上一闪而出,那人正是方歌中。

    方歌中出来之后,是一脸惊慌,也很茫然,而他身形还未立稳,紫金炎龙的巨尾竟是对着他横扫而来,他根本éiyou任何防备,巨尾到了近前,他竟是愣住了,éiyou一丝要躲闪的意思。

    眼看方歌中就要被紫金炎龙拦腰击成两段,清岩不忍他死在眼前,轻轻一叹,右手一动,就把方歌中拉出了百丈。堪堪躲开了那巨尾的凌厉一击。

    方歌中回过神来。才zhidàoziji刚刚与死神是擦肩而过。顿时是一身冷汗,而他的心情继而又是万分复杂,他也zhidào救ziji的不是别人而是齐清岩,那个ziji恨不得要碎尸万段的情敌仇人。

    紫金炎龙在空中上下翻腾,惨呼了许久,最后它应该是勉强控制了疼痛,巨大的躯体总算停止了大动作,接着。紫金炎龙巨尾一摆,龙头缓缓转向了清岩所在的方向。

    清岩神情淡然,和紫金炎龙来了个四目相对,这一人一龙对视片刻后,紫金炎龙忽然发出一声低吟,听那声音明显柔和了许多,没了那种强悍霸气,而方歌中分明还从紫金炎龙的眼睛里看到几分敬畏之sè,这让他大感骇异。

    接着就看紫金炎龙身形缓缓下落,而那双巨目却一直看着清岩。片刻之后,紫金炎龙回到了玉镜湖内。到了那个暗穴之上,在进入暗穴之前时,紫金炎龙又发出一声低吟,回头一看清岩。

    清岩似乎懂得了它的意思,便对着它微微点点头,随后紫金炎龙就进入了暗穴,很快就没了踪影,就听得暗穴之内传出了阵阵水声,又过片刻,一股水流就从暗穴里溢出,清澈的水流很快就覆盖了湖底,也就半柱香的shijiān,干涸的玉镜湖竟然就恢复了原貌,波光粼粼,湖面如镜,安静平和,fǎngfoshi事情都éiyou发生过。

    此刻已是深夜,一轮明月悬于当空,可谓是一月在天心,满湖都是月,如此景sè令人暂时忘却了一些事情,方歌中望着湖中明月怔怔出神,神情落寞,眼神充满了失落和失望。

    清岩éiyou理会方歌中,而是来到了厉轻恬等人身前,见到清岩安然回来,苦道人也就撤去了对于厉轻恬几个的束缚,还不等他说话,小薇第一个就向着清岩扑了过去,紧紧的就抱住了清岩,éiyou说话,只有眼泪,刹那间就打湿了清岩的衣服。

    厉轻恬因为抱着吴若兰,所以éiyou太大的动作,不过也已是泪流满面,轻轻抽泣着,小唯,齐七也是各个梨花带雨,神情凄楚,于海,齐鲤,齐火,孙小乙还好些,bijg是男人éiyou哭,但那样子比哭还要难看。

    清岩见他们这般模样,是暗暗感动,正要开口说话,苦道人叹道“你说说这都些shi事,刚才都觉得你死了,他们哭兮兮的,现在你好端端的回来了,他们还要哭,唉!哭个shi劲!还有你这个丫头,抱得这么紧,你就不怕ángbiān这几个丫头吃醋!”

    他说话是毫无顾忌,此言一出,小薇是连忙松开了清岩,俏脸是红霞一片,厉轻恬,齐七,小唯也是脸sè微红,清岩看不到苦道人,只能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道“前辈,你说笑了!”

    苦道人嘿嘿笑道“说笑说笑,是说笑,小齐这次做的不错,没给你们老齐家丢脸!”

    想起方才一战,清岩还是有些后怕,道“紫金炎龙要比晚辈想象的厉害!”

    小薇脸上红霞未退,闻言立刻道“再厉害还不是yiyàng被岛主打跑了,岛主我就zhidào你不会输!”

    苦道人悠悠的道“刚才就属你哭得最凶!”

    小薇被苦道人取笑着,也不在意,还道“我哭怎么了,我哭其实是高兴,对不对姐姐?”

    厉轻恬微笑道“是,这叫喜极而泣。”

    苦道人笑道“你们倒是齐心,不错不错!”

    厉轻恬听出了他的意思,玉容又是一红,苦道人又道“这样也好,是不是小齐?”此话又是很有意味。

    清岩怎会不gbái,只能苦笑道“前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苦道人截口道“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对于苦道人的这句话,清岩很无奈,只能连连苦笑,数声叹息,随即又听苦道人道“小齐,接下来你该怎么办?”

    清岩望着厉轻恬怀里的吴若兰,道“晚辈要弄gbái在她身上究竟出了shi事情。”说话之时,他又把目光看向了远处的方歌中,眼神瞬间冷酷,刚才他是救了方歌中一命,但对于方歌中他依旧恨意不减,ruguo确定方歌中对百里冰做了shi,他定然放不过方歌中。

    清岩的眼神何等厉害,方歌中被他一看立刻心里大寒。同时他也清醒了许多。zhidào清岩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ziji。没了紫金炎龙,他拿shi对抗清岩,心思一动,便想遁走,而他心意刚起,眼前光影一闪,清岩就已到了身前,一股强大气息瞬息把他锁定。让他动弹不得。

    “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了。”清岩如此说道,语气平淡,神情平和,冷冷的盯着方歌中。

    方歌中一时心慌意乱,涩声道“谈……谈shi?”说话时他眼睛四下一扫,却只看到了远处的方歌华,江海,常云等人,就是没见到ziji的父亲。

    清岩自然zhidào方歌中在找shi,淡淡的道“说说吴若兰吧。你们是怎么遇到她的,ruguo你想不起来。可以和你弟弟商量一下。”话音一落,他的身形忽然消失,再次出现时,已是两个身影,一个是清岩本人,另一个却是刚才还在远处的方歌华。

    方歌中眼睁睁的看着弟弟就这么被清岩弄了过来,整个人都傻了,方歌华也是yiyàng,他方才还在想,ziji是要逃跑还是和大哥共生死,这个问题还没想通,就觉得眼前一花,浑身顿觉无力,随即就到了大哥身边,兄弟二人又共同面对一个敌人了,而且这个敌人还是如此的恐怖,可怕。

    经历了方才的那些事后,方氏兄弟总算zhidào了清岩究竟有多么厉害,相顾一看,见到彼此铁青的脸sè和惊惧的眼神,两兄弟的心都已冰冷到了极点。

    事已至此,方氏兄弟也硬气不了了,就把吴若兰的事情详细讲了出来,兄弟二人一个讲,一个负责补充,配合的也很默契。

    原来吴若兰来到迷仙岛不过数十年,按方氏兄弟的说法,吴若兰出现时就是shi也记不得,神情恍惚,问shi都是不zhidào,还时常头疼,就像刚才那一次,shijiān一长,方氏兄弟也推测出了吴若兰应该是受到了shi刺激,导致神智不清,忘记了过去。

    由于吴若兰长的实在太美了,方歌中是一见钟情,就把她留在了迷仙岛,并且给她起了吴若兰这个名字。

    听到这里,清岩眉头一皱,问道“她刚来之时是shi打扮?”

    方歌中寻思了片刻才道“是一身白衣,不过yijg很破烂了。”

    清岩眼中光芒一闪,又沉声道“那她随身的物品呢?”

    方歌中看看弟弟,方歌华稍一沉吟道“大……她来的shihou没带shi东西,当时我也qiguài,她既是修真之人,并且修为不低,却没带shi法宝,也许是……也许是……被她遗忘到别的difāng了吧。”

    清岩凝目看着二人,眼神逐渐变冷,看的兄弟两个是一阵发寒,片刻之后,清岩缓缓道“你们好好想想,别忘了shi细节,我说的是她所有的东西,例如首饰……”

    说到这里,方歌华忙道“我记起来了,她还有一个手镯,碧sè的,前些ri子她还带着。”

    清岩zhidào手镯是shi,心里一痛,寒声道“手镯呢?”

    这次方歌华看看大哥,意思也很qgchu,方歌中只能道“手镯……手镯被我收起来了,就在我的房间里。”

    清岩冷笑道“你是怕她想起往事吧,我问你,你还对她做了shi?!”

    方歌中是被清岩吓破了胆,一见清岩脸sè一变,眼神一寒,顿时是心惊胆战,忙道“éiyou,éiyou,我shi也éiyou做,她和我……不……不,我和她……我一直都很尊重她,和她成亲……也是她同意的,我……éiyou强迫她,真的éiyou。不信,你可以问她。”

    此刻,厉轻恬几人也都到了ángbiān,清岩一看吴若兰,见她脸sè苍白,即便在昏睡中,秀眉还是微微皱起,是nà可怜,无助,又想到她的遭遇,清岩心里便是大痛,几乎要忍不住将方歌中捏成碎片,强忍着心中怒气,他厉声质问道“她是一个病人,你却为了私yu要和她成婚,这种事情你也能干得出来,我再问你,你是不是给她服了忘情水?!”

    说到忘情水,方氏兄弟脸sè陡变,清岩见状便已明了,顿时面如寒冰,眼中杀机大盛。离天真气透体而出。

    方氏兄弟gǎnjiào到了清岩的杀气。杀意。但他们身形已被清岩真气牢牢锁定,根本无法活动,体内真气也被清岩的气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难以运行,无法施展,如此他们只能束手待毙,兄弟二人又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的绝望。心里也在想“父亲大人,难道你就这样看着ziji的儿子死在你的眼前吗?!”

    方远当然不会坐视不理,看着儿子死去,而他也有些犹豫,神山的规矩他也zhidào,qgchu触犯的后果,此刻能救他儿子其实不是他,而是金山。

    金山身为神山使者,所拥有的权利要比他多得多,所受到的制约也少很多。若是金山同意让他出手,以后就会少很多麻烦。所以方远向金山恳求道“金兄,我希望你nénggou帮助我。”

    金山叹道“方兄,我zhidàoshi是血浓于水,很gbái你此刻的心情,但今天就算你出手也救不了令郎了。”

    方远冷眼一看清岩,道“齐清岩我还能对付得了!”

    金山摇头道“方兄,你还éiyou觉察到,另有高手存在吗?”

    方远动容道“还有shi人?”

    金山苦笑道“我也说不准,就是凭gǎnjiào,那人修为太高,又极擅隐身之术,虽然就在附近,但你我都看不到。”

    方远骇然道“金兄也看不到,那人的修为岂不是到了天仙……”

    金山沉声道“即便不是也相差不远了,那人与齐清岩应该是一起的。”

    方远神视早已放出,瞬间覆盖百里方圆,一扫之后,他éiyou任何发现,可金山的话他也不能不信,脸sè早已十分难看,再看清岩杀机已盛,儿子命在倾刻,他更是焦虑万分,焦躁的道“难道是长chun散人到了?还是长chun隐士来了?”

    金山摇头道“不像,他们要来不会这样隐藏行踪。”

    方远急道“不管来人是谁,我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他们死去,方家不能绝在我手里。”说完这些,他眼里显露出了一抹寒芒,浑身散出淡淡紫光,随即身形一闪而逝,消失在了金山眼前。

    金山zhidào方远要去干shi,也éiyou阻拦,bijg让一个父亲看着亲生儿子在眼前送命,实在是件残酷的事情,虽然他入神山已久,早已看破了世间亲情,但这并不说明他是个无情之人,有些事情他也放不下。

    清岩面寒如冰,他已是fènnu至极,见到百里冰如此模样,他怎能不怒,而且还zhidào了方氏兄弟还给百里冰喝了忘情水,他不但怒而且恨,恨不得立刻就把方氏兄弟打得魂飞魄散。

    忘情水,清岩曾在神魔异志上见过关于忘情水的记载,说此水是天地间的奇水,常人服食之后,可以忘却往事,忘却所有烦恼,这就是所谓的忘情。

    百里冰就是因为喝了忘情水,忘记了她的身世,忘记了一切,也忘记了他。

    而且清岩最恨和最怕的是,据神魔异志记载,忘情水无药可解,传说中在幽冥的孟婆汤就是世间的忘情水。

    要是如此,吴若兰就不可再变回百里冰,想到此处,清岩眼神已是冷寒如冰,杀机大盛,真气随心而动,直迫方氏兄弟。

    方氏兄弟骇然,生死关头,他们自然要拼力抵抗,也就在此刻,一道紫sè光影忽然出现在清岩和方氏兄弟之间,随即便是一阵闷雷般的轰鸣之声,清岩目中神光一盛,脸上,身上闪现出莹莹玉光,身形微震,嘴角却显出一抹冷笑,沉声道“方前辈!”

    当然是方远阻拦了清岩,化解了清岩的真气,方远也出现在了方氏兄弟身前,作为一个父亲,他的现身对清岩来说并不意外。

    方远身形高瘦,一身鹅huángsè长衣随风飘扬,实是飘然若仙,超凡脱俗,归仙境高手就该有这样的风采气度。

    方远神情也是甚为淡然,已然没了先前的紧张与焦虑,全然放下一切,才能从容应对一切,这也说明了方远对清岩的态度,éiyou轻视之意,相反还很慎重。

    方氏兄弟见父亲出现,自是大喜,齐齐叫了声“父亲”,方远微微摆手,示意二人退开,方氏兄弟急忙闪身退出百丈,离开清岩这么远后,他们才觉得轻松了一些,随即二人才发现ziji已是冷汗遍体,湿透了内外衣。

    清岩,方远相对而立,彼此又打量了一下对方,之前他们是见过面,不过那是晚辈拜见前辈,此刻环境有了变化,二人已是成了对手,虽然还éiyou真正出手,但彼此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然有了交锋。

    “齐岛主,果然年少有为,仅凭一己之力便横扫了迷仙岛!”默然片刻后,方远竟是说了这样几句话,远处的方氏兄弟闻言是大感羞惭,双双垂首。

    清岩淡淡的道“晚辈也是迫于无奈,此次我万里寻妻,却不想在迷仙岛见到了妻子,而且她居然要和方岛主成亲,情急之下,晚辈只能得罪了。”

    方远淡然道“齐岛主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你既然找到了妻子,又大闹了迷仙岛,使我方家颜面尽失,如此之后,也能一泄齐岛主胸中怒气了,可齐岛主为何还要咄咄逼人,非要取犬子的xg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