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东海行二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方远惊疑异常,不明白金山怎会如此,但他毕竟是归仙境高手是神山之人,是金山的下属,所以他再惊疑也不能当众直言询问,只能暗自传音问道“金兄,出了什么问题?他究竟是谁?”

    金山只说了一个名字,也没有多做解释,方远却也明白了,暗道“竟然是他!早听闻他和长春岛关系很好,难怪会为齐清岩撑腰,我怎么此刻才想到,真是糊涂。”

    既然金山有了决定,方远也不能再说什么,本来他也是为了儿子出手,现在方氏兄弟保住了命,他的目的已然达到,至于迷仙岛的颜面他也顾不了许多,何况,迷仙岛的脸早就丢了个七零八落,怎么也不可能收拾回来了,方远也不是善男信女,这口气其实很难咽下,只是为形势所迫,他不得不强压怒气,收敛锋芒,要想报复,只能留在以后了。

    苦道人对于金山的表态并不意外,依旧笑呵呵的道“那就多谢二位了,不愧是神山仙人,气度就是不凡,老道佩服佩服!”随后他又对清岩道“小齐,还不谢谢二位前辈,人家可是大人不计小人过,你看多大度。”

    清岩也顺势而为,如此收场也是好事,便微微一礼道“晚辈方才无礼,还请两位前辈见谅。”

    金山淡然道“罢了,齐岛主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希望到了那时你我见面不是这副情形。”

    方远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他和清岩过节已深。实在不是几句话客气话就能解决的。

    清岩听出金山话里有话。心里一动。暗道“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而就在此刻,一直在旁边默默观看的常云忽然扬声道“齐岛主,常某有话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不知齐岛主可愿指教一二。”

    常云突然发话,众人都是一怔,清岩立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金山和方远也都奇怪常云有何用意。江海更是奇怪,眼见同时出现了三位归仙境高手,那种声势就算没有斗法,也是震摄人心,令他紧张万分,屏息注视,他现在只想远观,不敢靠近,却没有想到大师兄竟然在这个时候插嘴,当下江海就懵了。暗叫道“大师兄,您这是要干什么?”

    清岩隐隐猜到了常云的意图。不觉眉锋微微一皱,沉声道“不知常岛主想说什么?”

    常云一振衣袖,身形一闪就已到了近前,他神情冷漠,看不出喜怒,道“齐岛主,我想问一下,你方才施展的道法莫非就是贵岛的太阳神功?”

    这个问题,其实也是很多人的疑问,方远就是其中一个,而金山闻言,脸色微变,冷眼一看常云,眼神有些古怪,苦道人对于横生枝节的常云是大为不满,立刻就道“不是太阳神功是什么?难道是你无风岛的太华罡气!”

    远处的小薇见到常云忽然有此举动,脸色自然很难看,小唯还道“这家伙耍什么花样?小薇,你大哥要使坏呀!”

    小薇冷冷一哼,没有说话,只是使劲的咬着牙齿,大眼中隐隐都有了湿气。

    常云对于苦道人的话是置若罔闻,又道“齐岛主,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清岩忽然微笑道“既然常岛主问了,我也就不在隐瞒,的确,我方才施展不是太阳神功。”

    常云眼中银芒一闪,锋芒隐显,语气一寒,接着道“那就麻烦齐岛主再说说你道法是何名称吧。”他的话便如他的天元剑气一样,直接,锐利,让人无法躲闪,只能面对。

    清岩也没有回避,清朗的眸子凝视着那双黑钻般的眼睛,缓缓道“既然常岛主这么好奇,那就请你代劳说一下吧!”

    常云眼里光华一闪,似乎有些诧异,随即道“齐岛主好气派呀!果然有着帝王之风,霸主之气!”说到帝王二字,他故意加重了语气。

    金山听了,神情再变,眼里金芒一闪,随后看向了清岩。

    金山凌厉的目光别说清岩了,就是旁人也察觉的到,苦道人是何等老练,立刻有所警觉,暗道“常小子横插一杠,显然是有所为,他究竟要做什么?”

    清岩已是有所准备,神色不动,还带着淡淡笑容,心里却在暗暗叹息着,“该来的是躲也躲不了,没想到常云竟然在这时候……”他说不上恨,就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再看常云眼神锐芒隐隐,还多少有些得意之色,不觉又是一声叹息,随后道“常岛主过奖了,齐某那有什么帝王之气,一介凡夫而已。”

    常云冷冷一笑道“齐岛主太客气了,你既然身怀释天诀这样的不世神功,又怎能是一介凡夫。今日大败紫金炎龙,释天诀威力尽显,实在是令我大开眼界!常云要多谢你了,若不是齐岛主,我也见识不到如此神功。”

    常云说出释天诀,大家反应不一,金山直接是骇然变色,方远则是有些茫然,苦道人喃喃的道“释天诀,释天诀,这名字很熟嘛,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

    于海是又惊又怒,苍帝身份泄露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何况神山之人就在旁边,这不是直接把苍帝送到了敌人眼前,于海惊怒之下,手挥神斧,身形一闪,就到了清岩身边,要不是清岩阻拦,他的一斧子就劈向了常云。

    厉轻恬已是满脸忧色,齐鲤,齐火先后也到了清岩身边,一副大敌当前,严阵以待的架势,小薇眼中泪光闪闪,她不相信常云会这么做,可事实已在眼前,她怎能不难过。

    忽然苦道人大叫一声,欣喜至极的道“释天诀,我记起来了,释天诀是苍帝的独门神功,我说的对吧,小齐?”

    见他这般兴奋。清岩不觉一笑。道“前辈说的很对。释天诀是苍帝所创的神功。”

    常云见清岩还有心说笑,都有些佩服他了,而苦道人很快也想到了一桩大事,高热的情绪瞬间冷却,又叫道“小齐,可你怎么会释天诀?”

    清岩目光在金山,方远,常云身上缓缓扫过。最后与常云四目相对,二人目光瞬间大盛,形如刀剑,激起了无数火花金星,片刻之后,清岩才道“这样常岛主该满意了吧!”

    苦道人也已醒悟,又惊道“小齐,莫非你就是苍帝!?”

    清岩有些无奈,但也是满含傲气的道“不错,我正是苍帝!”

    听他正式承认了。金山,方远身子竟是齐齐一震。随即又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惊惧之情显露无遗,当年苍帝杀气之盛,直盖苍穹,神山诸仙谁人不惧,提起苍帝之名都是骇然失色,心胆俱寒,就算苍帝羽化已有数千年,可余威犹存,煞气依旧,此刻这个名号再度出现,立时便是天摇地动,神鬼皆惊。

    金山,方远惊骇之后,随即稳住心神,二人互看一看,又把目光汇聚到了清岩身上,此刻他们也已醒悟,此苍帝已非彼苍帝,他们有些失态了。

    可即便如此,他们,尤其是金山,也从清岩那从容不迫,潇洒自如的神情中看到了一些当年苍帝的影子,金山身在神山已有万余年,当年也曾见过苍帝明孤月一面,印象之深,可谓是铭刻在心,他起先就有些疑心,可一直不敢,也不想确定,苍帝就是神山弟子的一个梦魇,谁也不想提起,都在试图忘却这个名字,可如今,苍帝再现,并且就在眼前,金山已然感觉一场大变就要发生,无法阻止,势不可挡。

    见到清岩挑明了苍帝身份,常云的任务就已完成,他要做的就是这些,清岩要隐瞒,他就要将清岩苍帝的身份公诸于天下,这次就是个最佳的机会,让神山使者知道清岩就是苍帝,随后要发生的事情也是他需要的,苍帝灵墟和神山总要有交集,而这就是他需要的一个机会。

    常云的心思清岩猜不到,就觉得常云所作所为定然有什么图谋,至于是什么,清岩还想不到,他也不愿想,倒是承认自己是苍帝后,清岩整个人立刻轻松了不少,心头那块大石就这么搬走了,通体束缚,好不轻快。

    清岩是轻快了,于海,齐鲤,齐火,三人可不轻松,神情凝重,各自手持法宝,凝聚真气,护在清岩左右,就等着和金山,方远大战一场了。

    形势看起来很紧张,金山,方远也是一派肃然,虽然不见气息变动,可归仙境高手若要出手,必是行那雷霆一击,无需作势,只凭心意,对于于海三人,金山,方远自不会看在眼里,他们眼中只有清岩,还有苦道人。

    常云早已退出那个大圈子,遥遥看着清岩,冷冷的看着,江海眼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还是大师兄一手造成的,除了惊讶就是惊讶,好久之后,他才低声问到常云“大师兄,齐……清岩就是苍帝?”

    常云冷然道“你没有听见他的话?”

    江海道“听是听到了,可……大师兄,你怎么知道他是苍帝?”

    常云冷眼一看江海,道“我猜的!”

    江海当然不会相信,猜的,这事是随便就猜出来了吗!江海知道常云的脾气,哪敢多问,心里却道“大师兄这么做,不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嘛,苍帝灵墟,三大神山,这要是再打起来,四海又要掀起滔天巨浪了。”

    清岩,金山,方远双方对峙,仿佛是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可清岩神情很平和,含笑而立,看起来似乎没有要战的意思,见清岩如此态度,金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就道“齐岛主,不,我该称你为苍帝了。”

    清岩淡然道“这倒不必,我也是长春岛主,金前辈随意称呼,无需在意。”

    金山稍一沉吟道“齐岛主,你既已成为苍帝,想必已然了解了苍帝灵墟和神山的一些往事,不知齐岛主今后有何打算?”他也不愿称呼清岩苍帝,这个名称委实不好出口。

    清岩微微挥手,示意于海三人收敛气息,随后道“那些往事我自然了解。至于今后的打算。我还没有想好。不过我一向信奉一句话,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的意思,金前辈应该会明白吧?”

    金山闻言,凝重的神情不觉松弛了一些,隐含金芒的双眸在清岩脸上微一流转,应该是在观察清岩的话是否是由衷之言。清岩明白他的心思,又道“经历了数千年,苍帝有了变化,有些事情自然也会有所变化,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便是我的态度。”

    金山闻言微微点头,道“齐岛主此话我会转告……”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接着道“齐岛主。希望你能言行如一,不要令我失望。”

    清岩正色道“那是当然。一切就劳烦金前辈了。”

    这时,沉默了一阵的苦道人忽然接口道“那就辛苦二位了,如果没什么事,二位还是速速回转神山的好,我相信有些人对这个消息还是很感兴趣的。”

    金山闻言,脸色微变,沉声道“我感兴趣的是道友的立场,不知阁下意欲何为?”

    苦道人笑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还用多问。”

    金山脸色一沉,不禁看看清岩,而清岩见苦道人就这么表明了态度,是暗自感激,金山看了清岩一眼后,才道“好,既是如此,齐岛主我们后会有期。”说完他和方远就要离开。

    方氏兄弟见父亲就这么要走了,顿时一脸惊慌,方远便和金山商量了一下,接着就带着方氏兄弟飘然离去,瞬间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见到方远,方氏兄弟就这么走了,竟然连迷仙岛都弃之不顾,清岩有些意外,可很快他就明白了,方远这么做也是明智之举,迷仙岛如此大的地方不可能消失,自己也不会一直待在这里,等到自己走后,方氏兄弟自然就会回来,继续当他们的岛主。

    清岩寻思之际,就听苦道人道“小齐,无风岛的两个小子跑了,要不要留下他们?”

    清岩闻言便向西方看去,就见常云,江海身化遁光,急速而去,瞬间便已难见身影,于海是这才发现常云跑了,叫道“岛主,我去追他!”

    清岩却道“算了,由他去吧。”

    于海不敢不听清岩的话,很不甘心的道“这小子太可恶了,岛主这不是太便宜他了。”

    苦道人也道“常家小儿是挺奸诈的,该教训一下,常天元教的徒弟太差劲了!”

    清岩笑道“前辈别太生气,我的身份迟早会被神山知道,早一点晚一点也没什么区别,何况常云还是小薇的结拜大哥,今天就放过他吧!”

    小薇闻言本已是眼含泪水的她,顿时就失声大哭起来,哭的是稀里哗啦,很是伤心,齐七就去安慰她,清岩也说了几句,好说歹说才让小薇止住了哭声。

    等到小薇哭够了,苦道人才道“小齐,你怎么又成了苍帝?这个麻烦可不小呀!”

    清岩苦笑道“说来话长,晚辈也是很偶然才当了苍帝,说起来这一切还是常云的功劳。”接着他就把常云送他苍帝律令的事情说了说,和如何当上苍帝的情况大概讲了讲。

    苦道人听罢,沉默了片刻,道“事有蹊跷,常小子大有问题,小齐你就没有想过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清岩道“晚辈想过,只是没什么头绪。”

    苦道人有些懊恼的道“早知如此,方才就该留下常云,问问不就清楚了。”

    见他为自己的忧虑,清岩甚是感动,道“今日多亏了前辈,不然晚辈可就糟糕了。”

    苦道人道“你这孩子,凭我和你齐家的关系,为你做什么都不过分。”

    清岩又想到了苦道人的身份,忙道“前辈,恕晚辈无礼,您究竟是……晚辈该怎么称呼您呢?”

    苦道人奇道“你不知道我吗?我还以为你都知道了,齐海就没告诉你我是谁?”

    清岩更是诧异,齐海应该没给他提过有这么一位神秘高人,就道“海叔没说过您呀!”

    苦道人怒道“啊!这小子,居然敢这么蔑视忽略我,真是岂有此理,下次见面,我非拔光他的满头红毛不可,真真气死我了!”

    清岩知道他说的是气话,齐七听了却当真了,忙道“前辈,您别欺负海叔,他是个好人。”

    苦道人气道“他是好人,难道我是恶人吗?居然不提我的存在,真是太……咦!他不可能不说我呀,小齐,你再想想,别再忘了。”

    清岩苦笑道“前辈,说实在的,我们其实都没见过您的仙颜,不知几时才能真正的拜见您?”

    苦道人闻言嘿嘿一笑道“这还不简单,我老人家虽然不喜欢被人看见,但对你们是个例外。”说着他似乎看看四下,又道“迷仙岛这个烂摊子,方远也不管了,真是虎头蛇尾。”

    清岩微笑道“等我们走了,他们自然就会回来。只是那些仆人……”迷仙岛的那些仆人见方氏兄弟跑了,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就那么傻呆呆的站在玉镜岛上,茫然四望,不知所措。

    苦道人叹道“都是些可怜人,以后再想办法安置他们吧,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的……仙颜,做好准备,我可要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