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东海行二十八

作品:《仙途正道

    找霸下帮忙?清岩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甚为不解的道“祖师的意思是……”

    大方真人瞪了清岩一眼道“你怎么这么笨!动动脑子好不好!你想想霸下是什么来头?”

    清岩闻言一怔道“他是神龙之子呀!”神情依然疑惑。

    见清岩还傻乎乎的,大方真人都有些气急败坏,叫道“你怎么还没有明白,霸下是龙子之首,在上古神灵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他和三大神山的三位山主都有交情,如果他能出面斡旋,说不定能缓和苍帝灵墟和神山之间的紧张关系。这样对你找到家人也是很有帮助,搞不好霸下出马,就能直接把他们接出神山。”

    清岩听祖师如此一说,顿时是眼前一片光明,大方真人说的也不夸张,霸下的确有这个能力,如果他能帮忙,一切说不定真会有大转机。

    清岩越想越兴奋,恨不得马上找到霸下,请他帮忙解决这些大问题,大方真人见清岩是一脸激动,双目冒光,就又道“就算霸下不帮忙,你也可以在他那里得到一些关于三大神山的情况,这样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听祖师说起这个,清岩不禁回想起和霸下谈论的那些话,随即眉头微皱,道“当年弟子和他谈起过神山,而他却没有多说,似乎有什么苦衷和顾忌。”

    大方真人问道“那时候你就是苍帝了?”

    清岩道“没有,弟子成为苍帝是在近ri,和霸下相遇是在百多年前了。”

    大方真人稍一沉吟道“不管怎样。这也是个机会。你先找找霸下。如果他能帮忙那是最好,要是行不通,我们就再想办法。”

    清岩点头道“弟子知道了。”心中已然开始琢磨如何去寻找那位神龙之子,霸下大尊者。

    清岩在寻思,大方真人眼睛一转,笑嘻嘻的道“小齐,我听你的故事觉得很有趣,方才说的都是断断续续的。不太连贯,现在时间充足,你能不能给我好好讲讲?”

    清岩听到祖师的这个要求,不禁一愣,再看大方真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那模样竟然都有点可怜兮兮的味道,这让清岩心生不忍,明知眼前这位是祖师爷,可他就是觉得是个小孩子期盼自己讲故事,那神态令他无法拒绝。便道“祖师要听,弟子自然遵命。您想从哪听起。”说到这里,清岩忽然感觉自己颇有说书人的架势,在等观众的要求,看他想听哪一段,是齐清岩大战铁家庄,还是最近这段纵横四海的故事。

    大方真人听清岩答应了,顿时喜笑颜开,道“要听就从头听起,那样才过瘾。”

    祖师的胃口还这么大,清岩不禁暗自苦笑,微一沉吟,便道“那弟子就从我十二岁那年……”

    大方真人忙道“十二岁!那十二岁之前呢?”他还真是任何段落都不放过。

    清岩笑道“祖师,十二岁之前弟子就是个什么也不懂的乡村少年,没什么故事,一切的变化,是我十二岁生ri那天开始的,那天……”说起自己的往事,清岩自然是随口而出,很是自然,也是他记得很清楚,每一件事都仿佛印刻在了他的心里,娓娓道来,情节竟也是动人心魄,跌宕起伏,听得大方真人是眉飞sè舞,兴奋极了。

    清岩的故事一段段的真的很jg彩,当然这个故事也相当的长,大方真人听故事也喜欢关注细节,清岩说的稍一不仔细,他就会追问,清岩无奈只能尽量满足祖师的愿望,说的那叫一个清晰明了,字句分明。

    清岩在里面讲故事,其他的人却是等得心急了,小薇见清岩久久没有出来,就低声问到厉轻恬“姐姐,岛主和祖师爷说什么呢?都这么久了,还不出来。”

    厉轻恬自然知道,对小薇也不隐瞒,道“清岩和祖师应该是在说他父母的事情。”

    小薇也知道清岩父母是失踪很久,详情却不清楚,而小唯闻言就道“师兄的父母是谁呀?”

    听她说话小薇就觉得不舒服,冷哼道“你傻呀!这都不知道。”

    小唯当然不是省油的灯,立刻就要还嘴,齐七是最不愿听她们吵架,娇喝道“行了,你们能安静一点吗?有机会就斗嘴,烦不烦!”

    这一对冤家双姝对于齐七是颇为敬畏,闻声便自闭嘴,彼此对视一眼,那眼神自然是无比犀利。

    她们几人在清岩隔壁的房间,陈设布置十分jg致,很像是女子的闺房,厉轻恬在屋里转了转,随手打开一个衣柜,就看到很多套雪白sè的衣衫,都是女装,其他人看到这些衣衫,也都走了过来,小唯拿起一套,在身上一比,随后问到厉轻恬“姐姐,好看吗?”

    厉轻恬含笑道“你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

    小唯闻言喜道“那我能换上这套衣服吗?”

    厉轻恬微微一怔,她已然知道这间屋子应该是吴若兰的房间,百里冰生平最喜白sè,所以她的衣服都是清一sè的雪白,就算失去了记忆,她的这个喜好却没有改变,想到这里,厉轻恬不觉看了一眼一直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吴若兰,心里很是难受,暗道“百里姐姐,我们终于找到了你,可你却又忘记了我们,你知道清岩有多么伤心吗?希望你能快快好起来,成为清岩真正的新娘,穿上一套属于你的大红喜服。”

    想到这里,厉轻恬忽然拿起一套白sè衣衫,来到了床前,轻轻的为吴若兰解开那套红衣,暗道“这套衣服不适合你,换上白衣吧,这才是百里冰。”

    厉轻恬默默地为吴若兰换着衣服,小薇,小唯。齐七也过来帮忙。等到吴若兰换上一身白衣。除了厉轻恬,小薇,小唯,齐七三人,都呆住了,在婚礼之时,吴若兰已然让她们惊艳,此刻一身白衣。即便还在沉睡中的吴若兰,在她们眼里简直就是仙子,真正的仙子。

    “她真是太美了!”在沉默许久之后,她们异口同声的如此说道。

    厉轻恬没有什么妒忌,清美的脸上有的只有欣慰的笑容,在听到小薇三人的话后,她悠悠的道“这才是我的姐姐,百里冰。”

    就在此刻,屋外传来了于海的声音“夫人,属下有事禀告。”

    原来。于海,齐鲤。齐火,孙小乙四人见清岩一直没有出来,而厉轻恬几个女孩子也在屋里待着没动静,他们觉得无聊,就在玉镜岛一阵瞎转,本来他们也没什么目的,可转着转着,孙小乙的老毛病就犯了,他发现有间屋子隐隐有宝光透出,他见到宝光,就像老饕见到美食,顿时食指大动,两眼放光,随即就拉着于海,齐鲤,齐火去了那间屋子,结果就发现了两样东西,一个碧玉手镯,一个女孩子用来束发的银sè花环。

    碧sè手镯就是灵犀环,而那个银sè花环也是当年清岩送给百里冰的礼物,这两件东西厉轻恬都认得,见到之后是格外高兴,感谢了一下孙小乙,厉轻恬就急忙把灵犀环,束发银环给百里冰戴上了,而当厉轻恬完成这些事情后,百里冰也缓缓醒了过来。

    醒来后的百里冰jg神明显好了很多,当然还是不认得厉轻恬,不过也许是以前对厉轻恬的印象还有一星半点,百里冰倒是很喜欢和厉轻恬在一起,二人聊天谈话竟是颇为投机。

    “弟子离开苍帝灵墟后,就来到了东海,一是为了寻找百里冰,二是为了……”此刻清岩的故事也接近尾声,说到这里,大方真人接口道“找我对不对?”

    清岩道“正是,本来我们打算找到百里冰后,就去崆峒岛找您,没料到祖师也会在迷仙岛。”

    大方真人笑嘻嘻的道“你们就算去了崆峒岛,我也不在那里,这些年我一直在外瞎逛,前几ri我路过迷仙岛,发现这里居然撤去了迷天大阵,就觉得qiguài,算算时间也不对,一时好奇就下来看看,结果就见到你破坏了人家的婚礼,哈哈……,干得漂亮,不愧是我崆峒派的弟子。”

    清岩脸上一红道“弟子鲁莽,让祖师见笑了。”

    大方真人笑道“这不算鲁莽,是真xg情,小齐,听了你的故事我是很开心,从你的故事我看出你是前途无量,光明的很呀,只要你肯努力,真神不成问题,其实我也很惭愧呀!”

    清岩起先听他的话都有些好笑,从故事看出了前途光明,祖师爷也真是厉害,随即又听祖师爷自称惭愧,清岩不觉大奇,忙道“祖师您……惭愧什么?”

    大方真人清咳一声道“作为祖师,我居然没什么再好教你的了,你说我该不该惭愧?”

    清岩这才恍然,忙道“祖师言重了,您留给弟子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好多弟子都还没有领悟,实在不敢再奢求祖师再教什么了。”

    大方真人脸sè忽然一正,很严肃的道“那怎么能行,身为祖师总要有点压箱底的绝活,不然怎么当祖师,小齐,你修炼过无形剑诀,感觉怎么样?”

    清岩道“神奇至极!”这四个足以形容了。

    大方真人得意的道“那可是我的心血凝聚之作,你现在知道了太清道力是天诀,可你知道为何我要立下门规,不许崆峒派弟子同时修炼太清道力和无形剑诀吗?”

    清岩摇头道“弟子不清楚,都说太清道力和无形剑诀先天相克,同时修炼很容易走火入魔。”

    大方真人闻言却是大摇其头,小脑袋晃得就像拨浪鼓,同时还道“错了,还是大错特错!”

    清岩见到大方真人摇头的模样就想笑,忍住笑意,他勉强开口道“那是因何缘故,祖师要立下这样的规矩?”

    大方真人自然能看到清岩想笑而又不敢笑的心思,他也装作不知,便道“我的门规起先不是这么定的,修炼太清道力不是不可以修炼无形剑诀,只是必须要把太清道力修炼到了无极境才可以,而无极境也不是那么好达到的。所以时ri一久。就变成了你知道的这种情况。”

    清岩还是有些事情不太明白。就道“祖师,修炼无形剑诀的弟子是本门护法,身份也很隐秘,还是一脉单传,外人都不知晓,这也是您的意思吧。”

    大方真人笑道“当然,不是我还能是谁,这就是所谓的奇兵。也是一种约束,无形剑诀一旦练成,便是来去无影,神鬼难测,万一仗此本事做些坏事,岂不糟糕,所以修炼这门剑诀的人,必须秉xg纯良,值得信赖,当然这种人担任护法也是极佳。”

    清岩算是明白了。不禁赞叹道“祖师真是用心良苦,弟子佩服佩服!”

    大方真人是得意洋洋。嘿嘿笑道“不想的那么周全,怎么当崆峒派祖师!”

    清岩又道“那修炼无形剑诀的弟子也能修炼太清道力了?”

    大方真人道“那是自然,这两门道法本身是有些相克,若是根基不厚,贸然修炼定会走火入魔,但要是修为深厚了,那些问题自然就会消失,可惜,咱们崆峒派算算也有两千年了,可真正能同时修炼这两门心法的人是寥寥无几。”说到这里他是颇为遗憾。

    清岩也是颇为感慨,同时心里也生出一个念头,其实见到了大方真人后,他就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只是没有机会,此刻他是忍不住了,犹豫了一下,就道“祖师,弟子想问您一个问题,您能……”

    大方真人知道他要问什么,就道“你想问燕行云吧。”

    清岩点头道“我虽然没见过太师叔,可他的事情一直是鼓励我的一种力量,我很感激他,还有他的紫心剑,若不是有这柄仙剑,弟子只怕早就化为尘土了。”

    大方真人叹道“难得你有这个心思,行云是个人才,也是个好榜样,他现在很好,就在崆峒岛,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他。”

    能见到燕行云可是清岩的一大愿望,听到自己有可能见到太师叔,他当然是大喜过望,见到清岩如此欣喜,大方真人不觉皱眉道“看你这般欢喜,似乎我这个祖师的分量还没有你的太师叔重嘛!”

    清岩忙道“弟子绝没有这种想法,祖师……您别误会。”

    大方真人这才ǎnyi,道“这还差不多,看你对崆峒岛很向往,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了,我也挺想永元和行云他们了。”

    清岩一愣“祖师,永元是谁?”

    大方真人也很qiguài的道“永元就是我的大弟子,崆峒派的第二任掌门,你怎会不知?”

    清岩很尴尬的道“弟子真的不知道。永元原来是……”

    大方真人并不气恼,就觉得qiguài“看起来你是没去过祖师堂了,那里就有历代掌门的名字,画像,难怪你见了我也不认识我,嘿嘿……,广闲真有意思,这徒弟教的真是有一套。”

    清岩早已是一脸通红,身为崆峒派弟子他确实有些地方很不合格,大方真人也不想让他太过难堪,又道“好了,别想太多,这不算什么问题,只要记得崆峒派门规就行,这个你不会忘吧?”

    清岩忙道“弟子不敢,本派门规一直牢记在心。”

    大方真人又道“永元是我大弟子,跟随我也近两千年了,已是归仙境了!”

    清岩微微惊道“归仙境,永元师祖也是归仙境了!”

    大方真人淡然道“当然,若不是归仙境他也不能活到现在,金山身为神山使者自然知道崆峒岛的底细,算上我共有三位归仙境高手,所以他会对我有所顾忌,小齐,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地位,也是这个缘故,他也很在乎我的立场。”

    清岩是彻底明白了,金山为何那么干脆的放过了自己,就是因为崆峒岛有着三位归仙境高手,强大的实力不得不让金山有所顾忌,小心谨慎的应付。

    而大方真人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自己,如此恩德,自己要该如何报答!

    清岩正想说几句感激之言,可他也清楚,说这些实在是太俗气了,可不说他觉得也不好,就在他犹豫不决时,屋外忽然传来阵阵喧哗之声,小薇清亮的嗓门最清晰。

    清岩闻声不觉微微皱眉,大方真人笑道“小丫头等不及了,咦!”话到一半,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sè微变,惊咦一声。

    清岩见他神情有异,也是一惊,道“祖师出什么事了?”

    大方真人神情已经恢复了常态,笑道“疏忽了一事,结果就多了一些麻烦,是我大意了。迷天大阵又运行了。”

    清岩先前听他说起了迷天大阵,不过没太在意,此刻又听到了,才知道此阵非同小可,忙道“祖师,这迷天大阵是否就是那层一直笼罩在迷仙岛的浓雾?”

    大方真人先是仰首看看上方,显然是透过屋顶观察了一下外面的变化,随后才道“就是那层浓雾,此阵名为迷天,来头很大,你猜布阵之人是谁?”

    清岩奇道“难道不是方家先祖吗?”其实他也知道若是方家布阵,大方真人也不会这么问了。

    果然大方真人是大摇其头,道“方家是个屁!他们要是会布迷天大阵,怎会被我们赶跑,小齐,布阵的是女娲!”

    清岩闻言是神情大变,惊呼道“女娲,大神女娲!?”

    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