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东海行二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女娲这个名字可不寻常,寻常百姓听了,都会随口说出几个关于女娲的事迹,女娲造人,女娲补天,都是脍炙人口,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女娲,伏羲,神农并称为上古三皇,也是修真之人奉为至尊的大神,因为他们达到了自古至今修真的最高境界,真神境!

    清岩听大方真人提到了女娲,先是惊讶,随后又想到了常云说过的话,又道“难怪常云说方家和大神女娲颇有关联,看来此事还是真的。”

    大方真人对常云是很有看法,闻言便道“这小子居然还给你说过此事,他还说什么了?”

    清岩道“他就是提了提女娲这个名字,具体情况他似乎也不太清楚。”

    大方真人嘿嘿一笑道“这小子不简单,常天元和方远关系极好,应该知道方家和女娲的关系,常云深得常天元宠信,自然也会知道,只是没对你说罢了。”

    清岩倒不在意这些,只是好奇方家和女娲的关系,就道“祖师,方家和女娲大神究竟是何关系?”

    大方真人嘿嘿一笑道“关系很简单,就是人家的奴才!”

    清岩一怔道“奴才?”

    大方真人略带讥讽的道“不是奴才是什么?难道还能是亲戚?方家就是沾了这么点光,才能在东海存在了这么久。”

    清岩还是有些不解道“弟子不太明白。”

    大方真人也觉得自己是没说明白,就道“紫金炎龙你是见过了,感觉怎样?”

    清岩正色道“自然是很厉害了。弟子若不是有离天神火。是无法取胜的。”

    大方真人又道“这条紫金炎龙就是当年女娲收服的。”

    清岩奇道“女娲?不是方家祖先降伏的吗?”

    大方真人笑道“方家这么些年就只有方远一个归仙境高手。而就凭方远也收服不了紫金炎龙,就别说他的祖先了。据说当年女娲降伏了紫金炎龙,就把这条龙囚禁在了此岛,并派人在此看守,那就是方家的先人。”

    清岩还是有些不解,问道“若是修为不够,怎能看守紫金炎龙?”

    大方真人笑道“傻小子,这事还不明白。修为不高就拿法宝凑,女娲给了方家人一颗驭龙神珠,又传了驭兽之术,就这样,方家有神珠在手,紫金炎龙就乖乖听话了,并且方家还借着紫金炎龙的灵性力量,创出了紫金神罡。”

    清岩也见过方歌中拿出一颗紫色光珠,随即就身化光影与炎龙相融,想必那就是驭龙神珠了。原来那竟然是大神女娲留下来的法宝,想想也是。若是寻常法宝,怎能驾驭紫金炎龙这样的上古神兽。

    大方真人继续道“方家历代也出了几个能人,不然也创不出紫金神罡这样的道法,只是时运不济,真正的高手没有几个,他们也知道韬光养晦,就这样老老实实经营着迷仙岛,而这迷天大阵就是他们最好的屏障。”

    原来这迷天大阵也是女娲当年为了紫金炎龙所布下的,她怕方家先祖万一控制不住紫金炎龙,迷天大阵也能将紫金炎龙困在这座岛上,让它不能出去为恶,然而方家对于控制紫金炎龙一直没出现什么纰漏,还仗着迷天大阵的威力在迷仙岛长久的生存了下来,同时还借助迷天大阵收罗了不少修真高手。

    听到祖师说到这里,清岩忍不住问道“祖师,这迷天大阵真的很厉害吗?”

    大方真人正容道“非常厉害,迷天大阵,混天法阵,以及先天八阵图并称为上古三大绝阵,流传到现在,除非修为达到真神境或者熟悉阵法,否则无人可破,真正是进来容易出去难,你看方家那些仆人,也都是些好手高手,可一进入迷天大阵便失去了神智,随即就被方家服用了忘情水,结果就成了那副奴才模样,方家最最可恶的就是这点,自己是奴才,就更变本加厉的让别人给自己当奴才。”

    清岩也最痛恨方家的这种手段,恨恨不已的道“真是很可恶!祖师,我看方远对你似乎很畏惧,你们以前……”

    提起此事,大方真人小脑袋一晃,又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笑嘻嘻的道“那家伙当年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已是渡劫境高手了,距离归仙境已是不远,就有些目空一切,我那日无意见到了方远,听他大言不惭,说什么“自此之后,东海就是他的天下了”,我一听自然来气,那时候我在东海已有千年,都还没有这么嚣张,他才多大的气候,就敢这么说!所以我一怒之下,就……”说到这里,他又嘿嘿一笑,那小脸之上显露出来了几分嘻笑狡诈之色,样子看上去都有些……邪恶。

    清岩虽然觉得这样说祖师不好,可他就是这样的感觉,同时也为方远担忧了,惹上祖师,方远真是很倒霉。

    大方真人奸笑之后,又道“小齐,你祖师我的整人手段可是不少,见方远这样狂妄,我就隐身潜入他的身边,冲着他的屁股就是两脚,踹得他是嗷嗷乱叫,那个狼狈样子,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好笑,哈哈……”说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的是前仰后合,本就不大的身子很快就笑成了一团。

    清岩也是忍耐不住,大笑起来,大方真人实在是太会整人了,二人笑了一阵,大方真人又道“踹他两脚我还觉得不过瘾,就等机会把他的衣服全部拿走了,当时那家伙在洗澡,没了衣服只能光溜溜的跑了出来,他也是气疯了,又找不到我,就对着空气一阵大喊大叫,我看他还有力气骂我,顿时也来气了,直接就给了他一个厉害,这次我是先提醒了他,不算偷袭,一记太清道力震散了他的紫金神罡。让他认识了我的厉害。最后他挨了打。没了衣服,还看不到,就灰溜溜的回到了房间,找个地方哭鼻子去了!”

    清岩真没想到方远会被祖师整得这么惨,不觉都有些同情这位归仙境高手了,大方真人见他面露不忍之色,就道“小齐,你觉得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清岩也不遮掩。就道“祖师,弟子是觉得方远罪不至此。”

    大方真人却道“小齐,你是忘了他们是如何抹去别人的记忆了,想想你老婆的遭遇,换了是你,你只怕会直接要了他的老命。”

    清岩闻言顿时醒悟,忙道“弟子真是糊涂了,怎么忘了他们的罪孽,方远其实是罪有应得,祖师您做的一点也不过分。”

    大方真人呵呵笑道“这就对了。做人有时候就不能太心慈手软,对付恶人就该用非常手段。你看方远受了教训,也不是没什么悔改,他的儿子依然做着那些伤天害理之事。”

    清岩点头道“祖师说的是,您的意思弟子懂了。”

    大方真人想起那些往事,就是喜形于色,可很快他就收敛了笑容,又道“小齐,你可以小看方家,但不能小觑迷天大阵,这次你是运气好,直接到了玉镜岛,不然你想找到老婆可就困难了。”随后他老人家又是轻轻一叹道“不过你还是要见识一下迷天大阵了!”

    清岩见他忽然是一脸忧色,心里一动,接着脸色一变,道“祖师,此刻迷天大阵开始运行,您不会是没有办法出去吧?”

    大方真人脸上终于显露出来一丝苦笑,道“你算是说对了,我还没有办法出去。”

    清岩惊道“可您不是说还在迷仙岛戏弄过方远吗?当时您是怎么进出的?”

    大方真人苦笑道“这还不简单,我施展无形剑遁,随便找个人就能进出迷天大阵,方家的人都熟悉阵法,有他们带路我自然能来去自如了。”

    清岩听到这里也都明白了,现在整个迷仙岛,就剩下了他们几个人,已无人可以给他们带路了。

    大方真人很懊恼的道“我也是老糊涂了,方才赶走那些仆人的时候,就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清岩知道祖师是为何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还不是为了自己,就道“祖师,应该还有别的办法,我就不信迷天大阵能迷住我们。”

    大方真人的豁达乐观也是一等一,忧色一收,就是笑容满面,道“那是自然,你我联手,万事无忧,来,先别说迷天大阵,咱们研究一下正事。”

    正事,难道还有什么正事比从这里出去还要正经吗?

    清岩奇道“祖师,您说是什么正事?”

    大方真人大眼一瞪,双目光彩顿生,威势尽显,把清岩吓了一跳,差点失声惊呼,继而就听大方真人道“方才不是说了,我这个祖师爷要有压箱底的绝活吗,现在我就把这绝活传授给你。”

    清岩喜道“弟子多谢祖师,您要传给弟子的是……什么绝活?”

    大方真人很得意也是自傲的道“那就是无形剑诀的升华版本。”

    清岩愣了愣道“无形剑诀的升华版本,那又是什么?”

    大方真人嘿嘿一笑道“自然还是无形剑诀了!”

    清岩是被祖师爷弄得没了脾气,哭笑不得的道“祖师,您就直说无形剑诀就是了,怎么还……升华版本?”

    大方真人一本正经的道“升华版本就是说,此无形剑诀不同于你以前修炼的无形剑诀,这其中玄妙你修炼之后就会明白,来,你先记记这些心诀,不懂就问我。”说着就把几段口诀讲给了清岩。

    这些口诀和清岩以前修炼的无形剑诀是颇为相似,只是在最后几处地方有了些变化,而就是这些变化使得无形剑诀发生了一些很大的改变。

    清岩默运真气,修炼升华版的无形剑诀,大方真人就在一旁指点,过了一段时间后,就见清岩身体逐渐有了变化,似乎是被一层淡淡光华掩盖住了身形,又或是清岩的身体在缓缓变得透明了,大约半个时辰后,清岩整个身体便就消失,他已然成了一个无形无影之人。

    清岩逐渐无形,大方真人见状是甚为欣慰。含笑道“小齐。你悟性很好。如此短的时间就领悟到了无形剑诀的精髓。”

    清岩忙道“这是祖师指教有方,弟子才能有此成绩。”

    大方真人笑道“你感觉怎么样?这剑诀和以前的无形剑诀有什么区别?”

    清岩已是完全无形,闻言先沉思了片刻,随后道“弟子以前运行真气时,自己整个身体就会被一层剑光覆盖,所以就能隐匿身形,化为无形之人。而此刻,弟子发现自己的身形已不在被剑光覆盖。而是已和剑光融合,此刻弟子的身体就像是完全透明了,师祖,弟子明白了!”话到最后,清岩语气已是十分欣喜,因为他已经体会到了升华版无形剑诀的精髓所在。

    升华版的无形剑诀是真正做到了无形无影,剑光可以同化身体,让偌大的一个身体完全成了透明之状,不再像以前的无形剑诀只是凭剑光遮掩身体,这可是本质上的变化。可谓是更上一层楼,清岩修炼之后。是明白了祖师为何能做到来去无影,神鬼不知的地步,如此隐匿身形,真是神仙也难察觉呀。

    清岩此刻是对大方真人充满了敬佩,便以无比崇敬的心情和语气道“祖师,您真是神仙呀!这么厉害的道法您都能创出来,弟子对您的钦佩……”

    大方真人不容清岩再说下去,笑嘻嘻的截口道“肉麻的话就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很佩服我,好歹我也是祖师,总要有些成就吧。”话虽如此说,他的小脸上满是得意,笑得乐开了花。

    清岩身形已隐,可见到祖师得意的样子,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升华版无形剑诀果然玄妙无比,精深异常,清岩一旦修炼起来,就是全神贯注,和大方真人说笑了几句后,他很快又沉浸到了修炼之中,大方真人也没有再打扰,他的身形也忽然一闪而逝,也不知离去了,还是隐身了,此刻房间内,明明还有清岩在,可你却无法发现他,这就是无形剑诀的神奇之处。

    屋内安静的全无声息,屋外却是乱糟糟的一片,浓雾忽现,瞬间就笼罩了整个迷仙岛,出现的毫无征兆,根本就不给人做出任何反应的机会,等到厉轻恬等人发现之时,浓雾已在他们的头顶上空缓缓飘荡,遮住了天,挡住了日,天色也暗沉了不少,使得迷仙岛多了几分阴沉诡异的气息,令他们觉得很不舒服。

    眼见浓雾遮天,大家都隐约有了不好的感觉,于海曾经领教过迷仙岛浓雾的厉害,见到浓雾再现,不觉心生寒意,脸色微变,随即他身形一闪,倏忽不见,片刻之后,光影一闪,于海又回到了远处,神情已是颇为凝重。

    齐鲤知道于海是去察看了四周的情形,见他神情凝重,就知道情况不妙,正欲询问,小薇已然开口问道“大个子,你发现什么了?”

    于海沉声道“整个岛已被浓雾笼罩了,我们想要出去只怕……很困难了!”

    小薇不知厉害,娇哼一声道“不就是些大雾吗?看你怕成了这个样子!我就不信能困住我们,我现在就去看看。”她是说到做到,身形一动,就要冲天而起,来个直上云霄。

    于海没想到她是如此冲动,而小薇身法又快,众人根本来不及阻拦她,可随后大家又见眼前红影一闪,香风一动,小薇居然回来了。

    起先大家还以为小薇是自己回来的,然而随后大家就听到了大方真人的声音悠然响起“小丫头,老实点,乖乖的等着,不然我赏你个大耳光!”

    小薇是一脸惊讶,方才她是被一股大力硬生生拽了回来,现在又听到大方真人的话,她才明白是谁拦住了自己,她是领教了大方真人的手段,又知道这是清岩的祖师爷,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噘着小嘴,一脸的不乐意。

    厉轻恬知道祖师拦住小薇必有缘故,又见于海神情肃然,显然上空浓雾非比寻常,就对小薇道“你还不高兴,方才差点吓坏我们了。清岩要是知道你这么冲动,肯定又要生气了。”

    拿清岩来压伏小薇,是百试百灵的不二法门,小薇闻言,俏脸就是大变颜色,神情顿显慌乱,忙道“姐姐,我就是心急,不是故意的,你可要为我求情。”

    她这般可怜,虽然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百里冰见了,都是心有不忍,居然道“清岩是谁?小薇你别怕,他在哪里?”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皱眉道“那个清岩,是不是就是刚才突然吐血的那个人?”

    厉轻恬微笑道“就是他,姐姐你还记得他呀!”

    百里冰也不知为何玉容忽的一红,低声道“那人看起来似乎不像是恶人,小薇怎么那么害怕他。”

    小薇忙道“岛主是好人,姐姐,你可别误会。”

    百里冰见她还在为清岩说好话,不觉奇道“你不是很怕他吗?”

    小薇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小唯见她无言以对,是暗暗偷笑,厉轻恬便出来解围,笑道“姐姐,事情是这样的……”她的话刚过一半,大家感觉大地猛然一震,使得众人身形不觉微微一晃,大家神情皆变,随即就听到一阵低沉沉的啸声从玉镜湖里传出,那镜面似的湖水已然泛起了阵阵涟漪,片刻之后,湖中心就显现出了一个深深的漩涡,啸声也逐渐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