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 东海行三十一

作品:《仙途正道

    大方真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小唯好本事呀!”自然是说小唯说对了。

    大家料不到小唯还有此本领,居然比jg通鸟兽之语的孙小乙还要厉害,也让孙小乙是更为惭愧,小薇却是不服,直言道“祖师,她真说对了吗?”

    大方真人点头道“她说的不错,我虽不懂兽语,可会一种法术,能探查到各种动物的内心之语,只需感应,便能理解它们的心思,紫金炎龙此刻就是在寻求我们的帮助。”

    小薇闻言纵是不服也不能多言,心道“这下可被她比下去了,不行,有机会我要求祖师传我那门法术,我可不能输给她。”小薇的心思只怕就是大方真人也猜不到,厉轻恬在听了小唯的解释后,不免有些qiguài,就问道“祖师,它怎会向我们求救?”

    大方真人笑道“小齐把它打了个半死不活,它自然就把小齐当成了能让它脱困的高人。小齐,你的担子又重了不少了!”他的话音刚落,清岩就已凭空而现,到了众人身前,出现的也如大方真人yiyàng毫无征兆,无声无息,无影无形。

    清岩也听到了大家的谈话,又听祖师如此说,便道“祖师都不能办到的事情,弟子……”

    大方真人截口道“诶!我是我,你是你!咱们要想离开这里就靠你了!”

    清岩实在是没有半点信心,听到祖师如此一说,不觉苦笑道“祖师,弟子的修为只怕还不行吧。”

    大方真人笑道“修为是修为。破阵是破阵。万不可混为一谈。小齐,要想全身走出这个迷天大阵,便要依靠你身上的天道之诀了!”

    清岩一听此言,微一沉吟,随即似有所悟,便点头道“弟子明白了。”说完这句话,他就不再言语,接着身形一闪。便已消失。

    等到大家再次看到他的身形,清岩已是出现在了玉镜湖的上空,就在紫金炎龙之上,距离湖面也就数丈之遥,而见到清岩到了头顶,紫金炎龙似乎一惊,显然是很畏惧清岩,就把身子向下一落,也就瞬间,整个身子都潜入了湖里。只把半个脑袋露在外面,龙目凝视着上方的清岩。眼神柔和,大家都能看出那双眼里的期盼之意,清岩已是它是否能逃离迷仙岛的全部希望。

    清岩凝空立于玉镜湖之上,并没有什么动作,就那么静静地站立着,只是他的安静很快就影响到了周围的气氛,先是玉镜湖里的紫金炎龙,巨目望着清岩,深藏在水里的身形竟是动也不敢动一下,整个身子又似乎僵直了,那个大大的龙头也是yiyàng,它没有了动静,玉镜湖也就恢复了平静,波澜不惊,湖面犹如镜面,不过就是在湖中心多了一个硕大的龙头,显得很是古怪。

    气氛不但安静还很凝重,空气似乎都已凝固,大家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也如紫金炎龙yiyàng望着清岩,就是一向很多话的小薇都没有多嘴问这问那,那双美眸转来转去,目标当然就是清岩。

    大家就这样有些发呆的看着清岩,唯一一个正常的就是大方真人,凝重的气氛也影响不了他,小脸之上显露着淡淡的笑容,嘴里还喃喃的道“天道之诀,天道之诀啊……”

    清岩看似没有动作,其实体内真气早已缓缓放出,气息涌动,向着上方那浓浓的雾气而去,很快,真气便和浓雾相接,并无任何阻拦,真气很轻松的透入了浓雾之内,随着真气进入的自然还有清岩的神视。

    浓雾之内是茫茫白sè,除此之外再无他物,看起来和寻常雾气没什么区别,就是厚重一些,多了几分质感,起初清岩还不在意,但很快他就发现,浓雾在缓缓飘荡之中,会产生一股奇异的气息,就是这股气息充斥在浓雾之中,并且还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漩涡,而这些气漩看似排列无章,杂乱无序,实则暗合先天八卦,清岩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每八个气漩就是一个小小的八卦图,而八个小八卦图又组合成了一个稍大一些的八卦图,如此类推,这笼罩在迷仙岛上方的浓雾迷阵就是一个由无数气漩组合而成的巨大八卦阵图。

    若非清岩jg通伏羲八诀,熟悉八种先天之气,是根本无法看到浓雾的真实面目,谁也无法想象,这浓浓大雾之中竟是隐含了无数个八卦阵图,周流转动,散发出的力量实是无法想象,强大绝伦。

    清岩有此发现,并不诧异,他早就知道伏羲,女娲两位大神修炼的道法本就是这蕴含这先天八卦的无上神功,只是伏羲名声太大,所以叫做了伏羲八诀,其实按理来说,这门神功应该叫做伏羲女娲八诀才对。

    此刻在清岩眼中,迷仙岛上空的浓雾早已消散,有的只是无数个气漩布成的一座先天八阵图,当然此阵和苍帝灵墟的先天八阵图还是大有区别,在清岩看来先天八阵图是大气磅礴,迷天大阵则是细腻多变,两阵的区别或许就是男女xg别有异造成的吧,但威力是yiyàng的强。

    迷天大阵的奥秘清岩已然明了,只是知道了这些并不代表清岩就能从容出去,迷天大阵运行之法合乎天道,毫无破绽可寻,要想从这里出去谈何容易。

    清岩凝神察看,神视深入迷天大阵,在里面探索了许久,对于迷天大阵是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当然也就更知道了它的厉害,清岩是暗自惊叹,心道“难怪以紫金炎龙的强悍力量都无法冲破此阵,此阵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处动便是处处动,全阵力量瞬间凝聚,不但能混淆空间方向,还能急速压缩空间,让力量集中到了极致,那种威力当真是无坚不摧,厉害至极。紫金炎龙就是再强也过不了此关。它能不死已是奇迹。看来此阵硬闯就是找死,只能顺应阵法变化,寻找出路了,那方家弟子是怎么来去自如的呢?”

    想到此处,清岩眼睛不觉一亮,方家弟子既然能从容进出迷天大阵,就说明当年女娲大神在布阵之时,是预留了一个通道。只是这个通道很是隐秘,又随着阵法变化而变化,若是不知方法根本无法找到,现在清岩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通道。

    迷天大阵真是很大,覆盖了千里方圆,如此大的面积,要想寻找女娲大神留下来的通道实在也是件难事,耗费jg力不说,更是很费时间。

    清岩默然而立,眼里光芒流转。浑身上下闪动着近乎无sè的光彩,默运离天神诀。他此刻已逐渐和迷天大神融合,也只有这样才能最准确,最直接的找到那条变化多端的神秘通道。

    清岩能使用这种方法,是因为他修炼的是盘古大神留下来的离天神诀,是绝对的天道之诀,也是伏羲,女娲八诀的本源所在,正是这个缘故,他才能如此轻易的让自身真气和迷天大阵气息相融合,而他这种与阵相合方法要是叫旁人见到了,只能觉得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清岩默运神功,探查迷天大阵,久久没有动静,其他人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耐着xg子等着,而紫金炎龙似乎是被清岩的气息所摄,整个身形就像化为了一座雕塑,纹丝不动,只有那双眼睛不时微微转动一下。它的眼神充满了敬畏还有几分惊骇,此刻的清岩,让它想起了一些令它记忆犹新的回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玉镜岛实在是太安静了,小薇受不了这种环境,实在忍耐不了了,就低声问到厉轻恬“姐姐,岛主怎么一动不动这么久了,他在做什么?”

    厉轻恬也小声道“应该是在寻找能让我们从这里出去的办法。”

    大方真人听到她们的对话,就接口道“厉丫头说的不错,小齐是在找条路。”他说话毫无顾忌,清脆响亮的声音立刻就打破了那寂静的气氛,也也让大家顿觉轻松了不少。

    小薇听了还是有些不明白,就道“岛主是怎么找的,我怎么看不出来。”

    大方真人笑道“亏你还是渡劫境高手了,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小齐是以神御气,以本身真气就感应这迷天大阵的无穷变化。”

    小薇“哦”了一声,还是似懂非懂,于海,齐鲤却是神情微变,他们要比小薇懂得多了,自然清楚大方真人的话,就听于海惊道“祖师,岛主莫非已和迷天大阵气息相合了?”

    大方真人笑道“还是大个子有见识,不愧是大老虎的传人。”

    于海闻言又惊道“这……这怎么可能?这可是迷天大阵啊!”

    大方真人知道他惊骇什么,就道“你家岛主修炼的是天道之诀,也只有天道之诀才能做到这一点。”

    于海闻言顿时恍然,道“我明白了,传说女娲大神和伏羲大神同习一门神功,只是因为xg格xg别有所不同,才有了一点差异,这迷天大阵应该和伏羲八诀大有关联,而岛主修炼的就是……天道之诀,所以才能……”

    他是有所顾忌,说话就留了一半,不过大致意思大家也都明白了,就是小薇还是不明白,一脸疑惑的道“于大个子,你说话就说明白了,遮遮掩掩的,真不痛快。”

    于海被她说的脸上一红,大方真人哈哈一笑道“大个子你不是挺会说吗,怎么不说了!”

    他们说笑之时,清岩却已是完全入神,与迷天大阵气息相合后,他正在逐渐了解迷天大阵,此阵真是与伏羲八诀关系紧密,息息相关,处处联通,就是细微之处有些变化,清岩更觉得迷天大阵蕴含的气息偏于y柔,这是与伏羲八诀最大的一处不同,清岩暗自庆幸,若是自己只是修炼了伏羲八诀,恐怕还不能这么轻易的和迷天大阵气息相合,自己是凭借离天神诀才能做到这一步。

    从和迷天大阵的jiēchu,清岩终于能够确定,离天神诀真是盘古大神遗留下来的无上神功,这一点已是毋庸置疑了。

    清岩借着离天神诀,算是对迷天大阵有了全面的了解。只是了解归了解。他还是未能找到那条出去的通道。这让清岩又疑惑又焦虑,就在清岩心浮气燥之时,耳边忽然响起了大方真人的声音“小齐,静心凝神,慢慢来,不可急躁,迷天大阵玄妙无比,岂能让你轻易寻出破绽!”

    清岩闻听祖师之言。便如醍醐灌顶,顿时一惊,暗道“祖师教诲的是,迷天大阵变化繁杂,若是随意就让自己找出那条通道,女娲就不是大神了,自己太急了!”随即平复心境,对大方真人道“弟子受教,多谢祖师指点。”

    之后,气息再动。全神投入,平心静气的仔细分析迷天大阵的每一处变化。如此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ri月交替,ri复一ri,清岩凝神御气,与阵相合,就在玉镜湖之上静静地站立了整整七天,这七ri当中,清岩耐心揣摩迷天大阵的变化,不焦不燥,神定气闲,随着时间的推移,清岩终于发现了迷天大阵中那处异常。

    那处变化在迷天大阵的方位变化之间,是乾位与坤位交替时显露出来的一点异样,乾坤交替表明迷天大阵已是运行了一个周天,完成了一次循环,这种交替每十二时辰一次,起初清岩并没有在意,实在是这个变化过于细微,没有引起他的怀疑,可经过七ri细心观察后,清岩终于发现了这一点异常,随即就已明白,自己找的那条通道就隐藏在这个变化之中。

    原来,女娲当时布下此阵时,为的只是困住紫金炎龙,所以为了让方家弟子出入方便,就在迷天大阵上留了一个缺口,就是在阵法运行一个周天时,整个大阵会有一次短暂的停顿,要知道迷天大阵运行之时,可谓是气布周天,浑然yiti,已臻完美之境,不可能出现破绽,而阵法稍一停顿后,完美无缺的气息便会出现一个断点,那个断点就是这座迷天大阵的联通外界的唯一的道路。

    有此发现,清岩淡然的脸上显出了一抹微笑,只是欣喜,并无得意之sè,他知道迷天大阵本身是完美无缺,没有丝毫破绽,他之所以能找到这个通道,只是因为女娲有意留下的这个细微的漏洞,由阵见人,清岩不禁暗赞,大神就是大神,如此神通实在令人神往,此次也是受益匪浅,从迷天大阵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见到清岩露出了笑容,一直就守在湖边的众人也都知道了清岩已有所收获,自是欣喜不已,而最为激动不是他们,是紫金炎龙!

    它也是默默的等待着,期盼着,看到了清岩的笑容,它是通灵神兽,立刻就知道了清岩定是寻到了出路,顿时大喜,久久没有动作的身形陡然一振,口中发出一声长吟,高昂清亮,直上云端。

    清岩闻听龙吟,垂首一看紫金炎龙,见到了那双紫芒闪闪,透露出了喜悦心情的龙目,不觉笑道“你倒是灵通,你想出去吗?”

    紫金炎龙似乎真能听懂清岩的话,竟然连连点头,大脑袋一起一落,砸起水花无数。

    见它如此激动,清岩倒是有些意外,可随后想想也就能理解它的心情了,试想它困在此地只怕要有数万年了,真是应了那句话“龙困浅滩遭虾戏”,被人控制,受人摆布,实在是很委屈,很无奈,此刻有机会能重见天ri,它岂能不激动,不兴奋,自然是要欢呼龙跃了!

    不过清岩很快就给紫金炎龙浇了一盆冷水,让它冷静了一下,就见清岩脸sè忽的一沉,对着紫金炎龙冷冷的道“你想出去,我可不想帮你。”

    紫金炎龙闻言应该是一愣,反正脑袋不动了,片刻之后,它才大叫一声,那声音响亮至极,震得四下空气是一阵颤动。

    清岩是声sè不动,这点动静还吓不到他,再说他也听出来了,紫金炎龙不是再恐吓他,那是惊讶,悲伤的叫声,还带着祈求之意,叫人听了顿生恻隐之心。

    清岩似乎是心如铁石,毫不动容,又道“你为何困在此地我虽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你并非善类,如果放你出去,便是放出了一个祸患,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

    紫金炎龙一听清岩如此说,顿时急了,巨尾一摆,龙头连摇,嘴里更是一阵乱吼,也不知它在吼些什么,总之它是很激动,是在向清岩表达什么。

    清岩在上面看紫金炎龙折腾了半天,大概意思也算明白了,紫金炎龙就是在向他表明心迹,说以后不会为恶了等等。

    清岩心道“这家伙能说会道,居然还会保证发誓,可你若是出去了,就是龙入大海,逍遥自在,谁能制得住你。”就在清岩寻思之际,紫金炎龙口中忽然吐出一物,化为一道紫光划空而过shè向了清岩,速度不快,显然不是在攻击,就是给了清岩yiyàng东西。

    清岩随手接过紫光,就见那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紫sè明珠,晶莹闪亮,光彩夺目。

    清岩一见此珠,便觉得眼熟,稍一寻思,便已恍然,这就是方歌中曾经施展过的那颗紫sè光珠,是能够驾驭紫金炎龙的驭龙神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