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东海行三十三

作品:《仙途正道

    燕行云!真的是燕行云!

    其实不用青衣人自我介绍,清岩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原因也很简单,他元神内的紫心剑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机,就有了很强烈的反应,振动的很厉害。

    而能使得紫心剑有如此反应的自然就是它的主人,燕行云!

    终于见到了太师叔,即便清岩早就做好了准备,可与太师叔一相遇他还是激动不已,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话也说不利索了。

    燕行云也没有让清岩失望,一切都和清岩想象的差不多,甚至是更好,俊朗飘逸,出尘绝伦,望之若仙,太师叔就该是个样子。

    清岩很激动,无比兴奋的看着燕行云,想要说些什么,可半天过去了,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他实在是太激动了。

    大方真人见清岩成了这个样子,不觉有点吃味,皱皱眉头,没好气的道“这小子,见了我也没有这般模样,祖师还不及太师叔呀!”

    燕行云也已知道了清岩的来历,闻言便笑道“原来是广闲的弟子来了,祖师这次出去,莫非是回了趟崆峒山?”

    大方真人道“我哪有时间去中土,行云,他叫齐清岩,不仅是广闲的徒弟,而且还是老齐的宝贝孙子。”

    燕行云微微动容道“他就是玄易前辈的儿子。”随后他又打量了清岩一下,道“果然和玄易前辈甚为相像,我说怎么看他有些眼熟。”

    大方真人和燕行云说话之时,清岩还处于失神中。厉轻恬知道他和燕行云的关系。见他这般模样也不惊讶。而其他人很少见过清岩这样失态,小薇悄声问到厉轻恬“姐姐,岛主怎么了?这人是谁呀?”她也是问出所有人的疑惑。

    厉轻恬低声道“他就是清岩的太师叔,紫心剑的原主人。”她说完话,就轻轻一推清岩,叫醒了他。

    清岩恍然清醒,又看到燕行云正在含笑望着自己,慌忙上前。就要跪倒行礼,却被燕行云拦住了,含笑道“无需大礼,随意一些。你是清岩?”

    清岩忙道“弟子齐清岩,见过太师叔。”

    燕行云微笑道“广闲把紫心剑传给你,真是很有眼光,我也没想到你还是玄易前辈的儿子,这还真是有趣呀!”

    清岩闻言不觉一怔道“太师叔原来认识我父亲?”

    大方真人插嘴道“废话,你老子以前可没少来崆峒岛,他和行云可是忘年之交。关系好得很。”

    清岩闻言是又惊又喜,道“太师叔和家父原来还是好友!”

    燕行云谦和的道“那是玄易前辈的抬爱。”因为长chun散人和大方真人的关系。齐玄易其实算是燕行云的长辈,所以燕行云才会如此说。

    大方真人见他们说的起劲,就觉得不是滋味,撇撇嘴道“好了,你们倒是一见投缘,就把我这个祖师忘了,要想聊天有的是时间!”

    燕行云早就习惯了大方真人的孩子脾气,就对清岩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大方真人这才ǎnyi,继续道“小齐,刚才你的话说了一半,他们都还没有明白,你现在接着说吧。”

    清岩见到燕行云早忘了自己还要说什么,不禁一愣,百里冰见他有点茫然,就道“你不是这岛上有五sè光华吗?我怎么没有看到?”

    清岩这才想了起来,忙道“你们没有发现,是因为那层光华很淡,又被树木绿意遮掩了,祖师,弟子也是猜想,您所说的神石应该就是五sè神石吧?”其实他之所以能见到那层光华,凭借的是金刚法眼,旁人无此神通,自然很难看到。

    大方真人,燕行云闻言互看一下,燕行云神情也有些惊讶,大方真人知道他在qiguài什么,就道“小齐可不简单,你可看出了他修炼的是何种道法?”

    燕行云淡然笑道“说来惭愧,弟子竟是看不出来。清岩既没有修炼太清道力,也没有修炼太阳神功,弟子看他英华内敛,气息含而不露,真气流转,浑然天成,毫无一丝呆滞之意,修为竟是到了渡劫境最上层,离归仙境只怕就是半步之遥。他的修为这般高已让弟子很惊讶,而最让弟子惊奇的是,他体内真气雄厚深沉自不多言,更是具有极强的包容力,大有天地在我身之势,能有如此威力的道法,在弟子看来,只怕只能是传闻中的天道之诀了。”说到这里,他脸上已是难掩惊讶之sè。

    清岩对燕行云是更为佩服,他知道太师叔并没有试探他,仅凭观察就看出了自己道法的来历,如此眼力可谓是登峰造极了。

    大方真人嘿嘿笑道“行云你看得很准,小齐修炼的就是天道之诀,至于是哪一门,以后让他再给你详细说说,这小子的故事可jg彩的很。”

    燕行云清楚自家祖师有听故事的爱好,他也对清岩很是好奇,就道“那我可要好好听听了。”

    那就在此刻,于海忽然叫道“五sè神石!岛主,你说这里有五sè神石?”

    百里冰在听到清岩说到五sè神石后,便是若有所思,寻思了一阵,她才道“五sè神石,难道就是当年女娲用来补天的五sè神石?”

    清岩听她如此一说,不觉喜道“不错,就是五sè补天神石,你还想到了什么?”

    他真想百里冰一下子会记起自己,恢复所有的记忆,只是他失望了,百里冰摇摇头道“我就是有点印象,似乎听人说起过五sè神石,别的我就记得不太清楚了。”

    说起五sè神石,来头真是很大,传说上古之时,天有裂缝,女娲便以五sè神石补天,由此就能看出五sè神石蕴含有多大的法力,而此刻,五sè神石就在崆峒岛。这就难怪于海惊奇骇然了。

    就听大方真人得意洋洋的道“你们没想到吧。当年女娲补天留下的五sè神石就是崆峒岛。怎么样,现在还觉得崆峒岛不起眼吗!”

    直到此刻大家才明白,原来崆峒岛竟是一块五sè神石所化,这还真是一块好大的石头!

    随后,大方真人又给大家说了说崆峒岛的故事,当年他找到崆峒岛后,只是觉得此岛蕴含灵气,对于修炼很有帮助。就在岛上住了下来,而时ri一久,大方真人就逐渐发现了崆峒岛竟是另有玄机,当时的崆峒岛还不是这副模样,应该是被人设了一层封印,等到大方真人解开那道封印,才发现这座小岛竟是一块五sè神石。

    说到这里,大方真人不免有些兴奋,大眼光华闪闪,道“你们可不知道。当年那道封印刚刚被我解开,这岛顿时是大放光彩。五彩霞光是直冲云霄,绚丽多彩,漂亮极了,你们也知道宝光冲天容易招人,那时候我的修为也就是刚刚步入渡劫境,万一来个什么强敌,可就糟糕了,而等我急急忙忙把五彩光华压了下去后,老齐却是望光而至,不请自来。”

    老齐说的就是长chun散人,清岩听到爷爷来了,就更有了jg神,大方真人继续道“那时我和老齐还不认得,一见来了高手就是大为jg惕,而老齐就是老齐,见了我就是开门见山,直言是见到了宝光,就过来看看,并无恶意,我看他目正神清,浑身正气,不像是坏人,就和他聊了起来,这一聊就聊出来了感情,和这一千多年的交情!”

    清岩这才知道爷爷和祖师是这样相识的,说起来也很平常,所谓萍水相逢,一见如故便是如此了,只是修真之人又非常人,见到异宝少有不动心的,而五sè神石几乎就是和神器一般的神物,任谁见了都会眼红,而爷爷和祖师因五sè神石相遇,却没有为这神物弄得不愉快,这就说明他们二人都是光风霁月,胸怀磊落之人,真正做到了超然物外,这样也才能建立如此深厚的情谊。

    大方真人说起这段往事不免有些感叹,也有些怀念,沉默片刻后,他又笑道“我和老齐真是相见恨晚,就在岛上聊了三天三夜,都很高兴,然后我就让老齐和我一同研究这块五sè神石,彼此交流,不瞒你们说,我们可是从五sè神石上获得了不少好处,小齐,你也看出来了,五sè神石蕴含的灵气元力正是先天五行之气,这对于修炼道法可是大有帮助,我也借着五sè神石之力,一举渡过了四九天劫,永元,行云也是,而这次我带你来崆峒岛,一是让你见见咱们崆峒派的发源地,最主要的就是想让你借助五sè神石,达到归仙境。”

    清岩没料到大方真人还有这个意图,闻言就是一呆,而别人听了则是替清岩欢喜,众人之中最接近归仙境的就是于海,听到五sè神石的神奇力量之后,他的那双大眼都变得和鸡蛋yiyàng大小了,是既惊讶又有几分羡慕。

    清岩愣了片刻,才道“祖师的大恩,弟子真是不知该如何报答。”

    大方真人摆摆手道“这不是对你的例外,而是每个崆峒派弟子都有的机会。”这次大家又是一愣,接着就听大方真人解释道“这算是崆峒派的一个隐秘了,只要本门弟子修为达到渡劫境,就可以来到崆峒岛修炼道法,以图渡过四九天劫,只是渡劫境本就极难达到,历代弟子中总共只有七八个才有此成就,而等到四九天劫降临,能安然渡过的就只有两个而已,就是永元,行云。”说完他轻轻叹息一声,神情多了几分落寞苦涩,显然是在惋惜那些陨落在四九天劫下的弟子。

    稍稍感伤后,大方真人接着又道“这就是天道无情,即便有五sè神石之助,四九天劫也不是能轻易渡过的,只是多了几成把握罢了。”

    清岩听后是声sè不动,点头道“弟子知道四九天劫的威力。”

    其他人闻言脸上的欣喜之sè却都变成了忧sè,原以为有了五sè神石就能渡劫成功,却不想还是有很大的风险。

    小薇担心清岩,就道“岛主,我看你还是别渡劫了。我怎么觉得那么害怕。”

    清岩微微一笑。不等他说话。小唯也道“师兄,我觉得也不好,听说渡那四九天劫是九死一生,危险的不得了,既是如此,还是别渡劫的好。”

    厉轻恬也是面带忧sè,只是她知道清岩的心思,就没有多言。百里冰是似懂非懂,又和清岩不熟,自然不会说什么。

    燕行云在见到清岩之后,就对他身边的这些女孩子颇为好奇,弄不懂她们和清岩的关系,齐七他是知道,其余的四个就让他有点糊涂了,这个叫岛主,那个叫师兄,而且一个个都是那么漂亮。美若天仙,看样子还和清岩十分的亲密。这就让他更好奇了。

    大方真人见燕行云面有疑惑,就拍拍他的肩膀,毫无祖师风度的道“小齐身边女孩子不少吧?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说着他就给燕行云说了说厉轻恬,百里冰,小薇,小唯的身份和来历,最后他居然这么说道“你说说你,当年来到崆峒岛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连个伴也没有,这点你就比不上小齐了!行云,我就很qiguài,你看你玉树临风,这么帅,在外面混了这么久,怎么没有女孩子为伴呢?我们崆峒派有没有规定不许婚配,找个道侣也不错呀!听说广闲都有伴了!”

    燕行云哪想到祖师会这么说,饶是他修为高深,定力超群,也不免玉面一红,好在大方真人说话虽是直白,但总算知道收敛,他的话只有燕行云能听到。

    听到了广闲的消息后,燕行云就急忙转移话题,问道“祖师,广闲几时才能来崆峒岛?”

    大方真人笑嘻嘻的道“你这师侄是个情种,现在就在长chun岛,只怕短时间内来不了这里了。”随后就把广闲的情况说了说,然后道“中土风云际会,眼看就是一次浩劫,广闲就是率先的应劫之人,不过他算是躲过了一劫。”

    燕行云闻听浩劫,眼里便是光芒一闪,沉声道“祖师,您有何打算?”

    大方真人神情也凝重了一些,缓缓道“能有什么打算,咱们说是逍遥自在,却也是yu有所为而不能为呀!”语气已是颇为无奈,顿了顿,大方真人又道“我觉得这次不但是中土要有大变,在这四海也难保平静了,小齐还有一个身份,说出来只怕你会不信。”

    燕行云微笑道“祖师说什么我都信。”

    大方真人嘿嘿笑道“是吗?那我告诉你了,小齐还是苍帝!”

    燕行云闻言是大为动容,惊道“苍帝!清岩是苍帝!”这次他的声音没有压住,惊动了清岩等人。

    见大家看向他们,大方真人笑道“悄悄话说不下去了,我们也别在半空中聊了,有什么话下去说吧。”

    随即大方真人带着众人下落到了崆峒岛,而厉轻恬,百里冰等人一到崆峒岛,就发现身边的环境和他们在上方所见到的是大有不同,他们感觉整个岛似乎一下子大了很多倍,身边除了绿意盎然的树木,竟然还有好几座不高的山丘,和一个方圆数百丈的湖泊,湖水清澈,碧波荡漾,湖面之上甚至还有许多只硕大的水鸭子,正在戏水玩耍,这都是方才在上面没有看到的景sè。

    清岩见此情形并无惊讶之sè,厉轻恬等人却是惊奇极了,几双眼睛向着四下一阵察看,此刻他们也都明白,方才在上空所见到的情形竟然都是假的,显然这是迷惑外人的一种法术。

    大方真人见大家是满脸讶sè,便很得意的道“这才是真正的崆峒岛,方才你们看到的自然都是幻象了。你们要是有兴致,没事可以在岛上转转,这里没什么禁制。”

    他边说边走,带着大家来到了一排房屋之前,这些建筑都很陈旧,是用很大的青石搭建的,简陋,朴素,但很大气,坚固,也就十数间。

    “崆峒岛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么多的人,幸好房间还够用,不过里面什么都没有,你们就凑合着住吧,对了,永元哪去了?”大方真人忽然问到燕行云。

    燕行云笑道“师祖去了千鸟岛,已有年余了。”

    大方真人颇为不悦的道“又找百禽道人聊天去了了,这小子,整天就知道玩,真是不务正业。”

    清岩听了不觉暗笑,看样子永元师祖在祖师眼里还是个小孩子,燕行云听惯了大方真人不靠谱的言语,微笑道“永元师祖其实也很想念祖师。”

    大方真人哼了一声道“你别替他说话,这小子向来没把我这个师傅放在心上。不说他了,行云,你安排一下他们,我去换身衣服,洗个澡。”说完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大方真人似乎有些生气,就那么扬长而去了,弄得清岩等人都是一愣,燕行云微笑道“祖师就是孩子脾气,见到永元师祖不在就恼火了,不过很快就会没事,这里的房间你们可以随意住,东边的三间是祖师,师祖和我的。”

    燕行云说得不错,没过多久,大方真人就又笑嘻嘻的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兴致大好的他,就带着厉轻恬,百里冰,于海等人去游览崆峒岛的风景去了,而清岩就和燕行云在一间石屋里相对而坐,yu有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