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东海行三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有些懵了!

    一个是昔ri的皇帝,一个是天心教主,清岩很难将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可燕行云虽是犹疑,但最后还是很肯定的认为朱建文就是天心教主,一个身怀无上魔功的绝代凶人。

    清岩愣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随后又思量了一下,才道“太师叔,弟子还有些疑虑,甚为不解。圣僧救出朱建文也就罢了,为何还要苦心孤诣的造就他?”

    燕行云缓缓道“据我所知,圣僧曾在皇宫内传授过几年佛法,朱建文也是很有慧根,在圣僧教导下小小年纪便对佛法有了很深的造诣,如此朱建文就深得圣僧喜爱,对他也就格外爱护 ”“小说章节 。”

    清岩似乎gbái了一些,点点头道“以圣僧的仁心当然不会坐视朱建文枉死,自然会在危机关头出手救他,然后再全心全意把他培养成一位修真高手。”

    这是清岩的推测,燕行云听了却是摇头道“你想错了,起初圣僧并éiyou要把他造就成高手的意思,只是想让他平安渡过余生,有个善终。”

    清岩奇道“既是如此,朱建文又怎会变成了一位绝顶高手?”

    燕行云叹道“圣僧是如此想的,可朱建文在zhidào圣僧真正的身份后,就苦苦哀求圣僧,希望圣僧把他收为弟子,传其道法。”

    清岩皱眉道“圣僧不会答应的。”

    燕行云在与清岩说话之时,似乎也在回想往事,神情有着极其细微的变化。在听到清岩如此说后。他微微点头道“圣僧当然不会答应。直接就拒绝了朱建文,理由也很简单,就是以朱建文以前的身份,不kěnéng受得了修道这种清苦的ri子。”

    这个理由果然很充分,试想朱建文可是皇上,以前过得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ri子,锦衣玉食。众人伺候惯了,在清岩想来,这位落魄的皇帝要是没人照顾,只怕吃饭都是个问题,要想修真炼道对他来说和登天没shi两样。

    但清岩也zhidào,朱建文最终还是踏上了仙途,并且还取得了那样的成就,清岩都好奇,是shi力量会让朱建文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随后就听燕行云道“朱建文听了圣僧拒绝他的理由后,就对圣僧道。他不怕苦,只要圣僧愿意收他为途。他shi苦都能吃。那shihou,他还很年轻,俊秀,瘦弱,但眼里闪动着光芒已然表露出了他坚定不移的信心,无所畏惧的勇气。”

    清岩听到最后,不觉微微动容道“太师叔,您曾经见过朱建文?”

    燕行云微微一笑,不过那笑容多少有点苦涩,“自然见过,那是在藏边,也是我首次遇到圣僧的difāng,那shihou,我还不zhidào圣僧的身份,但gbái这位瘦小的和尚是个大有本领的人,他说的每个字都蕴含着大道理,发人深省,对我启发良多,清岩,你也zhidào,那shihou的我是shi处境,情形只怕不比朱建文好多少。”

    清岩闻言,这才gbái太师叔的苦笑是回想到了那shihou的ziji,的确,当时的燕行云真是很落魄,很凄惨,流落于江湖,遭人鄙视,被人轻贱,甚至还有唾骂。而圣僧的出现就是给燕行云带来了光明,希望,也正是有了和圣僧的那段相处,燕行云才能变成现在的燕行云。

    沉默了片刻,燕行云继续道“和圣僧在一起的ri子,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最重要的是gbái了许许多多的道理,使我豁然开朗,gbái和确认了ziji以后要做shi。”稍一顿后,他又道“也就在那shihou,我遇到了张步云,还有……朱建文。”

    清岩又一次听到了步云真人的名字,而且还和圣僧,朱建文在一起,这让他很好奇,就道“步云真人当时也在?”

    说起张步云,燕行云不觉笑道“是啊,当时我可éiyou认出他,要zhidào那shihou的张步云已是风头很盛的后起之秀,可谓是大名鼎鼎,谁会想到他会以那副打扮出现。”

    清岩奇道“步云真人是shi形象?”

    燕行云笑道“就是个乞丐,叫花子,穿得破破烂烂,邋里邋遢,脸上都是泥垢,我虽然以前认识他,可也éiyou认出那个乞丐就是张步云。”

    清岩奇道“他为何要如此打扮,是怕被你认出来吗?”

    燕行云摇头道“不是,张步云那shihou是奉师命跟随圣僧历练,而圣僧当时正在给一些乞丐看病治伤,也许是为了能和那些乞丐打成一片吧,所以张步云也就成了乞丐。”

    清岩笑道“前辈就是前辈,历练起来还真是投入呀!”

    燕行云也是一笑,道“他真是很会装,我和圣僧相处的shijiān不短,就是éiyou发现那个乞丐会是张步云,就是觉得他有时看我的眼神很古怪,怜悯,惋惜兼而有之。”

    清岩qgchu那是因为太师叔有此遭遇,和张步云有些guānxi,所以张步云才会用那种眼神来看燕行云。

    随后又听燕行云道“张步云éiyou被我发现,而我却对圣僧身边的一个年轻人很是好奇,虽然他也是衣衫褴褛,但他显露出来的气质很tèbié,眉宇之间总是有着一抹化不开的忧郁,那双眼睛很清澈,又很深邃,fǎngfo藏了很多东西。”

    似乎是想起了那双眼睛,燕行云微微出神了片刻,稍一停顿后,他继续道“当时见到他,我就觉得他很tèbié,但也看出他身上éiyou一丝修真高手的痕迹,是个普通人。一个普通人,却有着超脱凡俗的气质,这就说明此人并不平凡,他就是朱建文了。”

    清岩也想到了,轻轻“哦”了一下,燕行云继续道“虽然觉得他不普通,但我也没想到他就是那位已是死于大火的皇帝,而圣僧察觉到了我对朱建文的关注。就有意无意之间。问起我对朱建文的看法。”

    说到这里。燕行云眼里忽然显露出几分懊悔之sè,清岩见了心里一动,而燕行云又是一阵沉默,fǎngfo是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说。

    等了一阵,燕行云还éiyou开口,清岩忍不住了,就道“太师叔,你是怎么回答圣僧的?”

    燕行云苦笑道“也许这就是我生平最后悔的一件事了。我说,此人气宇不凡,若能静心努力,ri后必有大成就。”

    清岩闻言心道“难怪太师叔后悔了,想必那shihou圣僧还在犹豫是否要传授朱建文道法,而太师叔对于朱建文的肯定就起到了一些作用。”寻思之时,他嘴里还道“太师叔,圣僧在听了您的……意见后说了shi?”

    燕行云道“圣僧当时只是微微点头而已,并éiyou说shi,在过了几天后。圣僧忽然对我说,他们将要远行。出藏入川。听到这个消息我觉得很turán,最多的感受是不舍,舍不得与圣僧分离,而我却éiyou细想圣僧入川去做shi。”

    清岩寻思了一下道“难道圣僧是去了峨眉山金山禅寺?”

    燕行云赞道“还是你聪明,被你说中了,圣僧就是去了峨眉山金山禅寺。”

    清岩惊道“圣僧是让朱建文拜入了金山禅寺?”要是朱建文成了金山禅寺的弟子,自然就能修炼到心印佛刀了,那这样也能解释通了。

    不过燕行云却是摇头道“éiyou,圣僧只是在试试朱建文的心xg,看他有éiyou修真的决心和毅力。”

    清岩有些不解,奇道“这要如何试法?”

    燕行云道“就是要借助金浮图这件佛门至宝,我说过,修道之人身在金浮图内,就会被浮图内的佛光笼罩,受到佛光的洗礼,经受那炼心易经洗髓之苦,这其实是对修真之人的一种磨练,若是能uo这佛光炼心之关,体质就会发生根本改变,说是脱胎换骨也不为过。”

    清岩闻言是恍然大悟,道“朱建文就是在金浮图内打好了底子,有了很好的基础。”

    燕行云点头道“应该是如此吧?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

    清岩也想到了,太师叔当时并不zhidào圣僧入川的意图,而这些有关于金山禅寺的事情他又是怎么zhidào的呢?

    燕行云自然看出了清岩的疑惑,就道“很多年后,我和圣僧在天竺偶遇,圣僧见到我修炼有成是大为高兴,那shihou,我也想到了他老人家的身份,再次见面自然是万分激动,还有对他的万分感激。我们聊了一些我的事情,无意中我就想到了朱建文,便问了圣僧他的情况。”

    话到这里,燕行云不觉叹息一声,而清岩也zhidào真正的答案就要揭晓了,也变得有点紧张,接着就听燕行云道“圣僧也éiyou对我隐瞒shi,就告诉了我朱建文的来历,我很惊讶,真的很惊讶。而圣僧说到朱建文时,是很欣慰,还说我的眼光不错,朱建文是个可造之材。我连说ziji就是瞎说,是圣僧有眼光才对,随即我就问到圣僧,朱建文是否yijg成了大光明寺弟子。”

    清岩听到这里,耳朵都竖了起来,心道“朱建文要是大光明寺弟子,应该就是无字辈的高僧了,唉!天心教主竟是大光明寺的高僧大德,这说出去谁能相信。”

    清岩觉得都已猜到了朱建文此刻的身份,而燕行云的话却直接打散了他的所有想法“圣僧却道,朱建文并不是大光明寺的弟子。”

    “啊!”清岩忍不住惊叫一声,居然不是,忙道“那他去了哪里?”

    燕行云脸sè多了几分y沉,缓缓道“当时我也很惊讶,以朱建文这种身份最好的归宿就是出家。遁入空门,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重生,可他居然éiyou成为大光明寺弟子。”顿了顿,他继续道“圣僧见我心有疑惑,也猜到了我的顾虑,就道,朱建文虽然不是大光明寺弟子,但也已是出家之人,所拜之师更是当世高人,一派领袖。”

    清岩听到这里,心道“原来他还是出家了,莫非不是和尚而是道士,以圣僧的面子。给他找的师傅自然不是寻常人物。又是一派领袖。难道朱建文成了我们崆峒派的弟子。”想到这里,清岩不觉一惊,脸sè顿时大变,这不是éiyoukěnéng,在当时崆峒派也是响当当的门派,朱建文真有kěnéng成为崆峒派弟子,算算shijiān,当时崆峒派掌门正是燕行云的师父不岐真人。这要是朱建文成了不岐真人的弟子,也就是行字辈的弟子,那就是清岩的太师叔了。

    清岩越想越……觉得ziji是异想天开,燕行云见到清岩忽的脸sè大变,还以为他猜到了朱建文此刻的身份,就道“你想到了shi?”

    清岩胡思乱想的东西怎好说出口,忙道“弟子……弟子惭愧没想到……”

    燕行云叹道“没想到很正常,我若是没从圣僧那里得到答案,也和你yiyàng猜不到朱建文会是他。”

    他,这个他究竟是谁?清岩都觉得焦躁的不得了了。说起他,燕行云神情又y沉了一些。道“圣僧说,朱建文经过金浮图的锻炼,又随他修行了十几年后,修为已是颇为不凡,而就在前几年,圣僧遇到了泰山派掌门元素真人……”

    元素真人四字一入耳,清岩猛然一惊,这次他是真的想到了一些事情,元素真人和他的岳父元元真人是师兄弟,当年就是因为元素真人接任了泰山派掌门,元元真人才一怒脱离了泰山派,远赴东海开创了东岳一门。

    清岩在想,燕行云依然还在说“说也qiguài,也许是机缘使然,元素真人见到朱建文就甚为欢喜,而朱建文对于元素真人也是甚为倾慕,圣僧见他们如此投缘,就chéng rén之美让朱建文拜元素真人为师,成为了泰山派弟子。”

    清岩已是大致猜到了朱建文是谁了,脸sè已是非常难看,问道“那元素真人zhidào朱建文的来历吗?”

    燕行云淡然道“自然是zhidào了,元素真人并不在意朱建文的出身,在他看来朱建文也就是个资质很好的年轻人罢了。至于shi身份来历,不过就是一段回忆,而且还是不堪回首的记忆。只是元素真人没想到,有些记忆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无法忘记,也是不愿忘记的。”

    清岩是敬佩圣僧,还有元素真人的见识和气度,能看透尘世间那些俗事,不受羁绊,只可惜,他们看透了事,却无法看透一些人,比如朱建文。

    燕行云说完之后,默然片刻,y沉的神情很快转为了淡然,清岩神情却是沉重了许多,yu言又止,那句话竟是难以出口。

    燕行云忽然笑道“想必你也想到了朱建文是谁了,不错,是他,他就是元素真人的大弟子,曾经的泰山派掌门,有着天下三大神剑之首称号的观ri神剑玉华真人!”

    观ri神剑玉华真人!

    这个名字,对于清岩来说就是如雷贯耳,天下三大神剑中的丹凤神剑水清,chun水神剑简冰他都见过,当年在清岩心目中,他们都是神仙般的超然存在,没修道之前,见到简冰,清岩就将其视为天人,高不可攀的存在,即便在他修道很久之后,三大神剑也是三座很难逾越的山峰。

    玉华真人清岩并éiyou见过,可他zhidào,就是高傲的简冰,冷傲的水清,在见到玉华真人时,也是谦和有礼,以晚辈之礼拜见,不仅是玉华真人年纪最长,也是他的修为最为jg纯,深厚,是当之无愧的三大神剑之首。

    清岩和丁灵秀交情很深,也从他的口中zhidào了一些有关玉华真人的事情,而王天郎对于玉华真人是推崇有加,说玉华真人是正道之中难得的人物,待人接物,平易近人,对于异类修真也不是看成了洪水猛兽,能得到王天郎如此评价,清岩很自然也对玉华真人这位前辈是十分尊敬,只恨无缘相见,向这位前辈长者请教一二。

    其实清岩已和这位仰慕中的前辈有过了一次见面,也“请教”了一二,领教到了他的心印佛刀,天魔眼,黑炎,还有凶厉无比,最为血腥的魔器,血河图!

    ruguo,玉华真人就是黑影,就是天心教主,清岩便已和他见过一面了。

    玉华真人,天心教主,清岩又一次茫然了,他实在难以将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身份合并成一个人。

    不会是搞错了吧?

    清岩如此想到,就看向了燕行云,好不rongyi开口道“太师叔,就算朱建文是玉华真人,也不能说他就是那个黑影,天心教主吧。”

    燕行云沉声道“我们当然不能随意就说他是谁,证据就是你刚才所说的伽蓝佛珠。”

    清岩一怔道“伽蓝佛珠?”

    燕行云道“圣僧共有三颗佛珠,一颗送于了我,其他两颗,一个给了张步云,而另一颗就在玉华手上。”

    清岩顿时醒悟,暗道“我说太师叔怎么一听道伽蓝佛珠就nà激动,这真是很好的证据了。”

    燕行云又道“除了伽蓝佛珠,还有就是他会心印佛刀了,据我猜测,他就是在金浮图内,学得了这两门神功,圣僧自然zhidào他学会了心印佛刀,只是因为他éiyou成为金山禅寺弟子,所以这件事就被圣僧隐瞒了下来。唉!圣僧对他可是用心良苦啊!”

    清岩是彻底gbái了,就道“难怪圣僧一听天心教主会心印佛刀就是神情大变,只此yidiǎn就能断定他的身份了!”接着他想了想,道“弟子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太师叔qgchu不qgc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