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东海行三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百里冰暗自寻思,却是全无头绪,还是越想越烦躁,便觉头隐隐生疼,而就在此时,天空猛然间就变了颜sè,本是略带青sè的天空,在刹那间就成了紫sè,大家见状不觉骇然,百里冰也就不再胡思乱想,和大家齐齐看向天空,随即发现,远处那道七彩剑芒化为了一道紫sèjg虹,就是这离离紫sè改变了天的颜sè。

    剑光颜sè变了,威势依然不变,很多人都道“紫心剑!”也只有紫心剑才能有这样的光华 ”“小说章节 。

    燕行云却是zhidào,清岩并éiyou祭出紫心剑,那是清岩体内的离天神火受到强大灵气的激发后开始运行,而紫sè剑光持续了片刻,就转成了蓝sè,片刻之后又是青sè,继而就是sè,huángsè,橙sè,赤sè,这七sè剑光,sè则纯正,堪称完美,交替变化,映照着崆峒岛是绚丽多彩,真是五光十sè,漂亮极了。

    剑芒如此变化了整整一天,大家看得是目炫神弛,就是燕行云看得也有些入神,他看到的可不止是七彩绚丽的转变,而是剑光之内的细微变化,气息的变动,真气的运行,八卦台蕴含的强大灵气彻底激发了清岩的真气,还有离天神火,让真气,神火完全融合,彻彻底底的成为yiti。

    以前清岩的真气已是极其jg纯,而在经过八卦台灵气的灌输,催动后,真气的jg纯程度是更上一层楼,修为也是增进了一筹。

    燕行云见此情形是暗自惊叹,离天神诀果然不愧是盘古大神遗留下来的无上神功,竟能打破常规。让修炼者éiyou渡过四九天劫就能达到归仙境。这就是天道之诀的神奇力量。

    燕行云也是暗自为清岩高兴。想起齐玄易夫妻的遭遇,还有苍帝灵墟与三大神山的恩怨,这些事情可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是,你可以讲道理,但此之前,你必须还要有着异常强大的力量,否则凭shi去讲道理!

    只是燕行云还是有些忧虑。清岩修为是很高了,可神山的实力真是太强大了,尤其是神山的主人,那个神yiyàng的存在,是足可以wēixié到清岩的,若是到了最后真要和神山决裂,就不可避免的要和神山之主照面,而最后的结果,清岩只怕就会步前任苍帝的后尘,这是燕行云。大方真人最坏的想法。

    不过燕行云也曾听闻,神山之主已是很久不闻这些俗事。据说他也要和上古那些大神yiyàng神游天外,再也不返回尘世,ruguo是这样,对于清岩来说真是个好消息,他已想过,只要神山之主不出现,凭崆峒岛的力量,还会让神山有些顾忌,ruguo清岩再能找到霸下,以霸下的地位当然还有实力,应该能缓和,甚至是化解清岩与神山之间的矛盾,这也是最好的结果。

    燕行云默默寻思,神情也随着剑芒变化而变化,谁也不会想到他此刻会为清岩考虑,当然他们已被剑光所吸引,根本éiyou发现燕行云的异样。

    剑光变化一天后,又变为了先前那样彩虹般的模样,只是比起之前,剑芒变得更美,更艳,更绚丽!

    如此剑光实在是美得无以复加,百里冰,厉轻恬几个女孩子早就看直了眼,同时还在寻思,清岩究竟施展的是shi道法,怎能发出如此灿烂,美丽的剑光,这种剑光只该在天上出现,可偏偏就显现在了人间,还在清岩的身上。

    只是彩虹虽然美丽也有消失的shihou,七彩剑光虽不是彩虹但也不能一直美下去,大家就看到剑光逐渐变淡,变淡,直至变得近乎无sè,变成了一道透明的虹影,不过光彩黯淡,剑光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愈发强盛,愈发凌厉,剑气涌动,犹如暗cháo,层层推动,竟是令大家有了立足不稳的gǎnjiào,好强的气息!

    孙小乙修为最低,直接就是连退了数步,不过很快他就gǎnjiào不到那cháo水般的剑气,因为燕行云已散出真气,将剑气化解。

    大方湖已是波澜起伏,湖水荡漾,击打着湖岸,带起“轰隆隆”之声,那声势简直就是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湖水轰然溢出,都快要淹没大家了。

    剑势还在加强,剑气涌动,不但湖水狂涌,就是大方真人,燕行云住的那些石屋也受不了剑气的摧残,在“轰隆”一阵巨响和尘土飞扬中,那排石屋轰然倒塌,变成了断壁残垣。

    燕行云回首看看已成了废墟的石屋,神情并éiyohi变化,见到湖水涌来,他就和大家齐齐到了半空,再看那道剑芒,已是无sè无形,极目看去才能发现一道淡淡光影,同时大家也都看到了距离剑光很近的大方真人,就见大方真人还向他们挥手示意,而大家却是找不到清岩。

    只见剑光不见人,虽然zhidào清岩不会有事,大家也有些担心,厉轻恬秀眉微皱,极力寻找着清岩,小薇也是yiyàng,嘴里还道“岛主呢?岛主呢?”

    此刻他们身在高空,遥遥望去,看得也是十分qgchu,就见那道剑光是从一座八卦台上shè出的,已是近乎无sè的剑光依然闪动,可剑光的源头却是éiyou清岩的身形,看样子,那剑光竟是八卦台所发yiyàng。

    于海在众人中是修为最高的一个,凝神察看了许久,忽然面露喜sè,道“岛主就在八卦台上,因为剑光太盛所以我们看不到他。”

    齐火火眼闪闪,也道“我也看到了,岛主是在那座台子上。”

    燕行云见他二人能看到清岩,不觉笑道“好眼力,清岩就在那里,你们不用担心,清岩很快就要收敛剑气,这次算是功德圆满了。”

    大家闻言也都放心,齐七望着远处的那道剑光,若有所思,忽然问道“太师叔。我师弟他究竟修炼的是shi道法?这hǎoxiàng不是大五行诀呀?”

    燕行云闻言是稍一犹豫。离天神诀关乎重大。zhidào的也就几人,他不是不相信齐七,实在是这种隐秘还是zhidào的越少越好,思量片刻,他才道“这是清岩融合大五行诀还有伏羲八诀,以及释天诀后创出的一门道法,威力自然不小,至于叫shi名字。清岩还éiyou想到。”

    燕行云的话不但齐七,就是于海,齐鲤,百里冰,厉轻恬几人也不会怀疑,闻言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齐七还有些不服气,皱着琼鼻道“这么厉害了,师弟会的东西可真不少。”

    小唯却是美眸发光,一脸羡慕。大五行诀,伏羲八诀。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天道之诀,人要是学到yiyàng就是天大的福缘,而师兄居然都学了,难怪他这么厉害,心里想着,嘴里说道“一定要让师兄教教我,我也要学……”

    她在自言自语,小薇见她发痴,就很不屑的道“别傻了,岛主就是肯教,你也学不会!”别看她们昨天还在合伙对付大方真人,可冤家就是冤家,说翻脸就翻脸。

    小唯一听此话,顿时怒道“你说shi!你才是个笨蛋!”

    小薇怎肯示弱,还嘴道“你不是笨蛋,怎么连七加八是多少都不会!笨蛋!”

    算数就是小唯的软肋,是一戳就痛,被小薇这样轻视小看,她的娇美花容立时是又羞又怒,喝道“我不会算又怎样!也不像你多嘴多舌,老是惹师兄生气!”她也是言辞犀利,直指小薇的缺点,当真是稳准狠。

    小薇已是怒气冲冲,娇斥道“你说shi!”说话之时,多情环已在手中。

    燕行云没想到这二人竟是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都是一愣,见到小薇祭出法宝,气势凌厉,可不是光说不练,而小唯也祭出青玉如意,做出了毫不相让的阵势,形势已是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如此情形饶是燕行云是归仙境高手,也被这两个艳丽无双的少女弄得摸不着头脑,一阵迷糊。

    “好了!你们闹够了éiyou!”关键时刻厉轻恬娇喝一声,立在了双姝中间,就见她也是恼怒异常,美眸一扫这对冤家,眼神相当凌厉。

    小薇,小唯是一吵架便忘了后果,被厉轻恬一喝,二人顿时清醒,shi怒气怒火瞬间消散,神情惊慌,看看厉轻恬后,低声说了声“姐姐。”再就没说一句话,而她们的眼睛又同时看向了远处的八卦台,意思是显而易见,是怕清岩zhidào她们又吵架了。

    燕行云总算zhidào了shi叫做三个女人一台戏,好家伙,这些女孩子还真是厉害呀!他不免都为清岩有些担心,身边围着这么几个女人,ri子过得只怕也很头疼吧。

    作为长辈,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就当做没看见,他也是定力超强,见气氛好歹安静了,就恍若无事的道“清岩快要收功了!”

    小薇,小唯也意识到了燕行云看到了她们的举动,心里是又羞又后悔,脸上顿时红扑扑,垂首望着下面,可谓是羞愧难当。

    大家听到燕行云的话后,也gǎnjiào到了那凌厉强悍的剑气在逐渐收敛,那道近乎无sè的剑光也在缓缓缩短,于此同时,八卦台之上,清岩身形也在慢慢显现。

    清岩并éiyou听到小薇,小唯的争吵,入定中的他根本听不到,看不到外界的一切动静,他能gǎnjiào到的就是ziji体内的真气,和八卦台源源不断输送给他的灵气,强大的灵气充斥在体内,激发真气,引动神火,更是触发了离天神诀。

    清岩从伏羲八诀和女娲八诀中领悟到了y阳逆转,乾坤变化之道,这和离天神诀的一些心法是极为相似,相互印证后,使得清岩对离天神诀有了更深的体会,气息运转,缓缓增强,随着真气越来越强,元神也是愈发壮大。

    忽然,元神内显出一道光彩夺目,无比璀璨的七彩光焰,离天神火又在大放异彩,也许是离天神火的光芒太强,清岩就觉得元神竟是难以承受离天神火的强大力量,不得已,只能分神来应对。

    哪zhidào他这心思刚动,元神便自行分离,而让清岩吃惊的是。以往他的元神可以一分为五。可这次元神竟是一分为七。七个元神在他的身体之中。

    元神一分,离天神火也自分离,这是清岩最吃惊的,离天神火居然分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朵光焰,分别占据了一个元神,大有分庭抗礼,各自为政之势。

    七个元神七朵火,就这么在清岩体内燃烧着,而自从元神,神火分离之后,清岩gǎnjiàoziji轻松了许多,强大的真气。浑厚的灵气分别进入到了七个元神之内,接着。清岩就看到那个紫sè光焰忽然一盛,光彩大作,发出一道紫灿灿的光华透体而出,等到紫光收敛,蓝光再盛,就这样,七朵神火依次发威,自行发作,交替变化,也不知过了多久,七朵神火忽然合为一处,元神自然也是yiyàng。

    一切恢复如常后,清岩发现ziji的元神在一分一和后,竟是强大了不少,离天神火也是yiyàng,与ziji刚得到的shihou有了很大的变化,神火也在变强变大。

    这样的变化是让清岩又惊又喜,他zhidào青灵石蕴含的灵气非同凡响,此次行功炼气,修为自然会有进步,可他想不到,ziji的元神能一分为七,比以前多出了两个元神,这可是一大惊喜,而更大的惊喜是离天神火的变化。

    离天神火是盘古大神的灵xg所化,能留存到现在已是奇迹,清岩能得到也是一大运气,得到离天神火后,清岩可éiyou奢望能让离天神火在ziji体内变强变大,在他想来这就是不kěnéng发生的事情。

    但现在不kěnéng发生的事情出现了,离天神火居然就变强了。

    清岩惊奇自是有道理,要zhidào离天神火是盘古大神灵xg所化,清岩得到之后,只能借助神火的力量,就算自身真气能与神火融合,也还是在借助神火的力量来加强真气,神火并不能因真气增强而增强,原因就是离天神火的主人是大神盘古,只有盘古所修炼的真气才能让离天神火有所变化,清岩虽然很强,但还éiyou自大的认为ziji能和盘古比肩,差距实在很远,所以离天神火在他身上不kěnéng有变化,可现在变化就来了。

    “想shi呢?”忽然大方真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了。

    清岩猛然一惊,原来就在他寻思之际,他外放的真气已是缓缓收回,他也从入定中醒来,见到祖师就在身边不远处,正笑嘻嘻的看着ziji。

    看清岩是一脸茫然,大方真人又道“gǎnjiào怎样?你该高兴才是呀!怎么是愁眉苦脸的?”

    清岩是该高兴,可想到ziji体内的变化,他还是颇有疑虑,当下就对大方真人说出了自身的变化。

    大方真人听了,小脸之上毫无惊讶之sè,大眼中有的只是欣慰喜悦,见清岩茫然不解,他笑道“这还不简单,有shi想不通的。”

    清岩忙道“弟子愚钝,还请祖师指点。”

    大方真人éiyouǎshàng回答,而是身形一动围着清岩转了转,随后才对清岩道“你先看看你的脚下。”

    清岩依言一看,发现ziji已是站在了八卦台上,就在zhong yāng之处,脚下就是青灵石,只是原本该是盈盈如玉,光华内敛的青灵石已然失去了光彩,随后他发现,不光是他脚下的青灵石没了光彩,就是整个八卦台也是如此,此刻的青灵石看上去和寻常青石没shi区别。

    见此情形,清岩微微一惊,青灵石失去光华,就说明它蕴含的灵气已是消失殆尽,而整个八卦台蕴含的灵气是何等浑厚充沛,怎么就消失了,这些灵气去了哪里?

    难道……清岩心里一动,脸sè不禁再度一变,急忙问道“祖师,这里的灵气莫非都被弟子吸取了?”

    大方真人嘿嘿一笑道“不是你难道还是我!”

    清岩惊道“啊!弟子怎能一下子吸取如此多的灵气?这才多长shijiān?”

    大方真人笑道“你别吃惊,听我给你解释,这座八卦台本身就有凝聚天地灵气的法力,而这青灵石也是储蓄灵气的好东西,加上整座岛又是五sè神石,所以这座八卦台蕴藏的灵气不但无比jg纯还是异常充沛,这也你感受到了。”

    清岩点点头,大方真人继续道“我领你到此本就是让你吸取这里的灵气,加强你的修为,原本我想提醒你,可你入定的速度太快,我就没机会说了。如此充沛的灵气进入体内,就会激发你的真气,潜力,只是我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居然能让你的离……那叫shi诀来着?”

    清岩忙道“是离天神诀。”

    大方真人点头道“对,是离天神诀,受到灵气的激发还有你的领悟,你对离天神诀应该是有了更深层的体会,这样一来,你所修炼的道法已和盘古大神修没shi分别了,所以离天神火就能随真气深厚而变得强大,我这么说,你能懂吧。”他都gǎnjiào有些口干舌燥了。

    清岩是听懂了,但觉得是难以置信,短短一天shijiānziji怎能有这么大的进步?

    j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