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剑荡中原二

作品:《仙途正道

    多谢道友古今只一个的打赏和票票,廿虹感激之至!

    哪知道,小薇听了她的话,没有反驳,没有和她斗嘴,竟是流下了两串清澈犹如明珠的眼泪,抽泣起来,那样子是伤心极了。

    见到小薇哭了,小唯愣住了,本应高兴的她却开心不起来了,反而心里还很酸楚,大有和小薇同病相怜的意思。

    女孩子的xg情就是如云变幻,很难猜透,厉轻恬是理解她们的,便右手拉着小薇,左手牵着小唯,低声劝解着她们,这对冤家在这个时候,很难得的有了同样的情绪,一样的体会。

    厉轻恬在安抚小薇二人时,心里牵挂的却是清岩和百里冰,“清岩,姐姐,其实我也想和你们一起的,你们知道吗?”

    清岩,百里冰离开崆峒岛,飞出数百里后,忽的清岩身形微微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很懊恼的“哎呀”了一声。

    百里冰问道“怎么了?”

    清岩道“刚才出来的匆忙,没有多想,其实我该叫上轻恬。”

    百里冰微微一怔,随即也想到了什么,就道“那我们回去找她吧。”

    清岩摇头道“算了,我们快去快回就是了。”

    百里冰没有再说话,心却想着“他这么在意轻恬,想必和她真是很好了。”心里不觉微微一酸,那种感觉很不好受。

    他们身法极快,如光似电,用不了多久。就到了迷仙岛附近。远远看到一团大大浓雾飘荡在海面。而除了迷仙岛,四周也有很多小岛被浓雾笼罩,一时难见其形,要想找到百里冰所说的那座荒岛还真是有些麻烦。

    到了迷仙岛,百里冰察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又和脑海里的记忆对照了一下,神情不觉颇为茫然,也许是有了大片的浓雾。她就无法确定那座荒岛的具体位置,清岩神视一扫,也没有什么发现,因为云海之雾和迷仙岛的迷天大阵相连,雾气特异,清岩神视虽强,也不能完全看清浓雾里的情况。

    百里冰当然很失望,觉得是白来的一趟,清岩就安慰她说,只要等到浓雾散去就好了。不过要到深夜。

    百里冰自然愿意等,她是迫切想知道那座荒岛上究竟有什么。会让她记忆特别深刻,还有那个熟悉的声音,一旦想起,是怎么也忘不了了。

    发现迷仙岛依然没有人,方氏兄弟还没有回来,清岩就和百里冰进入了迷仙岛,在岛上等待夜晚的到来。

    再来迷仙岛,百里冰又想到了一些事情,都是她以前在这里是如何生活的,说起在迷仙岛的那些ri子,百里冰倒是没怎么多想,清岩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想想也是,若不是他恰好来到,百里冰现在就是方歌中的老婆了,说的再不好听点,他头顶就是绿油油的一片了。

    百里冰也察觉到了清岩的异样,便有所悟,暗道“看起来他是挺介意我的过去了。”如此一想,脸上也流露了出来,美眸里就多了几分幽怨。

    清岩一看,立刻明了,可还不等他说话,百里冰就冷冷的道“你是不是觉得不舒服,我和……方歌中差点就成了夫妻。”

    清岩忙道“没有没有,你别多想,我知道你当时什么也不知道,那时候你还不是百里冰,既是如此,我怎会在意。”

    百里冰闻言脸sè缓和了许多,道“其实方歌中说要成亲时我也想过拒绝,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是答应了,幸好你来了,不然事情真就糟糕了。”

    清岩微笑道“就算你真的成亲了,我还是会把你抢回来,你是我的妻子,方歌中他不配和你在一起。”

    百里冰见他笑得既有自信又是那么好看,不禁玉容微红,稍一寻思,又略带羞涩的道“可……不是说成了亲的女人就……不好了吗?你……你就不在意?”

    清岩懂得她的意思,说不在意那是假话,可在意归在意,他是绝不会放弃百里冰,看着眼前的爱人,他很自然的轻轻握着她的一双玉手,手掌纤细修长,如玉般晶莹,握在手中,清岩便是心里一荡。

    因为料不到清岩会忽然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百里冰有些羞怯,微微一挣,娇躯都不觉有些颤抖,但清岩传来的温暖热力又让她很有安全感,她就没有再度挣扎,默默接受了。

    握着玉手,清岩感觉自己和百里冰联系更近了,和声“你是我的妻子,不论发生什么这都不会改变,你要相信我,好吗?”

    清岩的真诚百里冰能感受的到,那双手传来的暖意让她觉得很舒服,这是种很熟悉的感觉,显然以前自己和他就是这么亲密,所以自己才有这样的感觉,不自觉的,百里冰的手也握住了清岩,二人双手互握,身子靠近了许多,心当然也靠近了。

    二人默默相对,清岩的眼神是热烈的,百里冰则是含蓄很多,但也有着柔情蕴含其中,忽然,百里冰开口道“你放心,我和方歌中连手也没有握过。”这话说的很突兀,清岩闻言一怔,接着又听百里冰道“也不知为什么,方歌中对我是很好,可我心里就是没有他,我所以答应和他成亲,是因为感激他收留了我。”

    清岩闻言更奇,就道“可你是喝了忘情水,怎会有这样的想法?”

    百里冰皱眉道“我也不太清楚,一直以来我总是头疼,一头疼起来我就会想到一些事情,说也奇怪,头疼之时,我就知道了迷仙岛不是我的家,吴若兰只是他们对我的称呼。”

    清岩听了自是大惑不解,寻思道“也许是你的失忆症影响到了忘情水的效力。好了,这些事情不说也罢,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在一起了。”

    百里冰点点头。低声道“我知道了。”稍微犹豫了一下。她又道“你……可以叫我冰儿。以前你也是这么叫我的吧。”

    清岩喜道“是啊,你记得这些了,真好!冰儿,我真的太高兴了。”

    见到清岩欢喜的像个孩子,百里冰也是满脸笑容,这就是情感的神奇力量,即便百里冰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可潜在她心中的情与爱并没有消失。遇到了合适的人,她就会动情生爱,方歌中不是那个人,清岩是。

    清岩,百里冰说说笑笑,时间就过得很快,到了夜晚,夜sè下的玉镜岛变得是异常安静,上空的浓雾缓缓飘动,遮住了月光。又使得迷仙岛的夜更为深沉。

    清岩不喜欢迷仙岛的黑夜,死气沉沉。就和百里冰一商量,打算离开迷仙岛,在外面等待浓雾散去。

    百里冰当然没什么意见,可就在二人即将离开时,清岩察觉到竟然有人进入了迷天大阵,凝神察看,清岩不禁有些诧异,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他们还说起的方氏兄弟。

    主人回来了,当然清岩只是诧异,并不惊慌,也没有隐藏躲避的意思,就和百里冰在玉镜湖边等着,清岩暗想“这才几天时间,他们就敢回来,并且方远还不在,他们还真是好胆量。”

    清岩却是猜错了,不是方氏兄弟胆量大,而是他们收到了消息,确定清岩等人已是离开了迷仙岛,所以他们才敢回来。

    原来,金山,方远知道了清岩苍帝的身份就急忙赶回神山,金山一到神山就将这个消息禀告给了一位天仙,然后由这个天仙再转告给真仙。

    很快,苍帝重现这个消息就传遍了三大神山,众仙皆闻,众仙皆惊,神山三位真仙还召集数位天仙商议此事,随后,三位真仙便派出几位高手来迷仙岛暗中监视清岩,当然还有大方真人,但只是监视,看清岩这位苍帝下一步要做什么,是否会做出要对神山不利的举动。

    虽然金山也把清岩的话带到了,可苍帝的话究竟可不可信还要好好考虑一下,而神山派出人监视清岩也属正常,其实大方真人早已察觉到了有人隐在暗处,他也知道是谁,只是他声sè不动,并没有声张,连清岩也没有告诉,因为大方真人知道神山这样做是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大不了。

    方氏兄弟随父亲去了神山,虽说是去了,其实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听到,因为还没等到神山,他们就被金山施法封闭住了六识,完全失去了意识,等到他们醒来,已是出了神山,父亲告诉他们清岩已经离开了迷仙岛,让他们回去,安心修炼,少生事端,至于这次受到的折辱,只能等到以后找机会雪耻了。

    方远嘱咐两个儿子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方氏兄弟也就急急忙忙的往迷仙岛赶去,方歌中是真的很急,与清岩对阵时,他将驭龙神珠留在了紫金炎龙体内,那颗神珠可是方家的命根子,驾驭龙神的法宝,本应是片刻不能离身,虽然他知道龙神不可能离开迷仙岛,可他还是不放心,就想尽快回家,取回驭龙神珠。

    方氏兄弟一回到迷仙岛,也没左右看看,两位渡劫境高手愣是没有发现站在玉镜湖边的清岩,百里冰。

    方歌中到了玉镜湖就发出一声清啸,那是召唤龙神的啸声,兄弟二人立在玉镜湖上静等紫金炎龙出现,可是等了许久,湖面,湖底都是毫无动静,方歌中心里暗急,又发出一声清啸,同时凝神感应驭龙神珠,随即他就是脸sè大变,他竟是感应不到一丝驭龙神珠的气息,湖底龙穴之内依然毫无动静,方歌中大骇,暗道“难道龙神不在龙穴?!”

    方歌华见大哥脸sè不对,也是一惊,正yu说话,他不经意的看到了远处竟然有一双身影,一个青衣飒然,一个白衣飘扬,一男一女,男的英武俊朗,女的美若天仙,二人他都认识,也正因为认识,方歌华就更惊恐,甚至都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用力眨眨眼,确认那不是幻象,是真有两个人时,他惊叫一声,骇然变sè。

    方歌中被弟弟的惊叫吓了一跳,本就是很着急的他,顿时怒斥道“歌华你叫什么!小心惊扰了龙神。”

    方歌华早被清岩吓破了胆。那还能顾及龙神。又叫道“大哥。你看……你看……”说着就向着清岩二人所在的方向指了指。

    方歌中顺势一看,他是没料到在此地没有看到龙神,竟然看到了清岩,而且还有他念念不忘的吴若兰。

    见到清岩,方歌中是惊怒交集,还有深深的恐惧,身形一震,颤声道“齐清岩。你怎么还在?!”说话之时,他还不忘看看百里冰,见到清雅绝俗,一身白衣的百里冰后,方歌中不觉微微失神,这个仙子般的女人真是让他神魂颠倒,一时都忘了惊惧。

    清岩神情淡然,缓缓道“原来是方岛主回来了,齐某不请自来,还请二位多多包涵。”

    见到清岩似乎没有敌意。方氏兄弟脸sè也好看了一些,不过已是提高jg惕。全神戒备,紫金神罡暗自提聚,方歌中也是一岛之主,渡劫境高手,当下稳住心神,沉声道“齐岛主,迷仙岛已是被你扫尽颜面,你究竟还想做什么?”

    清岩淡然道“二位别误会,我们只是路过这里,进来休息一下,马上就走。”

    方歌中闻言是怒气顿生,进来休息一下,自家的迷仙岛几时成了客栈,姓齐的真是欺人太甚,可再生气他也只能忍着,清岩他招惹不起,y沉着脸,方歌中强忍怒火,冷冷道“既然如此,二位就请吧。”

    他们的怒气,清岩是视若无睹,微微一笑道“方岛主果然大度,齐某这就告辞。”他也懒得说什么“后会有期”的客套话,方氏兄弟应该是不愿再见他们了,说完便一拉百里冰,身形一闪,倏忽不见,凭空消失了。

    清岩走了,方氏兄弟不觉松了口气,同时也奇怪,清岩怎能这般轻松出入迷天大阵,而方歌中最恨的是,百里冰居然都没有正眼看自己一下,美人无情才是最令他心痛的,不过他再心痛也不能忘了正事,龙神一直没有动静,才是他最忧虑担心的。

    清岩走后不久,方歌中就身化光影潜入玉镜湖,许久之后,方歌中才返回湖面,却已是面无人sè,失魂落魄,立在湖面久久不发一言,方歌华也也意识到了不好,脸sè难看已是无以复加。

    清岩,百里冰出了迷仙岛,此刻月在中天,云海也已散去,海面之上比白天要清朗了许多,百里冰凝目四望,又沉思片刻,回想了一下那座荒岛的方向和大体位置,随后就对清岩道“应该就在那面,我们过去找找吧。”

    清岩看她指向北方,就凝神一看,顿时有所发现,就道“我看到了一座小岛,和你描述的很像。”

    百里冰喜道“是吗?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

    清岩估摸了一下距离,道“大概有二三百里吧。”

    百里冰动容道“你能看到这么远?”

    清岩含笑道“我会金刚法眼,你以前是知道的。”

    二三百里他们是转瞬即到,一见那座岛屿果然和百里冰所说的一样,小岛一座,甚是荒芜,满岛都是奇形怪状的大石头,站在上空望岛上一看,竟是很难找到一处平坦之处,以清岩的眼力很快就在乱石之中发现一个隐蔽的洞口,同时在靠近这座小岛时,清岩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深沉浑厚,刚柔并济的气息,先天无上罡气!

    就在那洞口之外,有人设了一道禁制,以先天无上罡气隐蔽住了洞口,施法之人修为很高,也就是清岩有着金刚法眼才能发现,百里冰就没有看到那个洞口。

    百里冰在小岛上四处搜寻,嘴里还喃喃的道“应该是有个洞口的,我怎么找不到。”

    清岩带着她缓缓下落,也就离那个洞口很近的时候,百里冰察觉到了先天无上罡气的存在,微微动容道“清岩,有道很强大气息。”

    清岩神情凝重,一发现先天无上罡气就知道这是谁的手笔,如此纯正浑厚的罡气,他生平只从一人身上见到过,那就是元元真人。

    百里冰见清岩脸sè凝重,就又问道“清岩,你怎么了?那道气息……”

    清岩沉声道“那是先天无上罡气。”

    百里冰已从清岩口中得知,自己父亲修炼的就是先天无上罡气,闻言娇容顿时变sè,惊道“是我父亲,他在这里吗?!”

    清岩点点头,道“应该是他老人家,别人没有这么深厚的修为。”

    百里冰万分惊喜的道“你说……你说他还活着吗?”

    清岩神情黯然,并不是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布下这种禁制,以元元真人的修为随便设个禁制就能留存很久,只怕这道禁制就是他……。

    百里冰的惊喜很快就已消失,清岩的沉重她能看得出来,随即娇容瞬间苍白,不再说话,一只手紧紧抓住了清岩的衣袖,她已想到了那种可怕的事情。

    清岩暗暗叹息,身形缓缓下落,二人已到了那道禁制之前,就见清岩右手一扬一收,就化解了那道禁制,二人身前的乱石之中就出现了一个洞口。

    洞口显现,他们却没有马上进入,在洞口犹豫了一阵,他们才缓缓向着洞内走去。

    j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