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三章剑荡中原三

作品:《仙途正道

    再次感谢道友古今只一个的打赏,廿虹再次感激不尽!

    山洞很深,光线不是很好,通道幽暗,脚下也不平整,布满了碎石,这些当然影响不了他们,而他们行动却很缓慢,忐忑不安,对于即将出现的情形他们虽已猜到,可都很难承受。

    在山洞内走了十数丈后,前方就显出了一抹光亮,那是个拐角,见到亮光,清岩,百里冰不觉驻足,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向前而行,忽然,百里冰快步而行,一下子就冲到了拐角,转弯就不见了身形,片刻之后,清岩就听到一声凄厉惨痛,悲怆无比的哀号。

    听到百里冰的哀号,清岩的心就是一紧,虽在意料之中,可他还是难以接受,双脚很沉重,每走一步都是异常费力,听到百里冰哭声越来越凄惨,他的脚步也就愈发缓慢,终于他还是走到了通道拐角,转身就看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洞府。

    这是通道的尽头,洞府之内空空荡荡,除了百里冰还有一人,那人端坐在一个石床之上,一身玉sè道袍,容貌清奇,双目微闭,留着五缕长须,黑而亮,随风轻动,仿佛很有生气,可他早已是生机断绝,死去很久了。

    元元真人,自己的岳父,不知何时,清岩已是泪流满面,神情悲痛,望着犹如活着的元元真人,他除了哭泣还能做什么。

    百里冰一见到元元真人便想起了这就是自己的父亲,这个本是世上最疼爱她的人,也是她最大的依靠。一直以来。元元真人在百里冰心里是不可能死去的。父亲修为那么高,他可以活很久很久,而她也可以永远依赖他,永永远远。

    可现在,抚摸着父亲冰冷的双手,感受不到一丝暖意,再也听不到那亲切,熟悉的声音。父亲死了,那个娇惯自己,疼爱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

    百里冰悲痛yu绝,大声哭泣着,娇弱的身子那么无力,瘫软在父亲脚下,只有手还紧紧的抓着父亲冰冷的双腿。

    清岩已是来到了百里冰身边,跪倒在了元元真人面前,将百里冰轻轻搂在怀里,低声安慰着她。而他双眼已是布满血丝,泪已流干。那种痛苦却是愈发深刻。

    百里冰哭得是声嘶力竭,jg神委顿,受到这种刺激,她的头疼又来了,心里的悲苦加上的疼痛,让她倍受煎熬,娇躯颤抖着,哭泣之声也变成了阵阵呻吟。

    清岩大惊,忙将一股真气输入百里冰体内,帮着她抵御头疼,可这次头疼竟是比以前厉害数倍,疼痛难当的百里冰身子剧烈颤抖起来,冷汗已是湿透了衣衫,浑身冰冷,呻吟声逐渐微弱,气息也是一样,体内真气竟然有了散乱的征兆。

    真气散乱是修真大忌,若不及时调理便有走火入魔的可能,此刻百里冰神智已是极为恍惚,根本不能自行调理真气。

    清岩不敢怠慢,提聚真气帮百里冰调息理气,也就是清岩修为够高,不然以百里冰此刻的修为,外人很难帮她运气调理,就是清岩也是好一阵子才把散乱的真气整理归顺,气息顺畅之后,百里冰的情绪也逐渐平复,jg神松弛,就沉沉入睡了。

    清岩松口气,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见到百里冰还紧抓着元元真人的裤脚,不禁叹息一声,轻轻松开百里冰的手指,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此刻又听百里冰低低说了声“爹,冰儿回来了。”由于哭的太久,她的嗓子已是颇为沙哑,见她美眸紧闭,显然是在说梦话。

    脸sè苍白,秀眉紧皱的百里冰,既是在睡梦中也是难掩悲苦之sè,她真是太伤心,伤神,伤身了,清岩是无比怜惜,又见到百里冰眼角还有泪水滑落,便伸手帮她拭去,随后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嘴里低声道“冰儿,你要坚强,父亲也不希望看到这个样子的你。”

    说完之后,他再看向元元真人的法体,心里暗道“父亲,您在天有灵,就请保佑冰儿早ri康复,您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冰儿,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清岩默默想着,眼睛不禁又打量了这座洞府,方才一直没有在意里面的布置,现在一看清岩不免有点诧异。

    洞府不大只有十数丈方圆,很干净,四壁平整,显然是经过修饰,洞府之内光线很好,光源就是一颗拳头大小的明珠,就安放在上壁zhong yāng,柔和的光芒照映着整个洞府,而在明珠之下就是元元真人所坐的那个石床。

    青灰sè的石床也就丈许大小,看似寻常,清岩却发现石床隐隐透出一股寒意,伸手一摸,竟是异常冰冷,凝目察看后,清岩恍然,心道“难怪父亲法体保持完好,栩栩如生,原来这石床之内藏有一块寒玉,看起来这座洞府是颇有来历了。”

    就在清岩寻思之际,忽然元元真人身后发出阵阵清鸣,声音清越,甚是动听,那是剑鸣,继而,就有一黑一白两道光华从元元真人shè出,随着光影闪动,两柄黑白分明的仙剑已然出现在了清岩面前。

    剑光映照,都有些刺目,两柄仙剑漂浮于虚空,剑身轻振,鸣叫连连,似乎在向清岩诉说着什么,而清岩一见双剑先是一惊随即认出了它们,脱口道“天雨,玄冰!”

    天雨剑莹白如玉,剑身之上闪动着无数个雨点般的光点,这是元元真人的仙剑,与元神已是一体的本命法宝。

    玄冰剑就如黑sè水晶,剑芒流动,寒气迫人,这是百里冰的仙剑,本已是和百里冰元神相融,不分彼此,清岩一直还奇怪玄冰剑为何不在百里冰身上,原来是留在了这里。

    仙剑通灵,玄冰剑就是感应到了百里冰的气息才出现的,一见百里冰。玄冰剑就鸣叫不断。缓缓靠近。沉睡中的百里冰终于有了反应,感应到了玄冰剑的寒气剑气,慢慢醒来,随即看到了玄冰剑,一声惊呼后道“玄冰剑!”急忙站起身形,玉手一伸就将玄冰剑握住,真气微动,玄冰剑光华便是一盛。寒气更盛,剑鸣更响。

    天雨剑受到玄冰剑气机引动,光华也是一盛,百里冰看到了天雨剑,又是一声惊呼道“天雨剑!这是爹爹的天雨剑!”随即她又想到了父亲已死的事实,神情顿时惨淡,继而泪如雨下,玄冰剑察觉到了主人的心情,剑鸣逐渐低沉,光华也逐渐暗淡。

    百里冰伤心不已。清岩又安慰了一阵,这次百里冰已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哭过之后,心情逐渐平复,在见到父亲的法体后,她的记忆又恢复了一些,隐约记得了自己是如何来到了这座荒岛,那是元元真人带她来到了这里,当时她是受了重伤,元元真人的情况也很糟糕,至于到了这里以后又发生了什么,百里冰并没有记起。

    清岩听她说完,暗道“原来岳父并没有回东岳岛,他施展聚jg诀用尽全力把冰儿带到了这里,难道这里要比东岳岛安全吗?”

    “清岩,你看这里有字!”百里冰的叫喊打断了清岩的思绪,就见百里冰指着一面墙壁,那上面果然刻着几行字,因为字迹甚是凌乱,潦草,若不细看还以为是石块上的花纹,但百里冰认得这是父亲的笔迹,字不多,意思也很简单。

    元元真人羽化留字嘱咐百里冰,让她伤势好转之后就去寻找崆峒岛,希望能找到大方真人,原来元元真人以前曾和大方真人有过一面之缘,知道崆峒岛就在不远,而他不去东岳岛就是想去崆峒岛将百里冰托付给大方真人,因为他也知道长chun散人和大方真人的关系,觉得作为清岩妻子的百里冰,是能够得到大方真人庇护的。

    只可惜,他走到一半,真气已然耗尽,无奈之下就找到了他早年云游四海时的临时居所,本想恢复一些真气再去,哪知道聚jg诀一旦施展,以元元真人渡劫境的修为也不能有什么侥幸之心,知道自己命在旦夕,本想在临死之前叮嘱百里冰一下,却不想百里冰又不在身边,便在石壁留字,元元真人以为百里冰会看到,只是百里冰jg神恍惚,竟然没有回来,一去就是几十年,直到今ri才看到了父亲的遗言。

    百里冰望着父亲的对自己的嘱咐,眼里又有泪光闪动,不过她忍住了,因为父亲要她坚强,不要难过,知道了父亲是要让自己去找崆峒岛,百里冰叹道“原来爹来这里是为了找大方真人。咦,清岩,爹最后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清岩早就看到了那几个字“寄语大方真人,留意泰山玉华”,心道“父亲在与天心教主斗法之时,想必就看出了他的身份……”又听百里冰问起,他就道“玉华就是泰山派的玉华……。”知道玉华的真面目后,清岩真的很难再叫此人为真人了。

    百里冰皱眉道“爹要我们留意他,难道他是坏人?”

    清岩沉声道“不错,他就是残害丹凤轩,杀害了爹的凶手。”

    百里冰闻言,神情大变,叫道“你说玉华就是天心教主?”

    清岩点头道“不错,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天心教主就是玉华!”百里冰玉容已是冰寒无比,手中玄冰剑寒芒大盛,美眸中杀机闪动,凝视着石壁上的玉华二字,冷冷的道“我要报仇,清岩我要报仇!”

    清岩缓缓道“这个仇迟早要报,但首先还是要把你的病治好,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就去为爹报仇,好不好?”

    百里冰沉默了片刻,才微微点头道“你说的对,清岩我听你的。”

    找到了元元真人的法体,也是了解一桩心事,也让百里冰恢复了部分记忆,至于如何安置元元真人的法体,清岩和百里冰商议了一下,觉得先让真人的法体留在此岛,等到报仇之后,再把法体请回东岳岛,这样也才能告慰真人的在天之灵。

    二人离开荒岛时,清岩又在岛上设置了一道禁制,以无形剑诀直接就将整个岛屿隐蔽于无形。免得有人去打扰元元真人。随后。他们才安心离去飞回崆峒岛。

    回到崆峒岛,清岩就把情况向大家说了说,众人听了自是唏嘘不已,大方真人也是叹息一声,为元元真人惋惜,又说总算元元真人的心愿没有落空,百里冰最终还是到了崆峒岛。

    接下来几天,百里冰一直是闷闷不乐。厉轻恬,齐七,小薇,小唯四个明白她的心情,就一直陪着她,和她聊天,说话,让她不要太过悲伤,有了大家的劝解宽慰,百里冰情绪是一天天的好转了。等到她jg神完全恢复了,清岩再和大方真人。燕行云商量了一下后,就带着众人离开了崆峒岛,向着南海而去,他们终于要回中原了。

    清岩等人的事情廿虹先要缓缓再说了,接下来,廿虹要把一些很久没出现的人物写写了,总不能让人家就出来打打酱油吧!不太公平,廿虹觉得有必要说说,希望大家理解!

    金sè的湖水,闪动着闪闪金光,很难想象世间还有这样的湖,或许这并不是尘世,如此想想就不会觉得太奇怪了。

    一块巨石耸立在湖边,一身素黄衫的男子,正自倚身石上,临湖垂钓,那男子好轩昂的一副相貌,浓眉大眼,鼻正口方,广阔的天庭,衬以厚圆的地阁,尤其是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更显露出了他的不平凡,他身形高大,就是坐着也比寻常人只矮半头而已,这要是站起来只怕是要过丈的身高了,如此相貌,如此身形,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征战沙场,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

    而此刻的他却是很安静,垂钓本身就能修身养xg,魁梧高大的身形不动如山,手中的细细长长的鱼竿也是纹丝不动,他在等鱼儿上钩。

    忽的,黄衣人动了,手一抬,长竿顺势而起,只听得刷的一声,一尾火红sè的大鱼,已脱水而出,掠起当空,水花散落,点点如金,这湖水真是金sè的。

    “好!好手法!”随着黄衣人一杆得手,就有人赞叹道,不知何时,一个红衣人就已出现在了黄衣人身后,似乎一直就在,可他就是刚刚出现。

    黄衣人没有理会突然出现的红衣人,探手抓住一直在挣扎的红鱼,拿下后他却又将鱼儿放回了湖中,随后再次慢条斯理的垂竿水面,一心一意的注视向水面上,却不发一句言语。

    被黄衣人无视,红衣人似乎有些尴尬,轻咳一声,他又道“齐兄,最近如何?”

    黄衣人这次不能装聋作哑了,淡淡的道“还好,你来有何贵干?”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清朗,说话之时,目光依然望着湖面。

    红衣人对于他的无礼并不在意,就道“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黄衣人淡然道“难道这千鲤湖不让齐某垂钓了?”

    红衣人道“齐兄说笑了,这里你想呆多久都可以。”

    黄衣人”哦“了一声,随后又没了动静,显然他对红衣人所说的消息并不感兴趣。

    见他无动于衷,红衣人有些无奈,他有着与对方不分上下的轩昂气韵和相貌,身形一样高大,二人站在一起倒像是兄弟,只是听他们的对话,这对兄弟分明是有些芥蒂。

    沉默了许久,红衣人又道“齐兄,我此次来是确有要事,对你很紧要。”

    黄衣人闻言,神情终于微微一动,侧目一看对方,语气依旧平淡的道“莫非是我能离开这里了?”

    红衣人神情又有些尴尬,不太好意思的道“这倒不是。”

    闻听此言,黄衣人似乎又失去了兴趣,又把目光移向了湖面,不再理会红衣人。

    红衣人见状不觉发出一声叹息,道“齐兄对我的误会我能理解,我也是身不由己,不得已而为之呀!”

    黄衣人听他说的真心实意,神情一动,眼里闪过一丝异彩,但还是没说什么,继而又听红衣人道“我这次带来的消息,齐兄听了定会……高兴的。”

    黄衣人闻言,眼中光芒一闪,缓缓道“能让我高兴?难道是玄易被你们放出来了”

    红衣人苦笑道“这倒不是,但和玄易是大有关系。”

    黄衣人皱眉道”那就是清儿回来了?“

    红衣人再次苦笑道“齐兄说笑了,公主要是来了,你……你自然不会在这里了。”

    黄衣人看看红衣人,看出他神情有点古怪,不觉暗暗一奇,就道“你还是直接说吧,是什么消息,能让你如此模样,这不像你的作风。”红衣人叹道“齐兄,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我都有些不敢相信,玄易的儿子出现了。”

    黄衣人闻言顿时动容,沉声道“念清吗?他怎么了?难道你们连他也不能放过。”

    红衣人苦笑道“我们可不敢,只是……只是,这孩子……唉!”黄衣人奇道“他究竟怎么了?”语气已是有了几分担心。

    红衣人叹道“他现在很好,修为很高,差不多是归仙境了。”

    黄衣人动容道“归仙境!短短百年就到了归仙境,这孩子是怎么修炼的?”

    红衣人苦笑道“你都不知道,我当然更不知道了,关键不是他的修为有多高,而是他的身份。”

    黄衣人人皱眉道“他的身份?他会有什么身份能让你这般诧异?”

    红衣人神情有些凝重,犹豫片刻,才道“你只怕也想不到,谁能想到公主的儿子,他……居然会是苍帝!”

    黄衣人闻言终于是神情大变,叫道“什么!念清是苍帝!”说话之间,他手中鱼竿微微一震,继而这根细细长长的鱼竿就化为了一股淡淡轻烟,瞬间就消失了。

    j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