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四章剑荡中原五

作品:《仙途正道

    净念对铁虎是再次佩服佩服,心道“跟着二师兄就是好,吃饭也能吃好吃饱。不像大师兄,三师兄就喜欢吃大饼,啃咸菜。”

    他们话之时,脚下也不闲着,很快就到了太白楼,还没进,他们似乎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肚子就开始不争气的咕咕叫了,铁虎肚子大,声音也就格外大。

    见到铁虎,净念兴冲冲的进入太白楼,那个游方道士是微微一笑,低声道“好嘛,这是玩累了要吃饭了!”

    太白楼他是常,一想到那里的饭菜,他也是食指大动,稍一寻思,就向着太白楼走。

    刚走几步,游方道士忽然莫名其妙的心生一阵寒意,这种心血来cháo的感觉让他不禁一惊,脚下立刻一顿,接着凝神静气,掐指一算,随即神情一变,暗道“怎是凶兆?难道?”急忙一看太白楼,这才察觉太白楼内竟是y冷之气浓郁,隐隐一股煞气直冲云霄,有此发现,游方道士竟是不觉后退了一步,险些脱口叫出声来。

    游方道士也是当世高,是崆峒派杰出弟子,太清道力已至无极境,名副其实的最强高,本来是有着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sè的定力,他眼力一流,单凭太白楼外露的气息,就能断定楼内有高,并且还是两个,而且还是修炼某种y毒道法的高,如此高,一个就够他应付了,此刻却有两个,而他也不是为自己担心,是为铁虎。净念。见到他们已经进入了太白楼。似乎就是羊入了虎口,他岂能不担心sè变,随后又发现了一些情况,脸sè又难看了许多,暗道“难道是他,那另一个人又会是谁?”

    游方道士思量再三,还是觉得让铁虎,净念在里面待着实在太危险了。他又不能贸然察看里面的情形,寻思片刻,他忽然感觉太白楼里的煞气又强了几分,大事不妙,他不敢在耽误,急忙快步向太白楼走。

    眼看就要到了,猛然,他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硬生生的拽向了一旁,这股力量来的突兀又是难以抵御,游方道士骇然变sè。耳边又听到一个清脆悦耳,似乎是女子的声音“小道士。进送死吗?在外面等着,那两个小家伙不会有事。”

    游方道士是被那股大力束缚的结结实实,身形以很快的速度飘向了远方,离太白楼越来越远,同时又听到那个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游方道士快速移动的身形让集市上的人们是大吃一惊,齐齐发出了惊呼之声,看着游方道士,就像是见到了鬼,游方道士何曾有过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这让一向低调他是很郁闷,嘴里却是不觉回答了那个问题“贫道崆峒派清扬。”

    铁虎,净念由于肚子饿是一头扎进了太白楼,进之后,他们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是觉得楼下很冷静,居然没有食客,他们也是太疏忽了,根本没有多想,本想在楼下用餐,却被一个身穿黑衣的伙计领到了二楼,所谓高升一步,他们也觉得在楼上吃饭是极好的,就高高兴兴上了。

    到了二楼,他们这才看到了几位食客,他们就挑了张靠窗的桌子,这就是临窗观景,心旷神怡,如此吃顿饭,实在是很有情调。

    师兄弟坐下之后,就想点菜,可那个黑衣伙计居然没有理会他们,就跟一个木桩似的立在了楼梯口处,而他的左右站立着七八个与他一样打扮的男子,各个神情y沉,面目甚为y森,尤其他们的眼睛竟然闪动黑sè火焰似的光芒,一闪一闪,便如鬼火,甚是诡异。

    铁虎,净念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而且还是很不对劲,二人相互一看,神情早已是凝重无比,心里同时想道,这次麻烦了,吃饭吃出了祸事,自己刚才怎么就没有察觉呢?

    二人各自埋怨自己不长眼,心里也盘算该如何应对,净念看看铁虎,询问二师兄该怎么办,铁虎心知自己二人进来了,只怕没那么容易出,就暗施眼sè,让净念不要轻举妄动,静观其变。

    此刻,二人的肚子也不饿了,本来很舒服的椅子坐在上面却觉得很难受,如坐针毡的滋味,他们总算体会到了,兄弟二人相对苦笑,这次算是进了龙潭,入了虎穴。

    不过他们好歹也是清虚的得意弟子,虽惊不乱,静下心后,二人就开始观察起了楼上的情况。

    太白楼是座大酒楼,二楼空间很大,足有四五十丈方圆,摆放着二十来张桌子,而此刻只有三张桌子有人,一张是他们二人,一张也在窗口,与他们隔了三张桌子,也坐了两个人,剩下的那张桌子距离他们比较远,并且只有一个人。

    铁虎,净念看到那人,都是有些惊讶,因为那人是个女子。

    那女子也是一身黑衣,容貌极美,也许是黑衣相衬,使得她的肤sè是分外白皙,也使得她格外出众,铁虎看那女子是眉长入鬓,双目有神,顾盼之间,灵气尽显,明丽非常,虽是静坐,也能隐约看出她的身形是极为曼妙,她还是个风姿绰约的美女。

    铁虎是偷眼观察那个女子,而对方在看到铁虎出现时,那双明如秋水的眼睛就一直在铁虎身上转动着,铁虎一不小心就和那双美眸对上了,就觉得那双眼睛忽的一亮,光芒流转,似乎一下子就看进了自己心里。

    铁虎心里一慌,他可没有和女子还是这么漂亮女子对视的经验,脸上就是一红,急忙垂首,哪敢再看人家,同时他又觉得黑衣女子似曾相识,不觉暗自奇怪,就轻咦了一声。

    而那个女子见铁虎如此面嫩,眼里笑意显现,随即又看了净念一眼。眼神继而收敛了许多。

    净念被她一看。倒是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这个女的还真漂亮,不过比起厉姑姑就差了许多。

    厉姑姑就是厉轻恬,因为厉轻恬在崆峒山居住了很长的一段ri子,和他们师兄弟都很相熟,关系十分融洽,厉轻恬的清绝美丽也深深影响了他们,在他们想来,厉姑姑只怕就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了。当然厉轻恬的美确实是冠绝人寰,能比得上她的还真是没有几个。

    净念见铁虎惊咦一声,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就低声道“怎么了,二师兄?”

    铁虎就道“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个……那个女的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净念一愣道“是吗?二师兄你不会是看错了吧,我们这些年一直在山上,除了厉姑姑之外,好像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吧。”

    铁虎皱眉道“我也觉得奇怪。可就是觉得眼熟,在哪见过呢?”他不禁寻思起来。

    净念不觉又看了那个黑衣女子一眼。发现对方还在看着二师兄,忙道“二师兄,人家好像也很注意你呀!难不成你们还真是认识,你快想想,别错过老朋友。”

    铁虎忍不住又看了黑衣女子一眼,而与那双美眸一相遇,他的脸就是一红再红最后大红,他是越看越觉得对方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急切之下,他就向张嘴相问,可随即就省起周围的环境,似乎并不是询问叙旧的时候,而这个女子身在如此环境,却是神态自若,毫无惧sè,显然也不是寻常之辈,是敌是友还不确定,自己要是胡乱出言询问,岂不是太草率鲁莽了。

    净念见他yu言又止,都替他心急起来,忙道“二师兄,你快问问呀。”

    铁虎瞪了他一眼,脸sè虽然微红,可情绪已是冷静了许多,沉声道“别胡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净念这才想到自己二人的处境,眼下这太白楼看似平静,实则是杀机暗藏,不别的,就是那几个笔直立在楼梯口的黑衣人,也非他们二人能对付得了的,那是天心教的高,是这几十年名声大震,也是凶名赫赫的黑煞弟子。

    这黑煞弟子已非清岩和铁虎当年在铁家庄遇到的那些黑煞弟子了,这是根本不可比两种人,人实在是抬举了如今的黑煞弟子,他们简直就不是人,是杀人机器,无情冷血的刽子。

    听天心教培养了数以千计的黑煞弟子,他们都是一副德行,面目y森,丧失了人xg,活脱脱的行尸走肉。

    据他们都修炼的是绝世魔功黑炎,虽然都只是有着初步基础,可黑炎是何等歹毒,就是稍有一点成就,便能有着极强的杀伤力,也许是修炼了这种魔功,黑煞弟子各个都是心狠辣,不但是对敌人,对自己也是,与敌对阵,不死不休,他们因为有黑炎护体,寻常法宝道法对他们根本毫无效果,而他们所发出的黑sè光焰却有着无坚不摧的威力。

    这些年,崆峒派弟子和黑煞弟子是有过数次交锋,实在是领教到了这帮冷血机器的厉害,净念明白,以他的修为一个黑煞弟子就足够他忙活了,不过黑煞弟子也有缺点弱点,就是心思迟钝,还不会御气飞行,打不过逃也是可行的,所以铁虎,净念见到这几个黑煞弟子是有点惊慌,但也不是十分害怕。

    他们担心的是,这些黑煞弟子应该是有人指挥的,而这个首领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净念知道,在天心教能指挥黑煞弟子的人,最起码也是堂主以上的人物,天心教分有三十六堂,分布在大江南北,天下各地,三十六个堂主也都是高,不过这些堂主修为高也高不过他们,所以也不足畏惧,净念怕的是这次来的不是堂主,如果是天心教的那几个护法来了,他们可真就惨了。

    天心教究竟有几位护法外人并不太清楚,但这些护法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弱者,他们几乎都是一派领袖,净念就知道y山派,九幽门,白骨洞的掌门就是天心教的护法,修为之高不在师傅之下,都是厉害至极的人物,绝非他们所能抗衡。

    现在净念和铁虎就是在向上天祷告,这次来的千万别是天心教的护法。他们还想南海寻找小师叔。这要是遇到了那几个煞星。小师叔他们此生就别想见了。

    二楼三张桌子有人,与铁虎他们相隔不远的那张桌子上也是两个男子,也是铁虎他们最为注意的两个人。

    来也是巧了,那桌的两个人也是一高一矮,高的那个几乎和铁虎一般高下,身形魁梧,一袭黑衣,那黑衣质地奇特。宛如铁铸,没有一丝褶皱,平滑异常,就是有弯折之处,也是极为生硬,犹如刀砍斧剁,是棱角分明。

    黑衣如铁,而那人的肤sè却与衣服截然相反,那是种毫无血sè的苍白,白蜡似的颜sè。那人容貌其实很端正,大眼浓眉。相貌堂堂,只是配上这样的肤sè,就显得十分诡异。

    铁衣人就像是个毫无生气的活死人,僵尸,浑身上下也只有那双眼睛有点生气,可那原本黑sè的瞳子,却隐隐闪动着阵阵血光,整个人散发出了y森可怕的气息,好在那人还能收敛气息,否则别太白楼,就是半个宝鸡府也要被这股气息侵蚀,笼罩。

    见到这样一个人,铁虎,净念又是一阵自责,这样一个高在楼上,他们居然没有发现,还兴致勃勃的上来吃饭,这不是找死吗!

    铁虎忽然又发现,自己竟然对这个僵尸似的铁衣人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让铁虎暗自吃惊,心道“这是怎么了?今天真是怪了,怎么见一个就觉得以前见过,那个女的也就罢了,这样一个僵尸活鬼般的人,自己几时见过,这真是太怪了。”

    净念见铁虎眼看铁衣人是神情有异,便道“二师兄,你又怎么了,难道这个人你也认识?”

    铁虎都不知该什么,苦笑道“好像……好像有点眼熟。”

    净念一惊,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道“这人三分像人七分似鬼,一看就不是好人,你怎会认识!”

    铁虎忍不住挠挠头,道“我也奇怪,小师弟今天咱们可是撞到鬼了。”

    净念是深有同感,低声道“是呀,你看那个人也很古怪,似乎……似乎也不像是什么好人。”

    那人就是与铁衣人同桌的小个子,那人个头实在不高,瘦瘦小小的身子,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那么小的身形却穿了件宽大的袍子,使得瘦小的身形是更显细小,而那件袍子竟是暗红sè,那是血液凝固后的颜sè。

    铁虎,净念看到这种颜sè,似乎就闻到里一股浓浓的血腥气,觉得有点恶心,再看血衣人长的也是很有特点,小脸上瘦得没有二两肉,所谓的尖嘴猴腮就是这副形象,但这人瘦得也很有jg神,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强悍之气,那是丝毫不弱于铁衣人的气势,而且这二人看起来是形象,气质是天差地别,但仔细一看,他们竟然还有相似之处,就是散发的气息是极为相近,同样的y沉,冷酷,肃杀。

    这么一对看似不搭界,却又有着某种相同点的人在一起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这座太白楼,不该叫太白,应该叫太y,真是太y了。

    铁衣人,血衣人在铁虎二人上楼后一直都没有过话,他们在喝酒,还是那种畅饮,一碗一碗的喝,看他们桌上的酒坛子摞起来足有一人多高了,而他们是毫无醉意,还在继续喝着。

    这二人喝得痛快,铁虎,净念是惊惧之意一,肚子就又开始咕咕叫了,到了酒楼又捞不着吃饭,这种痛苦是很难忍受的。

    许久之后,那二人总算是喝完了,血衣人甚至还打了个酒嗝,也开来了口,他的声音很尖锐,一出声似乎就能鼓破别人的耳膜,就听他尖声道“这酒太淡了,你我见面不该喝酒!”

    铁虎,净念听他如此都是暗暗奇怪,心道“不喝酒喝什么?”

    他们很快就知道了答案,就听血衣人嘿嘿一笑道“来,老子请你。”话之时,他那瘦小枯干的掌忽然一动,向着身边窗外虚空一抓,接着就听一声惨叫自外传来,于此同时,一道黑影随声从窗外飞入,那是一个黑衣人,他竟是被血衣人一把抓了进来。

    别看血衣人瘦小,一把抓住个大人那是毫不费力,而他中的黑衣人已是一脸惊恐,只是浑身无力,无法挣扎,就直挺挺被血衣人抓着。

    血衣人抓一人,瘦小的脸上显现出来的笑容竟是无比狰狞,冷酷,铁衣人似乎就是铁铸的一样,面无表情,冷冷注视着血衣人,双眼中血sè却是明亮了许多。

    就见血衣人将中人向着铁衣人一推,那意思就是他中人就是一杯酒,他在举杯示意。

    铁衣人脸sèy沉,默然不语,血衣人笑道“怎么这么客气,请啊!”

    铁虎,净念见状还有些纳闷,想不通血衣人是什么意思,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

    铁衣人依然没有话,血衣人就道“你不来,那老子来!”

    随后,就是“噗”的一声轻响,那动静轻的就像是小孩子放了一个屁,当然这不是血衣人在放屁,是他中人发出的声音,就这么一响,那人就化为了一团血雾,并且瞬间就消失了。

    j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