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四章剑荡中原六

作品:《仙途正道

    铁虎,净念看得清楚,那团血雾竟是被血衣人吸入了口中,吸了个干净彻底!

    如此可怖的情形,铁虎,净念何曾见过,大惊之下,身子都是一颤,眼睁睁看着偌大的一个人就这么被人吸没了,他们要不害怕才怪。

    铁虎,净念骇然失sè,其他人却都是面不改sè,就是那个黑衣女子也是神情淡然,那些黑煞弟子自然是面无表情,漠然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血衣人吸血之后,干瘦的脸上涌上了一抹犹如醉酒后的cháo红,面容是愈发狰狞了。“人血要比酒好喝多了,不过,这家伙的血就差劲了!没什么人味!他妈的!”血衣人居然还如此说道。

    铁衣人神情y冷,依然默默无语,眼神却是凌厉了许多,血光流转,他的狰狞之态其实不在血衣人之下。

    血衣人不在意对方的冷酷神情,凌厉眼神,吸血之后,他是jg神亢奋,小眼里也是血光闪闪,身体散发的y煞冷厉气息也浓烈了几分,而那诡异笑容是愈发诡异,他似乎是打开了话匣子,铁衣人不说话,他就继续说道“怎么了,莫非你对人血不感兴趣?不会吧!”随即他似乎是恍然大悟,叫道“我记起来了,你原来是吃素的,哈哈……,是个和尚。”

    铁虎,净念闻言这才注意到,铁衣人确实是个光头,不觉想道“这人竟然会是个和尚,我的天,这是个多么恐怖的和尚!”

    铁虎忽然隐约想到了什么。大着胆子又看了铁衣人一眼。把那副容貌和他记忆里的一个人联系在了一起。继而,铁虎神情大变,脸sè顿显苍白。

    净念见二师兄忽然变sè,也是一惊,忙道“二师兄,怎么了?”

    铁虎低声道“这下糟了,我怎么没想到是这个家伙来了,净念。形势不妙呀!”

    净念闻言心道“本来就很不妙呀!”嘴里却道“你想起他是谁了?”

    铁虎点点头,正要说话,此刻血衣人又听说道“说实话,老子其实有点佩服你,你能从峻极禅院的和尚一越成为化血门掌门,这样的转变值得那些正道兔崽子们学习,不错不错。”

    净念听到化血门掌门这句话,脸sè也变得非常难看,清秀的脸蛋微微有些扭曲,愣了一下。才颤声道“他……他就是铁心修罗……圆通!”

    铁虎无奈也很无望的道“就是他。”

    铁心修罗圆通,是近数十年来名头很响的一个人物。他的出名不仅是因为他的修为很高,化血很强,而是他的出身和现在的身份。

    圆通早年是嵩山峻极禅院的得意弟子,是正道弟子的杰出代表,可一次意外之后,圆通就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他先是成了峻极禅院的弃徒被师门追捕,那年嵩山大会,圆通险些就被师门处置,可他居然奇迹般的逃出生天,等到圆通再度现身,他竟然自称已是化血门掌门,并且还成了天心教护法。

    那时天心教大势已成,圆通如此高调的出现,显然没把以前师门峻极禅院看在眼里,而峻极禅院对于圆通这种裸的挑衅举动是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峻极禅院已在圆通出现之前就已宣布封山闭寺,所有弟子再也不在世间走动,全寺弟子全部进入了闭关修炼的状态。

    峻极禅院一直都是中土修真门派的牛耳,称为泰山北斗也不为过,可就是这样历史悠久,潜力无穷的大门派竟然就自行闭寺了。

    也是无独有偶,一向和峻极禅院并称的道家第一门派,龙虎山天师道几乎也在同时宣布封山,门中弟子也是集体闭关,这样一来,曾经风光无限的天师道弟子就在世人眼中消失了。

    正道两大门派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是令世人大吃一惊,而他们闭关自守也导致了其他门派做出了类似决定,也就是如此,天心教才能在很短时间成为中土第一势力,魔炎滔天,威布天下。

    圆通成为了天心教护法,自称化血门门主,也就彻彻底底沦为了魔道中人,这些年他率领天心教弟子横行无忌,杀伐决断,将一些不听从天心教号令的修真门派是连根铲除,是满手血腥,所造杀孽不在昔年的血厉子之下,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凶名之盛可算是无与伦比。

    谁能相信这样一个人以前竟然是峻极禅院的弟子,是深受佛法熏陶的佛门沙弥

    说起来,铁虎和圆通也是颇有渊源,当年铁虎未入崆峒派时,就曾遇到了圆通,那时的圆通人xg尚存,见到铁虎禀赋极好,就想收为弟子,就和铁虎相处了一段时间,二人也是比较熟悉,最后铁虎自然是不愿跟随圆通,二人的缘分也就尽了,铁虎也就逐渐淡忘了那个身如铁塔般的黑衣和尚。

    时过境迁,铁虎成了净行,却没有想到会在此地遇到圆通,难怪刚刚见到圆通时,他觉得似曾相识,当然圆通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以前黑黝黝的肤sè成了白蜡sè,那种刚猛之气变成了y森诡气,铁虎也就是从五官上觉得眼熟罢了。

    铁虎,净念见圆通在此,就知道他们这次活的机会不大了,别的不说,就是圆通和他们师傅清虚就有很深的仇怨,有过几次斗法,最近一次就是为了护送厉轻恬去南海,清虚被化血所伤,圆通也挨了青冥仙剑一击。

    试想,圆通和崆峒派有这样的“交情”,能对铁虎,净念网开一面吗?

    铁虎,净念就觉得心生寒意,也是圆通和血衣人虽未动手,可二人散发的y寒气息已是极为厉害,早就笼罩了整个太白楼,无孔不入的y寒煞气将铁虎,净念是紧紧包围,即便他们有真气护体也是觉得寒意难当。很不舒服。

    情形不妙之极。而在如此紧迫的关头。铁虎还不忘那个看似眼熟的黑衣女子,而那个女子真是不同寻常,在圆通,血衣人的气息笼罩之下,她竟然是泰然自若,恬静淡然,轻松极了,察觉到了铁虎在看自己。黑衣女子忽然微微一笑,见到如花般绽放的笑容,铁虎直接就呆了,傻乎乎的样子显得有些憨厚可爱。

    黑衣女子见了,心道“傻小子,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个呆子,傻头傻脑的。”

    美人一笑,铁虎就忘了四下的危险,净念见二师兄发呆,又见到黑衣女子的笑容。不由得想道“难道二师兄真是认得她,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桃花运让二师兄遇到了!”

    净念羡慕的看着铁虎。不过他是很清醒的,不像铁虎已被迷了晕三倒四,见到铁虎发了痴,净念就戳戳他的胳膊,叫道“二师兄,快醒醒!”

    铁虎回过神来,那脸红得就像是崆峒山上猕猴的屁股,随后又见到净念古怪的眼神,他是有点心虚,急忙解释道“我……我就是觉得她很眼熟。”

    解释就是掩饰,净念暗暗好笑,眼神就愈发古怪了,嘴里却道“是眼熟,眼熟,不过二师兄,咱们还是想想该怎么……跑吧!”那个跑字就说的很轻,很小心了。

    这是正事,铁虎也有了二师兄的样子,四下一看,观察该如何个跑法,而就在此刻,血衣人又尖声道“跑!往哪跑!”

    铁虎,净念闻声一惊,接着又听血衣人道“你别以为布下了什么天罗地网,老子就完了,老子不是不跑,是不想跑,就凭你小子又能老子怎样!”原来他说的不是铁虎而他是自己。

    铁虎二人听到天罗地网后,就又发现在外面半空之上竟然有十数个黑衣人在来回飘动,身形如影如风,虚幻莫测,已把太白楼团团围住。

    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疾风使,铁虎,净念见此情形,是心灰意冷了,当真是天罗地网,他们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无处可逃了。

    此刻,原本很热闹的宝鸡城已是十分冷清,楼下的街道寂静无声,连半个人影也看不到,老百姓见到半空中这鬼影般的东西,不吓得跑路才怪,这世界就这么安静了下来,整个宝鸡城俨然就成了一座死气沉沉的空城,死域。

    铁虎,净念见到一座城池忽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是暗自骇异,他们早就知道天心教的势力不仅遍布天下,而且都已渗透进了朝廷官府,据说已是掌控了大半个朝廷,此刻他们算见识到了,宝鸡城出了这种异事,地方官府竟然一点动静就没有,这就说明了问题,天心教当真是厉害呀厉害!

    他们在寻思,血衣人还在继续自顾自的说着,以很赞叹的语气道“老子算是看明白了,你们天心教可比当年的圣心教嚣张多了,你看看这座城,居然说安静就安静了,官府连个屁都不敢放,他妈的,老子还真是挺佩服你们那个狗屁教主的,他妈的,这家伙真是个人才!”

    铁虎,净念听到血衣人竟然在肆意谩骂天心教主,都是一愣,到了此刻他们明白了,原来血衣人和圆通不是一伙,这让铁虎,净念有了点希望,既然血衣人不是天心教的人,那就是友非敌了,他们就算有了盟友,只是他们很快又想到血衣人方才可是吸了一个人的jg血,显然此人也非善类,恐怖程度不在圆通之下,这样的盟友……可不好相处。

    血衣人叫骂之后,圆通神情依然没什么变化,依旧无言,血衣人见他没反应,是有些不耐烦了,叫道“老子可没功夫陪你闲聊,你们天心教摆出这种阵仗款待老子,有什么意图?你他妈的再装聋作哑,老子把他们一个个都吸chéng rén干!cāo!”

    他把吸血说的轻松异常,铁虎,净念听的是一阵发寒,浑身冷飕飕的,也知道此人可不是说着玩,只怕真能说到做到。

    终于沉默已久的圆通开口了,声音y沉但很有力,隐含杀意“我们请阁下来是有要事相商。”语气竟然相当客气。

    血衣人闻言一怔,显得有些惊讶,冷笑道“cāo!有事相商!老子没听错吧!”

    圆通缓缓道“阁下没有听错。”

    血衣人小眼一翻。道“什么事?老子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

    圆通道“我家教主对于阁下是甚为仰慕。想请阁下加入天心教。”

    血衣人闻言就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大笑道“要老子加入天心教,cāo!这他妈的也太好笑了!”

    他在笑,圆通还是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他,等到血衣人笑完,圆通才道“阁下考虑一下,这是个机会。”

    血衣人忍不住又笑道“机会个屁!老子是谁你是不是忘了?”

    圆通沉声道“阁下大号血隐,又称血蝠王。大名鼎鼎,威名赫赫,我自然不会忘记。”

    一旁的铁虎,净念一听血隐,血蝠王这两个名字顿时是脸sè大变,彼此一看,眼睛里已是难掩惊惧之sè,心里早已是大呼倒霉,二人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两个人刚刚一出崆峒山。就遇到了圆通这个煞星,而他们更没料到。除了圆通,竟然还碰到了血隐,这个嗜血如命,杀人无数的绝世妖魔。

    血蝠王血隐,按圆通来说真是凶名赫赫,他不是人,是个修炼成jg的蝙蝠jg,修炼化血已至化境,当年就是他大闹嵩山,弄得正道数位高手是狼狈不堪,也杀死杀伤了无数人,是正道死敌,有段时间,他的名字就代表杀戮和腥风血雨。

    只是铁虎,净念不知道,他们的小师叔齐清岩和血隐是颇有关联,关系有点复杂。

    当铁虎,净念被血隐之名惊得骇然之时,血隐也看到了他们的神情,居然冲着他们一笑,那笑容居然还带着几分善意,当然在铁虎,净念看来,笑容还是狰狞可怕的。

    血隐一笑后,竟然还说道“你们两个小道士莫怕,崆峒派弟子老子还是比较喜欢的,有老子在,就能保你们周全。”

    铁虎,净念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充满关爱的话竟然出自血隐之口,这是真的吗?

    他们惊讶,那个黑衣女子闻言也是微感奇怪,而圆通听了却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冷冷一看铁虎,净念,目光还在铁虎身上停留了稍长的时间,他似乎也记起了铁虎,眼神甚至都温和了一点点,不过这眼神一闪而逝,谁也没有看到,就是血隐也没有发现。

    “怎么?你们不相信老子。”觉得铁虎二人在怀疑自己,血隐有些不悦。

    铁虎,净念真不知该怎么回答,血隐倒是善解人意,竟然又以体谅的口气道“老子懂了,你们是不知道老子和崆峒派的关系,才会怕老子。”

    铁虎,净念闻言又懵了,崆峒派几时和血隐有了关系,听他的口气似乎关系还……不错,这是真的吗?

    血隐此言也引起了那个黑衣女子的好奇心,她也疑惑,血隐怎会如此说。

    然而血隐随后的话就解开了大家的疑惑,“老子可不是说瞎话,你们两个认识齐清岩吗?”

    齐清岩这个名字一说出,铁虎,净念眼睛就是一亮,连忙点头,铁虎还道“认识,那是我们的小师叔。”

    血隐很满意他们的反应,笑道“这就对了,老子和他是朋友,嘿嘿……他妈的,我们可是生死之交。”

    小师叔和血隐竟然是生死之交!

    铁虎,净念听了怎能相信,黑衣女子闻言是长眉微皱,暗道“传说当年血隐差点就将齐清岩杀了,生死是有了,这交情又是从何说起,真是奇怪。”

    提起清岩,血隐仿佛回想起了一些往事,看着铁虎,净念,他似乎是看到了清岩,尖锐的嗓音多了几分感情,缓缓道“齐清岩那小子不错,当年在鹰愁涧,老子和他并肩作战,共同御敌,差点就死在了太行山,你们说,这算不算生死之交?”

    圆通听到太行山鹰愁涧,神情微微一动,那场大战他当然知道,虽然没有参加,可也知道那场大战有多么惨烈,齐清岩以一己之力毁了九幽,白骨,y山三派四位高手,最后力尽气竭坠入了碧水寒潭。

    血隐在几位高手围攻之下,不得已施展赤尸,元神脱壳遁走于无形,当时所有人都认为齐清岩已被碧水寒潭吞噬,必死无疑,哪知道十年之后,齐清岩竟然又现身于南海,而后又为了心爱之人,进入了cháo音古洞,不过从此之后,齐清岩就没了消息。

    一晃百年,这个崆峒派的高手是生死成谜,而就在近年,天心教得到了消息,齐清岩还没有死,曾经现身南海,还将天心教一众高手斩杀殆尽,救走了厉轻恬,孙小乙,这个消息震动了天心教,使得天心教主提高了jg惕,已把齐清岩当成了最强劲的敌人。

    只是这个敌人惊鸿一现后又没了消息,这也更使天心教主多了很多猜测,觉得齐清岩蛰伏潜隐,必有大动作,已让全教做好准备,应对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绝不让一个齐清岩坏了大事,毁了他的宏图大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