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剑荡中原七

作品:《仙途正道

    章节名都弄错了,廿虹惭愧惭愧呀!

    天心教主对齐清岩的重视是罕见的,也是超乎所有人想象,圆通知道教主的厉害,修为之高绝非他能揣测,自天心教正式立教后,威势显露,真是势不可挡,无人可敌,各派噤若寒蝉,不论以前是多么不可一世的高手也是一样,天心教主几乎已成了无敌的象征。

    正是如此,天心教主对齐清岩的看重,就更值得人惊讶,圆通想不通,齐清岩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会让天心教主这般小心。

    圆通寻思之时,血隐还在继续讲他和清岩的故事,天晓得,他和清岩本应是敌非友,而此刻听他说来,竟成了交情极深的好朋友,这世道真是变了,“当年听说那小子死了,老子还很伤心,可最近老子又听说他居然还活着,他妈的,这还真是好人有好命啊!老子问你们,他在崆峒山吧?”血隐说得动情,就问起了清岩的下落。

    铁虎,净念听他一番话后是面面相觑,心里就想,这是真的吗?

    听血隐问到清岩的在哪里,他们当然不能据实回答,但也不能不说,血隐那双小眼正看着他们,令他们心惊胆战,那眼神委实很恐怖,最后铁虎答道“我……清岩师叔一直没有回来过,我们也不知他……他在什么地方。”

    血隐闻言是有些失望,居然叹道“不在崆峒山,老子岂不是白来了!”

    此话说出来,又让铁虎。净念。还有那个黑衣女子吃惊不小。听血隐的意思,他竟然是要去崆峒山寻找齐清岩,看起来他和清岩关系不错,这是真的!

    圆通似乎不关心血隐要去做什么,忽然道“阁下考虑好了没有?”

    血隐皱眉道“考虑什么?老子不太明白。”

    圆通脾气真是改了,实在y沉内敛了许多,平静的道“考虑我的建议,加入天心教。”

    这血隐异常干脆的道“老子没兴趣。直接说结果,别再废话了,你现在可是很婆婆妈妈了,真他妈的怪了,你变得都不像人了!”

    圆通毫无动气之sè,y沉沉的道“修炼了化血的人还能算人吗?我要提醒你,拒绝天心教的后果很严重。”

    血隐y笑道“cāo!老子就知道你是不怀好意,他妈的,就凭你,还有这几个废物能奈何得了老子吗!”说着看看那些黑煞弟子和疾风使。神情极是不屑。

    圆通忽然一笑,大嘴一咧。露出了森森白牙,那笑容很狡诈,接着他道“凭我当然不能把血蝠王怎样,我只是负责留住你,你的老朋友马上就到,你还是想办法应付他们吧。”

    血隐似乎有点惊讶,道“老子的朋友!老子的朋友早死绝了,小子,你说的是谁?”

    圆通yy的笑容看上去实在是很诡异,铁虎,净念见了他的笑容,浑身是寒意大盛,都有点为血隐担心。

    忽然,血隐仿佛想到了什么,尖声笑道“他妈的,你说的是不是玉姬?”

    圆通微微点头,算是确认了,铁虎,净念听到名字,还在奇怪,玉鸡那是什么鸡?

    血隐又笑道“她果然是天心教的人,她在天心教是什么身份,难道和你一样,也是什么狗屁护法吗?”

    圆通摇头道“当然不是,我怎能和玉姬前辈相提并论,她是本教七大星君之一。”

    血隐闻言是神情不动,铁虎,净念听后又是一惊,天心教有七大星君,身份神秘,在教中地位很高,据说这七位星君修为都是极高,但外人只知他们的名号,至于别的是毫无所知,因为他们很少露面,出手也是极少,但世人也都知道,与他们对敌的人只怕都已经死去了。

    而现在铁虎,净念总算知道了其中一位星君的名字,玉姬,就是不知她是那位星君。

    血隐沉默片刻,又道“玉姬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居然都混到了这样的地位,老子可真是为她高兴,既然她要来,老子可要好好为她准备一下了。他妈的,这里地方太小了,怎能迎接天心教的星君,给我去吧!”

    说到最后,他那对血红大袖猛然扬起,一片淡淡血光随势涌动,轰然而起,直冲太白楼的屋顶,随即就是一声巨响,血光上涌就把整个太白楼的屋顶掀飞了。

    巨大的屋顶在空中快速翻滚着,越飞越高,也是越飞越远,最后也不知落到了何处,隐约就听到远处传来阵阵惊呼,想必是有人见到了天降屋顶,惊得是大呼小叫了。

    铁虎,净念今ri真是大开眼界,方才他们身在高楼之上,现在高楼就变成了高台,四面透风,抬头可见苍穹,这次他们可真是看到了宝鸡城的全景。

    太白楼屋顶一去,空间看起来就大了许多,只是光线却没有多大改变,铁虎他们进楼时,还是晴空万里,而现在竟然已是乌云遮ri,天sèy沉,仿佛一场大雨就要来临,整个宝鸡城本就已是很寂静,此时又被乌云笼罩,真是黑云压城城yu摧,城中百姓只怕已是万分紧张惊惧,万分惶惶不安了。

    血隐掀了屋顶,情绪又亢奋了起了,眼里血光闪闪,四下一看,仿佛是在寻找什么猎物,而那些疾风使已是距离太白楼颇远,显然是惧怕血隐再施毒手,吸取他们的jg血。

    倒是那些黑煞弟子一直都很镇定,这些人真是没什么感情,木然而立,看样子别说太白楼的屋顶没了,就是整座太白楼消失了,他们也不会动容失sè。

    血隐对这些黑煞弟子没什么兴趣,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这些狠辣无情的高手在他心里似乎没有一点分量。

    而这里最奇怪的就是那个黑衣女子,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着,神态淡然。就像是在看戏。而且还是场好戏。她看得很入神,不过很多时候她看得最多的就是铁虎。

    铁虎被她看得是坐立不安,心里那个纳闷和郁闷就别提了,净念是又好奇又好笑,若不是此时此地实在不适合说些调侃的话,他早就要取笑取笑二师兄了。

    圆通也许真是有了一张铁铸的脸,见到血隐掀起屋顶,他是稳坐不动。神情不变,血隐都有些佩服他了,说道“小子,多年不见你是稳当多了,这个护法没白当呀!玉姬几时到,她再不来,老子可就要走了。”此话刚刚说完,血隐眼睛忽的一亮,隐隐一笑道“他妈的,老狐狸总算来了。”

    “哎呦!血隐。怎么刚刚见面你就说我老了,你难道就不知道我们女子最怕听到这个老字吗?”血隐话音未落。一个柔美到了极致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耳边响起,这声音不但柔美,而且娇媚,是又酥又软,听的叫人心里直发痒,铁虎,净念就是有了这种感觉。

    娇媚的声音忽现,血隐脸上笑容更盛,即便还没有见到人,他仿佛已是看到了声音的主人,又道“他妈的,老子整天喊老子都没怎么样,你还怕个屁!快快滚出来,让老子看看你究竟老成什么样了!”

    那个声音似乎是拿血隐没什么办法,只能发出一声幽幽叹息,随着这声无奈轻叹,一道白光凭空闪现,到了太白楼上,瞬间之后,白光收敛,显现出了身着一身白衣的绝sè丽人,也许是她的艳光太盛,她的身形显现之后,浑身还被一层淡淡光华笼罩,就如云气环绕在她四周,又过了片刻,那层淡淡云气消散,她的真实模样才显露在了众人眼前。

    白影初现,便带来一阵香风,那股香气清幽淡雅,使人闻之yu醉,铁虎,净念方才是心痒痒,闻到香气就是心慌慌,随后又看清楚了白衣丽人的模样,直接就是直了眼,失了魂,完全就呆住了。

    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女子,太美了,太媚了,太妖了,那眼睛,那鼻子,那嘴巴,那五官就是完美无缺,美得无与伦比,难以想象,无法形容,总之是万分美丽,十足魅惑,充满了诱惑力。

    到了此刻,铁虎,净念也知道了血隐所说的玉鸡不是玉鸡,而是玉姬,此女果然是玉一般的女子,太……太美了,其实就算真是玉做的女子也不及她的美丽,这玉姬之美,天下无双!

    天仙下凡了!铁虎,净念如此想到,嘴巴一张,竟然还这么叫了。

    黑衣女子见到他们如此失魂落魄,忘乎所以,美眸里jg芒一闪,俏脸一沉,就相当用力的冷冷一哼,这冷哼她是暗用真气,直直就送入了铁虎,净念的耳朵,她对铁虎是格外关照,真气就重了几分。

    冷哼入耳,便如惊雷,震得铁虎二人是脑门一痛,身形一震,神智顿时清醒了许多,痴迷的神情也已消失,此刻二人再看玉姬,就觉得这位白衣丽人美是很美了,可方才对他们的那种魅惑之力是减弱了很多,即便她真有颠倒众生的魅力,对他们的吸引也不是那么强大了,再说,她是美,但还美不过厉轻恬,而与厉轻恬相比较,玉姬只是显得成熟了不少,却又少了一种清丽之气,看来她并不是那么完美。

    玉姬美目流盼,见铁虎二人清醒了过来,眼中光华一闪,继而看向了黑衣女子,娇笑道“这位妹子好美呀,不知该如何称呼啊?”说话之间,她玉手微动,水袖轻扬,一股无形真气随势而出,轻飘飘的涌向了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看似淡然,但其实早就打起了全部jg神,玉姬一动,她神情微变,玉容之上忽然现出淡淡红光,使得她又添了几分靓丽之sè,而她身上黑衣是无风自动,身体还闪动着红sè光晕,sè泽清雅,光晕轻轻闪动之间,就将玉姬发出的真气化解了。

    玉姬也是试探,彼此一接触后,她是轻咦一声,美目中光华又闪,柔声道“我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原来竟是墨凤凰到了,玉姬还真是太失礼了!”

    原来黑衣女子叫做墨凤凰,听到这个名字,铁虎。净念也是惊咦一声。心道“原来是她。墨凤凰就是她呀!”

    墨凤凰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位高手,她不是中土几大门派的弟子,她来自苗疆,是红花教弟子,也是红花鬼母的得意高徒,修为很高,据说此女行踪飘忽,神出鬼没。还一直就喜欢和天心教作对,曾经还和天心教的几位护法交过手,并且是全身而退,是个甚为难缠的敌人。

    铁虎,净念曾听师傅说起过墨凤凰,也很佩服她的胆量勇气,现在敢和天心教为敌的实在是不多了。

    今天他们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墨凤凰,当然是很欣喜,如此环境,遇到了天心教的对头。对他们来说实在是个好消息,只是铁虎还在奇怪。自己明明是首次遇到墨凤凰,怎么会有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被人叫出身份,墨凤凰是淡然一笑,美眸一扫铁虎,见他是一脸惊讶,不禁暗自一笑,却对玉姬道“我也是久闻天心教瑶光星君的大名了,今ri一见星君果然是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玉姬被她一赞,顿时是笑颜如花,娇声道“小妹子可真会说话,不愧是红花鬼母的高徒,你过奖了,我算是什么倾国倾城,都老了!”说着是幽幽一叹,那神情是无比幽怨,眼波流动,却又是摄人心神,看得铁虎,净念又差点失魂落魄,忘记身在何处了。

    血隐是最看不惯玉姬无病呻吟,顾影自怜的德xg,当下喝道“玉姬,你少在老子面前装模作样,他妈的,你就不能变变花样,多少年了,你怎么一点变化也没有!”

    玉姬也不生气,娇声道“血隐我们也是多年的交情了,你怎么一见我,就嫌弃人家呢!谁说我没有变化,你仔细看看,我的变化可大了。”

    血隐冷笑一声,上下一打量了眼前这个绝sè尤物后,他道“我看到了,这次你是穿着衣服出来的,这变化是不小!”

    玉姬微微一转身,白衣展动,风姿优雅,又带起一阵香风,随后才娇声道“血隐你说话总是这么直白,我这衣服好看吧,不过,你要是喜欢不穿衣服的我,玉姬也可以遂你心愿哦!”

    她这是裸的挑逗,铁虎,净念听了脸不红才怪,心里甚至都在幻想不穿衣服的玉姬是什么样子,有此心思后,他们顿时心惊,随即恍然,这位玉姬定是修炼了一种魅惑之术,能在无形之中惑人心神,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受其摆布。

    铁虎,净念暗暗骇异,清楚若不是方才墨凤凰的一声冷哼,他们只怕已被玉姬搞得神魂颠倒,不能自己了。

    这个女人也太厉害了!

    他们急忙提起真气,以太清道力护住心神,气息运行,神宁心静,是严阵以待,再也不敢有一丝疏忽之心,他们明白,玉姬现身就是大战在即的先兆。

    血隐自然不会受到玉姬的魅惑,他是太了解她了,玉姬的这些话对他来说就是些屁话,没什么作用,只能叫他不耐烦,冷眼看着玉姬,血隐喝道“行了,少卖弄风sāo,老子可不吃你这套,他妈的,看你这副sāo样,老狼要是见到了,不觉得恶心才怪!”

    玉姬本是笑容满面,血隐说什么她本来都可以不在乎,但只要说到老狼,她笑容顿时一敛,媚目之中寒芒大作,刚才她还是散发着chun风般的妖娆气息,瞬间就转变成了凌冽寒气,寒cháo一样的气息布满了整个太白楼。

    这股气息不仅是极寒更是极强,寒cháo流动,太白楼上所有的桌椅就被这股寒cháo震碎撕裂,太白楼二层的四壁也开始剧烈振动起来,也就片刻,四壁受不了寒cháo的侵袭,终于四分五裂,与那些桌椅有了同样的命运,成了无数块碎片,接着散落在空中,又随风飘荡,洒在了宝鸡城的大街小巷。

    就这样,太白楼的二楼就彻底变成了一座平台,二楼成了屋顶,这座宝鸡城里的百年老店,金字招牌,就在很短时间里改头换面,也是面目全非。

    玉姬发作,铁虎,净念是首当其冲受到了寒cháo的侵袭,他们不仅是遍体生寒,就是护体真气也快被寒cháo弄得分崩离析了,这就是高手的威势,他们就是拼尽全力也是徒劳无功。

    危机时刻,一道红光忽然闪现,正把他们裹在其中,随即他们感觉压力大减,立刻轻松了许多,两人松口气,随后发现竟是墨凤凰到了他们身旁,也就是她帮助了他们,化解了寒cháo的强悍力量。

    铁虎,净念连忙道谢,墨凤凰看看铁虎,忽然轻笑道“还未请教二位道长的大号,不知能否赐告。”

    铁虎忙道“你太客气了,贫道铁……不……贫道净行,这是我的师弟净念。”

    墨凤凰一听铁虎的道号不禁笑道“净行,怎么听起来像是和尚的法号。真有意思。”

    铁虎大脸一红,被人取笑了,他也不生气,还道“是……是有点像。”

    净念见二师兄居然这么说,是暗暗摇头,墨凤凰闻言又是一笑,说道“铁虎,看起来你真是忘了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