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剑荡中原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净念就觉得自己快要被真气鼓破了,感觉自己此刻就是个大大的皮囊,已经充满了气,并且还在继续充气,这痛苦实在是无法忍受,不禁呻吟出声,当然净念也知道自己是到了修炼的关键时刻,这是修真之人必有的难关,只要挺过去,就会有很大的进步,若是放弃了,修为停滞不说,以后再想更进一步,就要付出数倍的时间和jg力,所以他一定要渡过此关。

    净念在努力,全力以赴,尽量调整气息,让这浑厚jg纯的y阳二气尽快融合,而这又是谈何容易。

    也不知过了多久,体内真气还在继续强大,一点没有融合的迹象,而净念是快要坚持不住了,身体似乎已经成了无数碎片,而那痛苦的感觉是更为强烈,深入骨髓,直入心底,真要死了!

    净念如此想到,可他并不甘心,到了此刻,虽然是极度痛苦,而灵台是越发空灵,忽然,净念灵机一动,不再去试图控制真气,而是想办法忘却痛苦,果然,这个方法似乎有了作用,渐渐的净念发现那恐怖的痛楚已如cháo水般退去,而那两股强悍的y阳二气已融为一处,恰似一股流水,在身体里奔腾不绝,激荡游走,经过这股真气的洗刷,净念便觉得自己在逐渐变轻,变得清澈,空灵……。

    又不知过了多久,那股强大似如洪水的真气,随着运转越来越趋于无形,最后终如山泉归涧般融入了四肢百骸之中,随着真气的平复。净念却是缓缓清醒。他已是大功告成。修为大进,太清道力竟然达到了混元境。

    睁开双眼,净念清澈如水的眸子里有的只是茫然,身体之内真气在不急不徐的涌动,所带出的力量比往常要强大了数倍,元神也随之变强,静心凝神,净念都能透过洞府那厚厚的石壁看到了外面的世界。那强烈的阳光甚至都刺痛了他的双眼,虽然他还在洞府之内。

    这是……这是怎么了?

    净念觉得自己就是在做梦,真气浑厚,y阳融合,元神强大,神视远达十数里甚至更远,这一切都说明了,他已经达到了混元境!

    “恭喜你净念!”水先生的声音惊醒了他,语气依然平淡。

    净念也看到了含笑望着自己的水先生,傻傻的道“前辈。我是怎么了?”

    水先生悠然道“你说呢?”

    净念挠挠头,又感觉了一下体内澎湃如cháo的真气。确定自己真是到了混元境,就又道“晚辈的修为怎会一下子变强了这么多,这太不可思议了!”

    水先生淡淡的道“修为从来不会一下子变强,这是你ri积月累的成就,体内真气积蓄多了,遇到合适的机会就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如果把握得当,自然会有所收获。你看,你就是把握住了机会!”

    他说的倒是简单,净念听了还是很迷惑,即便水先生说的很对,可自己达到了两仪境九层才不过数年,怎能还有这么大的潜力又有突破,达到混元境,这不合常理,实在值得怀疑。

    净念想不通,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可体内真气真实存在,这就是真的,自己已经达到了混元境。

    忽的,净念心里一动,眼睛不觉一看端在在石床上的水先生,暗道“难道会是前辈助我?不然怎会这么巧?”

    净念眼光流动,满是疑惑,水先生自然看了出来,微笑道“看我做什么?”

    净念吞吞吐吐的道“前辈……晚辈这个……修为似乎……好像……。”

    水先生皱眉道“你想说什么?”

    净念咬咬牙道“前辈,晚辈修为能有这样的进步,是不是您帮助了我?”

    水先生神情淡然,含笑道“你觉得呢?”

    净念一怔道“晚辈不知道。”

    水先生含笑道“你既然不知道,那就说明我没有帮你。”

    净念被他说的一阵迷糊,暗道“难道不是他?”他也是猜测,若是有人帮他修炼,他应该能感觉的到,可他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水先生见净念在默默寻思,神情变幻不定,真是喜忧参半,不觉笑道“你这孩子,修为大进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就愁眉苦脸起来,真有意思,好了,别再胡思乱想,在这里憋了这么久,你也该出去透透气了,走。”说着就已起身,到了净念身边。

    一听要出去,净念顿时来了jg神,烦恼立刻抛在了脑后,喜道“太好了!”

    随后,二人出了洞府,到了外面,净念发现满眼皆是秋sè,树叶花草都已干枯了,漫山遍野难见一丝绿意,由于是在深山又在高处,秋风吹来,寒意深重,即便ri在当空,也感觉不到丝毫暖意。

    净念见此深秋之sè,不觉诧异,记得他出来时只是初秋,这才多久世间就成了这种景sè,随即醒悟,暗道“只怕自己在这洞府里住了可不止是十来天,只怕有数十天了。”

    一问水先生,果真如此,净念在洞府之内已是住了近两个月了,难怪外面会成了这样。

    净念觉得时间过的真快,以前在崆峒山当然也有闭关修炼的时候,可那时他是有准备的,这次有些突然,令他乍一见就有点错愕。

    以净念此时的修为,已是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秋风寒意影响不了他,到了外面,顿觉是心旷神怡,气息无比清新,御风而立于虚空,衣袂飘扬,便觉得胸中一股气息直涌而上,忍不住,也无需忍,随即仰天长啸,顿时声震云霄,气贯长虹!

    身在群山,寻常人都能一呼百应,何况修真高手,气息悠扬,浑厚无比,净念这一啸,可谓是惊天动地。震惊百里。啸声滚滚。似如惊雷,在山中回荡,久久不息。

    净念一啸之后,是神清气爽,神采奕奕,jg神抖擞,双目中光华闪动,犹如寒星。他高手气度已然初成。

    水先生一直旁边默默观看,净念平复气息之后,看到了水先生含笑看着自己,不觉脸上一红,道“晚辈失态,让前辈见笑了。”

    水先生负手而立,眼望苍穹,神情颇为落寞,闻言便缓缓道“男儿当有这种豪气,这不算什么失态。不过……”

    净念一听不过,顿时惊道“前辈。晚辈做错了?”

    水先生见他如此慌乱,就笑道“别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这里是华山,你这一啸必然会惊动华山派高手,你看,那不是来了!”说着一指西边。

    华山!这里居然是华山!

    净念大惊,顺着水先生所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看到了数条光影冲着这面破空而来,速度很快,他们显然是听到了自己的啸声,过来察看情况。

    净念不知所措的看着水先生,而水先生声sè不动,凝目看着那些急速而来的身影似乎都出神了,净念见状不急才怪,忙道“前辈,这该如何是好?”

    水先生恍然回神,淡淡的道“没什么大事,既然他们来了,我们走就是。”说着大袖一抖,一道光华洒出,就把洞府隐匿于无形,接着,水先生袍袖再振,身形一闪,便和净念凭空消失了。

    水先生带着净念并没有走远,只是闪过了几座山峰,到了另一座山峰的山脚下,水先生仿佛对华山很熟悉,沿着一条山路就在群山走缓步而行,举止从容,就像是进山观景的游人。

    净念可没有水先生那么镇定,提心吊胆的走着,不时四下看看,就怕忽然间杀出几个华山派弟子,要问净念为何这般惊惧,这话就要从头说起。

    现在的华山派已非早年的华山派了,自从天心教以雄霸天下之势突然崛起,天下各派都有了一些变化,像峻极禅院,天师道,恒山悬空寺选择了封山闭寺,而还有些门派虽然没有彻底与世隔绝,但也让门下弟子少在世间走动,就像是崆峒派,泰山派。

    除此之外,还要一些门派的立场就很耐人寻味了,其中以衡山天火宫最为突出,天火宫大变之后,新任宫主袁长生与天心教就靠得很近,天火宫几乎都快成了天心教的分支,据说袁长生已经就任了天心教护法之职,至于是真是假,其实已无必要考证,以孙小乙的说法,袁长生就是天心教的忠实走狗。

    而再说华山派,与天心教的关系就很微妙,门下弟子依然在世间行走,却与天心教教众少有冲突,如此一来,就有了这样一种传说,说华山派与天心教已达成了互不相犯的默契,甚至还有人说华山派掌门chun水神剑简冰其实就是天心教七大星君之一。

    都说人言可畏,众口烁金,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可华山派在流言蜚语中是快速发展壮大,虽然近数十年简冰已是少有现身,但他的威势是与ri俱增,以前的天下三大神剑,丹凤神剑水清已然陨落,观ri神剑玉华真人不闻世事已有一百多年,这位前辈神剑的威名似乎已是大不如前,也许是chun水神剑光芒太盛,掩盖住了观ri神剑的光华,世人几乎都忘记了泰山派的这位绝世神剑,不世高手。

    如今chun水神剑已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神剑,但世人眼中心里,当年的简大先生已是少了几分正气,多了几分神秘气息,亦或是诡异之气,chun水神剑已非正道领袖,俨然已是雄霸一方的霸主。

    华山派变了味,正邪难分,与崆峒派就是似敌非友,现在净念又在华山出现,他这个崆峒派弟子怎会不忧心会被华山派弟子发现。

    净念是边走边观察四下的环境,好在走了这么久,也没有一个华山派弟子拦住他的去路,而水先生是缓步而行,当真有着闲庭信步的悠然之态。

    见水先生这般轻松,净念忽然省起一事,不禁暗骂自己糊涂,怎么忘了身边有这么一位大高手,就凭水先生的修为,别说来了华山派弟子,就是chun水神剑亲来只怕也奈何不了他,这样的大靠山在此。他简直就是在杞人忧天。

    想到这里。净念顿时忧虑之心尽消。人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脚步轻快,飘然yu飞。

    净念的情绪变化,水先生是很清楚,暗暗一笑,忽然道“净念你觉得华山景sè如何?”

    净念方才只顾着担心,哪有心思观山看景,闻言一怔。随后匆忙看了一眼才道“晚辈觉得不错,真是不错。”

    水先生依然缓步而行,又道“比之崆峒山如何?”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净念自然是觉得崆峒山好了,而华山为五岳之一,不论那方面似乎都要比崆峒山高出一筹,他要说崆峒山好,只怕就是自卖自夸,沉吟片刻,净念才道“晚辈觉得华山之景要好些。”

    水先生淡淡的道“难为你了。我还以为你要说崆峒山好呢,那你说华山好在何处?”

    净念没想到水先生问的如此紧迫。一时是无话可说,支吾了一阵,才勉强道“晚辈……晚辈觉得这个……华山山势很好,很好。”心里却道“您就别再问了,我是无话可说了。”

    哪知道水先生似乎完全没注意净念有多狼狈,继续道“说的不错,华山山势可为一绝,你可知它绝在何处?”

    净念暗暗苦笑,心道“它是绝了,我也快绝了。”

    他再也不能信口胡绉,只能道“晚辈说不出来,还请前辈指教。”

    水先生脚下不停,缓缓道“华山古称“西岳”,因“远而望之若花状”故名华山,有东、西、南、北、中五峰。主峰有南峰“落雁”、东峰“朝阳”、西峰“莲花”,三峰鼎峙,诗云“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人称“天外三峰”。还有云台、玉女二峰相辅于侧,三十六小峰罗列于前,虎踞龙盘,气象森森,因山上气候多变,形成“云华山”、“雨华山”、“雾华山”、“雪华山”给人以仙境美感。华山雄伟奇险,而且山势峻峭,壁立千仞,群峰挺秀,以险峻称雄于世,所以说华山最绝的就是个险字。”顿了顿后,他轻吟道“谁将依天剑,削出倚天峰。这就是在形容华山挺拔如削,山势巍峨。”说到这里水先生才停了下来,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那言语之中明显带出了他对华山有着极深的感情,刚才与其说他是在形容华山之景,还不如说他是在向净念介绍一个朋友或者是亲人。

    净念自然能听出水先生言语里包涵的情感,即便看不到水先生的神情,也能猜出那张清俊的脸上应该是流露出了那种乡情,不觉暗自奇怪“水先生莫非就是生长在华山,他说的如此动情,可不是寻常游人能有的感情。”心有所想,净念就问道“前辈,您对华山好熟悉呀。”

    水先生也察觉到了自己表露出了太多的情感,轻轻叹道“最近百年我一直在这里修炼,自然会对它有颇深的了解。”

    净念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但也不会傻到再去追问,随即看看四周山峰,就道“前辈,我们现在所处之地是华山的那一峰?”

    水先生情绪也已平复,淡然道“我们还在五峰之外,这里是华山外围,我的那座洞府岂能开辟在华山派势力范围内。”

    净念一想也是,就算是水先生是渡劫境高手,也不能深入别人的地盘开辟修真洞府,那样实在是太嚣张了。

    他们说话时,脚步不停,速度也很快,净念算算也有十数里地了,而这条山间小路,虽然窄小,可一眼望去是难见尽头,弯弯曲曲,便如一条长长的巨蛇穿行在群山之中,首尾不见,蜿蜒伸展,也不知伸向何方,去向何处。

    净念好奇心起,问道“前辈,我们这是去哪里?”

    水先生道“你不是要看看华山五峰吗?这就是通往华山的路,你看远处,那座最高的就是南峰落雁,这也是五岳中最高的一座山峰。”

    净念遥遥看去,落雁峰果然是高耸入云,实有倚天之势,想到水先生刚刚念的那句诗,不禁就又念了一遍“谁将依天剑,削出倚天峰”。

    赞叹之后,净念又想到“我可没说要去看什么华山五峰,明明是他要去,难道他是要去挑战chun水神剑,我的天,这次我可是要大开眼界了。”净念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只是想也是瞎想,知道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嘴里还道“看看也好,晚辈也是久闻西岳华山大名了。”

    水先生忽然一笑道“你就不怕?方才你可是有那么一些紧张。”

    净念红着脸道“让您见笑了,晚辈刚才确实是有些……忧虑,不过有您在身边,晚辈便是天不怕地不怕了。”

    水先生道“好个天不怕地不怕,你就不怕chun水神剑?”

    净念知道水先生是在吓唬自己,就道“我当然怕了,但前辈您应该不会畏惧chun水神剑!”

    水先生淡然道“我要说我怕呢?”

    净念闻言就是脚步一顿,心中一紧,脸sè一变,勉强开口道“前辈这么厉害,还会怕chun水神剑,这……这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