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剑荡中原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净念闻言是微微一惊,他在棚子里面可是没察觉到有人到来,李老板却是轻喝道“小顺子,别胡说!快进来。”随后不知为何,又摇摇头叹息一声。

    水先生是神sè不动,看样子他们是知道这酒鬼是什么人,净念很快也就看到了那个所谓的酒鬼。

    他当然不是鬼,可看起来实在也不像人,身形应该很高,只是本该挺拔犹如落雁峰的腰却是弯曲着,衣服脏乱,根本看不出来原本的颜sè,人还没有进来,就飘进一股难闻的气味,那是汗臭,酒气混合在一起的酸臭之味,这个人也不知多久没有换洗衣服和洗澡了。

    头发散乱,满脸胡子,乱糟糟的掩盖住了他的本来面目,只有那双眼睛还有几分神采,却也是睡眼惺忪,亦或是宿醉方醒,整个人还处在混沌不堪的状态,这样一个人确如小顺子所言,是个酒鬼。

    酒鬼来酒馆自然是来喝酒的,他也不进屋,找个椅子一坐,也不说话,就是敲敲桌子,接着双眼就直勾勾的望着桌面,似有所思,恍惚出神。

    李老板很快就上了酒,只有酒没有菜,而且一上就是一整坛子酒。

    酒坛没有开封,酒鬼见到了酒,眼睛顿时大亮,光彩之盛,堪比皓月,他似乎是急不可耐了,伸手就托起了酒坛,“啵”一声轻响后,酒坛上端忽然就破了一个圆形小洞,一股酒水便如清泉般泄出,酒鬼仰首张嘴,接住了清泉。“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那坛酒足有二十斤。而这个酒鬼就以这种方法,一口气喝了个jg光,点滴不剩。

    李老板,水先生似乎是司空见惯了,见状也不惊讶,李老板又是一叹,水先生眼神却又浑浊了几分,净念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喝酒的人。他不但惊讶这人的酒量,更惊奇这人的身份,即便他是酒鬼,也是个大有来历的酒鬼。

    此人出现之时毫无声息,已让净念惊讶,随后他又以真气割开了酒坛,显露出了高深的修为,那手运气成刃的剑气之术他就很难做到,看那小洞是浑圆无缺,已至完美。就说明这个酒鬼的修为有多jg纯,这个酒鬼是个高手。

    净念看看水先生。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样,而酒鬼喝完一坛酒后,又敲敲桌子,意思已很清楚。

    李老板是yu言又止,水先生冲他摇摇头,李老板只能又拿出一坛酒送了过去。

    酒鬼又以同样的方法喝干了一坛酒,而喝完这坛酒后,他的眼睛又亮了几分,仿佛是醒酒了,微微叹息一声,这是他进屋后第一次出声,随即再度敲敲桌子,上酒!

    李老板苦笑一下,知道这位爷惹不起,只能再拿出一坛酒。

    酒鬼这次没有立刻开坛饮酒,而是沉默了一阵,对着手里的酒坛怔怔出神,嘴里居然低声嘀咕起来,声音很低,净念都听不清楚,而水先生似乎是听懂了,眼神有了一些变化,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

    酒鬼嘀咕了许久后,才破坛饮酒,一饮而尽。

    酒鬼喝酒之后,又发了一阵呆,接着又长长叹息一声,三坛酒足足六十斤,这样喝法寻常人怎能受得了,而他好像是越喝越清醒,人清醒了,眼神也就越发锐利,满脸胡须也掩盖不了他那夺人的光彩,净念到了此刻,才真正发现,这个酒鬼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忽然显露出来的气息竟是那么强大,远在他之上,这个酒鬼究竟是什么人?

    酒鬼叹息之后,缓缓起身,只是身子刚站起了一半,他又坐了下来,眼里光芒已然收敛,又成了一副醉眼朦胧的模样。

    酒鬼身子刚刚坐下,一个蓝sè身形就已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毫无征兆,凭空显现,几乎同时,李老板,水先生,净念还有小顺子齐齐惊叫了一声,这是正常的反应,寻常人见到一个大活人这么出现,惊叫是很正常的。

    蓝sè身影高大魁梧,相貌堂堂,那人不管水先生,净念等人的惊呼,只是看着酒鬼,神情目光很复杂,有惋惜有无奈还有几分怒气。

    蓝衣人默默注视着酒鬼,而酒鬼仿佛没有察觉到蓝衣人的存在,没有一丝反应,失魂落魄,木然发呆。

    终于,蓝衣人开口了“老五,师傅回来了,叫你回去。”平和的语气里透出了几分怒意,有着怒其不争的意味。

    酒鬼似乎是喝醉了,闻言动也没动一下,眼神呆滞,蓝衣人见状,微微皱眉,又道“老五,你听到了没有?”说完他发现了那三个大空酒坛,就问道李老板,“这都是他喝的?”

    李老板忙道“罗三爷,是……是五爷喝的酒,这些都是。”

    蓝衣人冷哼一声,似要发怒,可又忍住了,又对酒鬼道“老五,你是越来越过分了!整ri醉醺醺的,这成何体统!”

    酒鬼依然不动,蓝衣人拿他也没什么办法,强忍怒气,又道“老五,话我带到了,师傅还在等你,你别太……过分了。”

    酒鬼似乎醉了,竟然趴在了桌上,蓝衣人的话刚刚说完,他就发出了阵阵鼾声,竟然睡着了。

    蓝衣人眼里紫芒一闪,使劲一跺足,随之大地就是一震,吓得众人又是惊呼一声,蓝衣人随即知道自己失态了,又是冷哼,身形一动就要离去,可又想了什么,继而右手一扬,就看一道金光随势shè出,竟是shè向了李老板,不过金光来势缓慢,轻飘飘的到了李老板面前,投入了李老板的怀里,继而就听蓝衣人说道“这是他的酒资,拿好酒给他。”

    李老板一看怀中金光,赫然是个足有十两重的金元宝,沉甸甸,闪亮亮。金光灿灿。夺人双目。李老板手拿金元宝。忙不迭的道“小的知道,小的知道……”再看蓝衣人早已没了踪影,他又在瞬间消失了。

    李老板发了大财,是喜笑颜开,手里的金元宝都不知该怎么拿了,水先生就提醒道“老李,财不露白,还不快点收起来。天也不早了,你该打烊了。”

    水先生的话立刻提醒了李老板,财不露白可是至理名言,连忙收起金元宝,随即跑进了屋,也就片刻功夫,里面就传来一个妇女的尖叫声,想必是老板娘见到金元宝受到了惊吓。

    水先生微微一笑,酒鬼听到了叫声,就又醒来了。眼睛一扫四周,没见到李老板。就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同时,他似乎对净念很注意,目光在净念身上停顿了片刻,最后他才缓步走了出去,消失在了夜sè之中。

    酒鬼走了,水先生叫道“老李,打烊!”李老板出来一看,不见酒鬼又见了银子,不禁一喜,嘴里却道“五爷怎么又留下银子了,上次给的还没有用完呢。”说着已把银子收入了怀中。

    净念见状是暗暗一笑,水先生是见惯了,就道“人家给了你就留着,他们也不差这点银子,只要你的酒不掺假,他们就不会介意。”

    李老板正sè道“这个我懂,酒都是好酒。金先生这都多亏了您呀!不然我怎能有今天。”

    水先生微笑道“客套话就免了,这顿饭算你请了。”

    李老板忙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水先生已然起身,道“我也不打扰了,你快收拾收拾,早点休息。”

    李老板也不留客,就打扫起了卫生,收拾了一下桌椅,水先生,净念告辞离开了酒馆。

    出了酒馆,水先生,净念是原路返回,走了一段路,净念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前辈,我们这就回去吗?”

    水先生答道“当然,夜sè已深,李老板也打烊了,我们就该回去了。”

    净念是满腹疑问,又道“方才那个……酒鬼是什么人?”

    水先生道“你说呢?”

    净念寻思一下才道“这人修为很高,最起码要比晚辈厉害许多。”

    水先生笑道“是嘛!你是如何知道的?”

    净念就道“不说别的,就是他开坛的那一手就很了得,如此jg纯的剑气,实是罕见。”

    水先生赞许道“你眼光不错,以你看那是何种道法?”

    净念沉吟一阵道“此人必是华山派弟子无疑,而华山派号称剑绝天下,剑诀名声最响,但此人施展的可不是剑诀,我看那道剑气至柔中蕴含无比锋芒,一旦与人斗法,威力显现,真能伤人于无形之中,我听师傅讲过,华山派至强道法名为chun水诀,刚柔并济,锋芒内敛,但又锐烈无比,实有无坚不摧之力,莫非此人施展的就是chun水诀?”说到这里,净念不觉眉头一皱,继续道“可这chun水诀是华山派无上道法,修炼此诀必须要有极深厚的功底,寻常华山派弟子根本就无法修炼,这个人怎能会chun水诀,晚辈实在糊涂了,难道是我看错了,那不是chun水诀!”

    水先生一直在静静地听着,净念说到chun水诀,他眼里光华一闪,神情倒是没什么变化,脚下依然不停,等到净念说完,他轻轻一叹道“你的眼力真是不错,清虚教得也很不错,你说对了,那个……酒鬼施展的就是华山派的无上道法chun水诀。”

    净念虽是猜了,可听水先生确定了,顿时就是一惊,脚步一顿,险些叫出声,忍住惊讶,低声道“真是chun水诀?”

    水先生微微点头,净念惊道“真是chun水诀,那个人会是谁?怎会修炼chun水诀?前辈你知道吗?”

    他一口气问了这么多,水先生只道“你可以再猜猜,其实已经很清楚了。”

    净念一怔,稍一寻思,顿时恍然大悟,这次他是没忍住,叫道“难道他就是……”随即他摇摇头,满脸不信的道“不可能,不可能,不会是他!”

    净念已然想到了那个蓝衣人就是华山五剑中的落影剑罗明,而罗明称酒鬼为老五,这就说明了所有的问题,这个老五会chun水诀很正常。也只有他最有资格修炼这门道法。只是他此刻的形象与净念想象中的差别太大。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谁能想象,有着华山五剑,末剑最强之称的补天剑欧阳剑竟是这副模样,邋里邋遢,肮脏不堪,一身臭气,十足就是个酒鬼。用落魄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欧阳剑就是个连乞丐也不如的人,虽然他有银子饮酒。

    “你没猜错,他就是欧阳剑。”水先生肯定了净念的猜测,继而又道“你没料到大名鼎鼎的补天剑居然是这副德xg,只怕就是狗见了他也会嫌弃他的那身臭味,而他就是欧阳剑。”

    净念是又惊又奇道“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水先生却道“你觉得他是什么样子?”

    净念想想道“我师傅说过,补天剑欧阳剑是华山派自简冰之后的最杰出的人物,年纪轻轻就已深得华山派道法的jg髓,据说当年他一剑纵横天下。打败了许多高手,家师都是自认不如他。”

    水先生闻言却道“清虚自谦了。以前他或许稍逊欧阳剑一筹,而现在就不好说了。”

    听水先生称赞师傅,净念自然欢喜,道“多谢前辈赞许家师,不过欧阳剑既然修炼了chun水诀,那就是很厉害了,可这形象就……差了点,家师说过欧阳剑被人称为剑公子,风度翩翩,貌如子都,俊朗不凡,是个少见的美男子,向来是白衣似雪,纤尘不染……”说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这样的形象怎么和水先生差不多,不觉就看了水先生一眼,当然这时候的水先生和他形容的样子也不沾边。

    水先生见净念看向自己,就已明了他的心思,不禁笑道“难道你觉得我才是什么剑公子吗?”

    净念也知道自己在瞎想,脸一红道“晚辈就是觉得……觉得有点像。”

    水先生叹道“我和剑公子可没什么关系,而他变成了这个样子也是件奇事,至于什么原因,只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净念奇道“真是奇怪,家师说近些年欧阳剑已在世间绝迹,还以为他在闭关修炼,不然以他的脾气是安分不了的,哪知道骄傲不群的剑公子如今竟成了这个样子,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唉!可惜了!”

    水先生神情漠然,听净念在为欧阳剑可惜,就道“现在的华山派已非往昔,欧阳剑若是强横如昔,说不定就会直接杀上崆峒山,你却说可惜,你该高兴才是。”

    净念却道“我是可惜一个公子般的人物成了这个样子,可不关华山派什么事,就算欧阳剑要上崆峒山,我们也不会怕,崆峒派从来不畏惧任何人。”

    水先生见他眉宇间隐然透出一股傲气,水月幻相也掩盖不住他那强大的气息,暗暗点头,缓缓道“这话说的很有气度,净念,你是越来越有高手风范了。”

    净念挠头道“晚辈算什么高手,何谈什么风范。”

    水先生忽然一笑,那笑容甚为神秘,随即他压低声音道“别怪我没提醒你,找你麻烦的人来了,好好应付,别让我失望。”

    净念闻言一惊,几乎在同时他感觉到了一股颇为熟悉的气息在前方忽然出现,他们走走说说就已到了那片树林之前,有所察觉,净念jg神陡振,凝神看去,就见那条穿林而过的小路之上隐约有个身影,距离他们也就百余丈,夜sè已深,那人又在林中,身影就是很模糊。

    换在以前,净念是看不清楚的,而最近他修为大有jg进,目力凝聚,无需神视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一见前方那人的模样,净念脸sè一变,眼中神光一亮,脚下却是停了下来,嘴里轻咦一声,心里大叫道“欧阳剑!”

    在前方,拦住去路的正是那个脏兮兮,臭哄哄的酒鬼,按净念推断,水先生所说,酒鬼就是华山五剑中最强的补天剑欧阳剑。

    欧阳剑忽然现身,目的已是很清楚,就是为了净念和水先生,并且他的气息散出,重点还是净念。

    高手就是如此,无需言语,气机发动,就已表明自己的意图,净念是很惊奇,暗道“水先生掩饰的这么好,我们气息内敛,宛如常人,欧阳剑几时察觉到了异常?看样子,他的目标似乎是我呀!”

    被欧阳剑看中了,净念不是欣喜,是颇为慌乱,不觉一看水先生,岂料,此刻的水先生竟然表现的比他还要惊慌,居然还道“前面有人,这可怎么办?这个酒鬼要做什么?”问得就是净念。

    净念是暗暗赞叹,前辈就是前辈,真会装!也清楚了,就是欧阳剑也没有看出水先生的真正实力,所以他才把重点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净念被水先生当救星似的问到,便故作冷静的道“无妨,不会有事。”说着举步向前,继续行走。

    水先生犹豫了一下,就紧跟其后,这次位置颠倒了,净念成了主力。

    酒鬼隐在树林中,默默注视着净念,眼中光华闪动,光彩犹如明月,他的身形已是挺直如剑,锋芒含而不露,可气息隐隐透出,还是带着剑一般的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