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剑荡中原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这是净念首次遇到真正的高手,心情难免紧张,好在身边还有水先生这样的大高手,就听耳边响起了水先生的声音“不必惊慌,欧阳剑身经百战,气势极强,与他斗法,很容易会被他的气势所摄,而越是如此,你越要镇定,不可在气势上示弱,气息外放,还以颜sè。”

    有了水先生的指点,净念已是水如止水,太清道力已是提起,真气涌动,气势陡然大盛,直透而出,毫不相让的迫向酒鬼。

    净念气势忽然一盛,酒鬼眼中神光也是一亮,冷冷一哼,净念的强势激发了他的战意,斗志,他忽然开口道“原来是崆峒派的高手,好jg纯的太清道力,来者可敢报名!”他是当世高手,自然认得崆峒派的太清道力,一语就道破了净念的来历。

    净念暗自赞叹,不愧是高手,即便是这副德xg也是高手,万万不可小觑。

    “报名可以,但你要说自己是清远。”水先生如此说道。

    净念暗奇,但知道水先生自有道理,就沉声道“有何不可,贫道清远。”说话之间,又和酒鬼拉近了不少距离。

    酒鬼冷笑道“原来是崆峒派清字辈的高手,难怪修为了得,气势强悍。”

    净念扬声道“阁下过奖了,贫道还未请教阁下名号。”此刻他们已是相距很近了,听到净念问到自己的名号,酒鬼有些犹豫,眼中神光微微一敛,默然无语。

    净念看在眼里。耳中又听水先生道“激他一下。看他有何反应。”

    净念依言而行。就道“怎么了,阁下莫非不敢报名,藏头露尾算不得高手行径!”

    酒鬼闻言,眼中神光又盛,显然颇为恼怒,似要发作,可他忍耐住了,又是冷哼一声。依旧没有说话。

    净念微微皱眉,又道“既是如此,阁下难道真是无名之辈!”

    酒鬼连番受激,眼神变化数下,最后沉声道“要想知道我是谁,你可敢随我去往一处地方?”

    净念淡然一笑,道“有何不可,看阁下也是华山派的高手,想必不是那种会使什么y谋诡计的卑鄙小人。”

    酒鬼微感诧异的道“你怎能认为我是华山派弟子?”

    净念道“阁下太小看我了,方才在酒馆。阁下运气如剑,破坛饮酒。显露出来的手法应该就是贵派的无上剑诀chun水诀。”

    酒鬼闻言,神情微变,再次打量了一下净念,随后道“好眼力,道长为何不显露真容,让我一睹你的风采。”

    净念暗自惊讶,心道“补天剑果然名不虚传,竟能看破水先生的障眼之术。”口中却道“只要阁下报出大名,贫道自然会现身相见。”

    酒鬼冷笑道“道长倒是很会算账,那就随我来。”说完身形闪动,向着树林里面快速而行。

    净念看看水先生,就听水先生道“跟着,看他要做什么。”

    净念是一切听他指挥,便和水先生跟着酒鬼是一路疾驰,三人顺着一条小路进入了山中,而这条山路,就是净念他们来时走过的那条,酒鬼领着净念,水先生疾驰了近一个时辰才停了下来,却是到了一座山谷中。

    净念来时路过了这座山谷,此刻进来就看这座山谷甚是狭长,两面山壁陡峭,极是险峻,山谷长达数里,奇怪的是,山谷中竟然没有什么山石,草木,地面平整,似乎被人整理过。

    净念,酒鬼相对而立,见净念对四下环境颇为疑惑,酒鬼就道“道长放心,此地是我平时炼剑之所,不会有什么闲杂人出现。”

    净念恍然道“难怪这里山壁光滑,原来是被阁下剑气所平,chun水诀果然凌厉绝伦,补天剑名不虚传呀!”

    酒鬼闻言,神情并无多大变化,眼神却是锐利了许多,望着净念,冷冷道“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

    净念淡然道“放眼华山派,能有这般修为的,不是补天剑又能是谁!”

    酒鬼就是补天剑欧阳剑,听净念如此说,他神情变得有些黯然,即便乱糟糟的胡须也遮掩不住那落寞之sè,沉默片刻,欧阳剑才道“欧阳剑是我,只是补天剑早已折了,道长还是休要再提。还请道长显露真容。”

    净念闻言就要去看水先生,不等他动作,便觉得身上光华一转,自己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水先生的手法真是出神入化,不可思议。

    见到净念真身之后,欧阳剑凝目细看后,道“清远道长,看起来很年轻呀!”他是何等眼力,自然能看出净念年纪并不是很大,似乎不像是崆峒派清字辈的弟子,就有了一些疑心。

    净念暗吃一惊,知道补天剑不好糊弄,耳边又听水先生道“现在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

    净念一怔,也没多加思索,就道“贫道方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我的道号并非清远,乃是净念。”

    欧阳剑闻言微惊道“净念!你是何人弟子?”

    净念正sè道“家师上清下虚。”

    欧阳剑道“清虚的弟子,那么说齐清岩就是你的师叔了。”

    净念点头道“正是。”

    欧阳剑显然有些吃惊,又道“没想到崆峒派的净字辈弟子会有这样的修为。”

    净念闻言却道“贫道修为与几位师兄相比还是颇有不如。”这也是实话,他是比不过大师兄,净心修为已是混元境六层了。

    欧阳剑冷笑道“看起来我真是太小看崆峒派,既是如此,我就领教一下崆峒派的绝学。请!”欧阳剑自重身份,当然不会率先出手,净念在他眼里就是晚辈,能和他斗法已是抬举了净念。

    欧阳剑是很难相信,区区一个崆峒派的净字辈弟子竟有如此修为。所以他就想掂量一下净念的分量。

    净念也明白欧阳剑的意思。也被欧阳剑的傲气刺激了一下。可他也有自知之明,就凭自己只怕很难接住欧阳剑的chun水一剑。

    犹豫了一下,水先生又道“莫怕,有我在,就去杀杀他的傲气,磨磨他的锐气,长长你的脾气!去!”说到去,水先生却是一下子后退了十数丈。似乎是怕净念和欧阳剑的斗法伤到自己。

    见到水先生跑得比兔子还快,净念是暗暗苦笑,欧阳剑此刻才留意到了水先生,随口问道“这位是?”

    净念都不知该如何回答,水先生却道“无名小卒,不足挂齿,补天剑无需在意本人。”

    欧阳剑真是不在意水先生的存在,问了一句就再也没有去看水先生,净念暗道“补天剑这次是走眼了,也是水先生修为太高。才能隐藏的这么好。”他对水先生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水先生远离后,净念与欧阳剑变成了对峙之势。二人气机已是有了无形的交锋,净念顿时感觉到了对方传来的强大压力,身形险些就要被这股气机推的后移,净念暗暗叫苦,明知不敌可要是没真正斗法就输了,那也太丢脸了,好在他有后援,净念忽觉身后涌来一股大力就把欧阳剑传来的压力化解于无形。

    知道水先生在暗助自己,有此靠山,还顾忌什么,净念心里大定,气势继而大盛,身形不退反进,向前一步,于此同时,身体之上猛然透出淡淡青光,左手化为剑诀,横于胸前,右手虚指欧阳剑,一道青芒透掌而出,青光如剑,暴shè百丈,就把欧阳剑所布的气墙分为两半,并且对着欧阳剑当头一剑,净念出手竟是干净利落,大有一往无前之势。

    欧阳剑见到如此剑势,神情冷静,毫不动容,待到青芒将近,他才微一扬手,右手轻挥,并无什么炫目光华闪动,但那道青sè光剑就停顿在了半空,接着欧阳剑右掌一推,掌心之中隐然闪出一道淡淡白芒,晶莹的便如一道水柱,只是要比寻常水柱多了几分光彩,“砰”水柱般的光华shè出正中青sè光剑,也只是轻轻一触,青sè光剑顿时瓦解,净念身形一振,微微后退了一步,神情一变。

    他就觉得一股狂cháo般的力量沿着自己所发的光剑狂涌而来,冲碎了自己的真气,瞬间就将自己包围,而力量强大还在其次,里面隐含的锐气才最为可怕,若稍一疏忽,就会被锐气侵袭,被刺的千疮百孔。

    chun水诀果然不愧是华山派的无上道法,威力之强超乎想象,净念暗自惊骇,心境却是越发平和冷静,身体之上淡青sè光华隐隐流转,护住了净念全身,太清道力也非寻常道法,自然不是轻易就能摧毁的。

    欧阳剑出手便是不凡,真气一动就以铺天盖地之势将净念完全笼罩,但欧阳剑并非占了上风,净念岂能让他这般如意,太清道力已然发动。

    就见净念体外青光猛然大盛,光华流转之间,青光随着净念右手而动,凝聚为了一道长达百丈的青sè匹练,透过chun水剑气,直取欧阳剑!

    青光暴涨,锋芒毕露,欧阳剑感觉到的不仅是凌厉锐气,还有一种包容所有的恢弘大气,青光映照,竟让将他的chun水剑气吞并融合,这是欧阳剑没有想到的,崆峒派的太清道力竟有如此威力!

    惊讶之下,欧阳剑傲气又起,一直以来在他眼里崆峒派不过就是个没落的修真门派,就算有个齐清岩名动一时,他还是一样的看法,他也有个遗憾,没有和齐清岩斗过法,都说齐清岩如何厉害,而他没有真正交过手就是不会相信。

    今ri与净念一交锋,他就发现这个小道士真是不简单!

    净念反击,欧阳剑冷哼一盛,胡须下的神情看不清晰,眼里光华显露出了他的怒气,青sè匹练直shè而来,欧阳剑双手一合,真气轰然而动,双掌之上竟然响起“轰隆隆”之声,犹如海水涌动,cháo起cháo落,巨响陡起,四周空气随之震动,瞬间,这里似乎已不是山谷,而是惊涛骇浪的大海。

    cháo声大作,水光也自大作。先是从欧阳剑手上亮起。继而就在四下闪动。水光闪闪,涛声响亮,山谷似乎已是承受不了涛声水光,地面,山壁竟然抖动起来,而净念所发的青光匹练直接就被水光淹没,转眼间就没了踪迹,chun水剑终于显现出了最强的一面。

    净念就觉得天摇地动。四下水光闪耀,耳边涛声不绝,弄得他是心烦意乱,气息不顺,凝聚的真气也自散乱,此刻他的仿佛身处于深海之中,被大海完全吞噬,感觉很不好受,身形摇晃,站立不稳。

    水先生早已退出老远。见此情形,他并不为净念担心。神情不变,眼神有些古怪,而他注意的人居然不是净念,而是欧阳剑。

    忽然,水先生发出一声轻叹,微微摇头,仿佛有些无奈或是失望,随即他传音于净念“别慌,静心凝神,真气凝聚于足,先将身体稳住。”

    净念依言而行,果然感觉好了许多,随后又听水先生道“他的真气虽强,但很散乱,寻找弱点,便能一击而中!”

    有了水先生的指点,净念心神已然宁静无比,并且觉得灵台是极为空灵清明,这种感觉很奇怪,净念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灵台空灵,元神就强,神视也就变得极为明锐,微微一扫,四下情形已是清晰可见,果然,如水先生所言,欧阳剑真气虽然强悍,但暴露出来的弱点也就不少,方才净念是为其气势势所摄,一时心乱没有察觉,此刻净念胸有成竹,太清道力护住身体,轻喝一声,手中青光再盛,随着一声清鸣,净念已是祭出仙剑!

    以净念此刻的修为,单以真气和欧阳剑对抗纯属是不智之举,必须借助法宝之力,这样或许还不至于输得太惨,净念可没妄想自己能把大名鼎鼎的补天剑怎样,这次斗法别受伤就好,这就是净念最好的结果。

    仙剑名为青云,剑如其名,青玉似的剑身散发着云霞般的剑气,剑锋一振,云也似的剑气四下伸展,云霞乍展,涛声水光便自一敛,剑气再吐,瞬间就充斥了百丈空间,剑气卷动,声势竟是愈发强劲,欧阳剑的chun水剑气竟是阻拦不住,任凭青云剑气扩展,蔓延,势不可挡,无处不在。

    怎会如此!欧阳剑不觉骇然,净念竟然在瞬间修为大增,真气暴涨,剑气四下伸展,所带的力量在他意料之外,让他是措手不及,chun水剑竟是失守,不但锐气大减,还被净念青云剑气迫得连连后退,欧阳剑居然落了下风。

    怎会如此?!惊诧的不但是欧阳剑,净念也是一样,青云仙剑不过是上品法宝,威力还没有达到一祭出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可此刻看来,青云仙剑所蕴含的力量只怕就是仙品法宝才有的。

    一剑祭出,力克chun水剑,而当事人都是莫名惊讶。

    净念虽是疑惑,剑势却是不减,真气催动,青云剑气再度涌动,此刻整个山谷已被青云密布,欧阳剑也被剑气围绕,一时间补天剑欧阳剑竟让一个崆峒派后辈弟子占了上风。

    欧阳剑又惊又怒,如此情形他做梦都想不到,区区一个后辈竟然使他这般难堪,即便他还没输,这种形势已然令他大失颜面,怒气上涌,欧阳剑大喝一声,宛如惊雷,震得四下又是一颤,真气提聚,手中水光大盛,cháo音之声震耳yu聋,响彻天地,继而就见一道晶莹无比,炫目闪亮的光束横空出现,光彩夺目,立时就将青云剑气驱散打乱。

    锐烈,晶莹的锋芒冲天而起,怒指苍穹,山峰虽高也遮挡不住它的光芒,方圆数里在它的映照之下已是通明一片,犹如白昼。

    群山失sè,chun水剑下的净念却是神情平和,异常冷静,青云仙剑遥指欧阳剑,剑气虽已收敛,可锋芒凝聚气势不减,只是受到chun水剑的强大锋芒影响,剑身不觉发出阵阵轻颤,不仅是剑身,净念的身体也是一样,他知道,欧阳剑只怕已是尽出全力,chun水剑蓄势凝力已至顶峰,接下来这一剑,必将有着石破天惊,无坚不摧的威势,他恐怕抵御不了。

    净念也是全力以赴,说也奇怪,即便身在如此形势下,他的心依然很静,波澜不惊,灵台空灵异常,净念有个很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的这颗心不属于自己,完全不受自己情绪的影响,这是好事,但绝不合理,净念知道就凭自己的修为根本就达不到这种心如止水,置身事外的超然境界,怎会如此,此时此刻,净念忍不住如此想道。

    “别胡思乱想,好好应对他的这一剑!”水先生淡然闲逸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了。

    净念闻言一惊,收敛心神,太清道力连通青云仙剑,并且还与天地有了一种奇妙的联系,甚至他和chun水剑都有了奇异的感应。

    不过,很快欧阳剑察觉到了这点,冷冷一哼,炫目晶莹的剑锋猛地一振,剑光四shè,引动了方圆十里的气息波动,使得净念瞬间失去了那种微妙的感觉,接着,欧阳剑挥剑而下,jg芒一闪,直劈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