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章剑荡中原二十

作品:《仙途正道

    水先生能御天地间的元水之力为己用,水力凝结,锋芒一现,大势便成,遇到强敌,水先生也是甚为手痒,右手再动,晶莹水柱瞬间就化为了一道长达千余丈水色锋芒,光彩闪动,光芒万丈。

    在如此炫目的剑光映照之下,净念终于看到了与水先生斗法的那个人,果然是个女子,一身红衣,飘然若仙,容貌极美,净念乍看之下,差点就叫声“厉姑姑”,可很快他就发现这个红衣女子并不是厉轻恬,但容貌美得和厉轻恬是不分上下,都是一样的美。

    水先生御动元水之剑,大有将天地一分两半之势,但他没有立刻出剑,只用剑势笼罩了红衣女子。

    再看红衣女子,仰首而立,望着那柄凌天之剑,绝美的脸上并无惧色,反而嘴角隐含淡淡笑意,神态从容,再配上那曼妙身姿和绝美容颜,此刻她就是天仙下凡,美丽不可方物。

    红衣女子如此风姿,不但让净念有些直眼,就是水先生也是暗自赞叹“我生怕所遇女子中就以水清为最,可水清与此女相比也是颇有不如,修为,容貌都是逊色不少,要单以容貌来说,只怕也只有百里冰能与她相媲美了。”想到故人,水先生不免心生感慨,在他心中水清,百里冰已然物化,香消玉陨,早已不在世间,可叹可惜啊!

    净念,水先生惊艳于红衣女子的容貌以及超强的修为,而那红衣女子也在喃喃的道“没想到刚到中土就遇到了高手,岛主说的真对。中土还真是藏龙卧虎呀!”说到这里。她那双美眸遥遥望向了水先生。随即眼中精芒一闪,玉手之上陡然闪起一道紫红色光华,灿灿光芒,极为夺目,她催动真气,紫色光华随之暴涨,化为一柄紫色光剑,凌空而起。竟是毫不犹豫的迎向了那柄元水之剑。

    红衣女子说打就打,干脆利落,这倒是很合水先生的脾气,不禁轻喝道“好!”右手一动,剑锋便自斩落。

    元水之剑与紫色光剑瞬间相交,这次没有巨响,只有一声清鸣,红衣女子娇躯微震,水先生身形巍然不动,只是俊目里流露出了惊奇之色。原来他与那柄紫色光剑一接触后,并没有感觉到了多么巨大的力量。而是隐隐觉得有股奇异的吸力在吸取自己的真气,随后那柄紫色光剑竟然化为一根粗大无比的紫色藤蔓顺着元水剑锋缠绕而来。

    水先生见状微微一惊,真气催动,剑锋连振,竟是无法摆脱紫色藤蔓的束缚,并且那种奇异吸力是越发强大,自己的真气已被吸取了不少。

    水先生暗自骇异,这种诡异情形他是首次遇到过,心中不觉想道“难道她修炼的是化血?”可水先生看这红衣女子浑身上下并无一丝邪气,实在不像是修炼了魔道心诀之人,但这诡异的吸力又是从何而来?

    紫色藤蔓来势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水先生不远处,晶莹闪亮的元水之剑已是光华黯淡,差不多快被紫色藤蔓完全覆盖,此刻再看这紫色藤蔓,仿佛就是条凶狠狰狞的紫色巨蟒,张嘴而来,就要把水先生,净念一口吞下。

    净念是惊呆了!这种斗法的场面让他又是大开眼界,不过眼看紫色藤蔓就要缠上了自己,净念的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但他对水先生是充满信心,虽惊不乱,心里还在想“这红衣女子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如此厉害,连水先生都不能那么轻松的应付了。”

    净念的信心不是盲目的,水先生岂能就此束手,沉声一喝,真气再摧,元水之力瞬间涌动,本已黯淡的元水之剑光芒又起,光彩一盛又盛,隐隐透过了紫色藤蔓,受到元水之力的阻拦侵袭,紫色藤蔓缓缓收敛,奇异的吸力已是也受不了强大元水之力,顿时受挫,红衣女子娇躯再震,发出一声娇吟,娇容微变,美眸中寒芒闪动,她已是动了真火,也明白了水先生不好惹,自己要是再不小心,就要吃更大的亏。

    水先生乘势而上,元水之剑锋芒连闪,便将紫色藤蔓碎裂成了无数段,束缚一去,元水之剑锋芒毕露,精芒大作,水先生凝神御剑,剑锋一落,再取红衣女子。

    一声娇斥,红衣女子眼看剑锋已至头顶,娇躯是丝毫不动,而随着那声娇斥,她手中已是多了一物,乍看就是一个手镯,而此物显然不是凡品,闪动着青红相间的奇异光芒。

    这就是红衣女子的法宝,祭出之后,光华闪动之间,此环就化为了一道奇异光练,环环相扣,竟是套向了水先生的元水之剑,剑环交锋,发出“叮叮叮……”数声脆响后,剑环又自分离,声音不大,剑环各自的主人却是反应不小,红衣女子在虚空连退数步,水先生虽没退步,却是身形一阵摇晃。

    红衣女子是甚为倔强,占不上风就极为恼火,娇哼一声,玉手一振,催动真气,那法宝光芒再盛,继而一个个巨大而又光影流转的光环就向着水先生射来,那光环好大,似乎就是随风而长,越变越大,竟然足有数百丈大小。

    巨大的光环当头罩来,水先生,净念便觉得上空气息骤然凝聚,那一连串光环看似巨大,来势不着边际,实则具有收缩空间,凝结气息的巨大力量。

    净念也只是这个感觉,水先生除此之外,还觉得自己凝聚的元水之剑已被这巨大光环套牢,锁定,剑锋光芒虽在,但自己御动起来已是颇为困难,当然水先生也不会就此认输,凝神凝力,剑锋光华一闪,接着一动,这一动可算是经天纬地,上下开阖,剑锋破空,一切光环顿时一一破碎,化为了点点光影。

    斩碎光环之后,水先生神情已是颇为沉重。这一剑并不轻松。耗损了不少真气。那柄元水之剑也收缩了许多,红衣女子被水先生一剑化去光环之后,都是一怔,她是没料到对方竟能这样轻易的摆脱多情环的束缚,一怔之后,红衣女子又是一怒,恶狠狠一瞪水先生,手中多情环再次催动。这次光环依旧灿烂,只是红衣女子换了一种方法,光环又成了链形,横空一扫,向着水先生缠来,大有不死不休,死缠烂打的势头。

    水先生见红衣女子如此难缠,也是怒气上涌,冷喝一声,一直未动的左手终于动了。那柄元水之剑光华一闪就分为两柄,水先生双手持剑。锋芒更盛,双剑以交错之势划向了那道青红相间的环形光链,而这次红衣女子并不是硬碰硬,玉手摆动,光链变得如水般轻柔,以极其柔和的姿态缠上了双剑,缠绕,交错,顺着剑锋竟是把两柄剑锋捆绑在了一起,这还不算,光链缠住剑锋之后,水先生便觉得自己真气又开始被一种强大的吸力吸噬,吞食。

    忽然,那红衣女子叫道“奇怪了,这人怎么没有血?!”

    她是很惊讶的叫了一声,水先生脸色已是很难看,阴沉沉的,眼中怒意大盛,喝道“吸噬他人精血,化别人真气为己用。你究竟是什么人?竟会此魔功?”

    红衣女子闻言俏脸一沉,娇斥道“什么魔功!这叫紫薇真气,不懂就不要胡说,快点认输,否则有你好看!”

    水先生见她大言不惭,似乎已是胜券在握,不禁冷笑道“我平生最恨魔道中人,遇之便杀,从不手软,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正道,何为正气!”

    红衣女子听他说的义正言辞,浑身有着一股凛然正气,不禁暗自嘀咕道“莫非打错了好人,这可不好玩了,要是被岛主知道,我岂不是又要挨训了!”心中犹豫,她的气势便是一弱。

    水先生是何等人物,见红衣女子真气忽然有了变化,便乘势而动,双手一分,剑锋闪动,双锋交错,就将青红色光链裂为数截,因为断定了红衣女子来历不正,水先生再不留手,真气催动,手中剑锋连续闪动,由二变为四,从四变为八,也就瞬间,水先生手中所御已不是两柄剑,而是成百上千柄剑锋,剑光闪闪,犹如波影水光,层层推动,似如狂潮怒涛,如此剑势,不仅凌厉,而且是浩浩荡荡,便如千军万马,奔腾杀到,威势之强,所向披靡。

    红衣女子一时恍惚,便被水先生剑势所困,看到四下剑锋如海,她不免有些失措,因为有所顾虑,她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竟然犹豫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样一来,水先生剑势竟是势如破竹,直迫而来,等到红衣女子回过神来,她已是被剑势所困,手中多情环光彩虽强,却也只能护身,再无攻敌之力,眼看如山似海的剑势步步紧逼,红衣女子脸上显露出了几分慌乱,扬声叫道“小鱼哥哥,快来救我。”

    见她扬声呼救,水先生神色是微微一动,几乎同时,他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远处飞来,速度之快,实是瞬息千里,水先生眼里显现出了骇然之色,忙对净念“你快离去,对方实力太强,我只怕护不住你了!”

    净念见水先生神情紧张,失去了以往的淡然,知道形势不妙,可让他弃水先生不顾而离去,他如何肯干,即便帮不了忙,他也不能这般没义气,当下断然道“晚辈就和前辈在一起。”

    水先生是很感动,可净念留在这里实在无用,正要再说,那股强大气息已至眼前,因为看到了红衣女子情况危机,那人也不多言,身形不停,他就已出手。

    来人是个青衣男子,而他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只见他双手一推,掌心吐出两道蓝色光芒,与光随行的就是阵阵雷鸣,“轰隆隆”之声顿时响彻天际,雷声起,电芒更盛更亮,裂空而过,正正击在水先生的千剑之上,随即便是一声巨响在空中炸起,气流翻滚,席卷四周,波及数里,水先生,净念随势急速后退,而青衣男子,红衣女子也是身形不稳,连退了数丈。

    水先生见到青衣男子蓝芒出手,惊雷滚滚。便是神情大变。不觉叫道“五雷天心正法!”随即再看青衣男子。水先生眼神又多了几分疑惑。

    净念也听到了水先生的惊呼,脸色也是大变,五雷天心正法,这可是龙虎山天师道的道法神功,难道是天师道弟子重现世间了?

    只是净念一看那个青衣男子却不是道士打扮,身形高挺,容貌清秀,看起来极为年轻。双目里蓝光隐隐闪现,此刻正是凝神以待,双掌之上还有蓝色电芒流转,就如无数条蓝色小蛇游走于掌心,净念甚至都能听到“嘶嘶”之声,看到这种情形,也感觉到了一股蠢蠢欲动的强悍气息,净念不觉又是一惊,心道“看样子这就是雷电之力了,好强啊!”

    青衣男子一举解围。并没有立刻出手的意思,问到红衣女子“小薇。你没事吧!”

    红衣女子见到后援来了,顿时轻松了,娇笑道“还好,小鱼哥哥,这家伙太坏了,你快教训他一下。”

    水先生闻言皱眉,青衣男子对于红衣女子的话似乎有所怀疑,看看水先生,他见水先生气宇不凡,并不像什么坏蛋,就对红衣女子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小薇,是不是你又惹事了?”

    红衣女子被他怀疑,顿时大感委屈,噘嘴道“小鱼哥哥,你怎么不相信我,我真的没惹事,你看那个家伙,多像坏人!”

    水先生被她连番说成坏蛋,是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他也奇怪青衣男子的来历,就道“阁下好精纯的五雷天心正法,不知阁下与天师道有何关系?”

    青衣男子还没说话,红衣女子已是叫道“什么天师道!小鱼哥哥,别跟他废话,快打呀!”

    红衣女子生怕水先生和青衣男子谈出交情,那她的气可怎么出,话到一半,她就出手了,手中多情环又缠向了水先生。

    青衣男子喝止不及,只能无奈摇头,知道红衣女子的脾气,他是拦不住的,而水先生见红衣女子如此难缠,也是大动肝火,凝神催动真气,元水之剑凭空显现,锋芒依旧锐利,剑气涌动,实有翻江倒海,天翻地覆的声势,见到如此威势,青衣男子不觉变色,提醒道“小薇小心。”

    红衣女子也是心惊,却道“谁叫你不帮我,我死了你就开心了!”

    青衣男子苦笑一声,他是颇为为难,帮也不是,不帮也不好,而他想要分开两个渡劫境高手,他也没那个本事,犹豫之间,水先生已和红衣女子斗在了一处,打了个不可开交。

    青衣男子也知道这样斗下去,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想劝红衣女子收手,又怕对方不会收手,这可是一个难结之局。

    就在青衣男子苦闷之际,一个淡蓝色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旁,那人来的无声无息,出现的毫无征兆,现身之后,便道“小鱼,小薇在和谁斗法?”

    青衣男子见来人忽然出现,也不惊讶,忙道“岛主,我也不太清楚,小薇……她……”

    他不知该如何说,淡蓝色身影却是明白了,眉头微皱,颇为不悦的道“小薇又惹事了吧!这个丫头,真是……”他对于红衣女子也是有些束手无策。

    当然他也很关心红衣女子,仔细看了看斗法中的两个人,方才来时他没有太在意,此刻一看他神情就是一变,随即他又看到了水先生身后的净念,目中神光一闪,只一下就看出了净念的来历,继而神色又变,重重一哼,看了青衣男子,眼神极为凌厉,沉声道“你也是,怎么由着她胡来!”

    青衣男子知道事情不妙,哪敢多言,心道“小薇这丫头真是不省心,刚刚到了中土,就惹出了事端,这可如何是好?”他不禁为红衣女子担心起来。

    淡蓝色身影见青衣男子默然不语,便已明白,微微摇头,随即身形一闪,竟是到了斗法中央之处,此刻正是元水剑与多情环交锋最激烈的时候,场中气息涌动,剑气环影,汇聚一处,别说人就是块铁也会被气流绞成粉末,淡蓝色身影如此举动,就是找死。

    净念就是看到了这一幕,立时就失声惊叫了一声,而随后发生的事情,直接就让净念大张嘴巴,哑口无言了!

    淡蓝色身影自然不是找死,身处风暴中心他是毫发无伤,神情淡然之极,就见他大袖一挥,隐隐约约就看一道淡淡的,近乎无色的光华自袖中洒出,这道光华看似平淡无奇,却有着无比神奇的力量,光华展开,不论是元水剑的锋芒,还是多情环的光影是为之收敛,而水先生,红衣女子一见淡蓝色身影不觉齐声惊呼,急忙收敛真气,回收法宝光华,淡蓝色身影顺势收袖,而这大袖一舒一卷,所有光华尽皆被大袖所收,漫天光彩立时消散,瞬间没了踪影,这就是袖里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