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剑荡中原二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空明大师比铁虎想象中要年轻很多,面如冠玉,容貌清俊,双目闪动着柔和但又清亮的光彩,那眼神蕴含了很多东西,有着洞察一切的锋芒,也有着看透世间纷扰的睿智,也有着悲天悯人的慈悲,见到了这双眼睛,铁虎就会联想到经常在画像上,寺庙里见过的佛像,这双眼睛与佛眼几乎一般无二。

    铁虎一见到这双眼睛,急躁的心立刻就静了下来,而空明大师看到铁虎怔怔望着自己,不觉笑道“铁虎,见到贫僧后,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失望?”

    铁虎忙道“前辈,您可别这么说,你是我师叔的朋友就是我的长辈,您还是别自称贫僧了,我可受不起。”

    空明大师笑道“那好,你若觉得不习惯,我就随俗了,这样你的感觉好些了吗?”

    铁虎没想到大师是这样通情达理,这样随和,一想这也是冲着师叔的面子,忙道“前辈,你真好!难怪和我师叔是朋友。”

    空明大师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听铁虎说的有趣,他的眼里笑意又浓了一些,说道“你天性质朴,很有慧根,又是先天神力,所以才能修炼降魔金刚杵,难怪你会被圆通看中,看起来圆通人虽变了,眼光还是不错的。”

    提起圆通,铁虎又是怒气冲冲,气道“前辈,圆通太可恶了,你快救我出去吧!”

    空明大师见他如此恼怒,就道“铁虎,我的话你可愿听。”

    铁虎忙道“前辈的话晚辈当然愿听。您请说。”

    空明大师笑容微微一敛。眼里神光一闪而逝。稍显严肃的他,多了一份威严,如此形象又让铁虎一阵恍惚,似乎见到了佛祖,差点就要双腿一软,对空明大师顶礼膜拜了。

    不过空明大师的神佛法相是乍现乍隐,很快他又恢复了淡然而笑的样子,就听他和声道“铁虎。我问你峻极禅院是什么地方?”

    铁虎闻言一怔,随后道“佛门圣地,修真大派。”

    空明大师含笑道“修真大派言过其实了,佛门净地倒是名副其实,而这里就是峻极禅院历代弟子都向往进来的地方。”

    铁虎大奇,四下一看,就这样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竟然还是峻极禅院历代弟子向往之地,这是真的吗?

    空明大师见他满脸疑惑,满眼诧异,就笑道“看起来不像是吧?”

    铁虎苦笑道“这地方……嘿嘿……”

    铁虎干笑一阵。表情自然是很尴尬,空明大师微笑道“我可不是自夸。你看这须弥秘室的四壁,你可知这是什么材料?”

    铁虎摸摸石壁,那是种微微泛黄,又带点暖意的石头,至于什么名称他不知道,就摇头道“晚辈不清楚,莫非这石头还大有来历?”

    空明大师点头道“正是,来头很大,此石名为金刚岩,并非世间所有,而是来自天外,而且原本就是一块,浑然一体,四四方方,看起来便是一个极其规整的方块。”

    铁虎惊道“一块石头,那是多大的一块?”

    空明大师环顾须弥秘室一下后,才正色道“尺许而已。”

    铁虎骇然道“尺许见方!”继而道“这怎么可能?”

    难怪铁虎惊骇和不相信,他身处须弥秘室,早就对这里是了若指掌,这间屋子数十丈,比之尺许也不知大了多少倍,怎么算这间屋子也不能和块小小的石头划成等号。

    空明大师神情不动,见铁虎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便含笑道“说起来是不可思议,但这就是金刚岩的神奇法力,此石不但蕴藏无穷神妙之力,更具有大小变化之神通。”

    铁虎闻听此言,顿时一吐舌头,惊道“前辈,您是说这块石头还会变化大小?”

    空明大师点头道“正是,金刚岩小时也就尺许,大时可达千丈,轻重也是随心变化,既可轻若鸿毛,也可重如泰山,金刚石若是炼制成法宝,威力之强不可想象。”

    铁虎真是听呆了,他没想到自己会是在块石头里,而且还是块尺许大小石头,愣了片刻,他才道“晚辈真是无法想象,金刚岩,金刚岩,我师傅怎么没给我讲过。”

    空明大师笑道“金刚岩的存在只有峻极禅院的弟子知晓,其实说起来金刚岩真正的主人并非峻极禅院,而是当年伏羲八门中的山门,也就是山门高手才能施展神通,将金刚岩的法力完全激发。”

    山门铁虎听说过,金刚岩果然来头很大竟然和山门有着如此密切的关系,也难怪会如此神奇,铁虎看看四下,惊叹道“真看不出这里会是这种情况。”继而又想到一个问题便道“前辈,圆通把我困在这里难道真是想让我修炼什么道法吗?”

    空明大师正色道“当然了,金刚岩蕴含之力可以激发修真之人体内真气运行,若是修炼之法得当,便可获得无上大力,这须弥秘室就是修炼鄙寺降魔金刚杵的最佳之地,当年圆通就是在这里参悟了这门神功,从而修为大进。”

    降魔金刚杵,铁虎也曾见识过,知道这是峻极禅院的独门道法,而峻极禅院似乎也只有圆通会,其他弟子因为禀赋差异无法修炼,想到这个,铁虎终于明白了,叫道“圆通当年就想让我修炼降魔金刚杵,时隔多年,他还是不死心,我就奇怪了,他为何要缠着我。”

    空明大师自然知道原因,不过他没有明言,只是轻叹一声道“你可以问他原因,铁虎,我之所以现身就是想让你在此地安心修炼,学会降魔金刚杵,你既然到了这里便是有缘,又何必执意不学,错过了这次大好机遇。”

    铁虎听空明大师如此一说后难免有所心动,可想到师傅,他的这个心思就消散了。就道“前辈。这事是不错。可我毕竟是崆峒派弟子,学了别派道法,只怕是非常不妥吧。”

    空明大师笑道“你顾虑的很对,但事有例外,这次你是为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你师傅知道后定然不会怪你,若是清虚不通情理。到时候我自会为你说情,清虚不会驳我的面子,你放心就是。”

    有了空明大师的这些话,铁虎就是吃了定心丸,忙感谢道“多谢前辈的帮助和指点,晚辈这就安心了,只是不知圆通他是不是别有所图。”铁虎实在不相信圆通这么做就是在助人为乐,与人为善,这可不是圆通这种人能做得出来的。

    空明大师含笑道“你放心便是,圆通若有图谋也过不了我这关。”

    铁虎又道“对了。圆通此刻去了哪里?”

    空明大师随手一指,就见虚空中陡然亮起一团光影。晶莹闪亮,犹如一面镜子,里面显露出来圆通的形象,盘膝坐在一块岩石上,双目远望,若有所思。

    铁虎看圆通似乎在一座山顶之上,从光影上都看到了远处隐约显露的山峰,不觉奇道“这家伙在什么地方?”

    空明大师道“这是距离峻极禅院两百多里的月影峰,也是嵩山诸峰之一,也就在你所在的地方。”

    铁虎先是一怔,随即醒悟,惊道“圆通就在外面?!”

    铁虎大叫之后,慌忙收声,生怕惊动了外面的圆通,空明大师见他如此,就道“无需惊慌,圆通察觉不到。”

    铁虎望着镜子里的圆通,看他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不觉奇道“前辈,这是为何?”

    空明大师淡然道“我施了个小法术,所以他就察觉不到。”

    铁虎恍然道“前辈神通广大,晚辈早该想到了。”可他又想起一事,就道“前辈,圆通已是峻极禅院的叛徒,那他是如何取得了金刚岩?”

    空明大师道“自然是偷出来的,那天圆通潜入峻极禅院盗走了金刚岩,当时我觉得奇怪,也没阻止他,就跟着他想看看他要金刚岩做什么,没想到他竟是想成全你,唉,难得他还有这份心。”

    铁虎听他说的轻描淡写,似乎没把圆通的所作所为放在心上,意思也很清楚,空明大师要想取回金刚岩就是举手之劳,区区圆通在他眼里就是个贼,可笑圆通还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哪知道早已被空明大师牢牢盯死了。

    铁虎心道“师叔的朋友就是厉害,这位空明大师修为当真是深不可测,圆通那么厉害的人物,他都没放在眼里,看起来我听他的话就对了。”

    打定了主意,铁虎就道“前辈,晚辈就听你的,好好修炼,可我该怎么做,才能做到最好?”

    空明大师见他想通了,脸上露出欣慰之色,微笑道“这就对了,至于如何修炼,圆通早就为你安排好了,你体内真气已被他重新整理了一遍,所以你以太清道力心诀运行真气,但结果却是运行了降魔金刚杵。”

    铁虎脸色一变,惊道“那我的太清道力岂不是没了。”

    空明大师道“别担心,等你降魔金刚杵有所成就后,真气归元,太清道力就会恢复,不会消失,你安心修炼便好。”

    铁虎白白惊了一次,都觉得很不好意思,脸一红道“晚辈失态了。”随后又道“前辈,不是我心急,我就想问问,几时才算是有所成就?”

    空明大师笑道“这很简单,等你能推开这扇石门就算大功告成了。”

    铁虎看看那块厚重的大石门,脸色就有点难看了,天晓得这扇石门会有多重,几万斤还是十几万斤?

    空明大师见铁虎是满脸苦闷之色,就道“别灰心,只要你用心,再有金刚岩之助,就能做到,这样吧,你此刻就静心修炼,我在旁边为你护法,看有没有能帮到你的地方。”

    铁虎现在对空明大师是万分信服,闻言大喜,知道若能得到这样一位高人的指点,自己肯定会有很大的收获。

    当下铁虎就凝神静心,默运真气,他现在已是有了基础,真气运行数周天后。他就觉得身体又是充满了力量。而这股力量不但强大而且能控制自如。气息涌动,似乎就能推动一座山,轻轻挥手,仿佛便能把天划开一个口子,即便是在入定中,铁虎也能清楚感受到须弥秘室在阵阵颤抖,那是他真气透体而出造成的后果。

    空明大师在旁边仔细观察着,见到铁虎气息涌动的声势。便微微点点头,心道“铁虎禀赋极佳,短短时间就到了这种地步,也罢,我就成人之美,助他一臂之力。”

    想到这里,他身形一闪就到了铁虎身前,继而伸出右手,轻轻放在铁虎头顶,只见他右手金光流转。将铁虎完全笼罩,而那金光自空明大师手中透出是缓缓进入了铁虎体内。如此持续了一个时辰,金光才逐渐收敛,空明大师收回右掌,凝目看了铁虎片刻,随后露出了满意的神情,接着空明大师就在瞬间没了踪迹,凭空消失,离开了须弥秘室。

    空明大师离开很久之后,铁虎才醒了过来,这次铁虎有了一些变化,脸上隐隐透出淡淡金光,眼神也明显锐利了,缓缓站起身形,不经意间,铁虎身体内就散发出了一道气息,“轰隆”一声,气息涌动撞到了那扇石门之上,那力量是巨大的,一阵震荡之后,那扇与四壁严丝合缝的石门竟然动了,向外移出了数分。

    铁虎见状,自然欣喜,缓步来到石门之前,就欲伸手推门,而他的双手刚刚碰到大门,圆通的声音就传了进来。“铁虎,做得不错,不过以你此刻的功力,只怕还推不开这扇石门。”

    铁虎现在听到圆通的声音明显冷静多了,听圆通如此说,铁虎眼睛一转,冷笑道“你别小看我,如果此刻我就能推开石门呢?”

    圆通冷冷的道“不可能,如果你真能做到,我就……”铁虎等得就是这句话,立刻道“你就什么?马上放了我?”

    圆通寻思了一下道“放你也可以,我迟早也会放你,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铁虎暗暗一喜,神情却很淡然,道“你的话就如放屁,我是不会相信的。”

    圆通闻言是颇为恼怒,沉声道“我生平从未食言过,你若此刻就出来,我就答应你的条件。”

    铁虎乘热打铁,紧跟着道“那好,你替我找到墨凤凰,这就是我的条件。”

    圆通也没多想,以为铁虎就是在和自己置气,就道“这个条件我答应了,你现在出来,我就带你去找墨凤凰。”

    铁虎叫道“好,你别反悔,我这就出来给你看看。”说话之间,铁虎身上,手上,眼中金光陡然大盛,而那金光一盛之后,就凝聚在了铁虎的双手之上,形成了一道又粗又大的金色光柱,光柱一头在铁虎双掌之中,一头就抵在了石门之上,随着光柱慢慢变大变粗,金光也就越盛,金色光柱缓缓推动着石门,一份一毫的推进,石门在缓慢的移动,铁虎神情肃然,双掌稳如泰山,而他此刻的样子就像是在推一座山。

    铁虎以推山之势推动了石门,那道金色光柱正是峻极禅院的降魔金刚杵,佛门,据说修炼有成后就能得到佛祖所赐的无上大力,那力量究竟有多大谁也不清楚,但看此刻铁虎推动石门的声势,这力量委实大到了不可思议。

    终于,石门被推开了,在见到阳光的那一刻,铁虎有喜悦还有几分激动,而见到阳光后,他手上便是猛然一轻,前方就是一空,山没了,那股大力就没了方向,一下子便走空了,铁虎收势不及,身子向前一冲,而脚下居然也空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好在铁虎现在已是迈入了高手行列,真气一提,身形就已平稳,脚下已是踩到了实地。

    于此同时,铁虎也听到了圆通的一声惊咦,寻声望去,就见圆通在他面前不远处,正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那样子在圆通脸上出现,简直就是个奇迹。

    铁虎见状,很是得意,不过他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回头一看,在他身后没有一座大大的石室,赫然就是块尺许见方的黄色石块,散发着水晶般的光彩,还有丝丝阳光一样的暖意,这就是金刚岩,也就是须弥秘室。

    须弥秘室漂浮在空中,轻飘飘的,随风而摆,似乎随时会被风吹走,这就是方才还把自己困在其中的屋子吗?

    铁虎是听空明大师说了金刚岩的神奇之处,但当亲眼见到后,他还是十分惊奇,脱口道“这就是金刚岩呀!”

    圆通听铁虎一口叫出金刚岩,神情就是一变,沉声道“你竟然知道金刚岩?你是怎么知道的?”

    铁虎这才面对圆通,昂首挺胸,很有气派的道“我知道的东西你想也想不到,圆通,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带我去找墨凤凰,立刻马上,不然你就是说话不算话的混帐王八蛋!”

    圆通脸色铁青,他想不通铁虎怎会这么快就能出来,而且方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分明已是达到了降魔金刚杵的上乘之境,当年他虽然是从须弥秘室出来了,但绝没有铁虎此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