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剑荡中原二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血隐虽然不太懂也不愿理会人的世界,可修真途中众生平等,天心教这么嚣张就引起他的好奇心,这让他联想到了圣心教,思量一番,血隐就准备去天心教总坛看个究竟,看一下这个天心教主的是何方神圣。

    清岩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你去了王屋山天心教总坛?”

    血隐说的口干正将一碗酒倒入了嘴里,闻言便含含糊糊的道“我是有这个心思,可到了半道便遇到了圆通,他妈的,你们也知道我和他的事情,同门不同心,早晚会有个了解,而当时我路过崆峒山就想去找你,可说也奇怪,天心教居然知道了我的行踪,圆通出现就是请我去宝鸡城,说天心教有事找我商量,老子奇怪,就想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就随着圆通去了宝鸡城。”

    以后的事情他们也都知道了,血隐一看崔莹莹,举碗道“来,长白……崔姑娘我们喝一碗,咱们是不打不相识。”

    崔莹莹也是很有豪气,举起海碗道“血蝠王客气了,我们可算是朋友了。”说着一饮而尽,继而她斟满酒,道“能与诸位同桌对饮是我之幸,来我敬诸位。”大家举碗共饮,喝得十分畅快。

    血隐喝得高兴,不觉又想起了一事,便对水先生道“想不到你我还能这样同桌喝酒,他妈的,这就是世事难料,你……你究竟出了什么事?”

    血隐也不是笨蛋,水先生隐匿真容,不愿显露身份。肯定事有蹊跷。故有此一问。

    崔莹莹很关注水先生的事情。闻言神情微变,手里的酒碗自然一顿,水先生面露苦涩,缓缓饮了一碗酒后,才道“我的事情不说也罢。”

    血隐听了是甚为不悦道“这就是不当我是朋友了,说出来听听,怕什么。”

    水先生苦笑道“我不是怕,是不愿再提。来喝酒,我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崔莹莹看出了水先生眼里的苦楚和忧郁之色,心里竟是莫名一动,居然有点伤感,这种情绪她数百年都未曾有过,也让崔莹莹悚然一惊,暗道“怎会如此,难道我……”

    除去崔莹莹外,清岩是最了解水先生的,知道说起往事便是在揭水先生心里的那块伤疤。那种痛是无法形容的,暗叹一声。清岩道“血隐,喝酒就喝酒,不痛快的事情说它作甚,来,我们喝一碗!”

    血隐一想也是,也就没再多问,就和清岩一碗碗喝了起来,虽没再说,水先生心中郁结之气又起,怏怏不快,神情漠然,酒是越喝越急了。

    崔莹莹见他在喝闷酒,就道“水先生,我是久仰你的大名了,今日一见真是风采绝世,令我顿生倾慕之意,不知我能否有幸和你结为朋友?”她语气柔美亲和,很难想象长白魔尊者会是这般的模样。

    水先生知道她的眼力厉害,自己的身份瞒不过她,又听她说话这样客气,表露出了结交之心,若是换在以前,和长白魔尊者这样的人交往,他是会有很大的顾虑,可今时不同往日,水先生人变了,心性也变了,以往的观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能和血隐饮酒畅谈就是例子,此刻听崔莹莹有意结交,水先生也不推辞,含笑道“崔姑娘之名我也是久仰了,难得我们相遇,可算是缘分使然,崔姑娘如果不嫌弃我是孤魂野鬼,我是很欣然能与你成为朋友,这也是我平生幸事。”

    崔莹莹一直在等待水先生的回答,心情竟然甚为忐忑,听到此言后,她美眸中光彩顿生,喜气盈盈,显得美艳无双,看得水先生心里不觉一动,不及细想,就听崔莹莹喜道“你此话当真?”

    水先生正色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崔莹莹娇容之上喜色更浓,道“好,我们就干了这一碗,饮完酒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水先生举碗道“好,君子之交淡如水,而酒是水之精华,祝愿我们的交情就如这酒一样,绵软醇香,后劲悠长。”

    崔莹莹闻言,眼波宛如春水般流动着,凝望着水先生,娇声道“好,我先干为敬。”说完举碗痛饮,甚有豪气,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

    水先生显然很欣赏崔莹莹的气度,也是一饮而尽,继而大笑道“痛快!许多年都未曾这般畅快过了,今日我们要不醉不归!”

    其他人应声道“对,不醉不归!”

    齐鲤,小薇,墨凤凰,铁虎,净念看他们喝得高兴,不觉有些羡慕,小薇舔舔嘴唇,馋兮兮的道“酒这东西看起来不错,小鱼哥哥……”

    不等她说完,齐鲤就道“不行,岛主说过你不许喝酒!”

    墨凤凰奇道“为什么?”

    齐鲤看看小薇,都有些难以启齿,犹豫片刻才道“她酒量不行一喝就醉。”

    墨凤凰,铁虎,净念听了不觉恍然,小薇是玉面一红,很是不好意思,其实齐鲤说的很委婉了,她何止是酒量不行,就是酒品也不好,稍稍有点醉意就开始胡说八道,上回在水晶宫便是如此,和厉轻恬说了许多不相干的话,弄得厉轻恬没事就找清岩的麻烦,搞得清岩甚为头痛。

    自此之后,清岩就严令小薇不许喝酒,免得再出什么状况,有些话要是让外人听到了,岂不是有损他苍帝威严,长春岛主的伟岸形象。

    小薇看人家喝酒就觉得眼馋,满桌子的佳肴也就食而无味,神情显得有些苦闷,这丫头就喜欢观察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事情,百无聊赖时忽然发现崔莹莹看水先生的目光有异,她眼睛一亮,就低声对墨凤凰道“小凤凰,你看到了没有?那二位!”

    墨凤凰正和铁虎说笑,经过一段时间叙旧后,他们差不多像是回到了从前。二人正说的高兴。忽然听到小薇如此问。墨凤凰不禁一怔,道“看到什么?是谁?”

    小薇看到她眼波如水,脸带红晕,那模样几乎和崔莹莹没什么两样,虽然在和自己说话,眼睛还是不离铁虎,顿时明白了,无奈摇摇头。有气没力的道“没什么,没什么,你们继续。”

    你们继续,听起来就很耐人寻味了,墨凤凰脸色再红,似如朝霞,那样子……,小薇又是叹息一声,低声道“这一对对的……”她的声音墨凤凰没有听清楚,她也没有理会小薇的自言自语。就又和铁虎聊了起来。

    净念倒是听到了小薇的话,他并没有喝酒。觉得小薇话语奇怪,便道“小薇师叔,你说什么一对对的?”

    小薇已是没了兴致,瞪了净念一眼,轻喝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净念觉得太无辜,嘀咕一声道“我就是问问,这也错了吗?”

    齐鲤挨着净念,是看到了所有情况,见净念受了委屈,便安慰道“别在意,她心情不好,就喜欢发脾气,其实人很不错的。”

    净念道“弟子没事,齐鲤师叔,小薇师叔怎么了?”声音压得很低,算是悄悄话了。

    齐鲤笑道“女孩子总有几天脾气不好,过段时间就好了。”

    小薇听到了,噘嘴道“过段时间也不行,我就是生气!”这句话她说的很大声,大家都听见了,清岩眉头一皱道“小薇,你怎么了?”

    被清岩一问,小薇就没了脾气,居然笑嘻嘻的道“我?岛主我很好啊!没事没事!”

    见她嬉皮笑脸,清岩还能说什么,就道“没事就好。”随后又和水先生几人谈论起来。

    净念见小薇变脸快似翻书,是暗暗佩服,心道“高手就是高手,翻脸就是快!”

    小薇见净念一脸仰慕的看着自己,俏脸一板,轻喝道“看什么看,还不吃饭!小孩子真是多事!吃饭也不老实!”

    净念挨了训也就老实了,心道“女人就是善变,师傅说的很有道理!”随即又想到“师傅也没有成亲娶妻怎会如此了解女人,嗯,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

    他寻思之际,远在崆峒山的清虚忽然打了个喷嚏,浑身不觉一寒,凭空有此感觉,实是蹊跷的很,清虚不觉想道“是谁在说我坏话,还是……”他觉得这个情况很不正常。

    黄龙镇里最大的客栈正在经历着史上最大的一次盛宴,此盛宴不是人有很多,而是宴席上的客人,各个是大有来头,不论是正道宗师,还是邪道高手,亦或是异类修真都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渡劫境高手,而其中最强,后来名声最盛,最大的就是崆峒派的杰出人物,苍帝灵墟的第二任苍帝,长春岛主,齐清岩。

    就因为齐清岩的原因,黄龙镇中这位客栈的老板在得知他的身份后,就给自己的客栈改名了,把原来的悦来客栈,改成了长春客栈,而到了后来,齐清岩名头越来越大,这座本是叫做黄龙的镇子,居然顺理成章的成了长春镇,那座长春客栈在今后的数百年里是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发达亨通,据说这就是长春岛主的灵气才能有此长久不绝的财运。

    传说中黄龙镇盛宴持续了三天三夜,诸位高手是喝了个天昏地暗,而当事人都知道三天三夜夸张了,也就一天一夜而已,也不是大家都喝醉了,实在是没得喝了,黄龙镇中所有的酒馆,酒窖里的存酒都他们被喝光,喝尽,没留下一坛,而喝到最后,似乎谁也没醉,但酒不醉人人自醉,崔莹莹就似醉非醉了。

    这位昔日杀人不眨眼,毁掉无数高手,就是张步云也险些死在她剑下的长白魔尊者,此刻却是满脸柔情,浑身散发春风般的气息,蓝色的长发微微飘动,深蓝色的双眸里流露出了一种复杂的感情,玉手里拿着一只海碗,里面盛着黄龙镇仅存的美酒,娇躯轻摇,便如花般摇曳,那种姿态可谓是风情万种,动人之极,她美眸流盼,四顾许久,似乎在寻找什么人,最后目光落在了水先生身上,凝望对方片刻,她举碗道“来。再喝一碗!”

    水先生将手中碗一翻。碗口朝下。却没有滴落一滴酒水,示意之后,水先生才道“崔姑娘,酒没了!”

    崔莹莹娇笑道“你不是水嘛?变碗酒有何不可!”

    水先生苦笑道“凭空而来的手段,我可没有。”

    崔莹莹寻思一下,就把自己碗里的酒倒给了他一半,然后又道“来,这下可以了。为我们的……情谊干杯!”说着还碰了一下水先生的碗。

    水先生也不推辞。笑道“今日美酒伴美人,诚乃千古名士可遇不可求的佳事,我已是醉了,哈哈……”大笑声中,将酒饮下。

    崔莹莹最后半碗酒下肚之后,仿佛真要醉了,美眸迷离,娇喘阵阵,身形微微摇动,看着水先生。忽然道“好气魄,想我生平何时有过朋友。你却敢当,真是有气魄,我要醉了,你可有胆随我一行?”

    水先生双颊也有淡淡红红晕,闻言傲然道“有何不敢,我……我何曾怕过。”

    崔莹莹娇笑一声,身形如云飘动一闪就已到了屋外,立在院中,风姿绰约,凝望着水先生,她又道“我可要去了?你可要来?”

    水先生大笑道“来,为何不来!”随即吟道“曾因酒醉鞭名马,不以情多误美人!美人之邀,怎能不去!诸位,恕我们失陪了!”说话之时,便是匆匆一礼,接着身形闪动就到了崔莹莹身边,二人相对一笑,似乎一切已在不言中,接着二人齐声大笑,笑声起时,二人倏忽不见,再听笑声便自天上而来,瞬间就已远去,过了片刻,笑声这才寂然,他们已是离开很远了。

    清岩见状先是一怔,继而微笑,扬声道“水先生,正月初一,你可要来?”声音悠扬远去,也不知传出了多远。

    很快水先生的声音传来“我们不见不散!”清岩含笑点头,再不多言。

    水先生,崔莹莹二人飘然而去,着实令人一惊,而血隐是颇为淡然,并不意外,还嘿嘿一笑道“他妈的,老子就知道他们有一腿,操,不过,看起来这对……男女还是挺般配的,他妈的,老子这次算是牵对了线,呵呵呵……”说着又是一阵得意的笑。

    清岩闻言不觉莞尔,其余人还没有从错愕中醒来,只有小薇秀眉微皱,甚是幽怨的道“我说是一对嘛!果然没错,唉!”

    清岩自然也听到了小薇的幽幽叹息,是暗自摇头,当然不能理会这丫头,此刻血隐又道“他妈的,这次喝得过瘾,老子真是高兴,他们走了,老子也要告辞了!”

    清岩心里一动,就道“你要去哪?”

    血隐笑道“老子还有大事要办,多年不见老狼了,我要去看看他。”

    清岩惊道“你要去峻极禅院?”

    血隐道“废话,他在庙里出家我不去峻极禅院,难道去悬空寺?!”

    清岩知道他的脾气,去趟峻极禅院就会惹出大祸,忙道“我看你还是别去了,王大哥他……”

    血隐截口道“老子知道你怕什么,放心吧,老子这次出来脾气已好很多了,就是去峻极禅院看看老狼不会惹事,他妈的,除非这帮秃……和尚要杀我!”

    清岩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峻极禅院和血隐可算是宿敌世仇,数百年的仇怨,岂能是区区几句话就能化解的,即便是有王天郎在恐怕也不行,血隐此刻又是渡劫境高手,万一和峻极禅院弟子一言不合,便有可能是凶性大发,那后果便是不堪设想。

    清岩寻思一下,就道“不如这样,我陪你去嵩山。”

    血隐目光一转,道“你是怕我去和那帮和尚打架是吧?”

    清岩干脆的道“这个很有可能。”

    血隐却道“可能个屁!老子现在好歹也是从良了,怎么随意惹事,何况老狼还在那里,他的面子总是要给的。”

    清岩还是不放心,正月初一将近,他可不想再生别的事端,血隐见他神色变化不定,不觉怒道“操!你是不相信老子对不对!”

    血隐一骂,清岩还未动怒,小薇,齐鲤齐声喝道“你说什么!敢这么和岛主说话!?”

    血隐可是知道他们两个的厉害,而他的性子就是你强我越强,一向是以硬对硬,从不示弱,被齐鲤,小薇一喝,他怒气更盛,骂道“他妈的,老子就敢骂他,你们又能怎样?!操!”

    小薇美眸圆睁,二话不说,多情环已在手中,光芒闪动之间,立时就变成了丈许大小的光环,真气一催,环影飞动,直射血隐,小薇就是干脆,从来都是先下手为强!

    清岩喝止不及,血隐已是厉啸一声,右手成抓,掌心吐出一道血影,数丈大小,血色的爪影,正把环影一把抓住,“啪”一声轻响后,血影,环影同时粉碎,小薇倒退了数步,血隐身形一晃,眼里血光一闪,叫道“好厉害的丫头!”

    小薇娇斥道“厉害的还在后面呢!”心道“这家伙果然不弱!”她也是犟脾气,落了下风就不愿意,多情环光芒再盛,真气四扬,铁虎,净念,就是墨凤凰也是纷纷后退,那些空酒坛子,空盘子顿时飞了起来,大厅立刻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