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剑荡中原三十

作品:《仙途正道

    多谢道友nicene的打赏,也恭喜道友成了本门执事,还有福瑞祥老弟,恭喜恭喜,也多谢大家的订阅支持!!

    小薇多情环一动,血隐便是嘿嘿一笑,双手一扬,凝血爪幻化成了无双血色爪影,形成了一道血色光墙,轰然推动,向着小薇直直砸去,他向来不吃亏,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方才一环,现在我就一爪,公平合理,天经地义。

    血色光墙横空而起,气息波动,整个大厅立时颤抖起来,铁虎,净念,墨凤凰已是退出老远,只有清岩,齐鲤在大厅内,看着这样的情况,神情颇为无奈。

    小薇见光墙迫来,就是一声冷哼,玉手也是一推,多情环的青红色光华瞬间凝聚,化为一道环形光链穿透了光墙,直击血隐。

    多情环威力强悍,非血隐所能想象,见到光链长驱直入,不觉一怔,骂道“操!这是玩意?”话虽如此,他是万万不敢大意,已是祭出化血刀,那速度便如闪电,刀一在手,血隐是毫不犹豫,挥刀便砍,刀芒一闪,实实在在的劈在了光练前端,继而就是“轰隆”一声巨响,随着巨响炸起,大厅无法承受两大高手真气散动产生的超强气流,倾刻间就碎裂成了乱石碎木,大厅就这么完了。

    这还不算,气流波动范围还在蔓延,客栈四周的房间也受到了影响,许多房屋立刻东倒西歪,就算没支离破碎,也成了即将坍塌的危房。

    血隐。小薇可不管这些。二人一接触就动了真火。也不知他们怎么有了这么大的火气,或许是谁看谁也不顺眼吧,多情环,化血刀瞬间就打了个难分难解,二人还从地上打到了天上,黄龙镇的天空又变了颜色。

    化血对阵紫薇真气,血色光芒和紫红色光华交错相映,加上化血刀。多情环两种看似相近,又似不同的青红色光影,形成的色彩可谓是五光十色,绚丽异常,如此奇景,实属少见,黄龙镇方圆数百里的人都能看到这种别样的景色,知道的人是惊骇斗法之人的修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天神行法,为俗人展示神通呢。

    血隐。小薇打了起来,铁虎。净念,墨凤凰都觉得莫名其妙,刚才还好好的,喝酒谈笑,气氛融洽,眨眼间就鸡飞狗跳,乱成了一锅粥,这也太离谱了。

    仰首看着上空,净念喃喃的道“小薇师叔的脾气真够大的!”

    铁虎也道“真看不出,小薇师叔娇滴滴的样子,竟然这么强悍,啧啧啧,女人不好惹呀!”

    墨凤凰闻言,秀目一瞪铁虎,道“你说什么?”

    铁虎慌忙道“没……没说什么,我什么也没说。”

    墨凤凰哼了一声,没再说话,又把眼光移向了天空,很快她就被那精彩,激烈的斗法场面吸引住了,看得入神,再也顾不得铁虎了。

    齐鲤也在关注小薇,也有点担心,不时也看看清岩的脸色,见岛主神情漠然,喜怒难测,心里顿时一紧,暗道“小薇又惹岛主生气了,这丫头真是不省心。”他在为小薇忧虑之时,忽听激战中血隐叫道“他妈的,真是活见鬼了,这丫头竟然也会吸血,操,化血门几时出了你这么一个货!”

    小薇闻言怒道“放屁,什么化血门,我这是紫薇真气!”

    血隐奇道“紫薇真气?咦!这是有点异样,他妈的,这究竟是什么玩意?”血隐虽是千年老妖,可也不是什么都能知道,小薇和嗜血藤相合而成的奇异妖力,实在令他不好琢磨,无法看透。

    化血遇到变异后的紫薇真气,真有些棋逢对手的意思,化血刀,多情环亦是旗鼓相当,斗得是精彩无比,看得是眼花缭乱,二人这一战又是许久难分胜负,从白天打到了黑夜,等到一轮细眉似的弯月挂在天空时,那天空上的光彩就格外绚丽多彩了。

    又斗了一阵,血隐逐渐不支,不是他修为弱于小薇,实在是最近他和崔莹莹追逐于世间,一时不得停歇,真气耗损了不少,白天又和水先生斗了一阵,真气又是消耗了一些,此刻再和小薇斗法,即便不是强弩之末也是甚为虚弱,他的化血又不能吸取小薇的真气,那种优势就已不在,这样持续长久的斗法对他就很不利了。

    血隐气势一衰,齐鲤就已看到,忙道“岛主,你看血隐他……”

    清岩叹道“血隐连番斗法,真气消耗太大,小薇就算胜了也不奇怪。”

    齐鲤顿时明了,就道“岛主,不如我上去分开他们?”

    清岩摇头道“你去只会让血隐更恼怒,算了还是我去吧!”说完之后,他身形一闪,化为一道淡淡蓝影冲天而起,到了小薇,血隐附近。

    清岩没有直接出手,到了上空,先说道“血隐你是前辈,为何要和小薇斗气,能否罢手,我让她给你赔礼道歉。”

    小薇听后,叫道“岛主,你……”清岩瞪了她一眼,顿时让她闭嘴了。

    血隐闻言却道“他妈的,齐小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斗法不斗个过瘾就不行,我现在是气虚力弱,可一时半会还死不了,罢手不可能,老子今日就和小丫头死磕到底了。”

    清岩苦笑道“你这有何必,刚才你可说咱们是朋友,既是朋友就该……”

    血隐截口道“别给老子废话,朋友是不错,可我一斗法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除非……”他忽然一顿,清岩忙道“除非什么?”

    血隐尖笑一声道“除非你能分开我们,有本事你就使出来,让老子看看你这些究竟有多大的长进!”

    清岩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笑道“原来如此。你是想试探我的底细。可又不好意思找我动手。就想找个借口,对不对!?”

    血隐嘿嘿一笑,模样好不得意,显然清岩是猜对了,小薇听后,立刻娇嗔道“好啊,你是把我当幌子了,臭东西。你吃我一环!”说着多情环缠绕如丝,套向了血隐。

    多情环的威力血隐是领教了,真是不好应付,化血刀连连急斩,才将那一环环的光影斩碎劈散,一番用力后,血隐都有些气喘吁吁了,嘴里却道“他妈的,老子就不信了,拼不过个小丫头!”此话一出。他眼里身上血色陡盛,化血刀的锋芒也从青红之色转变为浓浓血色。空气里的血腥味也浓重了许多。

    清岩见状,神情微变,叫道“血隐,你这是血煞之术!你快住手!”

    血隐狂笑道“有本事就叫我停下来,不然就等着看好戏吧!”血煞之术是两伤法术,催动施法者的自身潜力,可以让修为瞬间增加很多,但害处也是极大,极耗真气和精力,短时间内很难恢复常态。

    血隐施展血煞之术,小薇见了却是格外兴奋,娇喝道“岛主,你别为我担心,我来会会他!”言语之间,她她手里的多情环转眼间就成了缠绵刀,粉红色的刀身,细长而又秀美,看形状恰似一枚柳叶,其薄如纸,长有六尺,刀锋微颤,洒出点点光影,煞是好看。

    缠绵刀祭出后,血隐情绪又亢奋了许多,眼中身上血色更浓,血气涌动,覆盖了百丈空间,化血刀对缠绵刀仿佛也很感兴趣,一见此刀,顿时发出一声清鸣,刀身闪动,血光大盛。

    “哈哈……,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等法宝,他妈的,咱们就看看谁的刀更强!操!看刀!”血隐狂笑之中,挥刀便砍,血光中隐隐透出一抹青芒,带动了大片血气,锋芒隐于血气之中,排山倒海般的涌向小薇。

    如此声势果然强悍,小薇也不示弱,娇喝中,缠绵刀也是劈出,她的刀势有些怪异,刀锋似乎毫不受力,劈出之后,竟是一阵乱颤,只见粉红色的刀光四下乱射,看似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可那些刀影竟能连成一片,化为好大的一块光幕,正把化血刀锋芒和血气挡在半途,“叮叮……”数声脆响,化血刀,缠绵刀锋芒连环相击,血气无法再进一步,而光幕也停顿了下来。

    平分秋色!这样的结果双方都不满意!

    血隐厉啸一声,隐于血气中的瘦小身形猛地大了许多,化血刀的刀芒也自一盛,血气又向前进了数丈,小薇岂能示弱,嘴里也不知嘀咕了一声什么,手中缠绵刀光华暴涨,刀锋瞬间化为无数道粉色刀刃,锋芒显露,锐气吞吐,宛如一朵娇艳绽放的巨大鲜花,花虽美,却有着杀气,杀性,粉色刀刃绽开之后便开始急速旋转,刀锋旋动,血气为之散开,刀锋闪动,距离血隐已不过十数丈,杀机就在眼前。

    小薇展现出来的实力,要比血隐想象的高一些,因为他气息稍弱,便觉得小薇愈发强大,见到缠绵刀就要缠向自己,血隐大骂一声,化血刀直接就劈向了那朵巨大鲜花的中央,以硬对硬,有时候是最好的方法!

    刀锋破空,化为一道数百丈长的精虹,横于天际,欲将缠绵刀和小薇一分为二,眼见得两大高手的倾力一击就要来个强强相遇,忽见一个天蓝色身形凭空出现在了化血刀和缠绵刀之间,这个身形出现的十分及时,正是双股刀芒欲接未接,似碰未碰之时。

    身形显现,血隐,小薇便已看到那是何人,齐声惊呼,一个叫声“齐小子!”另一个叫道“岛主!”几乎同时二人要收敛刀势,却已是来不及了,双方最强之力都落在天蓝色身形之上,也就是清岩的身上。

    如此一击,力量之强悍,锐气之强盛都是难以想象,摧山毁岳不在话下,何况一个血肉之躯,轰然一声巨响后,血隐又是一声惊呼随即骂道“你找死,他妈的,你……”骂到一半,他忽然停了下来,小眼大睁,满脸惊讶,整个人就似傻了一样。

    小薇也是美眸圆睁,小嘴微张,呆呆的看着前方。手里的缠绵刀早就不知去了何处。嘴里喃喃的道“岛主。岛主……”不过呆立了也就片刻,她眼里光芒陡然闪现,继而是一脸喜色,叫道“岛主!”身形一闪就向前方扑去,投入了一个人的怀中。

    清岩当然没事,此刻的神态轻松淡然,毫发无伤,化血刀。缠绵刀居然没有让他有一点损伤,见小薇扑了过来,清岩本想闪开,可一想到这样太伤小薇的心了,就没有动作,任由小薇抱着自己,大喊大叫起来。

    血隐很快也恢复了平静,嘴里却是骂道“操!见鬼了,你怎么没有死!?”

    清岩笑道“死可不容易!”说着拍拍小薇的柔肩道“好了,别叫了。我不是没事吗!”

    小薇不是在叫,是在哭。抽泣着看着清岩,道“岛主,我错了!”

    清岩摇头道“算了,每次你都会这么说,你是知错不改,屡错屡犯。”

    小薇难为情的道“我……我这次肯定该。”

    清岩又摇摇头,没把她的话往心里去,这丫头要是能改了,太阳只怕要从西边出来了。

    清岩想推开小薇,可这丫头是死缠着不放,这倒是深得缠绵刀的精髓,无奈之下,清岩只能任由她在怀里折腾了,但事情还没有解决,清岩就道“血隐,这算不算分开了你们?”

    血隐收起化血刀,神情颇为古怪,盯着清岩看了半天才道“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清岩笑道“你不是都看到了。”

    血隐眉头紧皱道“那不是太清道力,也不是太阳神功,那股力量很奇怪,他妈的,难道会是……”犹豫了一下,他忽然身形一闪到了清岩眼前,瘦脸上满是惊骇,低低的道“小子,你修炼了天道之诀?!”

    清岩答非所问的道“难道只有天道之诀才能做到这些吗?”

    血隐一脸正色,道“那你就是归仙境高手了,操,这可能吗?我就不信你已经渡过了四九天劫!”说到这里,他忽然又看了清岩许久,眉头不觉又紧皱了起来,嘴里低声道“他妈的,老子怎么就看不明白了,这小子……”

    小薇难得和清岩这么亲近,偏偏血隐一点也不识趣,在旁边嘀嘀咕咕,破坏气氛,破锣嗓子叫个不停,她实在忍不住了,扭头喊道“你烦不烦,我家岛主可是神仙,你能看明白才怪!”

    血隐倒也没有生气,眼睛一转,忽然尖声笑道“他妈的,老子明白了,老子明白了,崆峒山,他妈的我怎么没想到崆峒山,哈哈……”他仰天大笑,也不知他想明白什么,大笑之中,他身形猛然一闪,竟是一闪而逝。

    清岩见他瞬间消失,心道不好,忙道“血隐……”话到一半,血隐的声音已从远处传来“老子这就去嵩山,你和丫头缠缠绵绵吧,他妈的,老子想明白了,哈哈……”大笑声中,他已不知已远去多少里了。

    清岩身形欲动想去追血隐,可小薇将他抱得那么紧,让他身形就是一滞,待清岩挣开小薇的怀抱,血隐早就飞得无影无踪,以血隐此刻的修为速度,只怕已是到了千里之外,再加上他的狡猾,清岩想要找到血隐几乎已是不可能。

    血隐的笑声还在四下回荡,清岩凝目远望,微微一叹,心道“但愿血隐不要惹事,王大哥能压得住他。”

    小薇见清岩脸色不好,便是十分忐忑,低声道“岛主,我是不是又做错事了?”

    清岩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怎能还有怒气,和声道“没有,血隐走了就走了吧!”

    见清岩不生气,小薇顿时一喜,道“就是嘛!这家伙满口脏话,长得难看,就是个流氓,我看他就烦。”

    清岩见她对血隐如此深恶痛绝,不觉好笑,道“他说话是有些粗鲁,那是他的习惯了。”

    小薇伸伸舌头,道“这种习惯可不好。”

    清岩笑笑,就拉着小薇回到了下面,一落地,齐鲤,铁虎,净念,墨凤凰就围了上来,方才一战在低空,大家都看到了,铁虎这次是知道了小薇的厉害,看小薇的眼神不免多了几分敬畏,一见小薇看到自己,铁虎立刻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小薇师叔”。

    铁虎与空明大师有过相处,自然比较关心峻极禅院,见血隐去了嵩山,就道“师叔,他去了峻极禅院,会不会出事?”

    清岩心有顾虑,但神情不显,笑道“应该没关系,有王大哥在不会有事。”

    铁虎知道空明大师修为高深,佛法无边,即便血隐再厉害,也不能把空明大师怎样,如此一想铁虎就放心了。

    想到血隐的转变,墨凤凰叹道“没想到今日我会见到这样的场景,会和血隐,长白魔尊者一同饮酒吃饭,谈笑风生,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清岩笑道“这就是世事难料,有些事情的变化总是出乎意料。墨姑娘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清岩问到墨凤凰,铁虎的耳朵立时竖了起来,神情都有些紧张,而墨凤凰寻思了一下道“清岩,过几日就有大事要发生,你说我会去哪里?”

    清岩笑道“原来墨姑娘也对此事颇有兴趣,那好,正好我们同行,到时齐上衡山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