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剑荡中原三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寻思之际,清岩眼睛又向祝融峰下面一扫,就见在下面是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几乎把祝融峰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人头攒动,目光闪闪似如波光,可谓是人山人海,不计其数,只怕有数万之众,不过如此的人聚集在一起,竟然发出的动静很小,也就是在听到清虚到来了,有了一阵窃窃私语,嗡嗡了片刻,继而就安静了,只是那么多的眼睛就在清虚等人身上扫来扫去,所产生的压力也是颇大的。

    清虚,清岩几人是泰然自若,小唯,齐七还很好奇,眼睛也向下看来看去,她们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觉得很新鲜,要不是清岩早有嘱咐,她们恐怕就要大喊大叫,激动不已了。

    那两个天火宫弟子说是要给清虚带路,可话是说了,却半天没有行动,清虚也不催促,等了片刻,才淡淡的道“怎么?难道天火宫不欢迎贫道!”

    一直说话的那人,忙道“还请清虚掌门稍等,本来晚辈该为你引路,可我也有职责,不能擅离职守,就请清虚掌门稍候片刻,马上就有人来为您带路了。”

    说话之时,就见一个人影从祝融峰的方向破空而来,也是一身红衣,很快人影就到了清虚近前,身形刚刚稳住,那人就道“失迎失迎,还请清虚掌门恕罪。”

    清虚看这人身形不高,气势却是很强,五短身材,圆圆的一张脸,眼睛不大光芒却强,说话虽是客气。可从骨子里透出了一种强悍傲气。

    清虚冷眼看着此人。淡淡的道“你是哪位?”

    来人沉声道“在下是天火宫的副总管蔡多。”

    清虚道“原来是蔡总管。贫道失敬了,既是蔡总管来了,那就请蔡总管为贫道等人引路吧。”

    蔡多道“那是自然,清虚掌门请。”说着他看了一眼清虚身后的那几个人,似乎很随意的问道“这几位是?”

    清虚淡然道“都是本派弟子,莫非此刻进入天火宫还要限制人数吗?”

    蔡多忙道“那倒不是,清虚掌门说笑了,在下只是随便一问罢了。请清虚掌门不要在意。”

    清虚道“那就好,劳烦问一下,厉少宫主可是已经到了?”

    蔡多听到清虚问到厉轻恬,眼里光华隐隐一闪,神情不变,答道“已经到了,刚才厉……少宫主还提到掌门,问你可曾到了呢。”

    清虚微笑道“难得少宫主关心贫道,那我可要快快进去了,蔡总管请带路吧。”

    蔡多答应一声。再不多言,就头前带路。向着祝融峰急速而去。

    不过片刻,清虚,清岩几人就到了祝融峰,蔡多引着他们到了一条山路之上,这条山路正处于祝融峰中段,山路蜿蜒曲折,通向了祝融峰的后方。

    脚踏实地后,蔡多又道“清虚掌门,沿着这条路就到了鄙宫的火神殿,此刻诸派掌门都在那里,你请随我来。”

    火神殿清岩去过,知道前方转过一处山壁就到了,那本是一座天然山谷,因为地势平坦,开阔,就被天火宫修建成了一座露天大殿,千百年来一直都是天火宫弟子议事聚会的场所,可以容纳上千人。

    蔡多在前,脚步很快,沿途也遇到了不少神情肃然的天火宫弟子,他们见到蔡多都是恭敬失礼,显然蔡多在天火宫颇有威势。

    快到火神殿时,天火宫弟子数目就更多了,并排立于路边,一副严阵以待,随时就要行动的样子,气氛自然也凝重,紧张了许多。

    终于到了火神殿,大殿的入口就是两块高有十数丈的巨石,巍然立在山路两旁,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石门,而在那两块巨石之上,还雕刻着一对形状怪异的图案,似人非人,似兽非兽,面目狰狞,甚为可怕,大嘴中还吐出一道火焰,由于图案雕刻的十分生动,怪兽看起来是活灵活现,宛如活物,仿佛随时能裂壁而出,挣脱囹圄。

    这是怪兽就是火神祝融,天火宫奉祝融为上神,所以祝融之像是随处可见,而在火神殿的这两个图案是最大的。

    巨石之旁也有十几个天火宫弟子,见到蔡多他们躬身施礼,其中一人应该是首领,恭声问道“蔡总管,这又是哪派的高手?”

    蔡多道“这是崆峒派清虚掌门以及门下弟子,你们快快通报,说清虚掌门来了。”

    清虚见状是暗暗冷笑,通报什么,这不是浪费时间吗,往里一看,发现在石门之内不远之地赫然又有块巨石,正挡住了他的目光,巨石就如玄关,使人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蔡多见清虚神情似笑非笑,眼神里隐含嘲讽,冷然看着自己,似乎看透了自己的心思,蔡多暗自一惊,心道“清虚修为竟然这般高深,星君果然没有夸大,此人的确不可小视。”

    有人已是进去通报了,不多时就听一声苍劲有力的笑声从玄关似的巨石后传来,继而有人说道“清虚掌门驾临天火宫,袁某有失远迎了,真是罪过啊罪过!”

    清岩闻听此声,眼里寒芒一闪而逝,这个声音虽不熟悉,可早已铭记在他的心里,此音苍劲悠扬,犹如老猿鸣啼,正是当年的猿长老,现在袁长生的独有嗓音。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红色身影已从巨石后转了出来,数十丈的距离在他脚下便如咫尺,瞬间便至,到了清虚身前,那人又道“清虚掌门,老夫是久仰你的大名了,今日一见可算是了我一桩心愿,呵呵呵……”说着就一阵大笑,笑声洪亮,传遍四方。

    清虚是首次见到袁长生,一见此人的形象,果然与传言一般无二,三分像人七分像猴,满头白发。居然还带了一顶金冠。瘦小的身子穿着一件宽大的红袍。镶缀着金边,很有华贵奢华之气,只可惜这样一件衣服穿在了他的身上,就显得不伦不类,真是有点沐猴而冠,装模作样的意思,叫人看了都不觉好笑。

    清虚等人是暗暗嘲笑,小唯还在想“这家伙长的真有意思。倒是和齐火很像,不过齐火要比他像样多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猴子嘛!”

    袁长生对于自己的形象应该是很满意的,一点也没有那种拘谨别扭之态,见清虚没有说话,他也不觉得尴尬,继续自我介绍道“清虚掌门,老夫袁长生。”

    清虚故作恍然的道“原来是阁下,贫道有眼无珠,竟然没有认出来。实在是该死该死,袁……宫主还请见谅。”他是颇为犹豫的称呼了一声袁宫主。用意很明显,就是没把这个宫主当回事。

    袁长生似乎没什么感觉,笑道“清虚掌门过虑了,我怎会介意,说起来我与贵派也是颇有渊源,我们的关系还是挺近的。”

    清虚闻言真是有些惊讶,奇道“袁宫主此话怎讲?”

    袁长生一捋自己颌下那几根白毛,在他说来那就是胡子,这是他自认为很有派头的动作,可在清虚几人看来,这就是很怪异的举动了,就听袁长生笑道“清虚掌门看起来是不知道了,当年我和令师弟清岩曾在衡山相遇,我们一见投缘,就在我那茅屋坐而论道,探讨道法,彼此都是获益非浅,清岩一代人杰,可是我最为看好的后起之秀,而他若不是曾慷慨借我火精,我也不能有今日成就,说起来清岩还是对我有恩的,清虚掌门,你说我们算不算颇有渊源。”

    此事清虚也听厉轻恬说过,但此刻还是有些惊讶,他的惊讶不是袁长生还这般念旧,而是他竟然还有脸提及此事,清虚总算见识到了此人厚颜无耻。

    等到袁长生讲完,清虚一时无语,都不知如何开口,清岩当然也听到了,心里暗恨,眼睛不觉一看袁长生,这个猴妖确实机灵,立即察觉到了清岩有些异样的眼神,便对着清岩笑道“这位道友不知该如何称呼?”

    清岩便道“不敢劳袁宫主相问,贫道净水。”

    袁长生见清虚一下带了六名弟子相随,不免心生疑惑,他知道清虚有四名弟子,此次出行不会全部带出,又看这六位崆峒派弟子个个气度不凡,似乎修为都很不弱,心里疑惑更深,听清岩自称净水,又不是清虚的弟子,便道“原来是净水道友,不知道友是那位道长的门下?”

    净水其实是清岩给宋子正赐的道号,今日便拿来用了,看袁长生追问,清岩索性就道“家师就是袁宫主的老朋友,清岩道长。”

    袁长生闻听就是一怔,甚为诧异的道“你是清岩的弟子?”

    清岩笑道“净水正是清岩的弟子。”这句话并无虚假,净水确实是清岩的弟子,不过此刻的净水却是个西贝货。

    袁长生闻言神情微变,奇道“竟是清岩的高弟,老夫怎么从未听闻清岩有过弟子。”

    清岩含笑道“袁宫主日理万机,怎会注意我这个小辈。”

    清虚见袁长生这般关心清岩,就道“袁宫主有所不知,净水是家师为清岩代收的弟子,入我崆峒派已有数十载了。”

    袁长生点头道“原来如此,唉,提起令师袁某是深感遗憾,广闲道长的仙逝实在是太……”

    他神情黯然,正要说几句惋惜,神伤之语,哪知道清虚忽然道“多谢袁宫主为家师忧心,不过袁宫主又有所不知了,家师如今很好,并未羽化。”

    袁长生这次可真是吃惊不小,那张毛茸茸的猴脸顿时变色,暗红色的眼睛也是光芒四射,若是看得仔细些,他的那身皮毛都已微微竖起了,一惊之后,袁长生立刻觉得自己失态,忙平复心境,但还是难掩惊讶的道“原来广闲道长早已的仙逝的消息乃是谣传,当年都说广闲道长在南海为敌所伤,力竭羽化,我还以为是真的呢,既然广闲道长安然无恙,那实在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了。”

    清虚微笑道“是该庆贺一下,好叫袁宫主高兴一下,家师今日便在南海丹凤轩。与水清水门主大婚了。”

    袁长生虽是听了个真切。但还是问道“你说什么?令师和谁今日大婚?”

    清虚见他如此模样。不觉一笑,随即加重语气的道“水清水门主,也就是丹凤轩门主水清。”

    袁长生老脸又是变色,纵是他心机深沉,听到这个消息也大为骇异,也是十分疑惑,犹豫一下道“水清……她不是去世已久了吗?”

    清虚摇头道“那也是谣传,水门主虽为宵小之辈偷袭。可只是受了一点伤而已,如今伤势痊愈,修为更进一层,所以水门主才要回归南海,重振丹凤轩声威,今日既是他们的大喜之日,也是丹凤轩重建之时,可谓是喜上加喜,喜气盈门,袁宫主。你说是不是?”说着他便饶有兴趣的看着袁长生,等待他的答复。

    袁长生脸色已是异常难看。但他的面孔与常人不同,所以外人倒也看不太明白,他的表情究竟是惊喜还是惊骇,就见他稍一失神后,才道“是件喜事,真是件喜事。”说了两句之后,他已是恢复了正常,脸上还现出一丝笑容,当然是很勉强的笑,接着他道“如此我真要恭喜广闲道长和水门主,只可惜我不能亲自去往南海,为他们贺喜献礼了。”

    清虚笑道“袁宫主的心意我会转告家师,等贵宫之事了解后,我们就会前往南海,为家师之事尽份绵力。”

    袁长生心思已乱对于清虚的话并没有听进多少,随口答应了一下,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居然问到清岩“听闻清岩道友最近也在南海出现,莫非已是和广闲道长在一起了?”

    清岩故作诧异的道“是吗?这个我可不知,袁宫主从何听闻了这个消息?”

    袁长生这个消息当然是从天心教那边知道的,被清岩一问,他支吾说是道听途说,在此就想向崆峒派求证一下,毕竟他和清岩交情不错,关心关心也属正常。

    袁长生出来迎接清虚等人,显得是十分热情,见面似乎就有说不完的话,清虚和清岩对他是讨厌已极,看到那张虚伪的脸就觉得恶心,可现在还没有到翻脸的时候,就只能随口敷衍了几句。

    说了半天实在是没话说了,清虚忍不住道“袁宫主,我们是不是该进去了,听说很多前辈都到了,我等还要拜见一下,免得被人説我崆峒派不知礼数。”

    袁长生忙道“是老夫糊涂,见到几位一时高兴便忘了正事,清虚掌门快请进。”随即又对蔡多道“你再去外面等候,峻极禅院的高僧也该到了。”蔡多恭声领命,转身而去,很快就没了踪影。

    清岩听到了袁长生的话,心道“峻极禅院也不知除了王大哥还有谁会前来,真想快见到王大哥。”寻思之时,他也随着清虚转过了那块玄关巨石,进入了火神殿。

    火神殿面积很大,呈椭圆形,四周环山,山壁高耸,少说也有数百丈,光滑如镜,就似经过人工打磨,上面居然连杂草也没有,进入火神殿便像是进入了一口深井,好大的一口井。

    清岩以前来过火神殿,所以并不惊讶,他们的脚下是经过修整的地面,青石铺路,十分平正,虽是露天,又刚刚下过雪,火神殿里却是没有一点积雪,气温要比外面高上许多,让人感觉到了些许暖意。

    在火神殿的中央,摆放了许多桌椅,桌椅围成了一个半圆形,粗略数数,少数也有四五十张方桌,每张桌子配有四把椅子,此时这些桌椅几乎都坐满了人。

    清虚,清岩等人一进来,那些人的目光几乎都聚集到了他们身上,这些面孔对于清虚都很熟悉,由于相隔还远,清虚并没有开口打招呼,倒是袁长生扬声道“诸位掌门,各位道友,崆峒派清虚掌门到了。”

    清虚听他如此卖力吆喝,眉头不觉一皱,这样的袁长生哪像个宫主,就是个大管家,事情有些奇怪,他与清岩互看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神里的疑惑。

    袁长生一喊,清虚就快步走了几下,拉近了与众人的距离后,他道“清虚来晚了,还请诸位前辈,掌门见谅。”随后微微一礼。

    坐在前面的都是各派掌门或者是名宿高手,见清虚恭敬谦和,他们自然也不会托大,虽说崆峒派实力一般,可清虚毕竟是掌门,该有的礼数也是要做的,很多人就站起身还礼,嘴里纷纷说道“清虚道长客气了”之类的话,还有几位并没有动作,只是朝着清虚微微点点头。

    他们不是瞧不起清虚,是因为他们的辈分地位都要高出清虚不少,点头示意就已足够,若要行礼清虚是受不起的。

    他们自然是中土几大门派的领袖人物,早在嵩山清岩都已见过,天师道的张天师今日也来了,百年过后,他容貌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隐含了几分忧色,在他身后的几张桌子上坐了十数位道士,看装扮都是天师道弟子,这些天师道弟子个个神情肃然,静坐在那里,竟是少有动作,冷静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