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剑荡中原三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感谢道友nicene的打赏,还有恭喜书友131027094110068,20124537xz成为了本门执事,谢谢诸位的支持,廿虹万分感激

    牟沧浪要是知道崔莹莹的身份,哪敢如此嚣张,可他真是不知道,就见这位沧浪派掌门双眼一翻,傲气十足的道“你是什么……”他刚刚说出两个字就停了下来,神情忽然就变得十分古怪,似笑非笑,嘴巴微张,眼角还在轻轻的抽搐,眼睛里却是充满了惊惧,大家见状是大惑不解,不知道牟沧浪在搞什么鬼,但片刻之后,大家明白了,不是牟沧浪在搞鬼,而是他已经成了鬼。

    就见牟沧浪身上陡然现出一层淡淡蓝光,身体还散发出阵阵寒意,接着大家就听到了“噼里啪啦”的轻微脆响,随着这个声音牟沧浪就被一层蓝sè冰凌覆盖,冻结,瞬间之后,牟沧浪就成了一座蓝sè冰雕,浑身寒气四溢,再无半点生气,牟沧浪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变成了个冻死鬼。

    牟沧浪身边本来有着不少沧浪派弟子,此人喜好排场,此次出来就带了十数个弟子,前呼后拥,派头极大,而他忽然成了冰雕,他的那些弟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心理准备,还等着掌门大发神威,哪知道眨眼间掌门成了一块寒冰,他们先是一愣,继而大惊失sè,跟着大呼小叫,四散奔逃,片刻之后,沧浪派弟子就跑了个jg光,只留下来牟沧浪孤零零的树立在那里。寒光闪闪。好不瘆人。

    牟沧浪有此结果。众人并不意外,只是料不到他会变成冰雕,是这样奇怪的死法。

    再看崔莹莹似乎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说实在的,在场众人中能看出崔莹莹是如何毁了牟沧浪的确实没有几个,大家顿时骇异,明白了这个容貌极美的女子,不但修为绝高。手段更是狠辣,绝非好惹之辈。

    见到牟沧浪变成了冰雕,简冰目中锐气闪现,冷然看着崔莹莹,沉声道“姑娘好狠的手法,牟掌门只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你也不必如此决绝!”

    崔莹莹却道“你又是哪位?看起来似乎很有身份呀。”

    简冰目中寒芒一闪,凝视着崔莹莹,缓缓道“在下简冰,忝为华山派掌门。”

    崔莹莹闻言轻轻“哦”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道“你就是chun水神剑简冰,看起来不像嘛!”

    简冰闻言脸sè微变。沉声道“那姑娘觉得简冰应该是什么模样?”

    崔莹莹故意沉吟了片刻,才道“这个嘛可就不好说了,据我所知,简冰可是个奇男子,他少年成名,曾以补天剑打败了名动一时的塞北人魔,还和观ri神剑在泰山论剑,一战之后,使得chun水剑名扬天下,让华山派名声大噪,一跃成为了修真大派,可谓是惊才绝艳,不世之雄。”她所说的正是简冰的辉煌往事,听她语出真诚,并非嘲讽,如此当面赞扬简冰实在令人称奇,大家闻言是面面相觑,甚为迷惑。

    就连简冰也是眉锋微皱,不解崔莹莹究竟是何用意,等到崔莹莹说完,简冰清咳一声道“姑娘过奖了,简某……”

    崔莹莹不容他把话说完,便截口道“我不是夸你,我是在说简冰。”

    简冰闻言脸sè一沉,道“姑娘果然是在消遣简某了,你究竟有何意图?”

    崔莹莹美眸在简冰身上一转,笑容忽然一收,语气一冷,道“我的意思你该明白。”

    简冰神情也是甚为y沉,寒声道“姑娘还是把话说清楚些,简某可不想与你斗嘴。”

    崔莹莹冷笑道“我看你是心虚,chun水神剑这个名号你可不配!”

    简冰眼中怒意大盛,那身鹅黄长衣忽然无风自动,不过转瞬间又平复了下去,他似乎是压制住了怒气,稍一沉默,才沉声道“简某若是不配,难道姑娘你配吗?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崔莹莹目光流转,忽然展颜一笑道“我自然也不配,chun水神剑只有一人,但绝不是你,因为你根本就不是简冰!”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谁也想不到崔莹莹会如此说,竟然说简冰不是简冰。

    简冰闻言怒极反笑,仰天大笑一阵,片刻后才道“笑话,真是笑话,你说我不是简冰,我若不是简冰那谁是?你吗?哈哈……”说着又是一阵大笑,似乎真是听到了天下间最最好笑的笑话。

    简冰在笑,他身后的欧阳剑却是脸sè陡然变得苍白,身体轻颤,眼睛紧盯着简冰,眼神不住变化,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竟然显得十分惊恐,慌乱。

    又有了新变化,简冰居然被人说不是简冰了!

    众人在惊讶,当然也有人没有太大的反应,清岩就是一个,听到崔莹莹那么说后,他只是轻轻一叹,空明大师感应到了他的心情,就道“此事原来是真的。”

    清岩叹道“王大哥是早就想到了。”

    空明大师道“是一直有些疑问。”

    于此同时,明道,清虚也是大感惊讶,明道对于崔莹莹的来历意图是颇有疑虑,皱眉道“此人怎会如此说,我看她是不怀好意,简掌门怎能不是简掌门!”

    他如此一说,很久没有开口的小薇忽然道“你才是不怀好意!她如此说自然有她的道理,你不懂就别乱说话!”

    明道见小薇与厉轻恬在一起,又想到厉轻恬曾和崔莹莹笑颜相向,就道“这位女施主难道认识那个蓝发女子?”

    小薇娇哼一声,没好气的道“废话,你这个和尚怎么好坏不分,崔莹莹说的话是不会错的。”

    明道不知道小薇的身份,就问到厉轻恬,道“少宫主。这位姑娘是谁?”

    厉轻恬有些犹豫。小薇便道“我叫齐紫薇。至于是什么人你不用cāo心,姐姐,这个和尚又是谁?”

    厉轻恬道“这位明道师兄是清岩的朋友,小薇,你不可无礼。”

    小薇一听明道是清岩的朋友,便是一惊,心道“糟了,我又惹祸了。岛主肯定又生气了。”害怕之余,眼睛就看向了清岩,自从清岩一来她就知道那个道士是岛主,因为她也非常熟悉清岩的眼神。

    清岩是懒得管小薇了,这丫头一天不惹祸就不是小薇了,见她看向自己,清岩就瞪了她一眼,而小薇立刻就老实,默然垂首再也不说话了。

    明道道行高深,自然不会和小薇一般见识。见小薇不再说话,他也就不会再说什么。此刻简冰已经停止了大笑,随即他目中神光一盛,盯着崔莹莹,缓缓道“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败坏简某的声誉。”

    崔莹莹目光亦是一盛,二人眼神一样的犀利,如刀似剑,锋芒对峙,一旦相遇,隐隐都有火星迸发,对视片刻,崔莹莹才道“我是谁?你最清楚,你呢?清楚自己是谁吗?简冰吗?不,你不是简冰!真正的简冰是他!”说到他,崔莹莹目光瞬间柔和,不再与简冰对视而是看向了身边的人,水先生,而按她的意思,水先生才是简冰,真正的chun水神剑简冰。

    水先生听崔莹莹说到自己,神sè并无变化,依旧淡然冷静,只有眼神微微一暗,而简冰闻言,一直挺拔的身形竟是一颤,脸sè顿显苍白,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转到了水先生的身上,那一刻,简冰的眼神流露出来的不是愤怒,而是惊骇甚至是畏惧,他竟然在害怕。

    当欧阳剑听到崔莹莹的话后,身体颤抖的是更厉害了,脸sè更为难看,而落影剑罗明却是大喝道“胡言乱语,你简直是一派胡言,家师在场众人谁不认得,你居然敢妄言此人是我师傅,真是岂有此理!”

    崔莹莹妙目环顾四周那些人,冷笑道“他们都是些有眼无珠之辈,怎能看出真相,你这个蠢货,恩师就在眼前却不相认,偏偏要认贼作父,这才是岂有此理,真是该打!”说着她就要动手教训一下罗明,打醒这个落影剑。

    水先生拦住了崔莹莹,一看罗明,见到了那无比痛恨自己的目光,水先生心里不觉一痛,叹道“这不怨他。”随即他又看到了欧阳剑的神情,就道“剑儿,你说我是谁。”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忽然变了,清朗柔和,满含感情,这声音和简冰的声音一般无二,没什么区别。

    欧阳剑闻言脱口道“师傅,你……”

    罗明闻言也是一惊,不过他却叫道“师弟,别上当,此人是在迷惑我们,他怎会是师傅!”

    简冰闻声脸sè再变,也道“剑儿,此人居心叵测,想离间我们师徒,我不是简冰又会是谁,我就是你们的师傅!”语气急促,大家也都感觉到了,那语气里隐隐透出了几分惶恐,简冰竟然很不安。

    欧阳剑神情不觉有些迷茫,水先生见状不觉轻叹道“事已至此,你还在遮掩,这样还有用吗?”他是在对简冰说话。

    简冰脸sè铁青,显然已是怒极,盯着水先生寒声道“你这无耻妖人,居然想出这样的方法,妄图污蔑我,可你也太小看我了,这等诡计怎能得逞,今ri,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chun水神剑!”

    话音刚落,简冰气势陡盛,双手之上光芒忽显,紧接着就有一道亮白无比的光练自他手中shè出,剑芒似电,亦如水光,轰然而动,自上而下,便如天河倾泄,直下九天,chun水之剑,锋芒尽显,势不可挡!

    简冰出手就是倾尽全力,chun水剑威势尽显,剑气,剑芒发出的那一刹那,整个火神殿的空气顿时颤栗起来,气息震动,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无比锐烈的锋芒,仿佛chun水剑已经笼罩了所有人,剑气波及范围之广,之强盛,都是罕见,如此一剑,就足以体现了简冰的修为,他说的不错,就凭这一剑便能说明他就是简冰,真正的chun水神剑!

    简冰出剑,剑气奔腾,直卷而下。已把水先生。崔莹莹完全锁定。简冰不但恨水先生,也恨崔莹莹,这二人必须死!

    而面对如此强盛的chun水剑,水先生神情淡然,嘴角流露出了淡淡苦笑,崔莹莹脸上也有一丝讥讽的笑容,长长的蓝发被剑气所激,轻舞飞扬。此刻的她看上去似乎又美了几分。

    眼见剑气已至身前,崔莹莹忽然道“还是我来!”说着纤纤玉手就要有所动作。

    水先生叹道“我的事情还是亲自解决的好,多谢你了。”右手轻轻一拉崔莹莹的玉手,几乎同时,他的左手已然化为剑诀,食指中指并拢,其余三指向内弯曲,指尖之上jg芒一闪,就一闪,水先生扬手轻点。修长的手指就迎向了当头而下的chun水剑。

    水先生扬手轻点之势可说是轻描淡写,毫不费力。那指尖正中锐烈无比的剑气,这一大一小,一强一弱,看起来似乎已是胜负已分,但实际上的情形令人大感震惊。

    “叮”一声悠扬脆响,在水先生头顶上方响起,随即那漫天剑气,无比锐气陡然一敛,继而又是一声“叮咚”轻响,水先生左手又是一点,随着这一点,如长江之水的chun水剑气是彻底收敛,瞬间消失,再看简冰身形一阵摇晃,双手之上的炫白光华已无踪迹,脸sè已是无比苍白,眼中惊惧之sè无法掩饰,嘴里还道“是你!那天的人是你!”

    他说的很奇怪,水先生却是懂得,缓缓收起左手,淡淡的道“是我,你该想到的。”

    简冰已经失去往昔的从容不迫,脸上的惊惧之sè更浓,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不会是你!”

    众人见水先生轻而易举的就破解了chun水剑已是万分惊讶,现在又见到简冰失魂落魄的样子,更为骇然,大家听不懂他的意思,自然很奇怪,又见简冰忽然喝道“不可能,你早就死了!”

    大喝之中,简冰双手之上光华再起,chun水剑又自发动,这次剑气更盛,剑芒更为炫目,火神殿原本是甚为广阔的空间瞬间就被剑气充斥,这就给众人一种四下空间骤然收缩的感觉,大家都暗自以真气抵御剑气的侵袭。

    再看简冰催动剑气,再取水先生,身形缓缓而起,居高临下,剑气凝聚压了下去,一时间剑气,杀气密布水先生,崔莹莹的上空,这一剑似乎已是绝杀之势。

    水先生冷眼望着已是有些狂躁的简冰,对于头上的剑气似乎并不在意,轻轻一叹,身形也自飘起,不急不徐,便如一朵轻云悠然而起,竟是轻轻松松的穿过了剑气,简冰这一剑居然就这样落空了。

    chun水神剑两度失利,众人见状又是一阵惊骇,就是那些一直颇为冷静的掌门脸上也有了变化,他们清楚这不是说简冰太弱,名不副实,而是对手太强,强到了简冰已是无法对抗的地步,这一战简冰输定了!

    但简冰不认输,一剑走空,一剑又起,剑芒闪动,剑气飞腾,他是认准了水先生,不杀此人绝不干休!他与他势不两立!

    简冰杀心盛,杀气足,可单凭这些是杀不了水先生的,就见水先生身形飘动,宛如白云,游走在剑气之间,凌厉锐气总是与他擦肩而过,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而就是差距,简冰与他的差距。

    chun水剑气纵横火神殿,水先生,简冰身形交错闪动,幻化出了无数道虚影,看得人是眼花缭乱,下面的有些人因为修为稍弱,一边要抵御剑气的侵袭,一边还想观看这场难得一见的斗法,jg神便难兼顾,时间一久,许多人就已气息不畅,神情恍惚,再过一段时间,竟然有几个人晕了过去,即便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也有些体力不支,便不敢再看,凝神静气,闭目养神起来。

    其实说这是水先生和简冰在斗法,还不如说是简冰在施展chun水剑,水先生一直是在闪避,并没有出手,大家也在奇怪,水先生究竟是什么意思?

    众人不知水先生的意思,清岩是明白的,见状是暗暗叹息,崔莹莹也是,她立于虚空之上,她其实也在chun水剑气的笼罩之中,但她的护体神光隐隐流转,凌厉剑气根本动不了她分毫,看到水先生如此举动,崔莹莹秀眉微皱,眼神里有了几分忧sè,她怕水先生会留情,对敌留情就是对自己的绝情,可她也知道,自己若是帮了水先生,那就会引起水先生的不满,所以她在犹豫,这是她少有的情绪,换在以前她哪能有这样的心思,现在得她已不是那个做事决绝,无所顾忌的长白魔尊者了。

    转眼间就过了半个时辰,简冰剑势依然强势,水先生身形依然飘忽,要是按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他们就是再斗七天七夜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忽然,崔莹莹开口了“你既然不忍心这次又何必来!不如我们走!”她语气平淡,似乎是在和水先生商量。

    水先生闻言飘忽不定的身形猛然一顿,接着就是一声长长的叹息,简冰见水先生不动,手中剑气瞬间凝聚暴涨,锋芒毕露,化为一道白茫茫的巨大光刃直劈向水先生,白光极盛,甚为刺目,火神殿已被剑光映照的炫白一片,简冰,水先生的身影已被剑光掩盖,一时难见其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