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剑荡中原三十八

作品:《仙途正道

    简冰剑锋直指水先生时,水先生的那声叹息还在继续,那是无奈的,苦涩的,悲愤的叹息,简冰的一剑掩盖了一切,却是掩盖不住这声叹息,等到叹息声逐渐消失,就见一道更白,更强的剑光在空中绽放,这次不仅是刺目,更是刺透了人心,随着这道剑光出现,一声沉闷的叫喊传入了大家的耳朵,很多人闻听此声心里便是一惊,熟悉这个声音的罗明脸色陡变,低声叫道“师傅!”

    欧阳剑也是神情惨淡,俊拔的身形一颤,嘴唇颤抖了几下,却是没有发出声音,吐出一个字,眼睛里再无锐气,有的只是惊骇。

    璀璨无比的剑芒持续了很久,等到剑光缓缓收敛,大家才算看清了上空的情形,只是看清楚之后,很多人都是一脸惊奇,就见火神殿的上空一身鹅黄长衣的简冰负手而立,剑眉微微扬起,那双蕴含着复杂情感的眼睛望着苍穹,神情甚是落寞,那是一种孤寂悲苦之气,他似乎胸怀无尽的愁苦,但又无法与人倾诉,只能深深地埋在心里,他是如此寂寞,孤独,但又是那么骄傲,高不可攀,这才是春水神剑,无双无对的春水神剑。

    神剑风采,动人心魄,众人见之无不肃然起敬,同时还有疑惑,为何方才没有这种感受,一个人在瞬间怎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众人为简冰威势所摄一时是心神震荡,险些都忘了方才的那场大战,但大家究竟是修真高手。很快就平复了情绪。心神一稳。大家立刻想到了与简冰为敌的水先生,可是再看空中已无那个白衣出尘的孤傲身影,不过崔莹莹还在,古怪的情形就在这里,简冰竟然和崔莹莹并肩而立,这让众人都有些恍惚,而在他们的对面,还有一人。当这人不是水先生,而是……。

    这人身形挺拔,居然也是一身鹅黄长衣,面容竟然和简冰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双瞳里神采闪动,几乎和简冰一般无二,只是此刻这双眼睛里神光黯淡,充满了惶恐,不安。还有深深的畏惧。

    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简冰,双手紧紧握着。身体却在颤抖着。

    此人是谁?水先生又去了哪里?

    众人见此诡异情形怎能不惊不疑,沉寂了片刻,终于有人认出了这个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这不是玄剑庄的简二先生简歆吗!”有人如此喊道。

    随即众人也都想到了这个人,简歆,简冰的弟弟,亲弟弟,一方之雄,玄剑庄庄主,可他怎会凭空出现在此地?

    疑云密布,众人皆是大惑不解,张天师,玉华真人,定逸师太早已站起身形,各个神情都颇为激动,眼神在简冰与简歆之间徘徊,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肯定,清岩,空明大师是早有准备,所以并不惊讶,而小薇,齐鲤,于海是看清楚了所有的变化,自然也不会惊讶,小薇还喃喃的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他们这么相像,难道会是兄弟?”

    此刻最为激动地就是欧阳剑和罗明了,当然他们也是最迷惑不解的,眼看师傅简冰仿佛一下子换了个人,师叔简歆又凭空出现,这种情形用诡异形容也不过分。

    欧阳剑要比罗明清楚一些事情,看着简冰张嘴欲言,此刻却听张天师忽然扬声问道“简掌门,你能解释一下吗?”说话时,他的眼睛又看看了简歆,眼神显得凌厉异常。

    简冰闻言微微点头,微一沉吟后才缓缓道“诸位前辈,各位掌门,见此情形大家定然是深感疑惑,觉得十分奇怪,甚至是怪异,那就让我给大家讲解一下。”顿了顿后,他才继续道“本人简冰,这个大家自然知道,在我面前的就是简某的弟弟简歆,我唯一的兄弟。”说到兄弟二字,他神情有了一些变化,语气也重了几分,简歆则是身形一震,脸色愈发苍白了。

    简冰见状轻轻一叹,接着苦笑道“简某与简歆是孤儿,从小相依为命,若不是遇到恩师西岳穷儒,我们兄弟二人只怕不是成了沿街乞讨的叫花子,便是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说到师傅,简冰言语之间是满怀感激,简歆却是微微垂首,似乎不愿面对和听到师傅的名号。

    暗暗一叹后,简冰又道“自那年成为了华山派弟子,简某就暗暗发誓,要苦心修炼,不负师傅之恩,也要让我们兄弟过上好日子,有所成就。”又是一声苦笑后,简冰继续道“也是上天怜我,给简某了机会,我的付出没有白费,算是有了几分成就。”

    说到这里,简冰不觉叹息一声道“当时是很高兴,简某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抬起头,挺直腰做人了,而我的弟弟也很努力,见他如此,我很欣慰高兴,兄弟二人都有了某种意义上的成功,完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我们是该高兴,骄傲。”

    简歆默默的听着,说起往事,他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温和了许多,抬头看看简冰,眼神却是颇为复杂,那里面有亲情,温情,还有方才就有的不安和畏惧。

    简冰继续道“在华山住了很久后,有一天简歆忽然说要离开华山,去我们的老家开封,当时我很奇怪,便问他为什么?”

    这个事情大家都有耳闻,当年简歆离开华山,在开封自立门户开创了玄剑庄,成了独挡一面的高手宗主,当时大家认为这是华山派向外扩张实力的计划,简冰,简歆兄弟二人,一个在西北,一个在中原,遥相呼应,势力范围可算是很大了,而此刻听简冰如此一说,大家才明白,原来简氏兄弟的分开竟然不是他们的计划,而是另有缘故。

    简冰道“我奇怪简歆的举动,他给我的理由就是。开封是我们的祖籍。我们当年的离开是迫不得已。现在回去就是去向简家祖先证明我们没有辱没祖宗,我们做到了光宗耀祖。”他说到这里,眼睛冷冷的看着简歆,似乎是在等简歆说什么,只是他的弟弟依然沉默。

    简冰又道“他既然有此想法,我也不能反对,那是简某已是华山派掌门,恩师也已仙逝多年。派中琐事很多,我也无暇细想,就答应了他,而简歆没过多久就去了开封,此后十数年,我们就很少见面了,但我对他的牵挂一如既往,没有减少半分。”

    简歆听简冰说到此处,神情一动,不觉看了大哥一下。就听简冰又道“我虽然与他少有见面,可他的情况我是知道的。他在开封站住了脚,又建立了玄剑庄,声名渐响,我自然为他高兴,认为他已经不需要我的帮助,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简冰述说往事,每次说到他们的兄弟情谊声音就会有一点点变化,他说为简歆有所成就高兴,就真的很高兴,这些众人都能听出来,看得见,而心里的疑惑就会越深。

    简冰沉默了一阵,才又道“转眼间就过去了一百多年,玄剑庄的名声是越来越大,简歆的威望自然就水涨船高,他也是越来越忙,每年我们只能在父母的祭日见次面,有时候他闭关修炼就是数年,我们便就有好几年难通音讯,或许是这样吧,我觉得我们的关系逐渐淡漠了,不再像以前那么亲切,疏远了很多。”

    简冰的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修真之后,为了让修为有所精进,就要闭关静修,往往就会花费数年,甚至十数年的时光,这就少了与亲人相处,交流的机会,自然而然的那种亲密关系就会变得淡漠了,亲情对于大多修真人来说是奢侈的,像简冰这样兄弟二人同时修真的毕竟是少数,真是很难得,可要是一旦也有了隔膜,只怕就很难弥补了。

    简冰叹道“有此发现,简某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了,我就这么一个亲人,如果失去了,那我当下立下的誓言还有何意义。为了能和简歆多相处,我若无事便去玄剑庄住上一段时间,顺便也帮他指点一下弟子,可我的做法似乎令他有些反感,有一次,他忽然阴沉着脸问我,是不是不放心他。这句话莫名其妙,我是这样的感觉,我本想与他好好聊聊,消除我们之间的那些看不到的,却又存在的隔阂,只是他没有给我机会,说是要修炼春水诀,就匆匆闭关了。我甚为无奈,只能回到了华山,想等到他出关再与他好好谈谈。”

    简冰说的这些话,似乎对简歆有所触动,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神情一阵变化,但他始终没有开口。

    简冰见他默然不语,眼神一暗,又道“数年之后,他终于出关,这次修炼让他有了很大的进步,春水诀已然被他参悟,那一天他来到华山告诉我了这个消息,看他那么欣喜,那差点就要欢呼鹊跃的样子就像是回到了从前,我当然高兴了,就对他道,不如他回到华山,我们兄弟合力让华山派成为真正的修真大派,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听到我这个提议,竟然是勃然大怒,二话不说拂袖而去,而我根本就想不通他为何会生气。”接着他自嘲的一笑,望着简歆道“那时候我才明白,我这个兄长对自己的弟弟竟然是那么不了解。”

    简歆依然无语,神情略显呆滞,对于的简冰的目光和言语他失去了反应,见状,简冰不觉一叹,道“那次之后,我们又有十几年没有见面,那段时间应该是我们关系最差的时候,而我心里始终有个疑惑,那就是他那次是因何生气,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只能由简歆来回答,而简歆依然沉默。

    简冰也没指望简歆会给他答案,自问之后,他继续道“我们僵持了那么久,作为兄长,我本该去找他问明缘由,只是那几年华山派事事太多,我无法抽出时间,当时我也想,我们毕竟是兄弟,有些怨气误会迟早会化解,所以我所想到的后果并不是很严重。”

    众人听到这里不觉暗想“这后果只怕是很严重了!”

    就听简冰接着道“那一年我已经打算去次玄剑庄,解决这些叫人心烦意乱的事情,可他忽然来到了华山。见到他来了我是大喜。”说到大喜。众人却没有听出一丝喜悦之气。却是感觉莫名的寒冷,不觉为简冰担心起来。

    简冰神色淡然,继续道“我正要告诉他我的心思,他却先告诉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

    简冰说到这里,语气明显沉重了许多,“他说他发现了有人在修炼黑炎,并且还暗暗组织了一股势力,妄图重现昔年圣心教的辉煌。”

    众人闻听此言。心里都是一震,现在听说黑炎他们已然不会吃惊,天心教主的魔功如今谁人不知!他们震动的是当时的简冰会有什么反应,而很多人也已猜想到,简氏兄弟之间的变故只怕就和天心教主有关系了。

    简冰语气并无什么太大的变化,倒是简歆听到这些话后,脸色已是煞白,就听简冰缓缓道“我闻听黑炎自然是震惊异常,虽然我曾有过耳闻,说此魔功重现世间。可毕竟是传闻,我也没有深信。但简歆的话我自然相信,便问到他那人是谁?又在何处修炼?”

    简冰语气已是有些急促,众人听了也是颇为激动,天心教主的身份可算是一大隐秘,来历姓名无人知晓,此刻听简冰说起这个神秘恐怖的高手,谁都有了极大的好奇心。

    简冰却道“我如此问他,简歆只说那人非常神秘,至于是什么人他还不知道,但他清楚那人的修炼之地在何处,接着他就问我有何打算。我就说,除魔卫道是我等本分,如今魔功出世,天下必有大变,此人必须要找到,而且是越快越好。”

    他这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显示出来他正道高手的凛然正气和豪杰本色,使得在场许多人暗自心折,心道“春水神剑果然不愧是正道领袖,大仁大义,令人钦佩。”

    就听简冰接着道“本来按我之意是要和几位前辈,掌门商量一下,毕竟事关重大,最好是有所计划后再行动。但简歆却有不同的意见,他说他的消息还需要证实,万一消息不准确,岂不是会让别人笑话。我思量一番觉得他的话有道理,就打算自己先去探查一下具体情形,如果确认了那人的存在,我们就联合各派,合力剿灭这股魔火。”

    话到此处,简冰凝视着简歆,看了片刻,目光并不凌厉,但很复杂,随后他又道“简歆赞同我的想法,并且还要与我同去。”

    故事显然是到了关键时刻,紧要关头,而听到这些话后,简歆的神情忽然一变,脸色虽是苍白却不再那么慌乱,不知为何他镇定了许多,眼神也是一样,不再躲闪简冰的目光,漠然看着自己的哥哥,等待简冰继续说下去。

    他的变化,简冰见了没有什么反应,继续道“我虽有自信,可黑炎也非等闲,对方实力如何也是未知,我不愿让他冒险,但简歆执意要去,还说不放心我独自前往,并且还说我们兄弟合力必定是无往不利。听了他的话我自是感动,觉得那久违的兄弟之情终于回来了,就同意了他随我前去,那个地方就是太行山鹰愁涧。”

    众人闻言又是一惊,太行山鹰愁涧是个险恶之地,也是当年化血门的发源地,同时还有许多人看向了清虚等人,因为传说当年崆峒派的杰出弟子齐清岩,就曾在鹰愁涧遇到了阴山,九幽,白骨三派高手的围攻,那时候都说齐清岩是死在了那里,还说传说是血隐杀了齐清岩,当然那些传言已被证实是谣传,齐清岩没有死在鹰愁涧,而是在十年之后为了心爱之人进入了潮音古洞,自此再就没了消息。

    简冰还在说“太行山鹰愁涧,想必大家是知道的,在得到消息的第二天,我和简歆就悄然离开了华山,去了太行山。到了鹰愁涧后,我们是四处搜寻,终于发现了一处隐蔽的洞府,那就是当年化血门的秘穴。有此发现,我自是高兴,那时我也是过于自负,也没有多想,觉得我和简歆的实力足能应付一切变化,就想办法进入了那处洞府,结果我们就在里面发现了一个黑衣人。”

    众人听到这里,知道黑衣人恐怕就是天心教主了,心里顿时一紧,不觉又为简冰担心起来,而简冰神色淡然,眼里神光微微一盛,就听他道“见到黑衣人时,我是又惊又喜,但发现对方对于我的出现并不惊讶,他似乎是早有预料,见到我就是一阵冷笑,那笑声是无比阴森,我是至今难忘。”

    简冰说的平淡,众人听了耳边仿佛就响起那种阴森可怕的笑声,有些人的身子竟是忍不住一颤,天心教主的威慑之力由此可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