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剑荡中原三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故事的就要出现,简冰却显得异常平静,冷冷的看着简歆,沉默片刻后,缓缓道“在黑衣人的冷笑中,我终于领教到了黑炎的厉害,那黑色火焰席卷而来,熔石化金,吞噬一切,威力果然是强悍无比,不得不承认这魔功实在难挡,好在此人当时的黑炎只是小成,我以春水剑倒也能抵御得了,我们从洞内打到了洞外,和黑衣人交手后,我知道自己只能自保,想要取胜是万万不能,而简歆是在身后为我压阵,有他在我是心里有底,暗想,实在不行就和简歆联手,和我二人之力,即便杀不了此人,也要重创于他,对付魔道中人也顾不得许多了。”

    说到这里,简冰苦笑一下,看看简歆又道“我看黑衣人并无同伙觉得机会来了,便传音于简歆,告诉他找准机会,我们前后夹攻,同时施展春水剑,说不定就能把黑衣人一举消灭。简歆自然是答应了,而就在我和黑衣人斗法最激烈的时候,简歆出手,春水剑全力一击,只是他的目标不是黑衣人,而是我简冰,他的亲哥哥。”

    这个结果大家其实已经都猜到了,只是听简冰亲口说出来了,大家还是惊呼了一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了简歆身上,那些眼神不仅仅是惊讶,更多是愤怒,鄙夷,痛恨,还有疑惑。

    简歆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什么理由会让他去帮助别人去杀害自己的哥哥?

    清岩已是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听简冰当着大家提起这段痛苦的回忆,他是暗暗叹息。为简冰难受。空明大师叹道“阿弥陀佛。原来如此,这真是人伦惨剧,唉!”

    小薇已是对简冰充满了同情,对简歆是痛恨不已,恶狠狠的望着简歆,咬牙切齿的道“这家伙真够坏的,该死真是该死,小鱼哥哥。这人怎么这么坏!”

    齐鲤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唉!兄弟相残,受伤害的其实也是两个人。”

    小薇不明白齐鲤的话,喃喃的道“这话很深奥,明明受害的是水……简冰,怎么会是两个人呢?”

    简冰停顿了片刻,又接着道“我被自己的亲弟弟偷袭,那一记春水剑使我形神皆伤,心里更是痛苦无比,无法言喻。我受伤之后,他们自然要赶尽杀绝。我是无力抵抗,在他们的逼迫下不得不坠入了碧水寒潭。”

    碧水寒潭是什么所在,大家都很清楚,听简冰坠入了那个地方,众人不觉齐声惊呼,简冰继续道“碧水寒潭蕴藏的毒性委实厉害,我受伤之后,真气衰竭,根本无法抵御寒毒侵袭,一入寒潭我浑身上下的血肉就被毒水腐蚀融化,整个人就成了一具白骨。”

    他是淡淡而言,大家听了是毛骨悚然,体内寒意大盛,想象简冰化成白骨的凄惨情形,一代宗师落到如此境地,居然是亲弟弟的手笔,众人对于简歆的所作所为已是极为愤怒和痛恨了。

    就听简冰继续道“也许是老天眷顾我,我虽身化白骨,可元神未散,居然就在碧水寒潭里活了下来。我居然没有死,你是不是没有想到?”最后他如此问到简歆。

    简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脸色阴沉的看着简冰,片刻之后,他居然反问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简冰淡淡一笑道“你应该想到的,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给你讲个明白。我在碧水寒潭待了十数年,那段时间我是心如死灰,根本没想过自己还能出去,当然我一直也在想你为何要这么做。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外面有了很大的动静,有人在斗法,我甚至还感应到了春水剑的气息,我就想,你又在害人了。”

    简歆闻言是冷哼一声,还是没有说话,简冰道“这次你们害得是崆峒派的齐清岩,当日他也被你们所迫落入了碧水寒潭,还好,他要比我幸运,有避水法宝护身,身体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就这样,我和齐清岩便成了同病相怜的难友,彼此作伴,互相鼓励,给对方以活下去的勇气,而在我来说,清岩的出现是给了我希望,是他让我看到了光明,感觉到了生机和温暖,清岩,是我此生最好的朋友,知己,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清岩听简冰如此说自己,是暗自感动,心道“救命恩人我怎么敢当,要是没有前辈你的帮助,我只怕也离不开碧水寒潭。”

    简冰,清岩的这些事,可谓是秘闻,只有寥寥几人知道,此刻听简冰说起,大家才知道春水神剑和齐清岩竟然还有这样的交情,那可是真正的患难之交了。

    简歆其实也很好奇,简冰是怎么离开了碧水寒潭,并且修为还高到这样的境界,简冰见他眼神闪动,就知他在思索什么,就道“我和清岩在寒潭相依为伴,研习道法,取彼此所长补各自之短,功夫不负苦心人,我们终于分开寒潭之水,成功离开了那处绝地。”

    简歆似乎已是恢复了以往的从容,等简冰说完,就道“你是几时出来的?”

    简冰淡然道“一百多年前吧。”

    简歆目光一闪,冷冷的道“你既然出来了,为何不来找我算账?”这也是大家的疑惑。

    简冰道“出来之后,我便直接去了华山,结果就见到了另一个简冰。”

    简歆神情一变,道“你……你早就去了华山??”

    简冰淡淡的道“我的家我岂能不回,不过见到那个简冰后,我就想事情已然到了这一地步,我就看看你究竟要做什么,还有黑衣人和你有什么图谋?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简歆冷笑道“你真是好耐性,居然能眼睁睁的看着有人冒充你,当掌门,做他们的师傅。”

    他们就是华山五剑。罗明。欧阳剑已是完全明白了。早已是泪流满面,他们是悔恨至极,师傅有此惨痛遭遇,他们身为弟子还整天称呼仇人为师傅,爱戴有加,无比恭敬,这简直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讽刺和羞辱。

    “师傅……师傅,弟子……弟子不孝。还请师傅责罚”欧阳剑,罗明颤声叫道,他们已然跪倒在地,眼望简冰,泪如雨下。

    简冰见他们如此模样,心里也是难受,和声安慰道“这不怪你们,他手段高明你们怎能看出,也是我不好,到了今日才揭开了他的伪装。”

    简歆却道“你忍耐了这么久。究竟知道了些什么?你不觉得华山派在我手中是更加强盛,强大了吗?”

    简冰冷笑道“强盛?你还有脸说这样的话。与天心教勾结就算是强大了!你真是执迷不悟!到了现在你就没有一丝悔悟之心?”

    简歆也冷笑一声,也许是装扮简冰时间太久了,他的笑声和简冰没什么区别,随后他道“我既然敢做就不会后悔,这条路是我选的,又何须悔悟,你看你,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老样子,喜欢说教,训斥,简冰,你真是该在碧水寒潭里一直待着。”

    他的语气,态度越来越硬,众人见了顿感惊疑,简冰似乎是没什么察觉,说道“即便我死在了寒潭,你还是一样难逃公道。”

    简歆大笑道“公道!这世间还有公道吗?简冰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遭遇,就是你所谓的公道,公理害了你,当然还有你的自私,强横,霸道,骄傲。”

    简冰微微皱眉道“这就是你要害我的原因?”

    简歆激动地叫道“不错,这就是原因,从小到大你都喜欢管教我,我做什么事情都要经过你的同意,任何事情都是你做主,你说了算,而你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自以为是在为我好,可你就没想想我的感受,没问问我的意见,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了,那年离开华山,你可知我有多高兴?我是整整一夜没睡,我要远离你,离开你的掌控,不再做你的傀儡,我要的是自由。”他越说越激动,语气也越来越快,这是他压抑了很多年的话,今天总算对着简冰倾倒而出,畅所欲言。

    简冰闻言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嘴角现出苦涩到了极点的笑容,他曾想过许多原因,为简歆考虑了很多,只是简歆所说的这些他是想不到的,竟是如此,在他眼里我就是个强横霸道,独断专行的独夫,是控制他自由的人,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这果然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了。

    简冰觉得好笑,自己对简歆的爱护在他心中就是这个样子,这算什么兄弟之情!失败,简冰感觉到了深深的挫败感,心灰意冷,本来俊拔的身形仿佛都有些蜷曲,这一战他已是完败。

    见简冰身形颤抖,面露痛苦之色,简歆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当年他一击而中将简冰打入碧水寒潭时,他也是这样的得意,简冰越痛苦,他便越高兴,就见他笑道“是不是很难过,我说过你活着比死了更痛苦,今日你就不该来,就算来了,你也该在暗中看着我,看我如何将华山派发扬光大,这也不是你的理想吗?我替你实现,你该感谢我,哈哈……”随即他便是一阵大笑。

    简冰看着弟弟,心已在滴血,好痛,好疼,他所想象的兄友弟恭,互帮互助可不是这样,被简歆嘲讽着,嘲笑着,简冰觉得自己又回到碧水寒潭,周身已被冰寒之水包围,吞噬,不见光明,只见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见简歆这般得意,简冰这样痛楚,静默了很久的崔莹莹忽然道“既是这样,你为何还要装扮成简冰的样子?而且还装扮这么久,你大可以以简歆的身份来当华山派掌门,为什么非要当简冰?!”

    崔莹莹的话便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一下子就割断了简歆的笑声,在笑声戛然而止后,简歆神情有点恍惚,崔莹莹的话正中他的心事,他为何要装扮成简冰,那是因为……他想成为简冰,成为哥哥那样的人,虽然他一直痛恨简冰,可一旦自己成为了简冰,那感觉也是极好的。

    简歆忽然失神无语。简冰却是清醒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想通了很多事情,简歆为何这么恨他,由于对他的恨,简歆便入了岐途,并在这条路上越行越远,无法回头,身为兄长,他要为简歆的变化负责。而简歆也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事已至此,已是无可挽回。

    简冰不愧是一代宗师,渡劫境高手,心神震荡也只一时,很快他就恢复了淡然冷静,望着简歆的眼神已无需多说,凝望片刻,他才道“你恨我,要杀我。我不怪你,当年我就是疑惑。今日我已明了,多谢你为我解开了这个疑团。”

    简歆听简冰居然说不怪自己,便是一怔,接着便用万分疑惑不解的语气问道“你不怪我?!”

    简冰轻叹一下点点头,简歆疑惑更深,又道“这么说你不会杀我了?!”

    简冰双目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沉声道“你害我,我不怪你,但你违背师训,忤逆门规便是罪不容恕,你以正道之身份,行魔道之恶事,罪行累累,罄竹难书,我若放过你,又有何面目去面对华山派的前辈和咱们的恩师。”

    简歆闻言是不惊反笑,指着简冰道“说了半天,你还不是要杀我!这虚情假意的一套你还是没有改,杀我,好,你杀呀!”说话之间,他的神情又变得极为激动,身形蠢蠢欲动,那样子是要向简冰扑去,忽的,简歆手上剑芒再现,眼中杀气盈盈,他竟然又要向简冰出手。

    简冰怎容他再度出剑,剑眉微皱,右手却已扬起,一道淡淡水光顺势而出,轻柔而又极为快速的罩向了简歆,这道看似毫无威势的光华却把简歆的春水剑气硬生生逼了回去,水光闪动,接着又把简歆彻底笼罩,让他再无行动之力。

    简歆受制于简冰,脸上却无畏惧惊恐之色,反而露出古怪的笑容,并且还大喊道“好!你来杀我呀!快杀了我!为了华山派门规,为了你的声誉,为了公理正道!快,快杀我呀!”

    简冰不理会简歆的叫嚣,沉声道“我问你,天心教主是谁?”此言一出,众人不觉一惊,这个可是个大问题。

    简歆却道“你要杀就杀,怎么还这么多的废话!”

    简冰又道“你又何必为他隐瞒,说出来吧!”

    简歆忽然狂笑道“我怎么知道天心教主是谁!你问我,真是太有趣了!”

    简冰神情冷漠,又道“别人不知道,你肯定清楚天心教主的身份,简歆,我知道天心教能有这样的势力,你是功不可没,身为天心教的天权星君,教主是谁你应该是知道的。”

    众人听到简冰说简歆竟然是天心教的天权星君,又是大吃一惊,即使是知道简歆和天心教关系密切,可他们很难想象简歆居然就是天心教的首脑之一,七大星君中的天权。

    此刻众人再看简歆的眼神又多了一些东西,而简歆被简冰点出身份后,是毫无惊讶慌乱之色,只是冷冷一笑,道“当日在宝鸡城你就知道了。”

    简冰摇头道“你也太小看我了,自我回来之后我就发现了你的身份,你也不容易,明里是华山派掌门,也是玄剑庄庄主,暗里还是天权星君,你这一明一暗,来回转变,你就不觉得累吗?”

    简歆笑道“累?我不觉得,那种感觉你体会不到,黑白轮回,正邪交替,我既是人也是魔,我可以满口公道,主持正义,也能心狠手辣,随意杀人,生杀予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简冰,这种感觉你有过吗?”

    简冰叹道“这就是你想得到的东西?”

    简歆却道“是也不是,若是有一天黑能变成白,我能光明正大的显露身份,那才是真正的成就。”

    简冰明白他的意思,冷笑道“那一天是不会有的,黑永远就是黑!”

    简歆也冷笑道“别把话说的这么满,你看,长白魔尊者不是由魔变为人了,血隐也都入了佛门,所以黑也是可以变成白的。”

    简歆指出了崔莹莹的身份,众人又是一惊,他们万万料不到这位绝色女子竟然是长白魔尊者,继而有人立刻想到,长白魔尊者不是天心教的太上护法吗?怎么会和简冰走到了一起,还合伙对付天权星君,这事情可真是古怪。

    崔莹莹自然也听到了下面的窃窃私语,议论之声,也只微微一笑,再无什么反应。

    简冰冷冷的道“他们能弃恶从善,是大智大勇之举,合乎天道,而你却想逆天行事,最后的结果只有灭亡这一条路。”

    简歆冷笑道“你又开始说教了,灭亡的只怕会是你们,简冰,别说废话了,动手吧!”他知道自己已是无力对抗简冰,便有了求死之心,其实能死在简冰手里,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最好的解脱。

    简冰缓缓抬起右手,掌心上水光流转,现在只要他催动真气,简歆便会形神俱毁,死在当下,可简冰会这样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