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剑荡中原四十三

作品:《仙途正道

    袁长生是醒悟了,他是明白自己在天心教眼里已是无用之人,所以自己以前的盟友对他已是不管不闻,任凭自己自生自灭,袁长生心中大恨,只是恨也是白恨,他清楚就是自己把牙齿咬碎也解决不了问题,眼下是要躲过厉轻恬这关,保命之后再做他想。

    袁长生有想活着的,自身的千年修为和潜力也就彻底激发了,怒吼一声,那啸声已非猿啼,而像是陷入绝境的困兽发出的绝望吼叫,袁长生有野心,自然不甘心就这么完结自己的一生,他要活,他是困兽犹斗,他要绝处逢生。

    随着怒吼声,袁长生身形竟然又高大了许多,眼里金红光芒愈发强盛,面目也愈发狰狞,形如饿鬼,犹如魔兽,长生棒已是长达十数丈,一样闪动着金红色的光彩,就见袁长生又是一声怒喝,长生棒轰然而起,朝着厉轻恬直直砸去,一棒千钧,似乎要把厉轻恬砸得粉身碎骨。

    袁长生陡生变化,厉轻恬见状是颇为吃惊,她与袁长生以前也算相熟,但从未听过,见过袁长生竟然能有这样的神通,看那金光遍布于身,厉轻恬自然识货,暗想“老贼居然还会佛门道法,这老东西真是心机深沉,隐藏够深的。”

    厉轻恬虽是惊讶,却无畏惧之心,袁长生心有恨意,她何尝不是恨如海深,父兄之仇要报就在今日,袁长生即便变成了天神魔怪,她一样要杀之而后快,这就是遇神杀神。遇魔除魔!

    袁长生一棒砸下。厉轻恬娇哼一声。娇躯闪动,离火剑光芒大盛,化为一团大大的天火,迎向了长生棒,她要以焚天之势,将袁长生焚毁烧尽。

    天火焚天,威势何等之强,袁长生的长生棒击中天火后。竟是被那至热火力和强悍力量挡在了半空,根本无法移动,袁长生怒吼一声,巨大的双臂猛然使劲,浑身也是金光灿灿,长生棒凭空又大了许多,棒身上金红色光华一盛再盛。

    随着光芒强盛,长生棒缓缓移动起来,只是速度很慢,袁长生又是一声大喝。双臂加力,这次他是毫不容易让长生棒动了丈许。可这一下仿佛用尽了他的全部力气,狰狞的面孔显露出了骇然之色,接着他的长生棒发出一声闷响,整个棒身忽然是烈焰翻腾,看样子是像着了火,被天火点燃了。

    就听袁长生一声厉啸,面露无比痛苦之色,巨臂摆动,试图挣脱某种力量的束缚,而他的长生棒居然脱手了,没了袁长生的驾驭,长生棒缓缓变小,光芒逐渐暗沉,最后恢复了数尺长短,没过多久便被离火剑发出烈焰天火完全吞噬,淹没,袁长生的法宝就这样被厉轻恬炼化,熔化,瞬间之后彻底消失了。

    袁长生眼见法宝化为乌有,心中之痛是可想而知,整个猴脸完全扭曲变形,大嘴一张,又是一声厉啸,他巨大的身形猛然一动,双爪之上金光挟带着赤炎,直接抓向了厉轻恬,双爪一动,轰然巨响伴随而起,声势浩大,甚为凶猛,袁长生要拼了。

    见袁长生朝自己扑来,厉轻恬却是一笑,完全没有惊慌之色,娇躯也是一动,红衣飘起,是毫不避让的迎了上去,手中离火剑锋芒暴涨已达数百丈,厉轻恬身形一动,剑锋就已是到了袁长生近前。

    眼看离火剑锋芒已至眼前,袁长生是不闪不让,双爪一挥竟是抓向了那道凌厉无比,锐不可挡的赤色精芒,“啪”的一声,巨大双爪正抓住了离火剑的锋芒,而袁长生,厉轻恬的身形齐齐一震,随后,袁长生厉啸一声,身形再动,双爪用力一拽,看架势他是想从厉轻恬手中夺取离火剑。

    这个想法真够大胆的,众人见了不觉一惊,也都暗自摇头,觉得袁长生真是急疯了。

    袁长生想法很好,行动起来就困难重重,离火剑岂能随意被人抢夺,厉轻恬冷笑一声,玉手一振,离火剑锋芒又盛,便听“哧哧”之声大作,竟是袁长生的双爪被离火剑所发的火焰点燃,烧焦了,片刻间,那双巨爪已是通红一片,被火焰烧个外焦里嫩,血肉一去,就露出了森森白骨,猴爪就成了白骨爪。

    双爪成了白骨,袁长生怎能不痛,嗷嗷一阵惨叫,双爪却还是紧紧抓着离火剑,这家伙也不知是痛傻了,还是气疯了,就是死活不松手。

    这也正合厉轻恬心意,美眸中杀机大盛,玉手上下一动,离火剑锋芒便挣脱了袁长生的巨爪,并且还在他的手腕上轻轻划过,锐烈的光芒瞬间就斩断了袁长生的双腕,“噗噗”两声后,那断落的巨爪又被火焰吞噬,变成了两团青烟。

    双爪没了,袁长生先是一怔,随即才醒悟,他是痛得麻木了,张嘴欲叫,却是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但他很清醒知道大势已去,逃命要紧,急忙转身逃跑,可没等他跑出几步,他就觉得胸口忽然一热,垂首一看,发现胸前心口之处透出了一截红灿灿的剑芒,正是离火剑穿心而过,见到剑尖袁长生就是一怔,接着他脸色大变,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呼。

    于此同时,他的浑身气血一阵剧烈翻滚,片刻之后,随着那声惨叫,沸腾的热血竟是透出了身体,从他全身各处激射而出,鲜血喷涌,散在空中,瞬间后鲜血就变成了团团火焰,熊熊燃烧,而袁长生的巨大身体也已被大火覆盖,整个人犹如一座火山,烈焰吞吐,情形甚为诡异。

    袁长生身体在燃烧,神智还很清醒,清楚自己发生了什么,身形还在移动,速度却很缓慢,就听他还在呼喊“救我,救我,你们背信弃义……”起初声音还很响亮,过了一阵,他已是无力呼喊。身子自然也停顿了下来。全身火焰闪动。早已看不到他的样子,再过片刻,火势愈发大了,也就再无袁长生的一丝动静,只有“劈里啪啦”的阵阵脆响,那是大火焚化尸骨的声音,伴随着这种声音,这位天火宫宫主便这样心有不甘的死去了。

    袁长生死了。他是死有余辜,也死得很惨,这也正应验了简冰见他时所说的那番话,他若不认罪自裁,就会形神俱毁,此刻他真是形神俱毁,灰飞烟灭,死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厉轻恬没给袁长生一丝生机,离火剑不但焚毁了袁长生的躯体。还将他的元神炼化,消除。这就是最完美的复仇,这就是厉轻恬所要的结果。

    众人看着袁长生化为飞灰,脸上并没有什么惋惜之色,只是觉得厉轻恬报复手段可谓是够狠够绝,当然大家很理解厉轻恬,是袁长生一手毁了厉天远父子,还追杀厉轻恬数十年,今日厉轻恬怎么做都不算过分,袁长生实在是该死。

    厉轻恬报仇后,脸上显露出了欣慰之色,心里默默说着“爹,哥哥,顾叔叔轻恬给你们报仇,你们看到了吗?”

    在场众人里只有一个人在为袁长生惋惜,那就是空明大师,见到袁长生被天火焚化,空明大师暗叹一声,他身边的空隐神情亦是黯然,二人看着那团逐渐熄灭的火焰,心里默默诵经,为袁长生超度,算是尽了一份故友的心意。

    厉轻恬得报大仇,她的衡山之行似乎已是圆满,但事实上,此刻袁长生的生死已是微不足道,无关紧要,真正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厉轻恬是乘着简冰与七大星君对阵之时才杀了袁长生,在这期间,简冰,七大星君又有何动静呢?

    没有动静,简冰绝世一剑和七大星君的黑炎相遇之后,便是一阵地动山摇,等到四下平静后,简冰,七大星君居然就没有了动静。

    火神殿的上空,简冰,崔莹莹凌风而立,宛如神仙,简冰催发的那道元水锋芒依然横于虚空之中,剑锋所指,还是那团黑色火焰。

    而七大星君一直隐在黑炎当中,难见其形,他们似乎已与黑炎相融,或者已被黑炎同化,变成了黑炎的一部分,没有丝毫声息。

    方才剑火相遇之后,剑锋振动了许久,黑炎也急速翻腾了很久,应该是势均力敌,平分秋色,一击之后,简冰,七大星君似乎都在调息养神,等待随后的惊世一战,也就在这段时间,厉轻恬便把袁长生解决了。

    厉轻恬已是回到了原地,和小薇,齐鲤,于海三人会合,小薇是首先道“姐姐,恭喜你杀了那只大猴子!”

    于海却是有些闷闷不乐,低声道“我也没帮上什么忙,真是没有意思。”他是看得手痒,又不能出手,心里真是急得无法形容,很是难受。

    齐鲤是理解他的心情,便道“你先别急,我看稍后还有更大的场面,我们这次不会白来。”

    于海顿时喜道“你可别骗我!”

    齐鲤笑道“骗你做什么,这是岛主的意思,你我还要多加留意,别让人乘虚而入,钻了空子。”

    于海闻言忙道“谁敢钻空子,我就劈了他!可谁会伸这个头?”说着大眼四下一扫,寻找可疑人物。

    他们说话当然不是寻常对话,是以传音之法交谈,于海的举动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其实此刻大家的精神都在上方,谁会理睬于海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

    不,有人注意到了于海,还有齐鲤,小薇等人,那双眼睛观察的十分仔细,也很隐蔽,齐鲤,小薇完全没有察觉,但于海毕竟是渡劫境顶峰高手,被人窥视,立刻有了感应,神情微变,眼里精芒一闪,犹如冷电。

    齐鲤见于海忽然变色,不觉惊道“怎么了?”

    于海凝目四顾,随后才道“有人在暗中观察我们,修为很高。”

    于海的修为,齐鲤很清楚,便道“那人是谁你可曾看到?”

    于海摇摇头道“他隐藏的极好,气息收放自如,我找不出来,或许岛主能知道。”

    齐鲤立刻就把于海的发现告诉了清岩,得到的回答就是,小心在意。静观其变。

    清岩自然知道那人是谁。对方既然这么关注于海。齐鲤,小薇,就说明他已是知道了这三人绝非寻常高手,而他是又是从何处了解到了于海三人的底细呢?

    也只有海外高手最为了解于海等人,这也就说明了一事,天心教还真是与海外某股势力有联系,那这股势力又会是谁呢?是西还是北,又或是三山十洲?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不过此刻并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清岩也就是稍一寻思,不再深想。

    此时,沉寂了一段时间的上空又有了动静。

    就听简冰扬声道“黑炎简某领教了,当年在鹰愁涧的那位黑衣人应该就是你们的教主了,他还真是有心思,看情况是要把黑炎发扬光大了。”简冰之言虽有取笑之意,也是实话,昔年圣心教虽然号称第一,可这黑炎也是傅潜的独门魔功,除他之外无人可会。而如今,天心教主已把黑炎推广普及。在天心教修炼此魔功的是大有人在,这或许就是天心教主的手段,加强教中实力的手段,也是震摄世人的手段。

    听简冰如此说,黑炎里的七大星君是默然不语,简冰眼里光华闪闪,目光如炬,透过了黑炎看到了里面情况,就见天枢星君,玉姬,简歆七人各个神情阴沉,眼睛里闪动着黑色光芒,最诡异的是,他们双手都捏着同样的诀印,十指放在胸前微微摆动,曲折伸展,便如火焰吞吐,他们就这样不断动作,对外界的变化置若罔闻。

    简冰见状,眉锋微皱,又道“几位既然要施展黑炎,就请痛快一些,简冰可是有些等不及了。”

    简冰刚刚说完,天枢星君忽然一笑,笑容甚是怪异,随后他道“简掌门的春水神剑我等也领教了,果然凌厉无比,难怪简掌门敢发豪言壮语要与我家教主一较高下,不过我要奉劝简掌门一句,不知简掌门可愿听。”

    简冰淡淡一笑道“星君请讲,简某洗耳恭听。”

    天枢星君又是一笑,这次笑声与先前颇有不同,传到了清岩耳中,让清岩觉得甚为熟悉,这令清岩大感惊奇,暗道“我怎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此人我也认识?”想到此处,清岩不觉把目光移向了天枢星君身上,他想仔细观察一下这位应该不是天枢星君的天枢星君。

    本来以清岩的金刚法眼应该很容易看穿天枢星君的伪装,只是为了不过早暴露身份,清岩还不能施展金刚法眼,如此一来,他能看到还是那张冷峻的脸,不过清岩这次觉得天枢星君的身形他有些熟悉,至于在哪见过,清岩还没有想到,难道他真是个熟人?

    清岩是愈发疑惑,此刻又听天枢星君道“简掌门,我教教主神威盖世,法力无边,当年你不是他的对手,如今依然也是,简掌门,听我良言想劝,归顺我教,教主定然会重用你,日后简掌门必定会成为人上之人,甚至是仙上之仙。”

    简冰闻言,不觉笑道“好一个仙上之仙,简某还以为你要说天心教主要给简某封侯封王,列土封疆呢。”他此话是暗暗指出了天心教主的身份,说此话时,他与崔莹莹都暗中观察了玉华真人,看他有何反应。

    玉华真人只是双眉微皱,这种反应大家都有,因为众人都觉得简冰是话里有话,只是想不出他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天枢星君似乎也不明白简冰话中之意,道“简掌门此言令我等是莫测高深,如此说来,简掌门是不肯归顺我教了?”

    简冰冷笑一声,大袖一挥道“废话!我们是话不投机,还是少说为好,动手吧!”

    天枢星君阴阴笑道“简掌门,黑炎真正的威力你还没有见识到,希望你不要后悔。”

    简冰傲然一笑道“简某后悔的事情很多,但唯有这个决定决然不会后悔,灭除魔火,摧毁天心,简冰愿做先锋,这一剑就是简某的决心!”

    他言出剑随,元水之剑锋芒再现,直指那团黑炎,和黑炎的七个人。

    简冰出剑,天枢星君也便沉默,隐藏于黑炎里的七个人同时动作,胸前如火般的诀印快速变化,十指幻化成了无数道黑色虚影,随着诀印变快,他们身体四周的黑炎也快速转动起来,黑炎开始四下蔓延,伸展速度极快,此刻的黑炎就如一条黑色巨龙,昂首于空中,冲着元水剑锋而去,似乎要将剑锋一口吞下。

    这次黑炎化龙,行于空中,威势强盛,可众人并没有感觉到方才那种炙热火气,黑炎的至热火力似乎是消失了,但大家清楚,这不是火力消失,而是火力内敛,那条黑龙蕴含的力量不可想象,与元水剑锋一遇后,并无很大的动静发出,只有一声悠长的轻响,随后黑龙竟然就将那道数百丈的剑锋整个吞了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