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剑荡中原四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这也是大家的疑问,那些高僧修为高深,就算明信很强也不能轻易做到这件忤逆之举。

    明信是一脸得意,道“圆觉,这要感谢你们峻极禅院,当年嵩山大会,为了封印那处火眼,大光明寺的无字辈高手可都是大伤元气,随后血隐大闹嵩山,又使得这些高手身心疲惫,修为大损,回到西昆仑后,我师傅师叔自然要助他们恢复jg神,这样我就有了机会,这么说你们该明白!?”

    众人明白了,圆觉叹息一声,空隐神情苦涩,轻轻摇摇头,自责之情众人都能明白,还有数位掌门也是暗暗叹息,当年嵩山大会也是中土大变的开始,那时候看似是血隐作乱行凶,祸乱天下,其实是天心教默默崛起之时,只是谁也没想到明信会扮演了一个重要角sè,叛离正道,忤逆作乱,大光明寺数千年的基业只怕是要毁在他的手中了。

    空明大师方才盛怒,但他很快就平复了情绪,便道“如此说来,当年是你放出了关在悔心洞内的圆通,也是你进入伏魔殿盗走了化血刀,也是你以我之名,施展大光明般若锋,冒充无间刃救走了空隐。”

    明信笑道“这些都是我做的,当时你们没想到?”

    张天师,圆觉等人这才是恍然大悟,当年他们真是没想到那人会和大光明寺有关系,都联想到了神秘的隐仙宗,此刻也是暗自惭愧。

    空明大师微微点头道“是想不到,我只奇怪,你怎会破煞金杖?”

    明信一笑道“什么破煞金杖!那就是峻极禅院的降魔金刚杵。”

    圆觉沉声道“敝寺心诀你是如何学到的?”

    明信轻笑道“区区小技罢了。有什么难学的。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是圆通教我的。”

    圆觉摇头道“不可能,他绝不会这么做!”

    明信嘿嘿一笑道“你们还真是兄弟连心,不错,圆通当然不会直接教我,我是得到了他所写的心法才学会的,他并不知道。”

    圆觉点点头,随后就不再多言,而空明大师却有话要讲。便道“明信,有件事情你应该最为清楚,今ri就请你说一下。”

    明信奇道“什么事情?”说着他看看上空,这段时间,简冰催动的巨大光剑光华更为绚丽璀璨,剑气,剑芒,剑势已至巅峰,一剑之下的北斗聚元阵虽是停止了旋转,但那青蓝sè星光也是越来越亮。光芒闪动,隐然是把炫目强烈的剑光阻挡于外。让剑光难越雷池一步,剑光,星光分庭抗礼,各自蓄势,只待最后一击,就是不知会是简冰一剑摧星,还是北斗聚元阵真能让斗转星移,让简冰折剑于衡山之巅。

    战况如此紧迫,正合明信心意,此刻清岩又在他的掌握之中,得意之情油然而生,明信心情不错,就道“你要问什么事情?”

    空明大师宁静温和的眸子望着明信,缓缓道“就是关于圆通的一些事情?”

    明信闻言微微皱眉,道“圆通?他的事情?你说的是什么?”

    空明大师淡然道“你无需这样做作,圆通之事你心知肚明,难道非要让我讲吗?”

    明信狡诈y冷的眼神转了数转,忽然大笑道“看起来你是很清楚了!那又何必来问我!”说着一看圆觉。

    提起圆通,圆觉神情竟是没什么变化,显得很平静。

    空明大师道“你的得意之作,自然应该由你来说。”

    明信笑道“好,既然你们想知道,我就不妨一说。”

    大家闻言都很奇怪,清岩也是一样,圆通叛离峻极禅院,沦为魔道已有一百多年,已是众叛亲离,而此刻却要说起圆通,实在是有些古怪。

    明信沉思片刻,应该是在回想一些旧事,随后才道“当年圆通修炼有成后便奉师名在世间行走,只是他天xg好杀,又好管闲事,结果就造了不少杀孽。”

    这些事情众人都知道,圆通犯了杀戒便被师傅召回嵩山,面壁思过,十年后不但修为大进,就是暴躁的脾气也改变了很多。明信继续道“圆通二次下山,自觉心境平和,为人处事也温和了不少,可就在他自我感觉不错时,一个意外发现改变了他的后半生。”他说的平平淡淡,脸上还有笑容。

    空明大师却道“你所说的那个意外,只怕不是意外?!”

    明信闻言眼睛一扫圆觉,才道“你能知道此事,我很意外,不错那场意外是我一手造成的。”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一惊,尤其是那些知道前因后果的人,随即就听明信道“那ri圆通发现有可疑人物出现在太行山,就尾随而行,结果就找到了昔ri化血门的总坛所在。他向来是嫉恶如仇,见到化血门的余孽自然是要痛下杀手,结果他一口气就杀了九十七人,连不懂事的婴儿也没有放过,手段可算是狠辣无情,冷血之至。”他侃侃而言,说到九十七条人命死在圆通手里时,神情不仅淡然,还有几分笑意,显然在他眼里人命就如蝼蚁,死不足惜。

    空明大师轻念一声佛号,道“别光说圆通如何杀人,就说他是怎样找到了化血门的秘址,又因何狂xg大发的?”

    众人闻言不觉有些吃惊,都想难道其中还有隐情?

    明信笑道“好,我就给你们说明白,圆通能找到化血门就是我的指引,他突然杀心大起,也是被我暗施手段,乱了他的心智,至于他杀人之后又遇到了明道,也是我的功劳,明道也是被我引到了太行山,如此他们才能见面,这才上演了一场jg彩绝伦的好戏!”

    众人听到这里,顿时哗然,谁也没有想到当年圆通肆意杀戮化血门弟子的真相竟是如此。这一切居然都是明信的y谋诡计。出乎意料。所有人都愣住了,明信见大家惊呆在那里,是大为得意,笑道“很惊讶!实事就是这样,都说眼见为实,明道即便亲眼看到了又能怎样,还不是被我耍得团团转,哈哈哈……当时见到他们打了个不亦乐乎。我躲在暗处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那可真是jg彩。”

    空明大师,圆觉,定逸师太这些出家人,是连念数遍佛号,清岩亦是气愤难平,怒问明信“你为何要如此做?!”

    明信笑道“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圆通这小子我一向想看不顺眼,嚣张跋扈,自以为是。还曾对我那么无礼,有机会我要是不对付他。岂不是便宜了他,明道也喜欢多管闲事,正好他们又有过节,我就来个顺水推舟,让他们彻底翻脸,哈哈……他们这二人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却被我摆布于手中,这感觉……嘿嘿……无法形容。”

    清岩眼中怒光大盛,明信见他这般模样,猛地催动黑白光刃,真气如刀便在清岩浑身走动,强悍的真气差点就要将清岩割成碎片,清岩不禁一阵呻吟,脸sè愈发苍白。

    明信不理会清岩,继续道“圆通也是个人物,居然修炼了化血,这是我想不到的,不过他修为越强我也很欢喜,正好可以让他与明道作对,我真希望有一天他能把明道化为jg血,替我拔去这个眼中钉。只可惜,圆通始终不能将明道杀死,实在是个遗憾。”说到这里他是叹息一声,自然是为圆通不能将明道出去而惋惜,感慨。

    大家听到这里,真是恨不得把这个人面兽心的和尚碎尸万段,齐七,小唯觉得不可思议,世间怎会有如此坏的人,小唯更是想到,这人还是人吗?比起我这个狐狸都差太远了。

    见众人目光如火,就要将自己燃烧,而明信是若无其事,又笑道“圆通其实该感谢我,若不是我的成全,他曾会有这样的成就。天心教的护法可要比峻极禅院的和尚强上一百倍。”

    空明大师叹道“明信,你心思之毒可谓是世间少有,不但将圆通推入苦海,还让他为你这个仇敌效力,令他沉沦仇恨之中,不能自拔,沦为了天心教的杀人工具。明信,你还有一丝人xg吗?”

    明信闻言并不生气,居然道“我教教主曾说,若要成大事,就要抹去人xg,这样做事才能无所顾忌,才能事半功倍。”

    如此言论真是骇人听闻,洺灭人xg就是成功之道,若是让这种人成就了大事,那这世间岂能还有光明,由此也看出了天心教主的魔xg究竟有多深重,此人不除,天下绝不会安宁。

    空明大师神情肃穆,眼神凌厉,对于明信的乖张谬论他也是深恶痛绝,冷眼望着明信,沉声道“能说此话的人,已不配为人,亏你还要视他为主。”

    明信却道“我家教主自然不是人,他是原始天尊转世,神通广大,此番来到世间就是要创造一个完美世界,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就会有点必要的牺牲,就像是历代帝王,开国建邦就会流血死人,这都是应当的代价。”

    众人见明信说起天心教主时,是一脸仰慕,崇拜,他这样子只怕当年参拜佛祖也就不过如此了。同时大家心里更是一寒,也知道了天心教主的野心,果然大的不可思议,居然要营造一个完美世界,而何为完美?众人已是不敢想象。

    在听明信说完后,清岩冷笑道“你家教主是在做梦,完美世界,就凭你们这些毫无人xg的东西还敢说什么完美世界!”

    明信闻言就是一愣,甚是惊讶的道“齐清岩,此刻你命悬我手,居然还敢如此说话,你的胆子果然比天还要大。”说话时,他的黑白光刃给了清岩一点教训。

    空明大师应该是不忍心见到清岩受苦,就道“明信,你可知我为何要说起圆通?”

    明信冷笑道“自然是要为圆通翻案,为他洗冤昭雪,但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空明大师摇头道“不晚,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要回头就不算晚。”

    明信觉得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大笑道“狗屁回头是岸。我们谁也回不了头了。空明。你当和尚也当傻了,我劝你一句,快快离开峻极禅院,回到深山老林当你得天狼王去,那才是你的归宿。”

    空明大师忽然一笑道“入我佛门,也是回不了头,这个和尚我已经是当习惯了,明信。你看这是谁!”

    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出,空明大师僧袖一扬,就见淡淡金光随袖而出,而在那金光中赫然有个人影隐在其中,等到金光收敛,人影便已显出真容,那人黑衣如铁,脸sè犹如白纸,身形高大,本该是稳如山岳。而此刻这座山在微微颤抖着,苍白的脸上透出几分青sè。一双大眼里闪动着浓浓血光,血sè的眼神里蕴含着愤怒,仇恨,杀气等等东西,此刻,这双眼睛就盯着明信,死死的盯着,就如两柄利刃,锋利无比,寒芒闪烁。

    一见此人,明信顿时一惊,失声叫道“圆通!”

    出现的就是圆通,在场众人几乎都认识他,换在以前,圆通现身就会被大家视为邪魔歪道,当成最凶狠的敌人,但此时看到圆通,大家对他有的只有同情,即便圆通双手之上沾满了正道高手的鲜血,但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众人对圆通仇视已然消散,留下的只有同情,怜悯和深深地惋惜。

    明信惊呼之后,又道“你怎会在此?”

    圆通脸sè已是铁青,眼中杀机大盛,寒声道“我若不在,怎能听到星君你的辉煌往事,知道你,做,的,好,事!”最后几个字他是一字一句的说道,咬牙切齿,恨意十足。

    明信也是一阵惊慌,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居然又笑道“圆通护法,我所做之事也是为了你好,看看你今ri的成就,没有我的帮助,你焉能做到。”

    明信的厚颜无耻真是古今罕见,圆通怒极而笑,那笑声绝无喜悦之情,只有悲愤,无比的悲愤,笑罢,圆通才道“如此说来,我还要感谢你的帮助,视你为恩人了!”

    明信自然能感觉到圆通散发出来的浓郁杀气,而他是毫不在意,轻笑道“感谢就不必了,你我都是天心教弟子,无需这样客气,圆通护法,教主可是很看重你,只要你能抛开这些旧事,ri后定然还有更大的成就,教主……”

    圆通已是忍无可忍,厉声喝道“够了!你毁了我的一生,此刻却还能若无其事的面对我,你……你去死!”继而就见他手里淡青sè光芒闪动,一柄奇形长刀便凭空出现,刀锋狭长,青芒流转,隐隐还透出丝丝血光,此刀一处,四周寒气陡盛,杀气更浓。

    此刀杀气之盛,可算是震摄人心,对于此刀大家也都不陌生,一见之后,有人就叫道“化血刀!”可大家更诧异的是,化血刀一直都在血隐身上,几时到了圆通手中?

    当然大家很快就想通了一些事情,从空明为圆通洗冤,又见圆通忽然出现,再见到化血刀已成了圆通的法宝,众人便已明白,峻极禅院不知何时已和圆通取得了联系,而为了圆通获得清白,峻极禅院算是煞费苦心,终于有了圆满的结果。

    明信见到化血刀也是微微一惊,不过很快他又是一脸笑容,道“你要杀我!?就凭这柄化血刀?”

    圆通寒声道“不错,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明信笑道“圆通你也太自大了,识相点你就老老实实当天心教的护法,不然的话,我可真要把你碎尸万段了!”

    圆通实在是难以忍耐,怒喝一声,身形一闪,就冲向了明信,随势而动的还有化血刀,青sè锋芒裂空而出,直取明信的头顶,圆通是气极了,根本没考虑到清岩还在明信手中,他这一刀要的可不止是明信的命,还有清岩的。

    眼看青芒已至头顶,明信笑容不变,身形不闪,只是双手微微一动,就把清岩推向了化血刀的凌厉锋芒,嘴里还道“杀我之前先杀了他!”

    在他说话间,一道金光已把化血刀的锋芒裹在其中,金光闪动,就把青sè锋芒瞬间化解,正是空明大师拦住了圆通的这一刀。

    明信是早有预料,笑道“还是天狼王懂事,圆通你的脾气是该改改了!”

    圆通意识到了鲁莽,顺势收起化血刀,刀锋敛起,脸上杀机依然,怒斥道“明信,你这个无耻之徒,你敢与我一战吗?”

    明信悠然道“我若要杀你,一根指头就够了,此刻我是没兴趣,也没时间,好戏就要开始,你们还是等着欣赏!”说着,他那只宛如刀锋的手是紧紧贴在了清岩的颈部,诡异的黑白光华已把清岩完全包围,而他的眼睛已是看向了祝融峰的上空,那柄巨大光剑应该是蓄势已至顶峰,光华之亮已是无法形容,在巨剑之下的北斗聚元阵已被剑光覆盖,隐约只能看到七点幽暗的青蓝sè星光还在闪动,在僵持了许久之后,简冰似乎已经占据了上风,胜利看起来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