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剑荡中原四十八

作品:《仙途正道

    见此情形,明信竟是一笑,这样的笑容就很不正常了,只是在黑白光华的遮掩下,外人无法看到这诡异古怪的笑容,不过大家也都听到了他喃喃自语的声音“你们可不要令我失望,真是期待呀!”

    明信的话只有清岩听到了,明信虽是在清岩身后,可清岩的神情他能看得十分清楚,见清岩眉头一皱,他便笑道“感觉怎么样?”

    清岩冷冷的道“能把大光明般若锋施展的如此下作,阴暗的,也只有你了。”

    明信没有动怒,还是笑道“用在光明便是光明锋,使在暗处就是黑暗之刃,这门道法叫做黑白光刃,这名字起得如何?”

    清岩冷笑道“直接叫做黑心刃就好了,这样才符合你。”

    明信大笑道“清岩,此时此刻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情绪,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对了,你看简冰能胜,还是他们会赢。”

    清岩微微抬头看看上空,此刻他眼里再无方才那样的动人神采和奕奕光华,眼神很黯淡,看了一眼后,清岩才道“你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明信笑道“自然简冰大胜了,春水神剑倾力一击,我们七大星君当然是要灰飞烟灭,不然怎能显示出简冰的威势。”

    他们的对话大家也都能听到,听明信这么说,众人都是齐齐皱眉,觉得很是蹊跷。

    随后又听明信阴笑道“看到了老朋友,你应该很高兴才对,怎么阴沉着脸。这可不好。”

    清岩沉声道“他怎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众人闻言更是大奇。不知他们所说他是谁?明信也许是太兴奋了。脸上笑容不断,又道“他是弃暗投明,加入天心教是明智之举……”

    话到一半,清岩截口道“废话少说,你究竟要干什么?”

    明信道“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的发现他,好在我也有准备,不然真会让你坏了大事。”稍微一顿后,他又道“我更没有想到。你的修为会到了这种境界,在黑白光刃下能坚持这么久,也好,这样你也能看到他们的结果,你也不会死不瞑目。”他语气平淡,但杀机已显,手掌之上的黑白光华又是一盛,清岩已被这层光芒完全掩盖。

    厉轻恬,小薇等人见状是心急如焚,于海已是无法再忍。怒吼一声,开山神斧锋芒一闪。就向明信而去,几乎同时,齐鲤也是出手,身形一闪而逝,他再次出现时就已到了明信身后,电影剑直取明信。

    于海,齐鲤齐齐出动,斧影剑光汇聚一处,明信就是再强也应该是难逃此劫,只是有人出手拦住了于海,齐鲤,一道金光轻轻一闪,正将明信,清岩二人围在其中,化解了开山神斧和电影剑的攻击,随即就听空明大师道“阿弥陀佛,不可鲁莽行事。”说话之时,他身形微微一振,僧衣也是一阵轻摆,双眼里隐隐而闪的金光也自一敛,一下子化解两大高手的凌厉一击,以空明大师的修为也不能做到那么随意轻松。

    于海高大的身形也是一晃,见到是空明大师挡住了自己,顿时大怒道“臭和尚,你干什么!?”

    身在黑白光华里的清岩喝道“于海,不需对大师无礼,谁让你们擅自动手的!还不快退下!”

    于海被清岩一喝,顿时没了脾气,气势收敛,只能和齐鲤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厉轻恬等人旁边。

    明信方才也是暗暗心惊,齐鲤,于海展现出来的实力真是很强,一对一他都没把握取胜,如果二人合力,他是绝无活的可能,幸好空明大师出手了,不然他就是不死也要重伤,他以为空明大师是怕清岩受伤才出手的,就道“还是天狼王关心兄弟,这就对了,万一我情急之下手上没了轻重,清岩岂不是就要糟糕了。”

    空明大师闻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他一眼,而那眼神有些古怪,明信感觉到了,不觉是大为疑惑,暗道“他为何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奇怪了!”

    在他不解之时,清岩忽然道“你知道王大哥为何要阻拦他们?”

    明信闻言一怔,就道“你是什么意思?”他忽然有了种很不妙的感觉,心里莫名其妙的冒出一丝寒意,瞬间传遍全身,继而他竟然打了个冷战。

    明信身子一颤,手上的黑白光华也是一敛,随后就听清岩说道“意思很简单,就是你不能死在于海,齐鲤的手中。”

    明信体内寒意大盛,那是他抑制不住的寒意,不自觉的他的双手竟然微微颤抖起来,脸上的笑容也不再自然,变得有些僵硬,而他毕竟是将佛门与魔门心诀融合为一的高手,凝神静心,勉强控制住了双手的颤抖,他说道“你真好笑,如此情形你居然还能恐吓我!别忘了,我随时可以让你生不如死。”这话说的很狠,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清岩闻言缓缓转身,面对着明信,微笑道“让我生不如死,你还不行!”

    看到清岩轻松从容的转过身来,并且还面带笑容,居然还笑得那么好看,明信整个人就呆住了,他的双手还保持着一个动作,左手虚按,右手似刀,方才这个动作是杀气腾腾,凶狠毒辣,此时看起来却是很好笑,加上明信呆呆的表情,就更为古怪好笑。

    “你……”呆了许久后,明信就说了这么一个字,方才能言善道的他忽然就成了结巴。

    清岩现在是神清气爽,精神饱满,脸上既没有痛苦之色,也没有恼怒之情,笑容可掬,但那双清澈有神的眼睛闪动着淡淡杀机,让明信感觉到了澈骨的寒意。

    现在轮到清岩笑了,微微一笑后,清岩道“我怎么了?不是很好嘛!”

    明信见到清岩就这么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真是难以置信。不觉连退数步。又看到自己凌厉强悍的黑白光刃似乎已经失效,阵阵光华再也无法靠近清岩,仿佛是被一股无形而又强大的力量拒之在外。

    怎会如此!明信不死心,不甘心,继续催动真气,妄图再度制服清岩,只是黑白光刃对清岩已是不起作用,就见清岩举步向前。身形划破黑白光刃向着明道走去,他们相隔很近,清岩稍一移动就到了明信近前。

    看到含笑靠近的清岩,明信就像是见到了佛祖,当然他没把虔诚的参拜,只有惊惧的后退,嘴里叫道“怎么可能,你明明已经……”

    清岩笑着接口道“明明该死了,可我怎么还能这样对不对?”

    明信下意识的点点头,此刻的他好像是被吓傻了。那还有先前凶狠傲慢的气焰,完全变了个样子。天枢星君果然能千变万化,很有一套。

    不过明信好歹也是渡劫境高手,又是心肠狠辣,行事不择手段的人物,惊惧一过,他顿时冷静了下来,眼睛一转,似乎醒悟了一些事情,脸色一变,气势却是一盛,眼睛盯着孔明大师,说道“原来如此,你们为了圆通可是煞费苦心,居然让齐清岩来冒险。”

    清岩也没有继续向前,闻言道“冒险还谈不上,其实你一出现我就知道你不是明道师兄,而是明信。”

    明信有些怀疑,他对自己的易容之法是相当自负,自觉是没有丝毫破绽,此刻听清岩居然这么说,他冷笑道“是吗?你倒是好眼力。”

    清岩摇头道“不是我眼力好,你的伪装是没有一丝破绽,在外表上是完美无缺的。”

    明信一怔道“既是没有破绽,你又怎会知道我不是明道?”

    清岩道“外表无缺,内在可不是,王大哥告诉我天心教的天枢星君就是明信,那是空隐发现的,这个你应该清楚。”

    明信冷眼一看空隐,点头道“不错,他是看出了我是谁,所以这次我要变成明道,让你们失去警惕之心。”

    清岩微笑道“你也太自负了,你装扮的是很像,可你无意流露出来的气息却是出卖了你,那是黑炎的气息,所以我就知道你是明信,天心教的天枢星君。”

    明信听了是如梦初醒,原来破绽在这里,就听清岩继续道“发现你是明信,我就告诉了王大哥,我本想立刻揭穿你,王大哥的意思却是希望你能为圆通洗冤,而你正好也有了动作,就这样我们便演场戏给你看,你也很配合,说出了那些事情,我们真要好好感谢你了!”

    现在明信的脸色有多难看,想都想得到,最后听清岩说到感谢他,明信当然不会欣喜,只有恐惧,不觉又退了一步,颤声道“你想做什么?”

    清岩冷冷的道“不是我要做什么,刚才我让齐鲤两个不杀你,就是要把这个机会留给他们。”

    他们就是圆通,圆觉二个兄弟,清岩刚刚说完,他们二人就已到了明信身前,圆通手持化血刀,满眼杀机,气势强悍,浑身透出一股肃杀寒气,圆觉要平和许多,手中也拿着一柄奇形长刀,通体金光闪动,刀锋之上虽无凌厉杀气,但自有一种厚重威严,无坚不摧的锐气,这是渡厄刀,是圆觉的师祖渡厄大师留下来的伏魔至宝。

    化血刀,渡厄刀,这两柄仙刀,可说是一正一邪,曾经也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每次相遇就会斗个你死我活,而今日它们却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施展它们的还是两兄弟,真是兄弟齐心,便能双刀合壁,谁能想到化血刀,渡厄刀竟能携手并肩,共御强敌。

    化血刀,渡厄刀散发出的光芒融合一处,青色与金色相处的竟是无比融洽,化血刀的血色,杀气淡了许多,渡厄刀的光华也柔和了很多,水乳交融,相得益彰。

    见此情形,最有感触的就是空隐,当年他与渡厄大师还有渡厄刀是大战了数回,结下了极深的仇怨,多少年来,他心中所想就是要把渡厄刀毁掉,折了峻极禅院的颜面,可到了今日,他昔日的血蝠王。却成了峻极禅院的弟子。而化血刀与渡厄刀也成了相交相合的朋友。或者是兄弟,世事难料已至如此,真是令人感慨万千。

    空隐默默寻思之时,明信已是和圆觉,圆通面对面,也感觉到了强大凝重的气势,气息,化血刀。渡厄刀一旦融合,竟能如此威势,这是明信以及大家料不到的,面对这样的一对兄弟,明信这位渡劫境高手竟是心生胆怯,身形不觉又退了一步,神情甚是不安。

    明信气势一弱,圆觉,圆通气势便强,两柄仙刀光芒大作。锋芒凝聚,合为一道。直逼明信,他们二人都是积压了许多怨气,那种苦楚实非外人可以理解。

    当年圆觉为形势所迫,险些就将圆通处决,差点造成了无可挽回的结果,而让他们兄弟相残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他们焉能放过明信,兄弟合力,其利断金,他们今日就要为了峻极禅院,大光明寺的声誉,还有他们兄弟的仇怨将明信正法,要明信之血来洗刷佛门两大圣地的耻辱。

    圆觉,圆通刀势如山,气贯长虹,明信先是胆怯失势,可他毕竟是渡劫境高手,更是心思缜密,手段狠毒之辈,怎能如此示弱于圆觉,圆通,冷笑一声,双手之上黑白光华陡然一盛,凝聚佛魔两大心诀的黑白光刃便自发动,锐气,烈焰狂飙而起,也如一座山横空而去。

    黑白光刃锐烈凌厉,锋芒毕露,遇到化血刀,渡厄刀的光芒之后,竟是去势不减,直透而入,瞬间就杀到了圆觉,圆通身前。

    众人见状,皆是一惊,而圆觉,圆通是神情冷静,身形不动,齐齐一喝,随即手中仙刀锋芒大盛,青色,金色光芒交融汇合后便将黑白光刃包围,瞬间之后就把亮丽,凌厉的黑白光华消融吞没,明信一击就此化解。

    圆觉,圆通双刀闪动顺势而出,又向明信而去,气势再度一盛,锋芒比之方才一击又强了一倍,明信受挫之后,身形不觉一晃,眼中流露出惊骇之色,圆通修为他是熟知,即便有化血刀也不能如此强悍,而圆觉虽然是峻极禅院的方丈,也一直没被明信放在心上,在明信心中这兄弟二人不过如此,也就只堪他一击,可现在一击之后,自己却是身形摇晃,气势大弱,而圆觉,圆通却是愈发强悍,这是为何?

    惊骇,怀疑的心思也只一闪而过,明信此刻无暇多想,双刀杀到他只能抵御,黑白光刃凝势再发,与化血刀,渡厄刀又是短兵相接。

    这次交锋动静极大,三道锐芒相交相击,便发出一阵高亢激昂的脆响,黑白光华,青色,金色刀芒随声闪动,光芒越来越亮,明信,圆觉,圆通三人的身形很快便被刀芒遮掩,火神殿又是一场激战。

    明信以黑白光刃对抗正邪两大仙刀,而他又是渡劫境高手,理应是该大占上风,可交锋之后,明信的黑白光刃与化血刀,渡厄刀却是斗了个旗鼓相当,这让大家既是惊讶也有疑惑,清岩却不吃惊,神情淡然,一边看着这场激战,一边和空明大师说话。

    空明大师关心清岩,问道“你以自身真气消耗了明信的修为,不会有事吧?”

    清岩含笑道“王大哥放心,我心中有数,小弟方才也不是消耗他的真气,而是收容。”

    空明大师微微一怔,随后笑道“好你个清岩,刚才装得可真像,我虽是知道你是在演戏,可还是不免为你担心。”

    清岩笑道“若演得不像,他也不能这般轻易地说出真相,此人真是该死。”

    空明大师叹道“此人不除,遗害无穷。你看他们可有胜算?”

    清岩稍一寻思道“再过一段时间,明信气息就会散乱,到时就会得到该有的报应。”

    空明大师也是灵慧之人,恍然道“你对明信……”

    清岩看着白衣飘动的明信,眼中杀机隐现,沉声道“对付这种人就该施些手段,我已用真气暗暗锁住了他的气脉,就算他是渡劫境高手也不能幸免。”

    空明大师念声佛号道“也好,就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该有的代价,阿弥陀佛。”

    清岩此刻最关心的还是上空的简冰,那柄巨大光剑发出的炫白剑芒已是占据了整个天空,北斗聚元阵的光芒也只是隐约可见,青蓝色的光影已是极淡极淡,看此情形,只要再过片刻,简冰就能彻底把北斗聚元阵,七大星君毁在剑下。

    别人见此情形,都在为简冰高兴,可清岩神情有些凝重,此刻厉轻恬,小薇等人都已到了身边,本来都想说话问问清岩,可看到他是一脸肃然,谁也不敢乱说话,也就默默地站在旁边,而只要见到清岩无恙,他们就已放心,不再多想忧虑,见清岩看着上空若有所思,他们也就仰首望去,注视着那巨大光剑,想看到清岩所看到的东西。

    再被明信偷袭之前,清岩是想上去阻止简冰和七大星君的这一战,而过了这段时间后,清岩反而不再急了,事已至此,他就想看看天心教主究竟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