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剑荡中原四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方才清岩已向简冰暗自传音,让简冰留手留情,简冰也觉得事有蹊跷便答应了下来,剑势虽是笼罩了北斗聚元阵,但那一剑是迟迟不发,而且简冰也感觉到了北斗聚元阵的神奇力量并未消散,而是收敛了气息,锋芒内敛,成了一种防守之势,看似是被他的剑势所摄,不得已变成了守势,简冰却是觉得其中大有问题。

    刚才斗转星移之势几乎就要化解他的剑气,剑势,那威力已让简冰暗暗惊奇,可之后,明信忽然偷袭清岩,随着这个变化,北斗聚元阵也变了,简冰感觉似乎有人在控制七大星君,摆布他们的斗法,暗中操控一切。

    而能有如此神通的人除了天心教主还能是谁?

    简冰疑惑的是,天心教主的目的是什么?

    形势很微妙,而知道其中变化的人也只有寥寥几人,清岩隐然已经猜到了天心教主的阴谋,所以他才嘱咐简冰剑下留情,同时清岩还想,既然自己已然能控制局面,天心教主还能做什么?

    天空之上的斗法是无形的,并无很大的动静,而明信,圆通,圆觉三人的斗法可谓是大战,锋芒相击,轰然做响,也许是受到了下面气氛的影响,沉寂许久的空中忽然有了变化。

    变化的不是简冰,是仿佛已被简冰剑势压制得无路可去的北斗聚元阵。

    就见那七颗隐约可见的青蓝色星星猛然间大亮起来,光彩闪动,灿烂至极。星光璀璨。明亮的便如七轮皓月。

    也就在星光大肆绽放之时。北斗聚元阵也变大了许多,一大再大,星阵扩展几达数百丈,一时间,巨大光剑的光芒和北斗聚元阵又成了对峙之势。

    青蓝色的星光反扑之势很凶,甚至让简冰都有点措手不及,剑芒一敛,星光隐隐透入了剑光之内。那股奇异强大的力量重新归来,巨力涌动,排山倒海,硬生生的和剑光,剑气撞击,引起惊雷阵阵。

    剑光与星光连环撞击,天地便是一阵摇动,真是在摇动,衡山也在震动,似乎山崩地裂就在眼前。众人神情陡变,这个变化太快太大。都以为简冰已占了绝对上风,可转眼间就成了这幅情形。

    而在大家惊疑之时,与圆觉,圆通激战中的明信忽然发出一声长笑,那笑声充满了得意,闻此笑声,大家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在大笑中,明信手中的黑白光华陡然大作,压住了化血刀,渡厄刀的锋芒,接着明信双手催发黑白光刃,形成两道凌厉无比的精芒,一闪之间便贯穿了化血刀,渡厄刀的锐烈光芒,势如破竹直至圆觉,圆通身前。

    见到精芒杀至近前,圆觉兄弟是虽惊不乱,掌中刀凝聚全力,直劈而出正中已至身前的黑白光华,这是实质的接触,也是最直接的接触,随后就是“砰砰”两声巨响,圆觉二人挡住了明信的绝杀一击,但也被黑白光刃的强大力量震得横飞数丈,化血刀,渡厄刀光芒一敛,兄弟二人脸色也略显苍白。

    明信一击不中,笑声也是一收,他蓄势已久,自觉可以将对方一击而杀,哪知道黑白光刃竟然失手,于此同时,明信忽觉体内真气出现了异样,脸色顿时一变,惊骇之余,他忽然看到了清岩漠然无情,杀机隐隐而现的眼神,和嘴角的那丝冷笑,他顿时醒悟,怒道“齐清岩,你!”

    清岩悠然道“你既然喜欢无耻偷袭,我当然也要做到礼尚往来,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明信,这就是报应!”

    清岩说话之时,明信就觉得体内真气已有开始散乱不受控制的迹象,他凝神运气,却是毫无效果,又惊又怒的他对于清岩的话已是无暇回答,此刻,圆觉,圆通又挥刀杀来,刀锋闪动,化为了万道光芒,他们的威势竟是愈发强了。

    现在外有强敌,内有大乱,明信已无再战之心,也无力再战,拼尽全力勉强挡住了圆觉,圆通的攻击后,他大喝一声,身形已如一道白色虹影破空向着西北方向逸去,遁走之时,明信还扬声道“齐清岩,休要得意,斗转星移之后,我要让你后悔莫及!”他急飞而去,仓惶逃跑,临走时竟然还放下狠话,真是令人想象不到。

    见明信遁走,圆觉,圆通对视一眼,兄弟连心,无需多言,二人随即驾驭仙刀也是破空而去,化为两道精虹瞬间消失于天际,他们是不杀明信誓不罢休,也知道错过今日,就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圆觉,圆通去追杀明信,空明大师不免有些担心,就道“清岩,你看他们能否成功?”

    清岩微笑道“大哥放心,我担保他们能安然回来。”随后又对于海道“你不是很讨厌明信吗,我就给你个机会,去帮帮圆觉,圆通,别让我失望。”

    于海闻言大喜,忙道“请岛主放心,属下定然办好此事,不把那个贼……”刚想说贼和尚的他一看到空明大师和清岩的眼神,就急忙改口道“属下这就去,岛主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说完还对齐鲤,小薇眨眨眼,满脸得意之色,那意思就是我先去办事,你们就等着看吧,随即他也不理会小薇的怒目和齐鲤的无奈微笑,身形一闪,倏忽之间就已不见踪影,再看空中极远处一道光影电射而去,于海竟在瞬间远去。

    空明大师对于于海的修为也是赞叹不已,望着于海化光而去的方向,道“这位施主的修为只怕已是渡劫境顶峰了,清岩,你的朋友都不简单呀。”

    清岩笑道“王大哥过奖了,有他去会更为保险。”说完此话,他笑容微敛,想到明信临去的话,他抬眼望着空中。心道“斗转星移。他指的是什么?”

    北斗聚元阵忽然发力。强大的星光力量使得简冰凝聚的巨大光剑锋芒一收,两股强大力量一阵对撞后,双方又斗起了火气,互不相让,剑光,星光斗得是如火如荼,强大的气流从天而降,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不是气流。而是一座大山当头压了下来,压得很多人气息都是难以顺畅。

    清岩既已显露行踪,也就没什么顾忌,右手扬起,就见一道淡淡的,近乎无色的光华从他身体四周凭空而起,这道光华自下向上升起,片刻之后,大家便觉得上空巨大压力已是消失,心里更是惊叹清岩的修为。

    有的就想。都说齐清岩为崆峒派最为杰出的高手,今日一见果然属实。

    而其中有个人不但惊叹还有几分沮丧。他就是补天剑欧阳剑,见到清岩如此神通,他是知道自己和清岩的距离已是远之又远,这位当年的小道士已成大器,成就之高他只能望其项背,无法企及。

    除去这些人的惊叹,欧阳剑的自愧不如外,还有一人的眼神也有些异样,见到清岩挥手就化解了这股强大压力,他自然有惊叹,还有的就是迷惑,似乎觉得清岩的修为出乎他的意料,他就是玉华真人。

    清岩的现身,没有让玉华真人太过惊讶,当然他是表露出了那样的神情,还和几位掌门交谈了几句,脸上还与那些掌门一样流露出了欣慰的神色,见到清岩被明信控制,他也有忧虑的表现,等到清岩脱身,他的欣喜神情就有些不太自然,那是旁人察觉不到的细微变化,他真正的情绪是吃惊,此刻见到清岩有如此表现他就更吃惊,他想的只怕是,齐清岩的修为怎么比传言还要高?

    玉华真人虽是惊讶于清岩的修为,但他仅仅只是惊讶而已,他此刻也和大家一样,关注的就是简冰与七大星君的斗法,就是不知他是希望简冰获胜还是期望北斗聚元阵胜出。

    火神殿里的虽然感觉不到了上方的压力,但简冰与北斗聚元阵之间的斗法已是更加激烈,众人都很难想象,双方所发出的力量究竟有多强,每一次碰撞,都让人感觉到了天地间的震动,并且他们还是越战越勇,气势愈发强盛,剑光,星光是亮之又亮,散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光彩,似乎已把天与地之间的空间完全充满,那种强光前所未有,这种情形是闻所未闻。

    如此情形持续了数个时辰,强烈的光芒已让很多人看花了眼,天空之上不见了巨大光剑,也无青蓝色的星光,只有不着边际的光芒,在这光芒之下,天,地,万物仿佛都已消失,整个世界似乎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虚空,所有人都觉得很茫然,甚至都已感觉不到身边有别人存在,修为稍差的人不光觉得世界消失了,就连自己也快被光芒融化,逐渐失去了自我。

    情况有些糟糕,清岩,空明大师已然感觉到了,有此局面他们也很意外,也知道由于简冰和北斗聚元阵相互激发,彼此催动,已把自身潜力完全引出,两股不知大到了几许的力量齐齐发威,便将天地变成了这幅模样,而且双方力量还在继续攀升,清岩,空明大师担心的就是这个,清岩最为清楚简冰的实力,即便简冰倾尽全力也不能达到眼前这样的威势,这已不是水诀所能做到的了,可简冰又从何处得到了如此强大的力量?

    和空明大师商量了一阵后,也没有什么答案,清岩沉思许久,忽然想起明信的那句话,斗转星移,想到这四个字,清岩忽有所悟,暗道“斗转星移,难道北斗聚元阵竟把那股神奇之力转移给了简前辈?”

    清岩早已试图和简冰联系,可几次传音之后,简冰是毫无反应,崔莹莹也是一样,眼看简冰,北斗聚元阵所发出的力量还在继续加强,清岩也难再保持冷静,在暗暗一看玉华真人,此刻最为镇静的就是他了,神情淡然,面容安详,实有前辈处乱不惊的风采,而他的眼神又显出了若隐若现的激动之色,他所期望的事情看起来就要出现了。

    见玉华真人如此模样,清岩心里一紧,不再犹豫,就对空明大师道“王大哥。我去看看。”

    空明大师还没有开口。厉轻恬。小薇,齐鲤等人都是一惊,厉轻恬忙道“清岩,你……要小心。”语气,神情已是满含忧虑。

    小薇也道“岛主,我陪你上去吧。”

    清岩微笑道“没有必要,我不会有事,相信我。”他的笑容能给旁人以信心。还有最大的勇气,同时也能让大家安心。

    见到清岩的微笑,他们不觉心安了许多,清岩安抚大家之后,便欲闪身而上,可就在他欲动未动之时,天空之上的惊雷之声忽然没了,漫天强光也是陡然一敛,刺目之光突然消失,让大家都一时无法适应。不觉都眨眨眼睛,随后再看上空。便看到了一副奇异的景象。

    衡山之巅的天空已是恢复了原有的颜色,简冰,崔莹莹,也已显露出来身形,那柄巨大光剑依然也在空中,还是那么巨大,还是横于空中,锋芒依旧指着那座北斗聚元阵。

    七大星君身形也已显现,他们所布的北斗聚元阵又成了数丈大小,每颗星光还在闪动,只是那光彩有异,原本青蓝色的光芒居然成了炫白之色,而本是闪动炫白光华的巨大光剑竟然成了青蓝色,这一剑,一阵的光彩就在转眼间转换了。

    斗转星移,难道这就是斗转星移的力量?

    如此变化,实在是出奇,就在大家迷惑不解之时,那柄横亘在空中的巨大光剑忽然光彩大盛,剑锋顶端更是吐出一道青蓝色的光芒,这道剑芒犹如长虹,直射向北斗聚元阵,继而最奇的事情发生了。

    那座北斗聚元阵里的两颗星光随着巨剑吐锋,竟然离开了北斗之形,它们的离开便让北斗聚元阵残缺不全,一直闪动的星光忽然黯淡,此刻就成了五颗星迎接巨剑的凌厉一击,无比锋芒。

    北斗聚元阵瞬间散乱,如此情形又让众人吃惊非小,那难成北斗的五颗残星已无对抗青蓝色锋芒的力量,就看青蓝色锋芒是长驱直入,瞬间杀到了北斗聚元阵近前,只差数丈就要将最前端的天枢星摧毁,而天枢星竟然一动不动,一派等死的架势,他身后的四颗星也是一样,危险临近,杀机已至,他们竟是丝毫不动,就等锋芒一至,纷纷陨落,他们居然是在等死!

    一切发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在大家惊讶诧异之时,玉华真人清俊绝俗的脸上显出了淡淡笑容,眼里的期待之色已然消失,他也无需期待,他所期待的已然发生了。

    玉华真人却是笑得早了一点点,在他嘴角笑容最盛时,忽然他的眼神一变,笑容也僵硬了,继而那双毫无杂质的清澈眸子里寒芒一闪,隐隐还有一丝赤红光华在深邃的瞳子里一闪而逝,还有他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一握,他身边的人隐约都听到了一阵轻响,那声音很诡异,低沉,似乎是某种动物在嘶吼,咆哮,仔细听来又像是深藏在地下,幽冥之处的万千恶鬼发出的声音,凄厉,阴森,幽暗,摄人心神,令人不寒而栗。

    由于所有人都在注意天上的变化,玉华真人的异样几乎无人发现,就只有一个人听到了那声诡异的轻响,那人距离玉华真人不远,正是龙虎山天师道的张天师。

    张天师听到那个声音,寻声望去,便看到了眼中赤色红芒一闪而逝的玉华真人,见此情形,张天师长眉不禁微微皱起,眼神也有了些许变化,稍一凝视玉华真人后,张天师很快就收回了目光,玉华真人没有察觉到张天师的眼神,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也在天上,当然他的神情也已恢复了常有的淡然。

    令玉华真人失常的变化,不是那道青蓝色的诡丽锋芒,已经摧毁了那五颗束手待毙的星星,而是就在天枢星首先被击的那一刻,一个天蓝色的身影凭空闪现,竟是挡在了天枢星的前方,正面对锐烈不可挡的精芒。

    天蓝色身影现身之后,便是随手一拍,那动作轻松甚至是有点漫不经心,随即就听“啪”一声脆响,很像是击掌的动静,接着那道无坚不摧,足可穿透任何事物的青蓝色光芒便在这声轻响后消散,消失。

    巨大光剑此刻似乎已是不受简冰的控制,一剑无功后,光剑锋芒一盛,剑锋再吐,朝着天蓝色身形又发出一道比先前还要凌厉数倍的锋芒,青蓝色的剑芒足足有十数丈粗细,以吞噬,摧毁一切,包容万物的声势向着天蓝色身影而去,剑芒一动,轰隆隆之声又自响起,动静之大,可算是响澈九天,直达九地。

    面对如此凌厉锋芒,天蓝色身影是毫无躲闪之意,反而发出一声清朗长笑,一双手掌向外一翻,掌心之内已是光华闪闪,却不是十分绚丽夺目,再看他双掌一推,掌心光芒便自透出,化为一道淡白色的精虹直射而出,正是迎向了青蓝色的锐利锋芒。

    〖